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还有什么比放弃更容易
老丑弥糖2017-10-10 23:373,155

  “八莲星球吗?”

  “是的,小面兔,和你在一起玩真的很开心,虽然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但我不会忘记你的。”

  “你说什么呢?今天我怎么动不动就听到你们说这样的话,我可以去找你的。”

  “虽然我也和你一样才9岁,但是我和你是不一样的物种,我们的平均的寿命是8岁,所以说相当于墨梵的380多岁了。你明白吗?”

  面包兔摇摇头边吃边抱怨:“我不明白,你长的明明就像小孩子一样。你和婆婆今天都好奇怪,一个说要离开我让我学看到活着的灵魂,一个说要离开我,已经380多岁了,你们是商量好的吗?”

  “你先别吃了,你听我说……”斯温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小面包兔不解的看着他:

  “不是你让我吃的吗?怎么又怕我吃了呢?”

  此时斯温觉的哭笑不得,毕竟他们都是九岁,可真的不一样。

  “你明天在吃也不会坏的,你听我说,你这次真的要听你婆婆的话。好好识字,认真学看到活灵。前者让你可以自学,后者可以让你独一无二。有了这样的能力,你才能保护自己,有了多余的力气,你才能保护你珍惜的一切,知道吗?”

  小面包兔看着斯温,平时他看起来大大咧咧的,总在土里打滚,如今却像个大人一样唠唠叨叨的。

  小面包兔背个小手来回踱步,皱着眉头看着他:“说的好像你学过似的。”

  斯温给他扑打着粘在身上的面包屑:“如果我还有时间,如果我有你一半的天分,我一定会学的。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走了,傻小子,别总知道吃,知道吗?”

  小面包兔点点头,看着往前方走的斯温不舍的说:“你真的走了!”

  斯温回过头向他摆摆手说:“没关系的,我这么善良一定会有来世的,说不定到时我们还能相见。”

  和斯温分开后,小面包兔孤独的回到了婆婆身边。

  久七领着他的手,把他带到了一个正在独自下棋的老者身边:

  “弥,我把他带来了,希望可以向您学怎么看到万物的灵魂。”

  一个比婆婆看起来年岁更大的,一般在地球会称为太爷爷的老者说:

  “久七,之前我说你可以许一个愿,我没有想到这就是你的心愿。”

  “弥,我们相识多年,可是我却不知你到底是什么,其实很多方面我对你是一无所知的。但我信任你,我的朋友。我不希望我许的心愿让你来还愿。”

  老者听后会心一笑,对着小面包兔说:

  “学习这个要花费很长时间,你要忍受住孤独,忍受住非议,即使是这样你也想学吗?”

  小面包兔无辜地看着她婆婆,他喜欢自由自在的在仙牧星球里玩耍,学习什么的最讨厌了。

  婆婆没有理会小面包兔水汪汪的眼神,而是指着他们上方透明无暇的冰花说道:

  “你看这几片冰花,他们看似一样,但是每个冰花都是独一无二的。”

  “那有什么的?反正都差不多。”面包兔撇撇嘴。

  “刚才我看到了这两片冰花的灵魂。这一片她的样子长的像雨离鸟一样,是淡紫色的,她的眼睛很大,嘴巴薄薄的,性格特别明朗。她说她的存活期很短,但很快她就可以变成水珠了。另一片则比较忧伤,他的灵魂长的像冬景蛙,他有一双非常美丽的淡蓝色的眼睛,他不开心的说,他还是喜欢自己是冰花的样子。”婆婆故意发出不同的声线对小面包兔说。

  “婆婆你好厉害啊!我也要学。”之前还在哭鼻子的面包兔瞬间激动起来。

  “其实这些都是弥告诉我的,你现在真的决定要学了?”婆婆说。

  小面包兔踮起脚,好奇的盯着那两片冰花。此时,他的心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晃悠悠的走到老者的身旁,抬起头问:

  “那我怎么称呼你?”

