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结局:没得商量
李卿之2017-10-10 15:164,838

  “我说施奈德啊,你说这莫里斯到底想要干嘛?”凯撒对桌子对面的施奈德问道。“按道理来讲,就算泛联合真是撕破脸皮用停战借口借机反攻我们,边境防线足以把他们击退啊,咱为什么要主动出击?”

  “我问你,帝国兴起多少年?”施奈德端起茶杯珉了口。

  “你这是在考我历史么?我告诉你啊,在军校时候我历史可是全班前几名的。”凯撒翘起二郎腿回答道。“康撒元年至今,差不多三十几年,帝国是少主即位之后重要一批要臣方才实现真正的崛起,咱们莫里斯老伙计也是那一批起来的军人。”

  “差不多有五年。”凯撒给出一个答案。

  “那,在帝国以西,那边的国家兴起了多少年?”

  “这个不太清楚,但是西方的两次工业运动时候帝国还在懵懂的状态。”

  “这就足够了。”施奈德淡淡的说道。“工业革命的那几年是科技最为爆炸的时期,基本全世界的资源都在源源不断的流向西方大陆,现在整个西方大陆由‘西界公会’把持着,和帝国不同,西方大陆一直和我们没有什么交集,他们掌握的军事力量我们不得而知。”

  “帝国的崛起方才五年,五年的时间就足以让我们挑起一只如此强大的机械化部队,那么崛起了几十年的西方大陆,底蕴到底怎么样?”施奈德继续说。“他们会不会允许帝国的崛起?会不会视帝国为一个威胁?然后帮助泛联合把这股能威胁到西方大陆的火苗,给掐死在摇篮里,扶持泛联合当西界的傀儡,这我们不得而知。”

  “你是说,西界那群老王八蛋可能在打我们的主意?”

  施奈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真是岂有此理!”凯撒一把把手里的酒杯摔在地上。“难道少主不知道这件事么?”

  “少主很英明,他是天才,所以应该会想到这一点。”施奈德苦笑着。“可是他也是个疯子,谁都很难猜到他在想什么。他能带领帝国繁荣昌盛,也能一个念头让整个帝国崩塌。”

  “这我同意。”凯撒点头。“上一次我上任是少主钦点的,他说我脑子笨,所以打仗肯定会很猛。”他挠了挠头,“可我也不笨。”

  施奈德白了他一眼。

  “不过说起来,咱们莫里斯老伙计身体素质怎么样?”凯撒说,“这一次我们作战可是脱离帝国的,没有后援,没有补给,连个安全的指挥部都没有,整不好最后咱们都得上战场拼刺刀去。我到无所谓,莫里斯还有你这俩文人能行不?”

  “我之前是空军战术指导员,是校尉,所以我在演武场呆了整整一年。”施奈德说,“至于莫里斯,你就更不用担心了……”他的眼神撇到了天空上,那里有一朵云,扭成一个团,乍一看上去好像握紧了的拳头。

  “在双笙死之后,他已然成了一个怪物。”施奈德叹了一口气,“或许这个说法有些夸张,但是,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能击败他的人,至少人是不能的。”

  贝拉的脚爪重击莫里斯的太阳穴,但在最后的时刻,她收回了一部分力道,这股力道依然很强,但还不至于能把人踢死。

  可她根本就不需要收力道,下一秒她的脚就出现在莫里斯的手里,抓住。贝拉很快,她可以在一秒钟之间踢出三击重脚,脚脚毙命,可莫里斯比她更快,他把贝拉的爪击稳稳接住,而且看起来并不吃力。

  贝拉落地,她立刻向后一记后滚翻,想收回脚,顺便借力猛踹莫里斯,让他吃点苦头。但是根本没用,莫里斯的手握住她的脚腕如同被两片液压机死死卡住,贝拉翻滚的那一刻她栽倒在地,好像一根笔直的葱。

  在这一个瞬间,胜负已分。

  “我投降。”头顶地板两腿把上半身压住的贝拉无可奈何的笑笑,在她的视线里莫里斯倒着向她走过来,然后伸出手,贝拉接过手,然后站了起来。

  “你很强,元帅,至少比我还强。”她看着莫里斯的眼睛认真的说。“我从来没见过像您这么强悍的人类。”

  “人类?”

  “是的元帅,我二十岁的时候上山猎熊时候被一只熊用重掌拍击头部,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受了重伤。”贝拉不好意思的笑笑。“那时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人类的身体素质和动物还是差了很多。”

  “我知道,我也猎过熊。”莫里斯理解似得点了点头。他走到剑道场馆然后拿了两只竹刀出来,扔给贝拉一根。

  “是日本刀么?”贝拉接住竹刀用食指和中指拂过竹刀刀身说道。“可否让我掺杂东南共和国的武术?”

