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 三分归晋
小河流水2020-12-09 19:085,680

  自孔明死后,姜维在汉中操练军马,积草屯粮,继承武侯的遗志,时刻准备北伐。

  魏青龙三年,魏主封司马懿为太尉,总督军马,镇守诸处边关。他在许昌、洛阳二都大兴土木,选巧匠三万人,民工三十万人,命博士马钧监工,不分昼夜赶建。各处宫殿极其华丽,光耀日月,闹得民力疲困,怨声载道。凡有谏阻的大臣,不是贬官,就是杀头。他又听信马钧的话,要把长安汉宫中的铜人运到洛阳。结果铜柱倒坍,砸死千余人。马钧把铜人和承露盘运到洛阳,把摔坏的铜柱铸成两个铜人,叫“翁仲”,又铸一对铜龙凤。魏主原立毛氏为皇后,又纳郭夫人,整天与郭夫人饮酒作乐,逼毛后自尽,立郭夫人为皇后。

  辽东公孙渊造反,司马懿攻陷辽东,斩了公孙渊,魏主封他为太尉,执掌兵权。这天夜间三更,魏主见毛后阴魂来索命,因此得病,渐渐不起,他就封曹真的儿子曹爽为大将军,学刘备白帝城托孤的故事,把太子曹芳托给曹爽与司马懿。曹芳年方八岁,紧抱司马懿的脖子不放。魏主一再叮嘱他别忘太子与他的相恋之情,很快就死了,在位十三年,年三十六岁,为魏景初三年正月。

  司马懿、曹爽扶曹芳称帝,追赠魏主为明帝,尊郭后为太后,改元正始元年。曹爽与司马懿同掌大权,有事必先与司马懿商议。他手下有五百门客,其中何晏、邓扬、李胜、丁谧、毕轨最受信任,又有大司农桓范为智囊。何晏等人从中挑拨,说是当年曹真是被司马懿气死的,让曹爽设法夺司马懿的兵权。曹爽就奏知曹芳,说是司马懿劳苦功高,应拜为太傅。司马懿知曹爽的用心,就装病不出,司马师、司马昭也辞职在家。

  曹爽就让他弟弟曹义、曹训、曹彦总领御林军,何晏等人都委以重任。这些人每天劝曹爽饮酒作乐,所用的东西与朝廷一样,各处进贡朝廷的东西,曹爽留下最好的,剩下的才送进皇宫。黄门张当私选魏主的侍妾七八人,送给他。一时间,他势倾朝野。

  曹芳封李胜为青州刺史,曹爽让李胜去试探司马懿。司马懿斜卧床上,装聋作哑,喝汤时洒了一身,曹爽放下心来。一天,曹爽让曹芳打猎取乐。桓范劝他不可如此,以防止变乱。曹爽不信,带领三个弟弟、五个亲信与御林军拥着曹芳出了城。司马懿得知此事,立即领两个儿子召集旧部发动兵变,夺取了军权,骗回曹爽等人,查出曹爽府中的违禁品,把曹氏兄弟与几个亲信都杀了头。

  当时夏侯霸守备雍州,也是曹氏宗族,司马懿让曹芳降旨让夏侯霸回洛阳议事。夏侯霸察觉其中阴谋,反到汉中投奔姜维。姜维接待了他,询问魏国的虚实,他说:“司马懿只顾忙着篡权,目前来不及顾邻国。只是魏国有两个后起之秀,虽然年轻,假如让他们领兵,就是蜀、吴的大患。一个名叫钟会,字士季,是太傅钟繇的儿子,一个名叫邓艾,字士载,幼年丧父,素有大志,他虽口吃,却天资敏捷。这二人最可怕了。”姜维就领夏侯霸到成都,向后主说明夏侯霸来降的原因,指出,司马懿父子专权,曹芳年幼懦弱,正可趁此机会北伐中原。虽然费祎极力反对,后主仍准了姜维的请求,命他讨伐中原,光复汉室。

  姜维初次出兵,因请羌兵相助,拖延了时间,两支先锋部队被围困,他去援助,又中了郭淮的部将陈泰的埋伏,退守牛头山。郭淮又断了蜀军的粮道,姜维只好败退阳平关。司马师领兵追来,姜维已按孔明的图本造出连弩,一弩可发十箭,射死魏军无数,司马师逃出性命。姜维折兵几万,无功而还。

