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罗狱门的妖魔
奇狂2018-03-01 18:122,585

  “潺连山上仙祁平,前来拜见唐延师兄,有劳两位师侄进谷通报一声。”

  “我们从未听说潺连山上仙会要到访我们蕴雅谷底!这人定是罗狱门的妖魔变幻的,先抓进铁牢,再听候谷主发落!”

  “师父,他们怎么连你都不认识?”

  祁平听了这两人的话以后,脸上有些冷冷的,千泠也不知说什么好,连自己门中的大神都不认识,还在这蕴雅谷底混什么啊,别混了,回家得了。

  听落翘说,祁平原本就是蕴雅谷底的备选谷主,只不过是因为修仙得道,就离开了蕴雅谷底,自立了门户,但不管怎样,总归还是师出同门的,这些人也太没眼力劲儿了。

  “你们看清楚了没有,我师父是祁平,是你们的师叔辈儿的人了,可不要惹事哦,乖乖放我们进去,我师父大度,不会跟你们计较这点小小的不礼貌。”

  “谭严师兄,不要与他们废话。”那长相有些不友好的少年对身边的男子说道。

  这两人都穿着谷里的制服,那个叫谭严的男子,看起来岁数有个二十四五,仪表堂堂倒是真的,至少千泠是这么认为,也许是制服的原因。

  他们的这身衣服就像是校服,所有谷里的人应该穿着几乎都一样,要不是长相上差距太大,光凭这衣着打扮,千泠根本就分不清谁是谁,本就脸盲。

  两人已然是动起手来了,千泠自然是帮不上忙的,她在一边看着,却丝毫不担心。

  祁平是什么人?祁平是她的师父,是灵仙啊,就这么两个小喽啰如何能奈何他?

  果然,那两人甚至是连祁平的衣服都没有沾到,就已经被一股气流震飞了出去。

  “不亏是我的师父,这手都不用抬一下。”千泠就差眼放桃心了,以前怎么就不见自己这么花痴帅哥呢,花痴还是有的,但崇拜又花痴的,这算是头一遭。

  “这是……”

  “天罡仙决!”谭严一楞,那模样明摆着是有些不敢相信,他缓缓从地上爬起来,朝着祁平行礼,但神情还是有些犹疑。

  “是弟子有眼无珠,还望师叔恕罪!”

  “无妨。”

  “师叔稍候,弟子这就进谷通报。”

  说完谭严便走进了谷里。

  剩下来的是一个十五六岁,和千泠年纪相仿的小师弟,他见自己的师兄都朝着祁平行礼,站立不安,但又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好在原地僵硬地站着。

  “师父仙气十足的,怎么会被当做是罗狱门的妖魔?”

  千泠轻声呢喃了一句,没有去看那十五岁的小师弟,而是朝着落翘走过去,站定了步子以后,千泠在落翘耳边问道,“这罗狱门又是怎么回事,听这些谷里弟子话里的意思,好像是什么不得了的妖魔鬼怪。”

  “罗狱门属于魔界,总是会闹出些妖魔来人间闹事,这蕴雅谷底的弟子们职责就是驱逐那些从罗狱门而来的妖魔鬼怪,保护凡人不受侵害。”

  三人在谷外等候了许久,也不知这谭严是去哪里通报了。

  甚是无聊,千泠原本也没有穿鞋,因为潺连山的草地非常平整,不穿鞋走在路上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咯脚,这出门着急,竟然把鞋子给忘了。

  低头一笑,千泠将自己的脚放进了那朝外散着热气的潭水,看起来很舒服。

  殊不知身后的落翘,还有少年师弟看到她的这副画面,眼睛都直了。

  落翘是那种一眼看过去,明晃晃的美艳动人,而千泠却是那种一眼看过去,首先是温柔干净,而后会越看越觉得好看,千泠总是眉眼含笑,这种长相的人,耐看。

  “让师叔久等了。”

