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君生我未生
冷宫小白2017-10-30 10:332,442

  看到这里,场景再次变化,男孩活了,那一夜,他连夜带着女孩回到了一处军营。

  此刻站在军营中的我看到男孩一身紫色铠甲,站在台上对着下方三军将士说着什么,女孩就静静站在台下看着他。

  随后,我看到了一面“杨”字大旗竖立而起。

  再接下来,就是男孩各方征战,画面快速从我眼前闪过,再看去时,我站在了一处巨大的广场上。

  豁然回头,就见万千官员在叩拜。

  再看向上方,之前的男孩一身龙袍,头戴平天冠,坐在龙椅之上。

  他的边上,女孩凤袍加身,端坐于他的边上,脸上挂着微笑。

  我眼睛瞪的老大,他竟然做了皇帝。

  这一瞬间,我明白了,明白了很多的事情,升起的猜测也更加肯定了,怪不得,怪不得他会来这里。

  而做了皇帝之后,男孩忙于朝政,再也没有时间陪女孩,女孩从来都不埋怨,她为男孩生下一个又一个孩子。

  到后来,男孩又娶了嫔妃,每个嫔妃的大婚的洞房晚上,男孩都会从婚房出来,他看着女孩所在的宫殿沉思。

  就这样,时光如水,女孩老了,她再也没有了年轻时的美貌,但她还是一如当初那样的温柔,从来不埋怨,也不影响男孩,她每天最多的是种花,只是种花,一种很美的花。

  时光如水,人终有死去的那一天,女孩,要死了,宫女急忙去找男孩,男孩慌忙赶来,此刻的他也老了。到了宫殿内,他赶忙到了床边,抓住了女孩的手,女孩看到他后,笑了,摸着他的脸,从卧榻上拿出了一副画,然后又拿出了一封书信交给了男孩,没有任何的话语,可在我看来,这无声的触摸,比说更多的情话都缠绵。

  女孩死了,她死的安详。

  男孩嚎啕大哭,当他打开那副画的时候,我看了过去。

  画中是男孩站在一处战场上指挥众君大战的场面,在边上有字。

  君生我未生,君生我不知。

  为伴君一生,常守旧时心。

  终盼君到来,君已成山河。

  一生已无憾,只恐君念归。

  男孩看完后,笑了,也哭了,当他再看那书信后,他脸色大变。

  抹去一把眼泪后,就让外面的人进来,交代了那个人几句,他走到了女孩种的花前,眼泪从他脸颊滑落……

  看到这里,我心特别的疼,女孩的一生,可谓全部都花在了男孩的身上,她爱他,他也爱她,但帝王,终究给不了太多的爱,看的真让人心疼。

  这么想着,景象再次变换,男孩来到了泰山,身后跟着无数的官员。

  他没登顶,而是来到了泰山府。

  一路过来,无数的官员死去,最后男孩到了最里面,我仔细看的时候,他身后至少有上百个道士,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到泰山神殿。

  最后他一声令下,将泰山整个封了。

  到这里,我就是再傻也明白那座雕像是谁了。

  再看的时候,大批的人在建造地宫,很快,地宫就被建造好,男孩带着一大批人来了,同时还带了两口铜棺。

  当铜棺放下后,男孩让所有人离开,那些人快速退去。

  整个地宫一时间就剩下了男孩,他走到了其中一具铜棺边上,按下铜棺边上的一个按钮。

  铜棺的棺盖缓缓挪移,里面的人清晰了起来,正是那个女孩。

  此刻女孩已经没了老态,诡异的恢复了年轻的模样,躺在铜棺内异常的安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女孩没死,或者说,她还会醒来一般。

  想着,我看向男孩,他已经十分的年迈了,颤抖的伸手去摸女孩的脸,他什么都没说,只是不断的落泪。

  最后,他俯身在女孩的额头亲吻了一口,转身走到了铜管边上的一片土地,上面有着几朵妖艳的花。

  花开妖艳,但没有一片叶子。

  正是女孩种的花。

  男孩笑着摘下了一朵,然后回答到了女孩所在的铜棺边上,伸手放到了女孩的手中,然后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幅画。

  他打开后,我看到画中有一个绝美的女子,凤冠霞帔,正是女孩的样貌。

  抱着画,男孩满足的微笑,然后缓缓躺到了铜棺中,按下了里面的一个按钮,铜棺缓缓合上。

  这一霎那,我清醒了过来,豁然回头看向了吴生。

  再回想他之前的话,我瞪眼”你怎么知道的?”

  “这里记录的只是未生人的一部分,那两人后来永不相见,因为男孩不知道,他抱着的那是彼岸花,彼岸花开,花叶不相见,女孩也不知道自己种的是如此邪门的花,她将自己的神元给了男孩,救了他一命,殊不知,让她失去了神格,泰山神,早已经不存在了,如果要说真有泰山神,那个男孩如今才是真的泰山神!”

  吴生怔怔说着,目光死死的看着我。

  我心神一缩,脑海里回忆起女孩救男孩时的那圆珠,那就是神元?

  女孩就是泰山神。

  想到这里,我摇头道“那女孩是泰山神?可她怎么会死?”

  “神,也是有生命的,他们虽然是天地的宠儿,但并不是生生不息的,她在放弃神元开始,她就不是神了,只是一个特殊的女子而已!”吴生淡淡说着。

  我心一抽,看向了那边的灵姐,她这时候也看向了我。

  “君生我未生,你,知道了对么!”我颤抖出声。

  灵姐摇头,又点头。

  “神的躯体死了,但她的灵魂没死过,这个女孩,严格来说不算是人,但她也不是当初的她了,哪怕她恢复了记忆,那也只能是一朵相似的花,好比于,你也只是那个相似的人,你和她,都已经不是当初的人了!”

  吴生在边上开口。

  我心一颤,看向那里的铜棺,回想着自己看到的一切。

  眼泪不自觉的落下。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心特别的疼。

  相似的花,可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就是那个男孩,为什么,这一切我会看到呢。

  想着,我忽然想起了彼岸花可以救人的说法,顿时抬头“彼岸花能救人,为什么他不救她!”

  吴生听后,淡淡道“因为那封信!”

  “那封信?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究竟是谁?”我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这吴生怎么会知道那么清楚。

  见我这么问,他转头看向我。

  “我不能说,但我家族的使命开始时,比他出现要早的多,当年,我们家族一直关注着你那一世的所有事情,记录在家族的史册中,所以,我知道比你清楚的多,你只要记得,我是你的守护人,因为,现在有人会杀你,而且,我们家族传承到现在,是要帮你完成一件事情的,对于我来说,他,不过是你其中的一世而已,根本就不是那么重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蛇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蛇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