四十一归来2
淸河2017-11-23 15:166,427

  易星赶到唐晴家里,见她满身是伤,新旧伤口重叠,清晰可见,唐元还怒骂道:“你要是不把孩子打掉,你怎么嫁给易星,易家人又怎么会看得起你。如果不听我的,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唐氏的家产,我就算扔给一条狗,你也休想得到。”

  “唐老,晴儿身上的伤都是你打的?她既然怀着身孕,怎么说也是你的外孙,你怎么能这样打骂,伤害自己的女儿。”易星的喝怒迫使他离开,作为父亲的他,从不喜爱这个独女,动不动就暴打咒骂,烂醉之后更是疯狂。在他的眼里,唐晴不过是他把手伸向易氏的棋子,以此换取更多的经济利益。

  易星扶起地上的唐晴,取了些药膏为她擦拭脚上的新伤口,“对不起,没能及时赶到,害你伤成这样。”

  “易星哥哥,你能回来,我已经很开心了。也就只有你,知道我在家里的处境。在这里,从小到大,我都没什么朋友,出了事,我也只能想到你。”

  “晴儿,孩子是怎么回事,孩子的父亲……”

  唐晴惊讶地笑了笑:“易星哥哥,没想到你会主动问起,我以为你会像过去一样,不会主动关心我。”

  “晴儿,我答应过要照看你的,你出了这么大的事,作为你的哥哥,我岂能不管。”

  “易星哥哥,其实孩子的父亲……我们也只是因为一次意外发生的,他叫江洋,也是台北人。具体是干什么的,我也不知道,自从那次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哦……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一开始,我也很想让这个孩子留下来,我以为,孤单了这么多年,既然易星哥哥不爱我,至少有个孩子可以陪伴我。现在想来,是错了,没有父母完整的爱,他将来注定要和我一样得不到温暖,遭受冷落。”唐晴委屈着,目光殷切地问,“易星哥哥,为什么你不爱我?我哪里不好啊!石芳菲,她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去这样深爱,她也不过是一个长得漂亮些的女人罢了。”

  “晴儿,我们相识二十多年了,何必还要苦恼自己,我不值得你等。”

  “易星哥哥,为什么我们要相识,既然相识为什么没有相恋。”唐晴悲伤绝望地在他怀里哭泣,“一直以来,都是我一个人自作多情地爱着你,我以为时间久了,我把你身边的,喜欢你的女人通通赶走,不给她们任何接近你的机会,你就会留意身边的我。易星哥哥,我真不该苦恋你多年,却未曾换得你片刻心动。”

  执迷至此,也是枉然,唐晴默默地决定了要把孩子打掉。

  隔日,易星陪唐晴去了一家私人医院,护士要让家属在同意书上签字。他签完字之后,唐晴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唐晴焦虑地躺在手术台上,前面传来一句:“紧张吗?”

  “真的就没了吗?”

  “先给你打一针麻醉剂,三十秒后,你就会进入睡眠状态。三分半钟,也就是听完一首歌的时间,这个未成形的小东西就离开了你的身体,想好了吗?”

  “我想好了。”

  既然她心意已决,医生也无需多说,便取了一针麻醉剂,回过身来,走近手术台,结果令他大吃一惊:“是你!”

  “你是谁?”

  “我是江洋啊!”医生摘下口罩,“你怎么怀孕了也不来找我。”

  “孩子又不是你的,我找你干嘛。”

  “我是医生,是不是我的,我比你还清楚,这孩子不能打掉。”

  “哎,我说江洋,你明明在首尔待的好好,为什么会回来,你该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我看你大脑是超负荷想太多了,我只不过是回乡工作,有什么问题吗?现在这么恰巧,这个孩子你要生下来。”

  “孩子的命运是我决定的,跟你无关。”

  “这手术还要做吗?”护士弱弱地问了一句。

  “不做!”