  魏嘉平三年八月,司马懿患了重病,召师、昭二子嘱咐,他死之后,二子要小心处理国政,说罢就死了。师、昭奏明曹芳,曹芳厚加祭葬,封师为大将军,封昭为骠骑大将军。

  吴太和元年八月初一,东吴忽起大风,江海涌涛,平地水深八尺。吴主先陵所种松柏,都被风拔起,直飞到建业城南门外,倒插路上,孙权受惊成病,到次年四月,病势沉重。此时陆逊、诸葛瑾已死,大权归瑾子诸葛恪。孙权召太傅诸葛恪、大司马吕岱嘱托后事,说完就死了。他在位二十四年,寿七十一岁,这年是蜀汉延熙十五年。

  诸葛恪立孙权三子孙亮为帝,改元建兴元年,追赠孙权为大帝。司马师得知孙权身亡,孙亮年幼,就起大兵三十万,分三路伐吴。诸葛恪总领兵马抵敌,用老将丁奉,大破魏兵,三路魏兵都撤回。诸葛恪大获全胜,要乘胜北伐中原,联络姜维从西伐中原,自率二十万大军取新城。吴兵连攻一月未攻破新城,诸葛恪反中箭负伤,只好退兵。魏军得知乘势追杀,大败吴兵。

  诸葛恪怕众官议论他的过失,先搜集众官过失,轻者流放远方,重者斩首示众。内外官僚,无不毛骨悚然。孙静的曾孙孙峻,见诸葛恪专权,擅杀公卿,设计宴请他,于席间将他杀死,将他心腹张约剁成肉泥,将他家属全部斩首。孙亮就封孙峻为丞相、大将军、富春侯,总督兵马,吴国大权尽归孙峻。

  蜀汉延熙十六年秋,姜维起兵二十万,用廖化、张翼为左右先锋,夏侯霸为参谋,张嶷为运粮使,出阳平关伐魏。他又联络羌王,羌王起兵五万,引兵往南安。司马师得报,令司马昭为大都督,徐质为先锋,领兵往陇西。两军相逢董亭,廖化、张翼都不敌徐质,蜀兵败退三十里。姜维设计,围困魏军,枪挑徐质。夏侯霸领兵扮成魏兵,奇袭魏营,杀得魏兵大败,司马昭仅领六千人退守铁笼山,被姜维团团围困。

  郭淮听说司马昭兵困铁笼山,就要领兵去救,陈泰设计,先诈降破了羌兵,活捉了羌王,让羌王领羌兵来见姜维,魏兵混在羌兵中。姜维中计,被杀得大败。郭淮见姜维手无寸铁,纵马赶来,姜维只有一张弓,挂着空箭壶,见郭淮赶得急,虚扯弓弦,郭淮躲时,见无箭射来,就箭射姜维。姜维顺手接住箭,反射郭淮,正中面门,被魏兵救回,因流血过多而死。姜维虽然兵败,却杀了郭淮、徐质,挫动了魏国的锐气。

  司马昭回到洛阳,与司马师专权,群臣无不心惊。当年曹操对付献帝的那一套,报应到他重孙头上。曹芳密谋除掉二人,被二人察觉,腰斩国丈张缉、太常夏侯玄、中书令李丰,用白练绞死皇后张氏,废了曹芳,立高贵乡公曹髦为帝。

  镇东将军毋丘俭、扬州刺史文钦得知司马兄弟擅行废立,诈称奉太后密旨,用文钦的儿子文鸯为先锋,起兵讨伐司马氏。司马师左眼生一肉瘤,医官为他割除,正在府中养病,得知淮南造反,就亲自领兵征讨。双方战了几场,毋丘俭接连败北。司马师起用邓艾,文钦与文鸯分路劫魏营,文钦迷失道路,文鸯单独冲入魏营,杀了几进几出,因势单力孤,邓艾援兵又到,只好退出,不知到哪儿去了。文钦兵败,只好降吴。毋丘俭被慎城县令宋白灌醉杀死,淮南反叛被平息。

  此时司马师已卧床不起,自知不久于人世,一面班师回洛阳,一面派人请来司马昭,嘱咐:“你可继我的职务,大事不可交给别人,否则,是自取灭亡。”他把大印交给弟弟,大叫一声,眼球迸出而死。

  曹髦得知,派钦差让司马昭驻守许昌。钟会说:“将军若驻守许昌,万一朝中有变,后悔不及。”司马昭就还兵洛阳,驻于洛水南岸。曹髦只好封他高官显爵。从此朝中大小事情,都由他处理。

  姜维得知此事,再伐中原。司马昭派兖州刺史邓艾领兵抵敌。双方斗智斗勇,互有胜负。姜维虽然九伐中原,终因朝中宦官黄皓等在后主面前屡进谗言,未立寸功。他又没有孔明那么大的权力,可以诛杀奸佞,只好避祸沓中,率军屯田,以图东山再起,实现孔明的遗志,光复中原。

