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与师父的命格相冲
奇狂2017-10-31 20:152,410

  “没练好之前,不要来打扰为师。”说完,祁平就又把自己关进了屋子里。

  千泠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这千泠是与这叫祁平的师父八字不合吧,也难怪她学了十年,就连最基本的飞剑也练不好,这祁平的气场邪门的很啊。

  回到自己屋外的空地之上,千泠又开始默念咒语,非常顺利地就踏上了飞剑,甚至能漂浮的比刚练成时候还要高,兴冲冲的,千泠忘了祁平交代过的话,又跑去了祁平的屋子。

  “师父,我真的练好了,你出来看一下啊。”

  祁平走了出来。

  又驾驭不了飞剑了,千泠冷汗淋漓,祁平清冷的身影着实给了她巨大的压力。

  他往那儿一站,仿佛就在说,你这个菜鸡,你根本就御不了剑,飞不起来。

  然后千泠就真的御不了剑,飞不起来了。

  可她不是菜鸡,她很不服气的啊。

  谁能跟她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缘由?难不成是八字不合?难不成是命格相冲?

  这潺连山上就只有祁平和她两个人,否则她还真是很想换个师父,她只有三年的时间,一点也容不得她把时间浪费在一个教不会她仙术,还非得让她勤学苦练的庸师身上。

  所以呢?所以她只好收拾包裹,下山去求学了。

  既然这个世界里有上仙,那么肯定就会有别的高人,这个祁平于她而言,一点帮助也没有,除了有张好看的皮囊,唯一舍不得的就是他那张帅气逼人的脸了。

  可是帅哥不能当饭吃,她需要的是活下来,摆脱重生的命运!

  “落翘,落翘你在吗?”东西收拾好了以后,千泠打算去跟那棵树精告别,不管怎么样,好歹也是朝夕相处了三个月的时日,走的时候好歹也要打声招呼。

  “小丫头,你这身装扮是要干什么去?”落翘也不知是哪里长了眼睛,总是能看见千泠的模样,千泠如今是将长发高高束了起来,这发型她整整弄了大半个小时,身上穿着衣裙,对自己的装束十分满意,看起来总算是少了点柔弱气息,有点侠女的味道。

  “看不出来么,背上行囊,踏上征途啊。”

  “小丫头自从烧糊涂了之后,性情大变,就这么走了,舍得离开你师父?”落翘的声音一直都是如此,听起来有些怪异,也听不出雌雄,那种声线听起来就像是一棵树在说话。

  “我跟那祁平根本就是相生相克八字不合,我的御剑之术一到他的面前展示就失灵。”

  “你不是一早就知道么?”

  “我一早就知道?”千泠听到落翘说的话,有些疑惑,这身体的原主是在想些什么,她原本也就是随口一说,还真就猜中了,命格相冲啊,这样的也敢拜师?

  算了,原主的事情与她也无关,现下最要紧的是赶紧找下一个能帮得了她的师父。

  “落翘,我走了,你多保重,如果我能学成归来,一定再来见你。”

  “没想到劝了你十年,到今日你竟然是自己想明白的,好好好。”

  劝了十年?千泠那高高束起的长发随风扬起,这姑娘是爱上自己的师父了么,听说命格相冲的两个人待在一起久了,必然是会有损身体的,祁平是上仙,应当是不会有损伤才是,所以千泠的体质才会这么糟糕,跟了上仙十年,却还会像个普通人一般生病发烧。

  可不可以理解为,千泠身体的原主已经离世了,不然为何她陈岩罗会重生到她的身体里?

  那她就更不能留在祁平的身边了,太可怕了,哪怕她躲过重生的命运,整日待在祁平的身边,最终的下场恐怕也是会和原主一样。

  真是越想越心慌了,千泠拉紧了后背打包好的包裹,急急忙忙就往山下跑。

  落翘在千泠的身后,骤然枯萎,那粉色的花瓣们都纷纷从枝头跌落,落翘的萧条景象,千泠没有看见,她走的非常欢脱,唯恐被祁平发现她卷款跑路了。

  屋里值钱的东西都被千泠收在了包裹里,一并带走,这出去讨生活,找师父,总少不了要打点的地方,这千泠房里的东西应该都是她自己的吧,带走也无可厚非,千泠笑得非常鸡贼,可这外边的世界,她一点也没谱,更不知道要往什么地方去拜师修仙。

  “走一步算一步吧,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潺连山的海拔也不知是有多高,总之是望不见底,云雾缭绕,约莫有个两三千米吧,可不知为什么,千泠并不觉得自己在山上的日子很难过,也不觉得缺氧,呼吸很舒服,就像在平地一样,兴许这也是仙术。

  在剑身上飞着,原本亮堂堂的天,缓缓变得灰黑,就像是进入了一片黑雾之中,千泠觉得周身有些冰凉凉的感觉,这种感受非常像是小说里那种要见鬼的冰寒刺骨。

  “这天气真是见了鬼了!”千泠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她心想,好歹也是活过这么多年代的人,历练也算是不少了,不就是鬼怪么,她又不是……她还真没见过!

  也不知是被什么东西给挡了去路,千泠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就往后摔飞了出去。

  “卧槽,真是疼啊,那地上是什么东西。”千泠一边揉着自己摔疼的屁股,一边说着,“什么人装神弄鬼,出来吧,背后暗算人算什么本事!”

  “哟,年纪不大,脾性倒是坏得很。”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听起来雍容华贵,明明就是端着架子在说话,却让千泠讨厌不起来。

  这声音低沉又有磁性,光是听声音就不禁让人浮想联翩,这主人究竟长得一副什么模样。

  突然,千泠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影,一身华贵的黑色盔甲,头发也是被金属发环束在了一起,那眉毛像是修过一般,眼中带着笑意,颇有些邪魅的味道。

  “你是什么人?”千泠打量着眼前的男人,警惕防备着。

  “本王?”那穿着华贵盔甲的男子突然勾唇一笑,如同鬼魅一般,瞬间出现在了千泠的身边,轻声喃喃道,“本王饿了很久,突然闻到了一阵肉香,所以,出来瞧瞧是什么好吃的。”

  “闻到肉香?”千泠有些不可思议,难不成她还自带一身红烧肉的气味么。

  “没想到是块干瘦的排骨。”

  “去你大爷,你说谁是瘦排骨?”

  千泠听到那男子这么说,当下肚子里便窜出了一股火气,干瘦的排骨,猪就猪吧,还干瘦,她哪里干瘦了,该有的她都有的啊!

  “看着你这副身板,本王张嘴都咬不下去。”

  “我让你咬我了吗,我让你咬了吗,既然你嫌我瘦弱,还非得吃我干嘛?”

  “因为本王饿了。”

  “饿了就要吃我?还有没有王法了?”

继续阅读:第5章地府鬼王包子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宝宝不想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