  “做!”唐晴自知今天的手术是做不了,只能跑出手术室,强行拉上易星离开。

  江洋追到了他们停车的地方,见到来人,挑衅地说:“你就是易星?”他去看过易星的演唱会,是见过真人的。

  “江洋,你也没有晴儿说的那么邋遢。”易星讪笑着,刚才一路上,唐晴可是把遇见他的事说了好几遍。看对方穿上制服,刮去了胡渣,带着黑框眼镜,虽然是三十几岁的人,但保养得很年轻。

  江洋讥笑道:“哼!你也不见得有多好,除了有几分俊颜。”

  “晴儿,就麻烦你了。”易星微笑而去,给他们俩人制造机会。在他看来,这应该是一段不错的姻缘,唐晴必须要跳出自己划定的世界,重新认知自己。

  “不麻烦!”江洋贱痞地喊道,就算看对方不顺眼,可他还是从内心里非常感激易星的决绝,好让他有机会走近唐晴。

  江洋上了车,“告诉我,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我说江洋,你是不是还想当采花大盗啊,你给我下车。”唐晴没好气地发火。

  “走咯……”江洋才不理她的大小姐脾气,硬是要送她回家。至此之后,唐晴再也没有提过要打掉孩子一事,因为江洋就像狗皮药膏一样天天缠着她,虽是吃力不讨好,但总算打消了她的念头。

  连续几日来,易星每天在晨光熹微时,都会绕着自家庄园慢跑。他喜欢这样跑着,这样就能回到当初他和石芳菲晨起在山间跑步时的光景,那时石芳菲跑不动了,他就会背着她跑,只为博取美人一笑。

  女仆见易星脸色惨白,大喘着气,格外心疼昔日未见过如此忧郁的少爷,怨则地说:“太太,这几日少爷每天都是天微亮就起来跑步,一跑就是一上午。你说哪有人这样锻炼身体的呀,分明就是糟蹋自己嘛,昨天半夜,我听见了从他房间传来的咳嗽声,他都病了还这样,是出了什么事啊。”

  “这易星,就是喜欢不管出什么事都强撑着,你说这跑步锻炼是没错,但是也得有个度啊,上午跑步,下午就看那本词典,算什么。”易太太甚为不解他的做法有什么意义。

  “太太,这两件事,目前应该是他最后能做的吧。以前易星和芳菲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就喜欢在山间跑步,那里山清水秀,风光无限好。还有那本词典是芳菲送给易星的,说是中文里的字博大精深,让他仔细研读。”麦克在一旁解释着。

  “那少爷一定很喜欢芳菲吧,真想见见,她是一个什么样人,能让我们少爷对她情有独钟。”女仆羡慕着。

  “其实,她是个好女孩。”易太太赞扬道,她心里是肯定石芳菲的。

  “太太,易星已经见过芳菲了。”麦克解释说。

  “……见过了,那三年之约……”

  “易星已经知道了被骗一事,而且石芳菲和他说了,要与别人结婚,易星这才伤心难过。”

  “结婚?她是真的爱上了别人吗?”

  “这个就不知道了。”

  又过了几日,易星还是像往常一样慢跑,只是他的咳嗽愈加严重了,在跑步时总是眩晕难受,可他又不顾别人劝说,非要坚持。

  这日来了一人,说是一定要见易星。女仆带他到了易星经常跑步路过的地方,等他经过……

  易星远远就看见了汪伟,他不屑道:“你找我?”

  汪伟递上一张请帖,“我和芳菲要结婚了,她希望你能来,时间是后天,上面有地址。”汪伟知道石芳菲并不希望他来,但他认为若能借此彻底毁了易星最后残存的念想,便是成全他的私心。

  易星双眉紧锁,打开请帖一看,新郎新娘的名字霎时让他情绪失控,倍感烦忧,眼眸含泪。

  汪伟见他一副惨状,不再多言,就离去了。

  易星目光呆滞地看着请帖,抚摸着新娘的名字,最后虚弱地跌落水中,连同红色的请帖落入水里……

  女仆见状大喊:“救命啊,来人啊,太太……少爷晕倒在水里了。”

  经过医生的诊治后,确定易星只是思虑过重,又不爱护身体,才导致发烧感冒。这可急坏了陆明浩,他连夜赶来,照顾了他一宿。次日,才见他有好转的迹象,不再昏睡。

  易星窝在床上,体虚无力地倔强道:“你来干什么吗?我还没死呢,用不着你来吊唁。”

  陆明浩如释重负,笑了起来,“嘴巴这么毒,还能咒自己,说明你还清醒着,再过几日,你就好了。”

  “你不用来陪我,只是小病而已。”

  “你啊,就是心病加身体上的病,才倒下的。”陆明浩看见他床头柜上放着湿透的请帖,“收了请帖,是决定要去吗?不过看你病怏怏的模样,万一在婚礼上病倒了,指不定芳菲会心疼,不结了。”

  “易星哥哥,易星哥哥。”远远就听见唐晴的喊声,她担忧地跑进来,“听说你病倒了,严不严重啊,我带了江洋过来给你看看。”

  易星自觉好笑:“他是妇科医生,你以为是江湖郎中。”

  “你这人病了还说话带刺,小心我赏你一针麻醉,保证你一觉睡到天亮。”江洋以牙还牙地说。

  “江洋,谁让说易星哥哥了,别以为我让你跟着,你就可以欺负他。”唐晴带着教训的口气,“你先出去吧。”

  江洋觉得无趣,就去了外面逛逛……

  陆明浩翻看了易星的词典,他看到那些画圈的字连成了一句话:“我愿嫁之易星。”他笑言问,“上面的圈圈是你画的?”

