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她拥有魔神之力
奇狂2017-10-31 20:262,499

  接过琉璃宫宫女们找来的衣衫换上,千泠的脸色仍旧有些难看,被一个陌生男子突然就看光了身体,换做是谁也都不能接受!

  可她必须跟冰虾坐下来,平心静气好好谈。

  耳垂上还挂着那个大银镯子,是的,因为体型变了回来,那镯子也就显得非常大。

  拿起桌上的小茶杯,千泠猛地饮尽了那杯中的茶水。

  “冰虾,有没有什么可以让人忘却掉过去的法术好学的?”再也不想称呼冰虾为琉璃大人,千泠认为,冰虾看了她的身体,就是对她有亏欠,如今说话的口气也硬了不少,好在冰虾本就为人淡漠,看他的模样,似乎对千泠的称呼并不在意。

  “有。”

  “教我。”

  “不教。”

  “去你大爷。”

  “嗯?”

  “我们现在可以进入正题了?”

  “可以。”

  可以可以,你倒是直接点说啊,千泠心里着急,却又不好发作。

  “你现在知道自己的身世来历了?”冰虾品了口茶,将那茶杯握在手中,他那一身的肌肉,好身材都已经被衣服给遮盖住了,千泠觉得有些可惜,但又有些心安。

  跟一个肌肉帅哥共处一室,她向来就不具备对帅哥免疫的能力,也没那么好的定力,穿着衣服到底还是收敛一点,不然她的鼻血可不好止住。

  “知道了,我是神兽么,神兽生下来的小神兽。”

  “你与鸳兽鸯兽相貌相差甚远,你可知道是为何?”

  “相貌差很远么,我自己没有见过。”她刚被变作小神兽的时候,就已经被祁平抱在怀里去空坝宣告了,之后更是直接被扔到空中回作人形,这期间,她根本没时间看自己的模样。

  冰虾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然后将那杯中未饮尽的茶水弄了出来,那茶水腾空而起,接着被冰虾一掌打向石壁,那石壁上的水流转成了一个圈,渐渐显现出了画面。

  这画面是唐延正在空坝之上与蕴雅谷底弟子们召开会议的场景。

  声音是听不太清楚,可当千泠看见被祁平抱在怀中的那只小神兽,也就是她自己变身之后的样子之时,眼睛瞪得老大,一脸的不可置信。

  那只萌萌的小白鹿,就是她变身以后的神兽模样么?

  是挺萌的,腿那么短,几乎就要被掩藏在一身的嘟嘟肉里了。

  哇,师父抱着自己的时候,那模样也太像个慈父了吧,很有爱啊这画面!

  怎么能,像自己的父亲呢,千泠脑子突然一抽,于是重新在心里定义了一遍这个画面。

  哇,师父抱着自己的时候,那模样也太像个老公了吧,很有爱啊这画面!

  很好,这样的说法才能比较符合当时的那个场景。

  “我跟鸳鸯兽长得也太不像了,的确不像。”可这是好事儿吧,那鸳鸯兽……虽说是这身体原主的父母,但是,真的很丑,很丑,非常丑,所以长得不像,是一件大大的好事儿!

  “你出生之日,恰巧是我琉璃宫第九十八代宫主流焉离世之时。”

  刚巧是九十八代宫主离世之时?这意思是说,她是琉璃宫宫主的转世?

  “这与我的身世有关么,还是说,我其实是你们那个第九十八代的宫主转世?”

  “你们之间,没有任何牵连。”

  千泠差点一口茶水就喷了出来,什么叫做没有一点牵连,那他说这些是做什么?

  “你知道你的能力为何会大过鸳兽与鸯兽?”

  “为何?”

  “那是因为你身体里,有魔神之力。”

  “为什么是魔神之力?”

  千泠见冰虾正襟危坐,目光盯着那石壁之上的清晰水画。

  她是神兽的孩子,为什么身上会带有魔神之力,难不成神物还能孕育成魔?

  “你能突破闻道期已经算是个奇迹,毕竟你本身就是魔神,魔神修仙,必会气息相冲,自你出生时候起,便就已经是天魔,这资质是魔道万千年来都不曾遇到的,而流焉,则是为你而去,却命丧盘古岛。”

  冰虾神情淡漠地看了千泠一眼,没有责怪,也没有期待,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平淡又冰冷。

  “你的诞生,在魔道掀起了一股浪潮,然而却在没多时日以后,你销声匿迹。”

  “我去盘古岛上寻找流焉,却只是找到了那把妖刀,伴随着你诞生而出现的妖刀,这刀给你,并不算是我的馈赠,而是其他人都无法驾驭它,唯独你,你是它的主人。”

  修魔?她是魔神?

  原来不是原主的资质差,而是因为她根本就不能修仙,生而为魔,她没有选择道路的余地。

  所以才会十年也修不成闻道期,所以才会一直碌碌无为,在那潺连山上根本就不可能修炼,那潺连山原本就是仙气重的地方,她一个魔神,如何能有自己的天地?

  可这冰虾的话,又能信几分呢。

  她并未经历过那些事情,想必销声匿迹的时候,原主的身体是被祁平带去了潺连山,不论如何她的身份终究是个魔神,可偏偏又是神兽之女,千泠猜测,祁平是看在鸳鸯兽的情面,才给了她一个世外空间,让她安安稳稳又平平凡凡的活着。

  妖刀就是妖器,千泠的修行明明就不足以操控一把如此好的妖刀,但妖刀还是兢兢业业,不离不弃,甘心跟在她一个废柴的身边。

  自从妖刀现世,她的修行的确上了不少的层次,但这身体仍旧是停留在闻道期,这是为何,是因为修仙之人,根本没法判定她的境界,因为她是魔。

  突然一下,千泠的脑子清明了不少。

  这一世,她竟然是魔神。

  “所以你请我到这琉璃宫之中,所以你判定我一定会因为自己是魔神,而加入你们琉璃宫之列,与你们为伍,去人间作恶。”

  冰虾听了千泠的话,难得一见的勾唇一笑。

  “作恶的,是罗狱门,他们才是真正的妖魔,而我琉璃宫,不过都是些是修魔之人,归根究底,我们是人,而他们是妖魔。”

  “照你如此说法,那我岂不是应该加入他们罗狱门,这才是最理所应当的选择。”

  “你自小便在潺连上仙的身边,心性更接近人,而不是魔。”

  “你们修魔之人,最终也是要渡劫成魔,那与罗狱门,还是无差别。”

  千泠说话咄咄逼人,她如今知道了真相,也知道了自己兴许是真的不会再进入那重生之苦了,不必屡次重生,也不必在不同的年代之间穿梭,可心里竟然高兴不起来,因为她的真正身份是魔神,而她的师父,是仙。

  修魔者,不可修仙。

  她与祁平,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交集,所以她的师父,又在那蕴雅谷底之中,收了新的徒弟,他兴许是知道,魔神终归是魔神,早晚是要回到属于她的地方。

  于是她的师父,定然是会放弃她的。

  千泠的眼角滑落了一颗泪珠,那小小的疤痕,隐约闪着淡淡紫色光芒。

继续阅读:第31章食尸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宝宝不想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