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沧河战役
枫林晚2017-11-04 17:351,784

  一路上,四处静悄悄的,大家都沉寂在悲哀中,刚脱战后的将士们,有的惊恐,有的惋惜,有的好奇,但却没有人在哭泣。他们在用行动证明着正义。然而一切才刚刚开始,等待他们的,没有知道。

  走了一夜一个上午了,行军在茂密的树林里,风吹着一些叶子沙沙作响,苍鹰盘旋在天上,不时的发出让人警惕的鸣叫,但仍听得见不远处传来的水流声,这对不少资深的将士来说是件好事,说明很有可能到了沧河一带,穿过沧河不远处就是雪枫城的领域。

  “看来,要到家了。”国王看着王后的棺材一个人嘀咕着,枫萧环顾了四周,然后摸着国王的后背说:“父亲,快到了,要不先让大家休息会吧,走了那么长时间,早已人困马乏了。”国王点了点头,示意同意,然后下马一个人坐了在王后的棺材边。

  再看看枫林,明显就是一脸郁闷,母亲的离去让他心如刀割,枫萧为了缓解兄长的心情,邀他一起去河边走走,叙叙旧。

  两兄弟在河边走着,枫萧打破了沉默:“这么长时间,过的怎么样啊?“

  ”还好吧,山上也不错呢。“

  “是吗?改天一起出来玩啊,对了,那天在城下……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会是你,以前确实听父亲经常说我不是独生子,但没想到咱俩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没事没事,以前我也听母亲说过,所以她才让我来雪枫城,提到母亲,诶……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我……算什么儿子。”话音刚落,士兵就来报有人突袭,两人赶紧回去,只见林子里黑压压的一片,大军完全被包围了。枫林看见他们,心中的怒火一下子散了出来,体内的寒气散出两米开外,拔出了冰残,却被枫萧赶紧拦住:“哥,你冷静点,你这样一带动所有人,就这样打我们会吃亏的。”枫林一下了清醒过来,对着国王身边的卫兵说:“保护好国王和王后。”枫萧趁着敌人还没有攻击,指挥部队向后的唯一缺口撤退,但退到沧河边缘的时候,只见从河里又爬出许多跟之前一样的敌人,然后从林子里走出来的不仅仅有普通的步兵,从里面又窜出来了十几只披着黑甲的老虎。

  走投无路了,就算杀出去,也不知道往哪走,回城就必须渡河,桥又被炸了,淌水的话,沧河恐怕会成为这几百号人的坟墓。

  看来,只能硬拼了,一只老虎率先冲了上来,扑倒了一片人,枫林拔剑而起,刺进了老虎的肚子里,然后一脚踹进了河里,随后敌军一拥而上,将士们以国王为圆心摆成一个圆形,对远处的敌人用箭射杀,对略近的用长矛,再近一点的短剑和盾牌。战术对于这些敌人或许并不合理,敌人见此阵型,借助猛虎的速度,和自身的力量,用肉体一步一步的将这个圆摧毁,枫林带着长枪队从一侧直插出去,很多敌人被这一举动吸引,拎着巨斧向枫林直冲过来,一把巨斧从天而降,枫林横挡一刀差点跪在地上,又几个敌军冲过来同样劈了过来,想趁人之危,但几个长枪战士一起用枪顶住了斧子,枫林迅速脱身,划过一条剑痕带走了几个敌人,随后和剩下的士兵又组成一个圆形。分散了对国王进攻的一部分兵力。然而敌人的目标或许不是国王,枫萧采用同样的战术,带领剑士撕出了小路,但却仍在包围里,枫萧握着刀,眼里放出了绿色的光,刀上瞬间被绿色的液体盖住,一把淡绿色的刀变成了深绿色。只身越进了敌军中心,在敌人身上划一刀,敌人就倒在了地上,然后和几十名剑士迅速汇合围成了一个圆。但天一下子就黑了起来,明明才中午,太阳就快快的落了下去,然后天边划过一条红光,枫萧的耳朵此时听到了有人叫他,最后居然清晰的听到:“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战士。”枫萧楞了一下,感觉到事情开始越发严重,但此时天边又降下一道红光,直直的照在枫萧身上,他两眼发直,身上也没了力气,红光中出现一块水晶,钻进了枫萧的身体……

  但枫林赶过去的时候,枫萧早已被那块水晶控制,眼睛里发着红光,看见枫林靠近就一刀落下,枫林虽然赶紧挡住了,但刀上的毒液却滴到了枫林的胳膊上,他瞬间没有了力气,枫萧对着他,然后举起了手中的刀,正在落下之时,一道白色的光击倒了枫萧和周围的敌人,雪枫城的术士赶了过来,在敌军周围划上了简单的封印,切断了敌人的进攻,然后正准备带着国王,枫林和十几名将士回去的时候,枫林和国王都拦住了术士实施魔法,枫萧还在对面,应该把他带回来,但术士的回答只是:“老魔法师有命令,王子已经被炽附体了,把他带回去等于自杀。”还没等枫林和国王说什么,术士就立即施展了传送,把他们送回了雪枫城。

  而枫萧,站在了那些怪物中。

  下次更新 2017.11.11 谢谢欣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经未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经未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