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女文工团员慕容楚楚
南山南2017-10-18 10:242,843

  女文工团员慕容楚楚在遭遇刘文彬之前一直在师部文工团排练场练习扭秧歌。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和十几个文工团员一起扭秧歌,想方设法将红绸巾舞得好看再好看,同时脸上作出兴奋状。慕容楚楚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她看见其他文工团员一个个发自肺腑地舞蹈,脸上是由衷高兴的神情,心里便有了羡慕她们的感觉。或许简单才能快乐吧。每每这个时候,慕容楚楚就情不自禁地想起在“紫禁宫”的日子。所谓“紫禁宫”是燕大男生们对女生宿舍四个院落的戏称,虽然男女授受不亲,但宫里宫外,鸿雁传书的情形还是时有发生的。而校园内合唱团、戏剧社、文学社的活动她多有涉猎,倩影留芳处,真真追求者众。但是现在,别说追求者,整个文工团除了那个整天阴沉着脸的文工团长刘一飞是男的外,其他都是没有恋爱经验的女生。爱情,什么时候来呢?扭秧歌能扭出爱情来吗?慕容楚楚实在是有些绝望和抑郁了。

  刘一飞似乎看出了这一点。慕容楚楚每每郁郁寡欢的时候,刘一飞就会意有所指地对大家说:“大家注意情绪。啊,要饱满。解放了,人民翻身做主了,心情怎么样?肯定是欢快,激昂……”

  慕容楚楚置若罔闻,刘一飞干脆走到她身边,向她示意脸上的表情:“情绪,啊,情绪……”

  慕容楚楚便无奈地朝他笑笑,做出夸张的表情。刘一飞皱了皱眉头,背手摇头离开。慕容楚楚这下发自肺腑的笑了。她感觉到自己只有在这会儿没有做兴奋状。

  不过,慕容楚楚其实小瞧了她的队友们。那些脸上青春洋溢,脖子上手臂上长了一层细细绒毛、吐气如兰的姑娘们真的毫无心机,对外面的世界不感兴趣吗?慕容楚楚不知道,自己每天黄昏手捧《简·爱》在僻静处读得神游八极之时,队友们对她其实是充满好奇的。她们识字不多,“简、爱”两个字大多认不全,相比较而言,识得“爱”字的姑娘还是多一些,毕竟繁体字的“爱”字中间有个心字,这让她们为之心动——这是一部讲爱情的书!而且是洋人写的。洋人的爱情故事是怎么样的,为什么才女慕容楚楚会每天沉迷其间,连扭秧歌都提不起劲呢?女文工团员很想知道答案。所以当刘一飞走了之后,文工团员金子小心翼翼地拉开大门门缝,左右张望了下,便轻轻关上门,回头俏皮地一吐舌头,做了个OK的手势。

  众文工团员像收到某种暗号般,呼啦一下围拢在慕容楚楚身边,七嘴八舌地:“慕容姐,快给我们说说简·爱的故事吧,是不是跟兰花花一样疼死个人?”

  慕容楚楚愣了一下,她没想到秘密一下子就被捅破了。原来爱情不单单是她渴望的,也是这些豆蔻年华的女孩子心向往之的。另外,她也对简·爱和兰花花的比对拍案叫绝。她们是一个类型吗?简·爱讲述的是一位从小变成孤儿的英国女子在各种磨难中不断追求自由与尊严,坚持自我,最终获得幸福的故事,是大圆满的正剧。而蓝花花呢?当命运阴差阳错,将她强行嫁给一个“好象一座坟”的周家“猴老子”时,蓝花花为了追求幸福,不惜拚上性命,坚决反抗封建礼教,最终抑郁而亡,是颇带些缺憾感的悲剧。表面上她俩看不是一个类型,但实质却是一样的,那就是对爱情的狂热追求。慕容楚楚清楚地记得《兰花花》的歌词是这样的:

