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泰坦尼克的爱恋(4)
猫耳朵2020-01-20 21:313,297

  她与查尔斯的相遇,或许也不过是为将来埋下的伏笔。

  这样的想法让她心惊,她不知道自己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但她不属于这里,或许总有一天她会离去。

  “哥哥该去参加舞会了,如果哥哥要让我去,我也不会拒绝。”这话说得并不理直气壮,她从床上坐下来,也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

  查尔斯也站起身,他没有再看她,只取下自己外套往外走去。走到门口,又停下来,“你刚醒,先休息一会儿,我让黛西过来照顾你。”

  “是监视还是照顾?”门口分明是落寞背影,林璃看着,心里有些乱。

  “你可以认为是监视。”

  查尔斯很快离开,黛西来时林璃已经胡乱躺在床上睡着了。

  “小姐,小姐,”黛西推了推她的胳膊。

  林璃睁开眼有些迷糊,半晌才问:“你就是黛西?”

  “是!”黛西点了点头,“先生去参加晚宴了,他让我过来照顾您。您晚上想吃什么?”

  “吃什么?”林璃摸摸自己的独自,似乎确实有些饿了。但她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便洒脱地挥挥手,“随便。”

  “那好,您先稍等,我去给您拿些吃的来。”黛西摸着她的头笑了笑,转身离去。

  走到门口又突然转头看林璃一眼,“小姐,先生也许并不是您看到的那样。”

  林立迟疑了几秒,虽然不知道黛西是出于什么目的,但大约不是恶意。于是也扯开嘴角笑笑,“谢谢,我知道。”

  “那您就别总是惹先生生气。”黛西的语气更像长辈,然后推门走了出去。

  林璃不知道她话里的意思,但现在也没心思去揣度。查尔斯和她的关系已经让她焦头烂额,还有她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必须得想起来。

  林璃从床上走下来踱步到窗边,纯白色的窗棂边上镶嵌着金色的花边,上面是一圈精美的欧氏镂雕。

  林璃轻轻将窗门推开一条缝隙,这里是上等船舱,窗户正好对着一望无垠的海面,冰冷的海风从缝隙灌进来,林璃没忍住缩了缩脖子。

  但那样清新的空气又让她爱不释手,她吸了吸鼻子,终究不忍心将窗户关上。

  这是林璃第一次看到大海,虽然天色已晚,她没办法清晰地辨认大海的波澜壮阔,但她还是觉得很新奇。

  深深呼吸着来自海面上的冷空气,冰冷的感觉像无孔不入的钢针,径直往她脆弱的肺里灌去,很难受,却可以让自己更清醒。

  “哦,我的天哪!”黛西端着托盘走进房间时,正好看到她站在窗边傻笑。她惊呼一声跑到桌旁放下托盘,便急匆匆跑过来将林璃拉进了房间。

  “天哪,天哪!”她将林璃拉回桌旁,嘴里却一直在不断唠叨,“小姐,您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外面的天气可真能将人冻傻了。您竟然敢开窗户,如果被先生知道了,他又该骂您了。”

  “我哪有那么娇气?”林璃毫不在意,随手拿起托盘里的刀具,叉住一整块香肠咬下去。

  “恩,真香!”她边咀嚼,边闭着眼做赞赏状。

  “您慢点,”黛西笑着,“要是被先生看到了,又该骂您没教养了。”

  “吃饭的时候,别总提不开心的事。”海风的冰凉还在脑中,林璃觉得清醒。查尔斯不是她生命里的人,她必须清醒。

  “那您也不能总是惹他生气,他是您的哥哥,您得遵从他。”黛西并无恶意地皱了皱眉,“您太倔了,要是老爷和夫人还在,一定也不会认同您的做法。”

  “什么做法?”林璃停下手上的动作问,“是指我私奔的事吗?”

  “哦,宝贝。”黛西紧张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件事可千万别再提了,先生好不容易才将这件事隐瞒过去,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您只是不慎落水,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先生说您现在失忆了,我看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您现在看起来开朗活泼多了。”

  “是吗?”如果他们知道,活下来的这个人并非他们原先那个小姐,也会觉得是好事吗?

  黛西听出她的不屑,眉头拧得更深了,苦口婆心道:“您也许对先生的安排不满意。但他都是为您好,爱德华男爵是个不错的人,真的。”

  “可我不喜欢他。”林璃眼前忽然闪过的,竟是查尔斯的脸。不知是无奈还是别的什么情绪,她叹了口气,将手中的餐具放在桌上。

  “您会快乐的,一定会的,”黛西见她吃完,便起身收拾,“相信我,上帝一定会保佑您的,还有先生,你们都是好人。”

  林璃没有立马接话,只黛西收拾桌上的东西。半晌,不知是对黛西说话,还是自言自语:“我总觉得他很奇怪,他的心思真的很难看懂。”

  “可他对您好的心是真的。”

  “为什么?”