  易星瞧了瞧,“不是。”

  “那就是芳菲圈的咯。”陆明浩思虑片刻,“易星,你看上面画圈的字连在一起是什么:‘我愿嫁之易星。’这说明了芳菲她一直爱你,这场婚礼你必须去阻止。”

  易星看了一下,甚感激动地把画圈里的字连读起来,“我愿嫁之易星。”他喜极而泣,突然回想到,那日在车上,石芳菲莫名地发笑,在词典上搞了一些小动作,只是当时他不以为然。“……芳菲,芳菲她愿意嫁的人是我,她愿意嫁我。明浩,为什么她要以结婚来结束我们之间的爱情。我真傻,当初我不应该相信她的话,我以为既然父亲阻止,只要把时间拖长,完成了与他承诺的事,就可以没有任何阻碍的去找她,想来是我错了。明浩,是我错了,真是错了!明浩,你告诉我为什么?”他心绪不宁,泣不成声。

  “因为那件事,关乎到你和易家的大事,到了现在不得不说了。”陆明浩解说道,正好易太太也在场,索性让她还原了当年的实情。

  事件回到了一九八六年三月,一对青年夫妻与很多人一起坐船偷渡到了台北,当时的警局得知这艘货船上藏有一批走私毒贩,便带人前去围剿。至此码头一度陷入混战,很多偷渡者和毒贩慌逃到了街巷里,彼时,街巷里枪林弹雨,分不清谁是毒贩谁是偷渡者。这时,毒贩头目凶狠地抓了一个女人当人质,要求警员撤离,但是警员们好不易要将他们一网打尽,怎么可能顺了毒贩的意。

  其中一个警员率先开了枪,惹火了毒贩头目,他连续朝警察开枪数起,瞬间又演变成了无法控制的枪战局面。就在队长朝毒贩头目开出最后一枪时,他把人质挡在了他面前,人质当场中弹倒地……

  这些场面被当时的新闻记者唐元拍录了下来。

  最后毒贩们被捕,而人质和她的丈夫因为是偷渡者,被遣送回了内地,当时的队长也因误伤人质被迫解职。

  原以为此事会翻篇,没想到后来,易星进入演艺圈,唐元的公司第一次破产后,他便开始以偷拍的影片威胁易家,肆意造谣诋毁易家名誉来换取联姻、勒索钱财。

  听了易太太说出事情的真相,陆明浩继续说道:“当年的队长就是干妈,而那对青年夫妻就是芳菲的父母,当年他们来台北就是为了寻找失散的亲人,可是没想到发生了意外。”

  “所以这些年来,爸爸一直遭受唐元的欺诈,才不得已同意两家联姻,换取易家安宁。”易星说。

  易威连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他忧郁地说:“对不起,儿子,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我告诉芳菲这件事时,她也很难过,是我们易家对不起她。她之所以骗你有三年之约,只是想让你渐渐地忘记她,然后开始你的新生活。”

  易太太感叹道:“怪不得,第一次见芳菲时,会觉得熟悉,原来是旧人的孩子。”

  “易星啊,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你想要做什么我都不会再拦你,至于这件事,我会去和唐元摊牌。”易威连说道,他觉得是该有个结果了,不能总受着威胁。

  “爸爸,这件事一定要解决,我不会不管。”易星看着晴儿,“晴儿,我们需要你的帮忙。”

  “帮你?”唐晴有些犹豫。

  “你放心,你担心的我明白。你是在害怕如果影片被我们找到,唐元没有了筹码,会影响我们两家之间的合作。我可以答应你,易氏会继续给你们投资,我也会和H5重新合作,并给你爸爸一笔钱作为交换。”

  “易星哥哥,我其实也是身不由己,好吧,我答应你。”

