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
你的好朋友2017-10-02 10:281,308

  有朋友鬼鬼祟祟地问我,赵郁和王鲤,是不是百合啊。你还喜欢赵郁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偷偷观察了王鲤很久,我发现在光线恰好时间恰好地点恰好的时候,她的眉宇间居然有一种英气。她并不高的鼻梁和并不好看的眼睛在这种时候也变得好看起来。她打球的时候赵郁常会在边上看着,只是安静地看着,王鲤进球以后转身和赵郁相视一笑;她们一起看球赛,我坐在她们身后,看她们笑,看她们激动地拥抱。她帮赵郁提她的榉木画箱,从画室到宿舍,看起来轻松极了。她和赵郁走在一起,乍一看就是一对可爱的情侣。我试过约赵郁出来,她很轻易地就同意了,但每次都带着王鲤。我像漏了气一般坐在她们身旁。

  你问我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我尊重赵郁的所有选择。我不知道她们是不是爱情,但我对此毫不恐惧。因为是这么美好的两个女孩子,什么都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直到我看见教室有人在传阅一张照片。我走向人群想看看,他们一群人像约好了一般退散,远远地看着我从桌上拿起那张照片。我看见王鲤和赵郁坐在不知道是哪的台阶上,赵郁低着头,膝上摊着一本看上去很无聊的书,王鲤吻了她的额头。我听见周围的人重新围上来,“原来她们是拉子啊。”

  赵郁和王鲤失踪了很多天。我没有给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打电话或者发邮件。

  但是我很想你,就像我们曾经热烈地相爱过一样。

  我把想和你说的话压扁了,连成一条线然后卷了卷,收进保鲜盒里等你来拆。

    今天天气很好。天空是倾斜的,我看着那些云从天的这一头滑落到那一头,一边热烈地如同沸腾的水那样翻滚着,一边束手无策地落下去。蔷薇快谢了,昨天我从一丛快要腐烂的蔷薇花下经过,它们绿色的叶子掠过我的鼻尖。蔷薇是二楼邻居种在阳台的,茂盛的一大丛,从阳台栏杆间溢出来。

    我猜你会想在阳台养一些花的。雏菊怎么样,那样看起来像是在家里种了一堆小太阳。

    今天在听黄小祯的贝阿提斯,最喜欢她的版本。之前也有听过杨乃文唱的,觉得反而没有那种冷冷的水族箱的感觉了。声音是厚实的汉字音,喜欢这种竭斯底里的唱法。我买了李克勤的新唱片,只想和你一起听。想你依偎在我怀里,柔软的黑色长发散落开来,我能看见你瘦弱的锁骨和平坦的胸脯,你在我耳边轻声说话,呼吸的时候吹进我脖颈里的风。我想和你那样融化在一起,扯开嚼碎了,让你分不出彼此。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总是梦到内河。

    我在等你的时候设想了九十九种做爱的姿势和一万种说情话的语调。我要和你缠绵,和你互相浪费又互相享用,看你害羞又迫不及待的眼睛;在客厅的羊绒地毯上,在十二层楼的落地窗前,在开满雏菊的阳台上,在风雨交加的小旅馆。

    所以你快回来,我已经快要着起来了。

  你快回来看看我,在每一个这样阳光明媚的午后,是怎样怀揣着下流的幻想独自在屋里走过来,再走过去。

  我发觉就算我的爱情投放在你身上得不到任何回应,我还是爱你。就像我迷恋的不是赵郁你,而是爱情本身;我的爱情不需要对象,甚至不需要你,它能够自己喂养自己。我找到了你放在画室没有带走的画箱和颜料,看见你在角落里放着一副画像,我猜那是王鲤。我把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你回来的时候,随时可以带走。

  你要是不回来,我不敢怪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观察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