  “随意。”莫里斯背对着她淡淡的说道,“东南共和国的武术天下第一,你可别让我太失望。”

  “请便。”贝拉歪了一下头淡淡的微笑,她伸出手把莫里斯请回场内,然后摆好了“正眼”的姿势。{正眼:日本刀术中起手势,把内心平静,全身心投入战斗。}

  “呯!”刀与刀直接撞击,在莫里斯入场还没有摆好“正眼”,贝拉就发动了突袭,她拔出了刀,抬手就是一记斩击!

  居合斩!

  随后她立刻收刀入鞘,身体挺的笔直,很有日本武士斩樱后收刀的优雅风范,回身再度拔斩!

  这一刀她斩断了剑道场边放的一支梅,细长的白玉花瓶应声而裂!

  剑意·居合!

  刀尖撕裂了空气发出尖啸!这一刀她斩出了极致的剑意,连空气都被其撕裂,刀风抚过了寒梅,将其斩的七零八落。

  莫里斯背刀挡击,巨大的力道将其震的向前扑去,格斗技他完全将贝拉碾压,但没想到在刀术方面的造诣,贝拉竟然如此强大。强大的能把自己压制!

  他转过了身,贝拉没有出手,而是站在原地看着莫里斯慢悠悠的转了过来,她继续摆出‘正眼’的架势,满脸笑意。胸底部那串黑色的花朵的花枝在她抬手的动作里舒展的更多,更多的枝叶和花朵在她的动作里展露,愈加的妖艳。

  莫里斯也笑了一声,然后脱下自己白色的衬衣,撇给了贝拉。贝拉接住衣服,叠好后放到一边。

  白衣褪下后,贝拉方才发觉莫里斯的身体,肌肉嶙峋,每一块人体结构都是肌肉,贝拉毫不怀疑这些肌肉把力量如同流水般注入到一个位置会造成何等强大的破坏力。

  不能硬接!贝拉警告自己,她松开了“正眼”,把竹刀倒立抖动。

  “血震”,将刀上染的血全部震飞,虽然竹刀并不锋利,上面也没有血迹存在,但是这个动作的确能让贝拉放松下来……

  进入“无我”状态。

  “你的老师是谁?”莫里斯问道。

  “东亚岛国的北辰一刀流剑道大师,竹取墨文先生,他说我是百年不遇的剑道天才,于是把毕生绝学都教给了我。”贝拉回答,她抖落完竹刀又重新摆出了“正眼”。

  “那你刚才说你剑道不行是在撒谎么?”莫里斯哈哈大笑,“我他妈最讨厌对我撒谎的人!”

  “我没有撒谎,元帅。”贝拉淡淡一笑。“剑道之术的确不是我所擅长的,只不过这也只是相对来说。”

  话音未落,贝拉的身形已然来到莫里斯的耳边,“我比较擅长东南共和国的剑术,相对来说,元帅。”她轻声在莫里斯耳边吐气说道。

  莫里斯的手里的竹刀应声而断,裂成了碎片。

  峨眉派剑术,打燕!

  峨眉派早些年间是女子流派,由于女子本身的体质问题,在面对同等训练过后的男子,在力量上和耐力上十分吃亏,于是这种取巧的剑法就诞生了。此剑法需要十分的灵敏的身法和十分敏锐的眼神,每一击直指每一个物品罪脆弱的“眼”,很小的力气就能拨动或者摧毁千钧。

  贝拉在刚刚一瞬间摧毁了竹刀的“眼”,于是莫里斯手中的竹刀就断裂。

  贝拉走到莫里斯身后,用竹刀架住莫里斯的脖子,“元帅,这一场是你输了。”

  莫里斯动也没动,好像被贝拉刚刚惊世骇俗的一击惊吓的回不来神。

  他忽然脖颈向前探去,正常人面对刀架在脖子上都会本能的后退,但是莫里斯却迎着刀锋而上。逆向思维十分有用,贝拉也被莫里斯的行动吓到,她只觉得手背被坚固的物体重击,随后手中一松。

  竹刀落在了莫里斯的手里,贝拉原本稳操胜券,她摧毁了敌人的武器,敌人失去了和她对抗的能力,可她大意了,于是场面的情况在一秒内互换。

  无刀取·头八槌!

  柳生新阴流无刀取!由柳生石舟斋宗严大师创立,是找准最佳时机切入敌人怀中夺去敌人武器的可怕招式,据说当年柳生大师根本无需带刀,因为他的刀遍天下!

