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她一束薰衣草
刘鸿艺2017-10-27 12:152,257

  我在普罗旺斯,有一束薰衣草,也穿了最美的婚纱,可是却没有了你。

  高高的山峰,长满翠绿的树木。雪,还没有化完,点点滴滴的雪水从松树的针叶上滴落。阳光轻柔的洒在山谷,一辆火车,拖着疲惫的身躯,伴随着“呜呜”的喘息声慢慢驶过。安溪穿着一袭的白色婚纱,坐在火车上,看着沿途的风景,说了句:“这里的风景应该是你看过的最后的风景了吧!”她含泪而笑。

  安溪和他的故事要从大学的时候说起,两个人的相识相恋很老套,老套到无数的小说都有类似的情节。他是学长,安溪是新来的学妹,两个人都酷爱旅游,志同道合。安溪进了大学的旅游社团,社团经常组织旅游活动,时间一长,各自熟悉,便日久生情。终于在一次的四川旅行时,他当着漫天的繁星,给了她相守一生的承诺。

  安溪永远忘不了那个夜晚,月静静的散着微黄的光,繁星点点,草地旁,夜虫演奏着夏日的歌谣,空气中泛着莲和各种花草的清香,安溪和他躺在草地上,欣赏着夜晚的静美,叙说着缠绵的情话。

  此后,两个人的感情日益加深,他时不时给安溪制造惊喜,生活中对安溪的照顾无微不至,安溪就这样成为了让学校里的无数女生羡慕的人,女生羡慕她出身高贵,有能力而且还有一个像电视剧男主角一样的男朋友。大学的时间里,安溪的世界里只有他,他的世界里也只有安溪。

  美好的大学时光,在爱情的陪伴下结束了,他找了份不错的工作,安溪回到了自己原本的城市帮助家人处理商务。

  异地恋是最考验爱情的一份毒药,即使是在通讯如此发达的今天也是如此,两个人就算用着再多的聊天信息,对于爱情也略显微薄,终是抵不过见上一面。时间从他送给安溪的钟表里那滴答滴答的声音流走,从都市匆匆忙忙,碌碌无为的人群中溜走,从窗外红花和枯叶,日月交替中飞走。

  情人节添上一点小雪,就像烛光晚餐上搭配上红玫瑰。暗暗的天空飘着点点的雪花,染白了灯红酒绿的城市,安溪一如既往的接到了他的电话。“小溪,快看窗外。”

  安溪探出头向下看,他手里捧着一束鲜红的玫瑰,安溪看着他,两人相视而笑,时间仿佛停在这一刻,暖黄色的路灯下,有雪花淡淡的飘落,落在地上,也落在他的身上,他捧着玫瑰看着楼上他心爱的姑娘。

  如果爱情一帆风顺,那又叫什么爱情。安溪和他的事情,安溪一直瞒着自己的家人,因为安溪知道,无论她多么恳求,安溪妈也不会让她嫁给一个穷小子,毕竟吃惯蜂蜜的人怎么会看得上白糖,家境富裕的人又怎么会看上穷小子。安溪妈从小就对安溪进行贵族小姐一般的教育,而且安溪生的娇美,女儿嫁入豪门那是必然的。所以,安溪只是想等,等他能够有一个不错的工作时,再向母亲公开,这样才能有机会让母亲接受他。

  但是,纸又怎么能够包住火,他为了能够陪安溪,辞掉了以前的工作,到了安溪的城市,重新奋斗。两个人在一座城里,虽然很小心,但是百密一疏,两个人的事情还是被安溪妈知道。安溪妈没有直接找到安溪,而是去找了他。

  他工作了一段时间,现在也是一个办公室主任,年轻有为是最适合他的词。电话里说有人在贵宾室等他,他去了,看到了安溪妈,虽然他没有见过,但是他能看出这个女士和安溪有几分相似,他自然就猜到了。

  安溪妈跟他谈了一番,走了,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是循环着那句话“你能够给安溪什么,希望你能想明白”。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安溪说要和他一起出去。像往常一样,两个人漫步在喧闹的城市中,但是安溪发现他的脸上少了往日的笑容,安溪想让他开心,正好看见路边的一家婚纱店,安溪拉着他走了进去。

  安溪换上一袭白色的婚纱,他穿着一身灰色的新婚礼服,安溪看着他,他看着安溪,笑了。但是谁又能知道笑容之下的心里又隐藏着一种默默的酸楚。

  日子貌似变的平静不少,安溪接不到他的电话,给他打电话也打不通。安溪觉得可能他这几天出差或者有别的事,彼此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互相信任还是有的。不久,有人给安溪送来了一封信和那件她喜欢的婚纱,信是他写的。

  亲爱的安溪:

  这些天,没有关心你,抱歉,婚纱送给你,我喜欢看着你穿上它,普罗旺斯是爱情的圣地,我很想你,等我,等我回来。

  永远爱你

  信上的寥寥几句,让安溪心里暖暖的。安溪不知道,这封信却是他最后的情话。

  雨,肆无忌惮的洒向都市,让匆忙的人群更增添了几份匆忙,人人都举着雨伞,急冲冲的走着。安溪撑着雨伞,立在风雨中,接电话的手仍在耳边,手机掉落在地上,风鼓足了劲猛烈的吹着,雨打湿了安溪的衣服,安溪脸上滑落的是雨水,也是泪水。

  安溪妈知道了他的去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他给不了你的东西,永远也给不了你。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以前是,现在也是。”

  安溪不想跟妈妈说什么,只是看着天空,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安溪心里知道,这是他的眼泪。海浪吞噬了他,大海是他最后的家,对他而言,也许是最好的归宿,这样海水就会带着他去游遍万千世界,完成他的心愿。

  火车的轰鸣声让安溪醒了过来,梦到了往事,心里难免多了几分伤感。她辗转好久,最后终于到了普罗旺斯—爱情的圣地,也是最后有他气息的地方。

  阳光洒在一望无际的紫色花海,微风吹拂而过,泛起紫色的涟漪,薰衣草的美,安抚着安溪伤感的心。一个男子,手中捧着一束薰衣草,走到跟前,递给了安溪说:“他曾经对我说过,见到穿白色婚纱女孩时,请给她一束薰衣草。”安溪笑了,哭了,含泪却又笑着。安溪想到了多年前的夜晚,那些曾经的情话里,有那样的对白。

  “安溪,你觉得最浪漫的事情是什么?”

  “嗯……我想穿着最喜欢的婚纱去普罗旺斯,然后有人给我一束薰衣草,向我求婚……”

继续阅读:枯萎的玫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风光正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