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扑朔迷离
冷宫小白2019-09-18 14:142,490

  “我滴妈呀,我也没做啥伤天害理的事啊。”我有点要哭滴节奏。

  足足几秒,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看向了双手和门的手柄,哪里有蛇。

  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我抬眼看向客厅,并没有人,长舒了一口气,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一定是今天精神太紧张了,先洗澡吧。”

  我说着,走到客厅,看着开着的电视,可能是自己忘记关了吧。

  也懒得去想了,冲了一个凉之后,我就躺到了床上。

  这一夜,我是开着灯睡去的,并且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中,一个白衣女子和我在一处凉亭缠绵,一直到我醒来,那滋味,真叫一个舒畅。

  睁开眼睛,外面天已经大亮,感受着下身的黏糊,我拍了拍脸。

  “虚火太旺,竟然春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半了,起身去洗了个澡,足足七八分钟后,我穿上警服,对着镜子道“希望今天别那么邪门了。”

  说完,我拉开门,刚打开,一阵风吹过,一股烧灰味道传来,我心咯噔一下。

  尼玛,要不要这么倒霉啊。

  低头看去,在我门口有一个香炉,上面满是灰。

  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我下意识想到了昨晚的事情,抬脚慢慢将香炉踢到一边,关上门就往电梯那里跑。

  等电梯门打开,昨晚黄妈的事情的事情又在脑海出现了。

  “黄妈黄妈,我可尊重您的啊,别再开吓小子我了!”

  说这话,我看了一眼闭路电视,确认电梯里没人了,我放下心。

  “叮……”

  这时候电梯门打开,我心又是一颤。

  看清后,我心放了下来,只见一个长发美女走了进来,见我看她,她微微一笑。

  “早啊。”我忍不住打了一个招呼。

  她点了点头没说话,有那么一点点高冷。

  进去电梯后,她身上有一股香味环绕,十分的好闻,我忍不住又多看了两眼,等电梯到楼下的时候,她忽然回头。

  “好闻么。”她微笑问

  我尴尬低头,刚好看到她的右手,那里套着一个环,十分眼熟。

  可我就是想不起来,走出电梯,路过看门大爷的边上时,他抽着烟。

  “小李啊,这么早啊,这几天别一个人坐电梯,电梯坏了,关在里面可不好了。”

  “哦”我点了点头,忽然感觉不对。

  “张伯,你刚才是看我一个人出来的?”

  我瞪大了眼睛。

  “当然啦,不是你一个人,难道还有鬼啊,大清早的,你别给我找霉气啊。”张伯皱眉说了一句。

  我听了话,后背瞬间发凉,抬头看向门口,那女子站在那里,正对着我挥手,我这时候想起来了,她手上套着的是尸环。

  我滴妈呀。

  连忙低头,哪里还敢看啊,要不要这么倒霉,出门就碰到鬼。

  身子发抖,站在原地我不敢动了。

  还是张伯喊我我才反应过来“楞着干什么,我要清理大堂了。”

  “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说着,看了一眼外面,女子已经不见,才算放下了心,迈步往出走。

  等出来之后,我整理了一下衣服。

  尼玛的,我可是警察,有正气傍身,我怕啥,不怕不怕。

  想着,我拦下了一辆的士,仔细看了一遍的士,还敲了敲,确认是真的才坐上去,我特么是吓怕了啊。

  一路过来,我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越想越不对劲,这太邪门了,肯定哪里出了问题。

  当路过老街的时候,我叫司机停下了。

  给钱后,我就往里面走。

  只见老街上人来人往,大家赶着早市呢。

  一番寻找,我终于找到了一个算命摊子。

  想了想,自己穿着警服,笮么坐啊,周围那么多人,正犹豫呢,一声音传开。

  “黑气上额,血气冲眉,小伙子,你死定了!”

  我瞬间抬头,一个八字眉老爷爷看着我微笑。

  “您…您说什么?”

  “幸亏你是警察,不然早没命了,下午六点,到榕树头来,能不能救你,看你造化了。”他这时这么说。

  我看了他的摊子一眼,没说话,迈步就走了,可他的话却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刚回到局里,我就听大家在议论着什么,刚来,也不熟悉,就在边上听着。

  “你知道么?昨晚小灵出事了,听说回来后突然晕倒在办公室里,还是值班的王哥送医院的。”

  “真是邪门了,最近案子奇怪,办案的人也遭殃,灵姐也是倒霉,接了这个案子!”

  ……

  我听着话,感觉有点不对劲,开口问“你们说灵姐咋了?”

  几人回头,其中一个昨天晚上,我还见过,他开口“你是新来的那个?跟灵姐的吧!”

  我点了点头。

  “好像昨晚带你回来后,灵姐就昏迷在办公室了,这会儿人还在医院呢!”他这么说着。

  “什么?”我惊叫了一句。

  “别咋咋呼呼的,不信自己去医院,昨晚值班室王哥送的。”这哥们皱眉说了一句,然后让众人散去。

  我站在原地,感觉后背骨发凉,那昨晚先后出现的灵姐是谁?

  不行,我要去医院看看。

  想到这里,我写了请假条,说去看灵姐,中队长看了一眼后批了。

  然后,我就赶去了医院。

  等到了医院,我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灵姐的病房,她还处于昏迷状态,人躺在那里。

  我看到后,整个人蒙逼, 看了好一会儿,才坐在医院的长凳子上,感觉心脏快速跳动。

  这…到底笮么回事?

  灵姐在医院?

  那昨晚救我的那个人是谁?

  又或者说,我昨晚一直在见鬼?

  越想,心越慌,看着周围的人,我感觉脑袋一阵发疼。

  这些人,又是人是鬼呢?

  最后眼前一黑,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了病床上,看到一个护士正收拾着东西。

  我慢慢起身,开口“护士小姐,我笮么了?”

  “哦,你啊,你上午坐着就昏迷了,看你穿着警服,我们主任就对你做了检查,没什么大碍,心神过度劳累了。”这护士解释。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多了,猛然想起那个算命说的话,我连忙起身。

  “哎,你要干嘛?”

  “对不起,我还有事要出去一下,等会回来。”说着话,我就出了门口。

  快速出了医院,就拦了一辆的士。

  上车后开口“榕树桥头!”

  “啊?您去那里干嘛?”司机问了一句。

  “有问题么?”我皱眉。

  “行吧,警察同志,你要去,我带你去,可天色晚了,我不负责接你回来!”司机眼神有些不自然。

  我点了点头,等他开车后,我忍不住问了一句“那里是什么地方啊?”

  “您不知道啊,那 是火葬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蛇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蛇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