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老丑弥糖2017-10-11 18:372,485

  法规成立。赫福墨灵坐在了南洛的身边,谁也没有注意到她右手的动脉在流血,因为她血液的颜色白到近乎透明,大家都以为赫福墨灵想单独与南洛说会儿话,众神与民众纷纷散去。只有在一旁睡着的沃果醒来时看到了赫福墨灵倒下的时刻,她躺在南洛的身边,南洛炙热的血液染红了赫福墨灵米白色的战裙。当她的手腕触碰到南洛已碎的第三根肋骨时,出现了一道白光,白光消失后,在赫福墨灵的手里出现了一粒种子,沃果小心翼翼的拿起了那粒种子。

  “弥,沃果他有嗜睡症吗?”小面包兔问。

  “小面包兔啊,我今天真的诚恳的建议你还是学别的吧。”

  “开玩笑的,弥。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是说墨梵就是这粒种子。”

  “哈哈,你居然能听明白一些,我还以为连刚才提出的问题都忘了。”弥笑着说。

  “不会的,只要是弥讲的故事面包兔都会记得的。”

  “你真的觉得我讲的是故事吗?”

  “呵,弥你太厉害了,你怎么知道我相信了。”

  “我还知道你不但相信了,还对法典很感兴趣。”

  “你怎么会?我其实就是想看看这个法典长什么样子。”

  “法典已经不知去向,两年前法典被鬼脸莱佐所盗,继任的宇宙之神慈布死于同莱佐的战争中。从此法典消失,谁也不知道法典里又被记录了什么。”

  小面包兔顿时充满元气的对弥说:

  “我还要继续学看到万物之灵!”

  弥点了点头说:

  “孩子,你知道吗?人类的眼睛有5.76亿像素,你的眼睛有26亿像素。可是你也只是放大了表面而已,所以你看不到他们身边的灵魂。”

  “我好像明白了。”小面包兔侧着头说。

  待小面包兔蹦蹦跳跳的走远后,一个生灵走过来对弥说:“你现在就告诉他这个。”

  “没什么,我看了他的灵魂,他的灵魂对权利没兴趣,他只是觉的法典很有安全感。而且我们都不知道自己何时还会存在,有些事情需要机缘。”

  之后小面包兔开始不断的观察着他们的表里,终于有一天,他看到了一颗参天大树的灵魂。一只在荆棘崖边,喜欢唱歌的花非羚的灵魂,一只名为失岛龙,看见谁都笑脸相迎的灵魂。当然,还有那两只争吵的肩由鸟的灵魂。

  “弥,你知道那棵树吗,就是那颗好高好高的树,他的灵魂长的特别可爱,眼睛像豆豆一样,他常常做些很搞笑的动作逗我笑,今天他对我表演撞树,他自己撞自己啊,哈哈。

  还有,还有那个花非羚,他看起来很温顺啊,可是他的灵魂超暴躁的,都不让我靠近他,我每次过去他都警惕的瞪着我。最让我觉的伤感的是失岛龙,他长的一幅笑脸,可是他的灵魂却好忧伤,我昨天想去逗他开心,他却给我背影,不过我看到他在偷偷的流眼泪。”

  “啊!我差点都忘了,就是那两只肩由鸟,他们的灵魂可要好了,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我在他们中间都插不了嘴。”

  小面包兔把他能记下的一切都告诉给弥。

  弥说:“你知道吗?我用了300年才看到这些,其实你很出色。”

  小面包兔憨憨的笑着。

  接着他又试着学习与灵魂说话。

  这样的练习持续了一百年。

  面包兔从最初的一年,两年,到一天甚至更快,就可以看到他们灵魂的样子,知道他们的想法了。

  一天一个叫多溪的生灵来找面包兔。

  她哭着说:“面包兔,我觉的水驯他们总是嘲笑我,你帮我看看他们灵魂,看看是不是这样?”

  面包兔告诉他:“是的,他们就是在嘲笑你,可那又怎么样呢?他们会嘲笑你,他们会崇拜你,他们会践踏你,他们也会祝福你,所以说你不要特别在乎他们的看法,我们一起玩球去好不好?”

  多溪听后却哭的更大声了:“原来他们真的是在嘲笑我,把我当个笑话,以贬低我为乐。”

  渐渐地,不知道什么原因,能看到灵魂的他,却成了仙牧星里最不受欢迎的居民。

  那些质疑声如同炮火般击打着他的心脏:“面包兔,你离我们远点,你管我真正的感受是什么呢!”

  “我讨厌你,面包兔,你的灵魂才是一只鱼呢。”

  “你就是一个骗子,面包兔,少故弄玄虚了。”

  “面包兔,我问过水驯,他说他真的没有嘲笑我,你什么意思啊,那我泼你一身水你也不在意吧,我这也是祝福你。”

  当然最让小面包兔伤心的不是大家的言语,那些表面的话语根本撼动不了他的耳膜,最让他伤心的是他看到大家的灵魂,而灵魂的话不只撼动了他的耳膜,更刺穿了他的内心。

  每年当红藻花开之时,就是小面包兔的生日,白色的他靠在一块大石头上,呆呆的看着大片大片炙暖的红海。

  看到他在此,一个全身荧光绿,大耳细身宽嘴,被叫做祥尾俏的物种走到他面前:

  “面包兔,你最近怎么总是依靠在这里,一句话都不说?”

  面包兔敷衍地对他僵硬的一笑。

  祥尾俏想了想说:“难道你看到我不开心吗?那好我给你换个颜色。”

  于是他开始快速旋转,等停下来的时候,全身已经变成了明艳的荧光粉,他得意的向面包兔眨了眨眼,示意着自己的多变。

  “裂开了。”

  对面的祥尾俏折腾了半天,小面包兔终于对他说了三个字。

  “啊?你说什么?”

  “你的粉,都裂开了。”小面包兔说。

  祥尾俏低头一看,龟裂的缝隙从小腿到髋骨,自己本身的荧光绿色清晰可见。

  “啊~那个,那什么,这都是些小失误,小失误啊。”他尴尬地解释道。

  “祥尾俏叔叔,谢谢你愿意和我说话,可是你的灵魂让我告诉你,以后不要一次涂那么厚的粉,要薄涂多刷,不然被拆穿后很丢人。”

  “哎!我的灵魂什么时候那么虚荣了。小面包兔,自从你能看到灵魂后,好像就变了很多,我本来只是想逗你开心的,没想到我的心情也低落了,先走了。”

  祥尾俏从他身旁走开后自语道:“这孩子长的那么可爱,脾气怎么这么倔啊。都和他说过好几遍了,说话还是要看场合的。不对,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事?什么来着,哦,对,是生日。”

  小面包兔如同植物般呆坐着。天色渐晚,他起身往弥所在的地方走去。

  此时的弥正独自下棋,小面包兔在他对面坐下,对他说:

  “弥,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可是我还是想婆婆。”

  “你的婆婆已经开启了下一段旅程,你也要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弥继续走着棋子,没有看他。

  “弥,为什么最近我看到的越多,就越失望。我想离开这里,找到我理想的星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文梵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文梵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