  趁着唐元这几日在外逍遥,唐晴带着易星一行人 去他的房间,东找西翻,还是没找到影片。

  “看来这么重要的东西他是不会放在这里,晴儿,你好好想想,看看还有那些地方是我们遗漏的。”易星笃定地说。

  “什么地方?”唐晴认真地想了想,“我想到了,可能是在我妈妈的墓地,就在这后山。其实我爸妈的感情一向不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爸爸每个月都会去那里上香祭拜。有一次我看见了他在那里翻看照片,只是当时没在意,我带你们去,不过爸爸在那里养了一些狗,我担心会被他发现。”

  “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我赏它们几幅麻醉药,绝对让它们睡死。”江洋玩笑着说。

  大家一听这主意,都表示很佩服。

  一行人到了墓地,还真有几条圈养的狼狗“嗷嗷”嚎叫,江洋用事先准备好带了麻醉药的骨头扔给所有狼狗吃,没到一会儿功夫,那些凶狠的狼狗就昏昏欲睡,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唐晴记得她的爸爸就是从坐垫底下取出的照片,她翻开坐垫,撬开石板,还真取出了一些照片和一个光盘。

  大家了照片,确定就是要找的东西,他们回到了唐家,把光盘播放出来。就在他们都被影片里的画面吸引时,唐元出现了。

  “啊……你们,你们怎么会发现这些东西的,难道是晴儿你背叛我?”唐元勃然大怒,影片对他来说意味着金钱啊,他怎么会允许别人发现他的秘密呢。

  “唐元,这就是你的手段,凭这个,威胁我的家人。”易星冷漠地控诉。

  “你都知道了,这影片里的也是事实,如果我把它散播出去,你们易家早就死了,我只不过是和你爸爸换点钱花。”

  “爸,你怎么能这样呢,易家对我们一直都很好啊,你怎么可以拿这些影片去威胁易家。”唐晴也不满他的做法。

  “你闭嘴,我让你嫁给易星,而你呢,居然和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好上了。”唐元破口大骂。

  “你说谁来路不明,我是堂堂正正的医生。”江洋不客气地说。

  “唐元,这些东西,不再是你胁迫易家的筹码。”易星将照片和影片丢进火炉,这些人性幻化的贪念被熊熊大火燃烧,瞬间化为灰烬。

  “易星,你……我算是栽你手里了。”唐元有怒又不敢发,只好躲到了房间。

  “江洋,请你照顾好晴儿,唐元……”易星担心唐元会像过去一样毒打女儿,想要跟江洋交待就他被制止。

  “晴儿不会有事,她现在有我。”江洋信心满满地说。

  “一切都解决了,易星,现在还来得及。”陆明浩掏出去黄山的机票给他,原来他早就想好了要让易星去阻止婚礼。

  “易星哥哥,快去吧,虽然我现在还很不乐意。”唐晴幽怨着说,思想斗争了许久才挤出这句话。

  “谢谢。”易星微笑着。

  陆明浩把他送到了机场,“易星,请你许她一生幸福。”

  易星欢乐地点点头,愁眉舒展,“你不去?”

  “我们去的是不同地方。”陆明浩给他看了看另外一张去韩国的机票。

  易星笑了笑,心领神会,俩人分别去了不同的检票点……

  浮躁的客厅里,唐元得知了易氏会继续与他合作,并给他一大笔钱后,他即使不满,也不敢再追究唐晴。况且唐晴的身边有了江洋的保护,他也不敢再虐待了,偶尔撒了酒疯,就怨骂几句作罢。

  唐晴坐在院子里养胎,看到江洋给她端来点心,感慨道:“好像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好。”

  是啊!往昔的回忆里,从来都是别人对她阿谀奉承、敬献媚语,而她亦是虚情假意、横行无忌。

  她的人生里找不到半点真心。

  “以后有我。”

  “自从有了孩子之后,我的世界观完全天翻地覆,不再执着以得不到的。”她诚恳地说,“江洋,我跟你说实话,现在我还是无法爱上你,我会试着努力去接受你,你还是会在我身边吗?”

  “我知道你以前爱的很辛苦,没关系,我可以等。”

  “以前的我,是一个很坏的人,没少做错事,在他们的眼里,我就是一个坏人。你知道吗?那天易星哥哥求我帮忙的时候,我却还在想着自己的利益,我还在打着如意算盘,心想着要和易星哥哥交换什么样的条件。那可是他第一次开口求我啊,我觉得自己真坏,一门心思只顾自己,不顾他,怨不得他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我。”

  “我不允许你这样说自己,不管你在别人眼中是什么样,你都我的妻子,你是最好的。晴儿,你放心,从此有我爱你,照顾你。”

  唐晴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她感谢,上天终于没有亏待她,给了她一片晴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石之黄山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石之黄山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