  司马昭见曹髦有废他的意思,就先下手为强,派贾充去杀曹髦。曹髦带宫中人马三百余名,亲自去讨司马昭。刚来到皇宫南门,贾充领兵来到,命成济刺死曹髦。魏国上下,无不震惊。司马昭为掩人耳目,传令把成济灭绝三族。随后,他立曹奂为魏帝,改元景元。

  司马昭见邓艾与姜维交战互有胜负,不能灭蜀,又派钟会为征西都督,与邓艾合兵伐蜀。姜维忙上表后主,请派张翼守阳平关,廖化守阴平,他自领沓中屯田兵迎敌,再向东吴求援。后主改景耀六年为炎兴元年,终日与黄皓玩乐。黄皓得知姜维的表章,就说:“这是姜维想立功名,故意危言耸听。城中有一巫婆,能知吉凶,可以请她来问。”后主依言请来巫婆,巫婆跳了神,说:“陛下可享受太平,不用问别的事,几年之后,魏国的土地都归陛下了。”后主信以为真,不理姜维的奏章。

  钟会与邓艾兵分两路,钟会收阳平关,邓艾取阴平桥。虽然蜀国各地守将拼命奋战,终因势单力孤,后主听信黄皓谗言,不发救兵,钟会一路过关斩将,所向无敌。姜维虽领沓中兵抵抗,取得局部胜利,但邓艾偷袭了阴平,直取江油,江油太守马邈猝不及防,献城投降。邓艾乘胜进军,又取涪城。败兵逃回成都,报与后主,黄皓却说:“这是谣言。”后主再请巫婆,早已不知去向。

  诸葛亮的儿子诸葛瞻,是后主的驸马,袭了父亲的爵位,因黄皓弄权,托病不出。当他得知邓艾已到蜀中时,与儿子诸葛尚领兵七万,大战邓艾,虽然连胜几仗,但因魏军陆续开来,围困绵竹,他向吴国求救,却远水解不了近火,父子相继战死,绵竹失守。后主知绵竹失守,听从谯周的话,要投降魏国。第五子北地王刘谌苦谏,被他斥退。他就命谯周作了降书,竖起降旗。

  刘谌得知父亲投降,要自杀,其妻崔夫人先撞死,他又杀了三个儿子,来到昭烈帝庙,向祖父哭诉了父亲的罪过,拔剑自杀。后主埋葬了子孙,自己绑缚了,抬上棺材开城降了邓艾。他又派太仆蒋显到剑阁,命令仍在死守的姜维等人投降。

  众将痛哭失声,誓不降魏。姜维见众将心齐,便设诈降计,投降钟会。他与钟会见面后,竭力吹捧钟会,贬低邓艾。钟会欣喜若狂,与姜维结拜为兄弟。

  邓艾得了成都,居功自傲,得知姜维降了钟会,非常妒忌,便在成都擅使威福。司马昭得知,怕他在成都自立为王,调他回朝,封他为太尉,二子都封侯,他理也不理。司马昭就派卫瓘为监军,到钟会军中,封钟会为司徒、县侯,二子为亭侯,让钟会制约邓艾。姜维乘机献计,说是邓艾出身微贱,侥幸成功,反情已露,应该起兵讨伐。他又把孔明在隆中绘制的西川地图献给钟会,明里说邓艾占据西川会自立为王,煽动钟会占据西川为王,实则让二人相斗,他好乘机复蜀。钟会就上书司马昭,说是邓艾封刘禅为扶风王,为的讨好蜀人,想自立为西川王。钟会又截下邓艾的表文,篡改得非常傲慢,再报送洛阳。司马昭大怒,与曹奂共同领兵出征,又派人命令钟会立即逮捕邓艾。

  姜维提议让卫瓘去成都捕邓艾,邓艾必杀卫瓘,那时再出兵更加名正言顺。钟会就让卫瓘去捕邓艾,卫瓘的部下看出是阴谋,劝他不要去,他却自有主见,先发檄文到各处,说明只捕邓艾一人,邓艾的部下,凡投降者加官晋爵,凡反抗者灭三族。随后,他只带数十人,押着两辆囚车去成都。邓艾的部下见他到来,纷纷投降。邓艾还没起床,卫瓘就闯进府,把邓艾父子逮捕了。

  钟会随后进驻成都,姜维就劝他据西川为王。二人正密锣紧鼓地商议如何行动,司马昭早疑心钟会想造反,就发来书信,说是亲临成都。钟会大惊,不知如何是好,姜维就让他把将官全部扣押,逼他们签名造反,不签名的一律活埋。监军卫瓘得知,与众将暗通消息,让众将与他里应外合擒钟、姜。众将一齐发难,卫瓘领兵攻来,钟会被乱箭射死,姜维持剑往来冲杀,不幸突然心痛难忍,仰天大叫:“我的计不成,是天命啊!”就横剑自杀。