  谭严终于回来,千泠站了起来,脚尖还带着些水珠,千泠的脚趾长得很好看,因为皮肤白皙,所以脚趾一个个看过去,晶莹剔透。

  “别光着跑,穿我的鞋。”落翘将自己脚上的鞋拿了下来,又放到了千泠的面前。

  “不用了,我就这么走着挺好的。”千泠嘻嘻笑着,倒是不觉得赤着脚有什么不好。

  “不如让我背着小师妹吧。”远处那个十五六岁样子的少年走了过来,脸色都是泛着红的,那少年走到千泠的面前,然后蹲下身。

  “不必不必,我可不敢麻烦你们蕴雅谷底的人。”千泠虽然脸上带着笑,但心里总是不舒服的,方才他们那样对待祁平,千泠对这个蕴雅谷底的人都没有好感。

  “不麻烦。”那少年还是坚持蹲下身,希望能够将千泠背进谷里。

  “骨铮师弟。”谭严见唐骨铮非得将千泠背进谷里,便不悦出声,希望能提醒唐骨铮。

  “小师妹,上来吧,谷里的路难走,有许多尖锐的小石子,光着脚是万万不行的。”唐骨铮在地上蹲着,后背僵硬,一副雷都打不动的样子。

  千泠却也是个犟脾气,说不上去,就不上去,一时间,场面颇有些尴尬。

  又过了小半会,还是千泠沉不住气了,这里所有的人都在等她的决定。

  “唉,你这人真是奇怪。”

  最终千泠爬上了唐骨铮的后背,任由他背着自己走进了谷里。

  这谷里不是山壁,就是一片郁郁葱葱,枝繁叶茂的树木,空气清新又湿润,在这种地方居住下来,一定是很养人的,千泠吸了口气,顿时觉得身心舒畅。

  谭严在前引路,而祁平走在一旁,到了一个石子路的路口,谭严停下了脚步。

  “师叔,谷主在祖邱殿,这条小路过去不到百米便是了,其他人,由我师弟唐骨铮带去阔叶院,走这条小路。”

  “泠儿,你与落翘在阔叶院好好待着,晚些,师父会过来看你。”

  “好,泠儿知道了。”

  千泠见祁平与谭严走远了,于是双手按在唐骨铮的肩上,说道,“喂,小子,快放我下来。”

  师父已经走远了,那么她可以肆无忌惮欺负欺负这个臭小子,敢那样对她的师父,也不看看,祁平是谁的师父,她可是一个活了好几世的老狐狸,好吗?

  谁知那唐骨铮却充耳不闻,反而是圈着她的手臂更紧了一些。

  “我跟你说话,没听见?”千泠脸都黑了,她有些反感唐骨铮这样的强硬态度和霸道,这小子看起来也就才十五六岁的模样,性子倒是顽固的很。

  “放她下来,我来背。”一直没开口说话的落翘突然开了口,千泠差点都忘记原来身旁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唐骨铮没有回答,一直将千泠背到了阔叶院的大门口,这才将千泠缓缓放下,那阔叶院的大门口已经是木头地板,大约也是年代久远,这木头早就被磨得光滑,不会咯脚。

  “喂,臭小子,我问你,你们方才在门口对我师父无礼,说什么,罗狱门的妖魔,是他们来你们蕴雅谷底闹事了?”

  “没错,前阵子,我们谷里很多师兄弟都死在了那尕离的手中,那妖魔狡猾的很,不仅来无影去无踪,常常是捉弄我们谷里的兄弟,让他们死前遭受巨大的屈辱。”唐骨铮说话之时,面色已然是带着愤怒,可千泠也能从他那坚定的眼神里,看到丝丝的无奈。

  “你们谷中无人能打败他?”

  “除了我爹,恐怕是没有其他人有这个能力了。”

继续阅读:第9章谷主的关门弟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宝宝不想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