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水千丞2017-11-09 22:443,122

  那是一个深夜。

  元思空正在熟寝之中,突然被一阵吵闹声惊醒。他瞬时从床上弹了起来,瞪大眼睛,满脸盗汗,神智介于清醒与模糊之间。

  沉静了一会儿,他仔细辨认,发现自己并非梦魇,外面真的有声音。

  自开战以来,为防止奸细入城,广宁卫早已施行宵禁,此时不该还有人在外喧哗,除非是出事了!

  元思空翻身下床,快速套上衣物,飞奔出去。

  打开府门,眼前的情景令他终身难忘。

  火把如林,人头涌动,数不清的伤将残兵,带着一身狼藉和满面颓丧,行尸走肉般踩过广宁城的街道,留下沾着泥泞血污的脚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夹杂着阴森地寒气扑进了元思空的每一个毛孔,他瑟瑟颤抖,双腿发虚,要用手扶着门,才不至于瘫软下去。

  他看到了浑身是血的人,缺胳膊少腿的人,眼珠子挂在下颌的人,还有一团模糊、躺在木板上生死不知的人。

  他第一次见到败军,第一次直面这样的伤残和死亡,第一次感受到那能将人压得窒息的绝望。

  “思空!”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吵杂中穿入了他的耳膜,他转头看去,是徐虎。

  徐虎跑了过来,将他推进府内:“你出来做什么,快回去!”

  元思空一把揪住徐虎的胸甲:“徐伯,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韩总兵与金贼交兵于冒儿谷,大败,除中锋陈宇隆带着两千将士逃回广宁外……”徐虎重重叹了口气,“全军覆没。”

  虽然早已猜到,可从徐虎口中被证实的那一刻,元思空依旧感到彻骨的寒意将自己打透了,他颤声道:“我爹呢?”

  “千户大人正安置伤员,并调派兵力加固城防。”

  “他在哪里?我去找他。”

  “哎呀思空,你现在去岂不添乱,不如你来帮我照料伤兵吧。”

  “也好。”

  元思空正要出门,就听着背后传来叫唤:“二哥。”

  元南聿不知何时拄着拐出来了,甚至元微灵也匆匆赶来。

  元思空不容置喙道:“聿儿,马上回去休息,你腿伤未愈,不要……”

  “咱们是不是败了。”元南聿一把抓住元思空的胳膊,脸上显出惧色,“金人要打进广宁城了吗?”

  元微灵呵斥道:“别瞎说,广宁有爹镇守,金贼打不进来!”她清灵的声音里分明也有着一丝轻颤。

  元思空深吸一口气:“大姐说得对,广宁有爹在,你不要害怕。”他又转向元微灵,“姐,你务必陪着娘,入冬正是她气喘旧疾要发作的时候,别让她胡思乱想。”

  “放心吧。”元微灵拉过元南聿,“聿儿,我送你回房。”

  “二哥你去哪儿?”

  “我去救治伤兵。”元思空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府,随着徐虎去了。

  元卯将伤兵暂时安置于城内百姓家,让全城的郎中都去救治。元思空算不得郎中,医术也止于皮毛,但因将士们的伤大多在表不在里,他反而能尽其所学。

  除此之外,他还将四百多名伤兵的住所、伤势、伤处、用药全部记录在案,按照伤情之轻重缓急分列开来,着人抄了数份给治伤的大夫。

  待元卯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熬了一个昼夜没睡。

  元卯将他拽到一旁,严肃道,“谁让你来这里的?”

  “空儿想来帮忙,如此多的伤兵,空儿……”

  “这里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元卯厉声道,“你马上回家去。”

  元思空这次却不惧元卯,理直气壮地说道:“爹,广宁告急,人人自危,我既能效力一二,怎可袖手旁观?”

  “你还小,可知打仗并非儿戏!”

  元思空瞪着拉满血丝的眼睛,反驳道:“岳云十二岁从军,甘罗十二岁使赵,罗士信十四岁平叛,有志不在年少,空儿哪里儿戏了?!”

  “你……”元卯看着元思空眸中闪烁的坚毅锋芒,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爹。”元思空拉住元卯的手,诚恳地说道:“空儿想为爹分忧,空儿懂得不比别人少,爹不信任空儿吗?”