  兰花花青线线(那个)蓝线线,蓝格英英(的)彩,生下一个兰花花,实实的爱死人。

  五谷里(那个)田苗子,数上高粱高,一十三省的女儿(呦),就数(那个)兰花花好。

  正月里(那个)那个说媒,二月里订,三月里交大钱,四月里迎。

  三班子(那个)吹来,两班子打,撇下我的情哥哥,抬进了周家。

  兰花花我下轿来,东望西照,照见周家的猴老子,好像一座坟。

  你要死来你早早的死,前晌你死来后晌我兰花花走。

  手提上(那个)羊肉怀里揣上糕,拼上性命我往哥哥家里跑。

  我见到我的情哥哥有说不完的话,咱们俩死活呦长在一搭。

  这土得掉渣的歌词慕容楚楚第一次听到时仿佛触电般,唤醒了她对爱情的朦胧想象。虽然《简·爱》给了她另外的爱情感受,但慕容楚楚相信,被《兰花花》感动过的人一定也会被简·爱感动。她觉得自己有义务将简·爱的故事传播给这些文化程度不高、看不懂原版书的文工团战友们。

  慕容楚楚问大家:“你们可知道,当爱情来临的时候,人生会有什么奇妙的变化?”

  金子伏在慕容楚楚身边,两手托腮,纯情而羞涩地问道:“慕容姐,你快说嘛……”

  慕容楚楚:“会感觉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变得美好。你会宽恕任何人,哪怕对方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

  金子到底年轻单纯,她有些疑惑了:“这不是资产阶级无原则的爱吗?怎么可能发生在我们无产阶级身上?”

  慕容楚楚笑:“金子,你谈过恋爱吗?”

  金子:“哎呀慕容姐,人家还不满18岁呢,根本不知道啥是恋爱……”

  旁边一女文工团员插话:“别打岔了,让我们的大才女给讲讲简·爱的罗曼史吧……”

  见众人神情关注,慕容楚楚像是换了个人般,神采飞扬地讲述了一遍她早就烂熟于心的简·爱故事:“《简·爱》是十九世纪英国著名的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的代表作,可以说是夏洛蒂·勃朗特‘诗意的生平写照’,是一部具有自传色彩的作品。故事是这样的,简爱出生于一个穷牧师家庭。不久父母相继去世。幼小的简·爱寄养在舅父母家里。舅父里德先生去世后,简·爱过了10年受尽歧视和虐待的生活。舅母把她视作眼中钉,并把她和自己的孩子隔离开来,过了不久,简被送进了罗沃德孤儿院……简·爱厌倦了孤儿院里的生活,登广告谋求家庭教师的职业。桑菲尔德庄园的女管家聘用了她。庄园的男主人罗切斯特经常在外旅行,她的学生是一个不到10岁的女孩阿黛拉·瓦朗,而罗切斯特是她的保护人。一天黄昏,简·爱外出散步,邂逅刚从国外归来的主人,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简·爱认识罗切斯特后,两人都被对方独特的气质和所吸引,并且不顾身份和地位的巨大差距深深地相爱了。可正当他们举行婚礼时,传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罗切斯特的前妻竟然还还活着。这是怎么回事呢?……”

  慕容楚楚卖了个关子。金子睁大双眼,听得如醉如痴。就在众人不知不觉间,排练场大门被从外面推开一条缝,先是露出一双男人的皮鞋,紧接着文工团长刘一飞的脸出现在门缝外。他不动声色地看着里面。众人听得如醉如痴。

  慕容楚楚继续讲:“……简·爱知道他们不可能有平等的婚姻,只好选择了离开。后来,简·爱意外遇见了她的表兄妹们,并从叔叔那里继承了一笔遗产。不过即便这样,她也无法抵御对罗切斯特的刻骨思念,最终你们猜怎么样?简·爱回到了已经失去了财富、身体也遭到火灾严重摧残的罗切斯特身边,毅然和他结婚。”

  金子满足地叹道:“哇,真是个大团圆的结局。”一女文工团员意犹未尽:“这就完了?他们结婚以后呢?

  慕容楚楚说:”在这个世界上,其实幸福的婚姻总是相似的。罗切斯特在爱的沐浴下,找回了幸福和健康并与简爱有了爱的结晶……”

  刘一飞就是在这个时候站在他们后面一下一下地鼓掌,语带讥讽:“多么美满的结局。姑娘们,听完这个爱情故事,这个黄昏过得还不错吧……”

  慕容楚楚回头,看见刘一飞正注视着她:“很精彩,慕容楚楚大才女,请继续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人的沙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