  “你也叫我弥啊,哈哈哈。”

  面包兔看着这个老者又看看他婆婆也呵呵的笑出了声音。

  三年后,小面包兔很失落的问着弥。“弥,为什么我现在还是看不到他们的灵魂,我已经观察到这两片南华叶,还有这两只肩由鸟,我发现了他们的不同,可是除了这些我什么也没看到啊?而且大家都说我天天观察的时候好傻,好呆的,就像精神有问题一样。他们都在嘲笑我,更有甚者看见我就躲着我走。”

  “所以你要不要学别的,可能你没有这个天分。其实在这个星球里,根本没有任何物种会喜欢学这个,既不能让你吃的饱,也不能让你穿的暖,最重要的是无用,不会有声音说你聪明,更没有声音为你鼓掌。而且不能给你带来什么回报,甚至因为没有谁能证明你说的真实与否,很可能你会永远得不到认同。”

  小面包兔看了看不远处正在吵架的深褐色肩由鸟,又想到了婆婆,还有自己不管暴风骤雨的观察,他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真是不想放弃。

  他带着鼻音对弥说:“弥,你说我们这个物种是不是都特别笨啊,就是学什么都学不会。”

  弥对他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小面包兔马上把眼泪擦干,趴在弥的腿上。

  “3亿年前,赫福墨灵与南洛是当时掌管宇宙的神,他们很少有意见不合的时候。

  如果实在有争执,就会询问历届的众神或遵循民众的意见,

  可是在要不要毁掉‘界棉星球’的问题上他们出现了严重的分歧,并且支持二者的众神与民众也形成了两极化,

  这已经不只是他们俩之间的事情了,宇宙中充斥着愤怒。

  战争不可避免。

  赫福墨灵与南洛他们穿上各自的战裙与战袍,站在决战之殿。

  他们的身后是无数支持着他们的勇士,大家都蓄势待发准备冲杀。

  南洛威严的看着赫福墨灵说:如果不毁掉界棉星球,只会影响更多的星球,这次你就不能退让半步吗?”

  赫福墨灵不容商量说:“总会想到办法,给我些时间,界棉星球的居民也同样重要。”

  南洛说:“你没有资格掌管宇宙。”

  赫福墨灵说:“你所谓的资格就是遗弃吗?”

  南洛看了看他身后数以万计的生灵,又看着站在对面,与赫福墨灵同在的无数支持者,此时,双方呐喊的声音震慑宇际。大家都带着各自加以神力的武器,黑压压的一片,整肃待冲。

  他拿起神坛上的一把黄金弓箭,并且示意赫福墨灵拿起另一把,

  黄金弓箭在宇宙中有着一条必须遵循的规则,获胜者可以在法典上写上需要遵守的条约,

  如果是民心所向,法典会自动显现,并以烙印为证。如有违背,违背者会立即消失,永不再生。

  赫福墨灵不解的看着南洛说:“你这是做什么?你不知道我的箭从来没失误过。”

  南洛说:“知道,所以你要不要和我赌一次。”

  赫福墨灵说:“赌注是什么?”

  南洛说:“这把弓箭只有射中第三根肋骨,才会产生致命的剧毒,这就我们的赌注。”

  赫福墨灵坚毅地说:“只是我的命吗?不过你确定你要用这个比试?那你必输。”

  南洛则一把拿起那看起来千金重的弓,他左手持弓,右手勾弦,利箭直对赫福墨灵,那利箭上暗红色的箭头在不断的快速自转,

  赫福墨灵也果断的拿起弓箭,他们谁都没有喊开始,只是一个眼神,同时开弓放箭。

  “你听到了吗?那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南洛按动了戴在大拇指上的指环,

  红箭到达了南洛的第三根肋骨,而另支一红箭到了赫福墨灵的心脏。

  与此同时,界棉星球在轰的一声巨响后,消失在宇宙。

  “怎么会?”赫福墨灵看着已经死去的南洛,和消失的界棉星,神情恍惚。

  这时,从南洛的支持者里上来一个叫做沃果的年轻使者,

  他对赫福墨灵说:“界棉星球里的居民,早已被他们自己制作的毒所侵蚀。这种毒表面舒服,实质会吞噬灵魂。就算是最高明的神医,最好的药材,都无法医治,等到发现时已无力改变。毁掉整个星球其实根本就不是南洛的意愿,而是他们自己。但是南洛知道你的性格是绝对不会遗弃他们的,”

  赫福墨灵看着在地上的南洛,没有留下一滴眼泪,而是摘下他们各自王者的贵冠,她手持贵冠把他们放置到了法典台上,

  赫福墨灵打开法典,对着发典说:“我,赫福墨灵制定规则。从此后,意见不合者,只能由战争的发起者对战,不得伤及万物生灵。”

  法典听到后开始脱离赫福墨灵的手,越到她的上空,古老的纸上渐渐显现出她刚才说的话,并且盖上了厚重的烙印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文梵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文梵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