  元卯垂下了眼帘,低声道:“爹不愿你过早看见人间残酷。”

  “若广宁城破,空儿岂止是‘看见’啊,全城百姓,都躲不过金贼的马刀。”元思空轻颤着,“无论如何,我们要守住广宁,空儿能做什么,定当全力以赴。”

  元卯轻叹一声,摸了摸元思空的头:“你是个好孩子,也好,你便在这里救治伤员吧,但是要注意休息,别把身体累垮了。”

  “空儿明白。”元思空反问道,“爹,如今军情如何?”

  “韩兆兴在冒儿谷中伏,生死未卜,随行将士或死或俘,回到广宁的,就这两千多士卒,还众多伤残。”元卯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了北方,“金人正带着大军向广宁进发,军情堪忧啊。”

  元思空咬住了在发抖的嘴唇:“金人……有多少兵马?”

  “号称兵马十万,斥候回报,至少在七万以上。”

  元思空紧紧握住了拳头:“咱们能调集的兵力又有多少?”

  元卯低着头,没有回答。

  “爹,你隐瞒我又有何用呢。”

  “加上陈宇隆带回的两千士卒,也不过四千人。”

  七万对四千,元思空只觉寒意贯体。

  “李大人已经派人调援,左屯卫或许还能调来两千,若得六千兵力,我又有城可守,当可不惧金贼。”

  “爹,只要城内粮草充足,一定守得!”

  元卯点点头:“城内粮草足以供一岁之需。”

  元思空心中稍安,寡兵孤城逼退大军的战例也比比皆是,虽然形势危急,也并非是绝境。

  -----

  城中虽然住满了伤兵,但元卯治理有方,仍井然不乱,只是城中流言四起,惧意弥漫,百姓惶惶不安。

  几日之后,他们又得到一个更加糟糕的消息,左屯卫派来的两千援兵,被金人半路设伏,全歼之。

  昭武十六年十月二八,女真大皇子卓勒泰领兵七万,带着一统辽东的虎狼之心,过潢水,进军广宁卫。

  谁也不会想到,这场战役会在波澜壮阔地大晟帝国史上占据一席之地。

  大军压境之日,天降暴雪,寒风肆虐,白茫覆盖了辽东每一寸冻土,却唯独盖不住黑压压的、漫山盈野的人,那岂止是七万人,更是七万利刃、七万饿狼、七万魔鬼,一旦他们攻破城门,则广宁必血染大地,片甲不留。

  元卯站在城头,凝视着卓勒泰的血色帅旗在风雪中刺眼地飞扬,久久未动。

  “千户大人。”一名将士登上城墙,恭手道,“斥候回报,卓勒泰已在城外十里扎营。”

  “继续盯着。”

  “是。”

  元少胥道:“爹,这大雪不知要下几日,恐怕雪一化,卓勒泰就要攻城了。”

  “以他的兵力,攻城必然损伤无数,我听闻此人有勇有谋,怕不会这般莽撞,静待其变吧。”

  “除了左屯卫,我们还能去哪里请援呢……”

  元卯蹙起眉,对于能够请到援军,他难抱奢望,从放弃辽北七州,其实就可以看出朝廷的态度,辽东守得住则已,守不住……怕是就要如弃子般丢掉了。

  国之所欲,惟土疆耳,当一个王朝已经可以步步退让王土,怕是气数不久矣。当然,元卯只敢在心里想想,他仅是个五品守备,不敢揣度帝王心,他只愿守住广宁,守住他的家乡。

  -----

  这一场大雪许是老天开眼,很是争气地下足了三天,雪厚没膝,举步难行。

  元卯和元少胥已经好几日没回家,岳轻霜心忧丈夫和儿子,备了热腾腾地饭菜,让元思空送去。

  元思空踩着积雪,路过广宁最热闹的街巷。从前这里商铺如鳞,人流往来,络绎不绝,街头的张瞎子包子铺,开了二十余年,生意红火,他们全家都爱吃。如今几乎所有商铺都闭着门,有亲友可以投奔的,早早出城避难去了,街景萧条,令人心中颇不好受。

  元思空找到元卯的时候,他正在商议军情,巨大的班台之上铺着辽东舆图。

  元思空安静地走了进去,元卯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继续跟陈宇隆说着什么。

  陈宇隆虽然品级在元卯之上,但他是韩军之将,不能过问广宁城防之事,李伯允不在,钱安冗一介文官,不懂带兵打仗,广宁卫的实际最高指挥,就是元卯。

  元思空放下饭菜,瞧瞧凑过去,想看一看地图,他个子小,倒也无人察觉。

  这时,听得一名军士大喊着“报”,急匆匆地冲进了屋里。

  “千户大人,韩……韩总兵回来了!”

  屋内人皆错愕。

继续阅读:第16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