  “没想到将军也是东亚岛国的剑术大师。”贝拉无奈的笑了笑举起了双手。“没有办法了。”

  莫里斯远远举竹刀直抵贝拉的喉咙,对于两个剑术大师来说,这个距离和方式基本上是最安全的。“过奖了……”他说道。

  “不过元帅,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

  竹刀忽然脱手,贝拉的手没有动,是贝拉用下巴和肩章把刀尖夹了住,然后忽然往天上一甩,这恍惚之间几乎没有人能反应的过来,在战场判断犯错误方面,在情报不足的情况下,莫里斯和贝拉也是一样的,一样的蠢。

  刀在半空旋了半圈,被贝拉稳稳接在手里。“抱歉元帅……”贝拉挥了刀在空气中横斩,寒风准确切过莫里斯的脖子,一阵寒意。“柳生新阴流我也略懂。还有,您现在已经死了。”她在脖子上用食指指甲划了一圈。

  莫里斯笑了笑,不可否认,如果贝拉手中的是真刀,他的脖子应该会被极致的剑意切开,剩下只等血液流干。

  他确实很强,在剑术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但是这一切都建立在他还活着的情况下,贝拉很聪明,他知道莫里斯还有很多招数,于是立刻斩首,莫里斯一身武艺无处发泄就‘杀死’。

  “不错……”他夸奖道。

  贝拉“納刀”,把竹刀收回‘意’之中不存在的刀鞘里,然后鞠躬。“谢谢。”她抬起头,“这样能够证明我足够强了么?我可以上战场的,元帅。”

  “你很美,贝拉。”

  “也很强。”

  “贝拉你应该学会听话。你和我的那位死去的故人一样很像一朵花儿,花儿就应该生长在阳光之下,有人去呵护,有人去陪伴。”莫里斯说。“你千面万化,你很适合做一个优秀的妻子,贝拉。”

  “我可以做一个优秀的妻子,元帅,但不是现在,现在我的归宿还是在战场。或许您认为我只是一朵漂亮的玫瑰,玫瑰有刺,不予芳香。”贝拉微微弓腰说道,反驳上层人物的时候这是基本的礼节。“但如果我真的是花,我想我应该会是一朵寒风中的曼陀罗。”

  “好一个寒风中的曼陀罗。”莫里斯笑了起来。“你的确是曼陀罗那样的倔。”

  他走了过去,把手搭在贝拉的肩膀上。“可是贝拉,小贝拉,帝国里最后一朵曼陀罗已经死了,再过冰清玉洁的花也有其寿命。”

  “那请在我枯萎的时候把我投进火里,我的元帅。”贝拉单膝下跪。“如果我命中注定要死,那就让我死的轰轰烈烈,我是帝国的战士,元帅您的特别助理,没有元帅上战场保护助理不受伤的道理,帝国没有过,也不应该有。”

  这一回莫里斯没有说话,他忽然夺走贝拉手中的竹刀,狠狠的打在贝拉后背上。“唔!”贝拉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的一声呻吟,但是她忍住,没有叫出来。

  又是一记重劈,这一回中的位置是肩胛骨,支撑肩膀最重要的一块骨头。

  “唔!”呻吟的声音压在了嗓子里。

  贝拉还是倔强的一声不吭。

  莫里斯高举着竹刀,这一击他凝聚了右手全部力量,这已经不是在抽打了,这是在战斗!这一击如果全力抽打在贝拉的后背足以让她当场晕厥。

  贝拉知道,她甚至听得见竹刀手柄被莫里斯捏紧在手里“咔咔”的声响,可她丝毫没有动,她绷紧了后背的肌肉准备迎接这全力的一击,无论结果如何。

  打击迟迟未到,贝拉一直绷紧的肌肉,惩罚她知道,她受过长老院各种各样的惩罚,其中一项惩罚就是心理。就像现在这样,虽然这种打击并不说多么严重,但是迟迟不到的打击很容易让受罚者害怕,紧张,到最后会神经崩溃。

  但是贝拉不会怕,只要确信自己肯定会被打击那就不会害怕,她懂,也很熟悉。

  可并没有打击,只有竹刀在地面上掉落滚动的声响。

  贝拉回头望,只望到莫里斯的背影,他走过去捡衣服,正在把白色衬衫穿在身上。

  他一点一点把扣子系上,然后重新披上了军绿色的军服。他一直没有回头,也一句话也不想和贝拉说。

  “你不懂,你根本什么都不懂。”莫里斯边走边说,他拉开了道馆的大门,走了出去。

  贝拉没有动,她还单跪在原地,头低着,一句话也不说。

  “这件事与你无关,也没得商量,贝拉。”莫里斯撇过了头。“之后我不想再听到类似的说法,不要让我心烦,知道了么?”

  “是。”贝拉站了起来冲莫里斯鞠躬,然后从衣服架上拿起莫里斯的军大衣棉袄,跟着莫里斯的方向走了过去。

  抱歉元帅,这件事对我来说,也没得商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风中的曼陀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