  邓艾部将见钟会已死,就飞马去追救邓艾。卫瓘怕邓艾复职,对他不利,派田续追杀邓艾。邓艾父子刚被救出囚车,田续飞马来到,邓艾不防,父子俱被杀死。

  吴主孙休得知蜀国已亡,命援军撤回,封陆逊的儿子陆抗为镇东大将军,领荆州牧,镇守江口,提防魏军。又让老将丁奉沿江设营数百座,孙异守各处隘口。

  司马昭留卫瓘守成都,迁后主刘禅到洛阳,封他为安乐公,随他来洛阳的官员都封侯。只有黄皓是误国的奸贼,被凌迟处死。刘禅到司马昭府上谢恩,司马昭设盛宴招待他,见蜀官都很感伤,只有刘禅面带喜色,就问:“你还想念蜀国吗?”刘禅说:“此间乐,不再想蜀国了。”司马昭对他再没什么顾虑。众大臣见司马昭收蜀有功,劝他由晋公称晋王。曹奂虽为天子,与当年的献帝没有两样,只好封司马昭为晋王。

  司马昭有二子,长子司马炎,次子司马攸,因司马师无子,把司马攸过继给司马师。司马昭既为晋王,就立司马炎为世子。司马昭如同当年的曹操,在朝中横行无忌。他正想自立为帝,突患重病,不治而死。司马炎嗣位为晋王,学着曹丕的故事,废了魏王曹奂,登上帝位,改国号为晋,改元太始元年,追赠祖父司马懿为宣帝,伯父司马师为景帝,父亲司马昭为文帝。

  吴主孙休听说司马炎称晋帝,知他必要伐吴,忧虑成疾而死。众大臣就立乌程侯孙皓为帝,改元兴元年。

  孙皓生性凶暴,沉溺酒色,宠幸宦官岑昏,擅杀高官。他迁都武昌,大兴土木,日常供应还要从建业溯流运去,吴民苦不堪言,怨声载道。传言:“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宁还建业死,不在武昌居。”他不听大臣的劝阻,却听术士尚广的妖言,要一统天下。

  司马炎得知,派都督羊祜驻襄阳,伺机伐吴。羊祜见东吴派陆抗守荆州,知道伐吴的时机还不成熟,就精减军队,屯田八百余顷,积聚了十年军粮。他与陆抗和平相处,互通往来。孙皓得知,撤了陆抗,换孙冀守荆州。孙皓恣意妄为,凡有劝谏的大臣,动不动就杀头。他在位十余年,就杀了四十多位大臣。

  羊祜见可伐吴,就上表司马炎,请求出兵。司马炎却听了贾充等人的话,不肯出兵。羊祜因年老,只好辞职回家养病。司马炎前去探望,羊祜说:“孙皓暴虐甚,吴人恨之入骨,不战就可攻克。假如他死了,再立一位贤明的君主,吴国就不可征伐了。”司马炎才恍然大悟,羊祜推荐杜预可以接替他,说完就死了。

  杜预镇守襄阳,积极备战。司马炎又派多路大军同时进军。龙骧将军王浚、广武将军唐彬,率水陆大军二十万,乘数万艘战船东下。孙皓得知,忙调兵遣将防守。岑昏提议,打造数百条巨大的铁链,拦截在长江的险要处,晋船碰上自会沉没。孙皓就命工匠打造拦江铁链。

  杜预兵到处,所向披靡,杀得吴军大败,望风而降。王浚率水军顺流而下,得知吴国造铁链拦江,就命造大筏无数,上立草人,燃着巨大的火炬。大筏撞上铁链,时间不长就把铁链烧断了。水军战船攻无不克。

  吴国的一些忠臣虽奋力抵抗,但因大势已去,无力挽回败局,相继战死。众臣见国势危难,纷纷请孙皓立即斩岑昏,军民才肯奋力死战。孙皓不肯杀岑昏,众大臣一拥而上,活剐了岑昏,生吃了他的肉。众臣出城抗击晋军,却遇大风,船不能行。

  王浚的部下见风大,提议等风止再战,王浚不听,冒风前进。吴将张象仅率一船数十人,只好投降。王浚让他骗开城门,杀入建业。孙皓想自杀,大臣劝他学刘禅,自缚请降。孙皓就自绑了,抬上棺材投降。王浚为他松了绑,烧了棺材,把他迁往洛阳。司马炎封他为归命侯。

  自此三国归晋,天下重新归于一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演义白话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演义白话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