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遗失的少年”
3分2017-10-31 13:502,417

  暖风深入洞穴之中,二月份的天气感觉不到一丝寒冷。

  风入山壁不知多久,感觉到一丝烦闷,光线渐亮,竟有一个溶洞,向外喷洒着岩浆,不消进入便能感觉到滚滚的热浪袭来。

  只见发着幽光的玉石慢慢的降落到旁边还算平整的石块上,便不在发亮了。

  阿牛跟着玉石追了进来,见它飞入溶洞,立刻犹豫起来,他现在虽然还没进入其中,也知道温度绝对不会低。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了那块石头上竟然躺着一名少年,而那玉石也正好落在少年的胸口,缓缓地发着光,仿佛在唤醒他一般,而这名少年全身焦黑,看不出来原本的面貌,连身着的衣物也破烂不堪,哪里看得出是上好的木蚕丝所织的布。

  此人呼吸悠长,随着玉石的闪光而起伏,表情狰狞,如同经历了什么痛苦。

  阿牛看到这一幕,仿佛看到了卧病在床的老父亲,不由自主的向溶洞走去。

  ……

  ……

  山间的小路蜿蜒向前,在一座座翠绿的山峰中盘旋,成一条鲜明的彩带一般,很是好看。

  静静的山谷中,只有一声声沉闷的脚步声响起,告诉着它们还有客人在路上。

  阿牛背着少年穿行在山谷中的羊肠小道上,两道鲜明的呼吸声应和着,昭示着不同的两个人。

  当天微微亮的时候,阿牛翻过一道山峰,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建在山脚下的一个农庄。

  农家的男人和女人总是起得很早,天才刚亮,就已经准备做早饭和出门种田了。阿牛背着少年向村口走去。

  农夫手里的镰刀落在稻子上,险些割到自己。

  农妇浣洗衣服的木槌停了下来,顺着小溪漂流而下。

  老汉坐着的摇椅也空空如也,只留下余温证明刚才还有一个人在。

  “你怎么一个人出去了啊,阿牛”

  “你父亲好点了么?你就到处跑,你不知道你父亲多担心你,让我们赶紧去找你。”

  “娃诶,你有什么困难跟大家说一声,大家接济接济也就过去了,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诶。”

  阿牛停下脚步,望着乡亲们,眼眶一热,险些落下泪。强忍着向周围相亲鞠了一躬,大家才注意到他背上有一个少年。

  “阿牛,这个人是谁啊?”

  “你出去一趟还捡了一个人回来?”

  乡亲们议论纷纷,阿牛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时德高望重的村长走了出来,“大家都静一静,静一静,听听阿牛怎么说!”

  “我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了他,看见他还有气,就救回来了,想着不能见死不救不是”。阿牛在大家的注视下,有些窘迫的说道。

  大家一时间你看我,我看你,却没说出什么不妥来。

  “既然还活着,当然要救,这样,以后你家的米你来村长家定时取一些,总不能看着你父亲没饭吃。”村长说道。

  “对对对,咱们村就没有见死不救的传统,你就放心吧,以后家里缺点啥,都可以问乡亲们借借,乡里乡亲的,帮帮忙也就熬过去了。”村民们纷纷附和道。

  ……

  ……

  山村东边的一个院子里,房屋有些破旧,但是却格外干净。

  阿牛将少年放在自己的床上,盖上被子,便准备去看望自己的父亲。

  却听见一声轻哼,少年仿佛要醒过来了,阿牛连忙转头问道:“你醒了么?”

  “这是在哪里?”

  “这是我住的地方,我发现你一个人倒在山洞里,就将你带回来了”。

  少年听了,也没有再说什么。

  阿牛便嘱咐了两句,起身去看望父亲了。

  初晨的房间里,一缕阳光顺着窗户的缝隙照了进来。

  光线落在了少年的眼睛里。

  他的眼睛如同一片天空,看似波澜不惊,却无比深邃,藏着无数闪电和风暴。

  有疑问,有愤怒,有遗憾,有些疲惫,还有些与年龄不符的成熟。

  当阿牛再来看望少年时,他的眼里所有的情绪尽数消失,只剩下了一颗金色瞳孔。

  就像蓝天之上烈日,默默无闻又爆裂异常。

  “你好点了么?有什么地方痛的么?我给你请村里的郎中看看。”

  阿牛对着床上的少年说道。

  “不用了,谢谢你,我能不能先在这里住下,报酬以后我会给你。”

  少年偏了偏头对着俯视他的大汉说道,仿佛有些不太适应这种角度对人说话。

  “可以的可以的小哥,今早村长答应了我,你想在这里住多久都可以,报酬不需要的,我们什么都不缺。”阿牛摆了摆手不好意思的说道。

  随后数日,住在阿牛家那位少年就成为整座小山村议论的焦点。

  村民很自然的接受了阿牛家多出来一个少年的事实。

  ……

  ……

  少年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只是那一道天雷的威力太过强大,将他的躯体都烧焦了,还好有自身的底子在,重生一些表皮还是没什么的。

  阿牛一边照顾卧病在床的父亲,一边照顾有些虚弱的少年。慢慢的他发现,少年表皮的焦炭慢慢的褪下,露出了里面如玉一般的肌肤,可能少女的肌肤都不如他的嫩白。

  一个月过去了,少年重新恢复了行动能力,不用整天躺在床上发呆。阿牛也从这名少年的口中得知了他叫路辰,道路的路,星辰的辰。

  “阿牛,一起去挑水么?”

  一大早,阿牛便听到路辰在门外的声音。自从救了这家伙回来,自己的事情确实少了很多,平时挑水,劈柴,烧火等事情都被路辰抢了去,以至于现在天天睡懒觉,懒了懒了。心里想着这些,却也翻身起床回道:“你等等我,今天我要比你挑多五桶才行!”

  “那你也要比我快才行。”路辰露着那招牌微笑,像邻居小哥一般回答。

  因为家里的粮食不太够,阿牛便厚着脸皮向全村借了些粮,村民也很好说话,没有说什么时候还。阿牛过意不去,打算每天早上给大家挑水来回报这份恩情。

  离村子五十里路远的地方有一条小河顺流而下,每天阿牛他们就是从这里挑水回村里。

  本来阿牛没想带着路辰来的,但是没想到这小子一口应承,于是便想着到了挑水的时候让他知难而退,哪成想,路辰每天来回十趟挑水,并且一次四个桶,自己这么强壮的身体每天跑五趟也就吃不消了,这小子跟个怪物一样,自己当初捡了个什么东西回家啊。

  茂密的森林落下一缕缕阳光,阿牛望着走在前面边哼着歌的少年,仿佛看到了什么:那是一个在众多强敌的围攻下,仍然淡定自若的哼唱着那首古瑶的背影:金门出,长生现。五行中,金为先。欲成仙,先成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弈剑仙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弈剑仙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