  “您仔细感受就知道了。”黛西的笑容仿佛别有深意,她看一眼林璃,又继续说下去,“虽然他平时会骂您,急了……甚至会控制不住情绪。可那也是您太过分了,有时候您真该收敛您的性子。你以为先生骂了您,他就好过吗?他比您痛苦千倍万倍,可您哪知道这些,您眼中只有那位帅气的乡下小伙子。”

  “他会痛苦吗?”林璃问得很小声,可不知为什么,她竟有些期待从黛西这里得到什么答案。

  “这个可得您自己慢慢琢磨。”黛西抬头看她一眼,闭口再不言语。

  “您一定知道什么是吗?”林璃在她背后喊道。

  黛西端着收拾好的托盘已经走到门口,回过头,答非所问,“您落水的时候,先生也跳下了海,差点丢掉性命。”

  “那……”

  “我可什么也不知道,您一个人的事儿就够让我操碎心了。”黛西打断她,走向了门外。

  林璃在屋里琢磨了很久,觉得很闷,叫了两声黛西不在,她便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门外是一条奢华的走廊,整条走廊上的白色墙壁上都是精美的欧式水晶壁灯,地上铺的是细绒及脚踝的红色波斯毯。

  林璃住的这间房几乎已经到了走廊的尽头,她望着前方远远的出口,咽了口唾沫,迟疑着走出门去。

  她实在难以想象这是在一条船上,她在电视里见过不少船,但不确定自己是否曾坐过。

  这是出海的船,是她想象不到的奢华,整个船体的装潢就像……一座巨大而精美的宫殿。

  她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每走一步都像踏在一团柔软的棉花上,仿佛置身云端,有种飘飘欲仙之感。

  走廊出口处是一条更为宽阔的大道,装饰的格调依旧是金碧辉煌。林璃惊叹这样的鬼斧神工,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她细细抚摸墙壁,指间触及墙体立即传来一阵光洁柔滑的触感,就像少女的皮肤一般娇嫩。

  她轻轻抚摸,惊叹又膜拜,简直爱不释手。

  “璃小姐!”走廊尽头忽然传来一个男声,她回头,不是查尔斯。

  “璃小姐怎么出来了?”走廊尽头站着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正绅士地她朝这边走来。

  林璃迟疑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男子是在和她说话,调整了神色,朝男子走过去:“对不起,我失忆了,对以前的一切都不记得了,请问您是?”

  “哦,”男子仿佛回神般拍了拍额,“对不起,我差点忘了,您哥哥告诉过我您的状况。”

  “您是……爱德华男爵?”林璃不确定。

  “您还记得我?”男子的眼睛顿时放出了光芒。

  “不,哥哥提起过您。”林璃笑,又想起什么,嘴角的笑意便淡了些“他倒是叫我和您好好聊聊。”

  她有些不明白,自己说这句话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但脑中又划过那双深邃眸和那张英俊的脸。

  “您的身体好点了吗?”大约是出于礼貌,但看得出,爱德华听到她这样的话还是挺开心。

  “嗯,”林璃点头,“已经没什么事了,只是哥哥希望我好好休息。可屋里有些闷,我出来走走。”

  “那小姐介意多个人作陪吗?”上流社会的贵族,总保持着该有的风度。

  “男爵先生不参加舞会吗?”林璃忽然问。

  其实她并不讨厌爱德华,只是,知道查尔斯的打算,总免不了对他有些抵触情绪。

  爱德华笑得绅士,话里又带着打趣:“我是很想去,但令兄在我就没办法成为焦点,所以要识时务者为俊杰。”

  “这样吗?”林璃想了想,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可我正准备去舞会,看样子男爵是没办法陪我了。”

  “若是陪小姐,被忽视当然也没关系。”爱德华或许是没察觉她话里的拒绝,又或者并不介意。

  林璃没想到他会这样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故作无所谓:“那就谢谢男爵的好意了。如果哥哥看到男爵陪着我,一定也会高兴。”

  “能陪小姐是我的荣幸!”爱德华朝林璃伸出胳膊,瞬间的迟凝,林璃还是很大方地挽了上去。

  “小姐似乎比以前更加活泼可爱了。”两人的话并不多,爱德华突然说这句,林璃也有些意外。

  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笑笑带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可战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可战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