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唯有离开
莫夜2019-06-12 15:442,383

  潇飞关了自己两天,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能关的更久。

  欧阳听见敲门声,并没有开门的打算,潇飞懒得等待回应,开门进了书房。

  “真是稀客。”

  ”我来是有话问你。”

  “我解不了你的疑惑。”欧阳做出一副你尽管问,我一字不会提的样子。潇飞亦是早有预料的。

  “回不回答无所谓,不问出来我心里堵得慌。”

  欧阳放下茶杯,缓缓坐下。

  “老板为什么要拆散他们?”潇飞口中的他们自然指的小柔跟海,而老板,早在他成为安氏的手下败将,就已然承认安义正是boss了。

  欧阳只是看着他,不说话。

  “沈海让集团损失惨重,这一切是对他的报复吗?”

  “整件事,小柔做错了什么?”

  “她对此毫不知情,却承担下所有人犯错的后果。老板使用极端方式对待自己女儿,管家你是赞成的吗?”

  问题让欧阳表情变得凝重,潇飞的问法,使他不得不正视问题。

  “涉及老爷个人隐私的问题,我不便回答。”

  “你的意思,我可以直接问老板?”

  “老爷做的决定,我不赞成,也无法反对。你应该明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欧阳巧妙地绕开了潇飞见老板的要求。

  潇飞握紧拳头,欧阳真是老狐狸,答了等于没答。

  “我问完了。”潇飞转身离开。

  “你有什么打算?”欧阳知道,面对小柔的拒绝,潇飞只会选择离开。

  “重头来过。”

  “夺回易氏集团并不难。就算没有安家的帮助,依你的能力……”

  “我无心夺回。易氏从商家巨头变成如今的模样,是我一手造成的。现在易氏没有彻底消失在商界,也多亏了叔父。”

  “忏悔的话,两年时间已经够了。现下给你的时间可不多。”欧阳实在不喜欢拐弯抹角。

  “我希望见一见我爸妈。”

  “从你离开黑屋,你的任何要求都不需要经过我们同意。”

  细想,这两年,他们对潇飞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阻拦过,只是安娜那丫头假公济私,所以这次多管闲事是为了弥补么?

  “我能帮到你什么?”

  “借我钱吧!”

  欧阳对这个要求没惊讶太久,不一会,将支票递给潇飞。

  “机票我会准备好。jone送你去机场。”

  “不用了。我自己安排。两年来,承蒙您的关照。”

  潇飞的话发自内心。对安家的感情,很复杂,抛开小柔的事不谈,安义正是他的救命之人。他急于求成,做了错误的判断,导致与安家正面刚的计划失败,全面崩盘。集团股东前来问责,合作商追债,他焦头烂额,一度动了轻生的念头,是安义正收购易氏,稳定了局面。哪怕他们不以父母作为要挟他的筹码,他也是不打算离开的。只是,现如今,面对小柔的拒绝,他实在没脸面继续留着。

  走之前,潇飞去了安娜房间,没人在屋内,将对戒放在床头,便出了门。

  潇飞躲完了,轮到安娜躲。他们也算是对活宝。

  “保重。”

  就当是潇飞喃喃自语,躲着也好,他省了说些自己不愿说的道别话。

  “喂,你不去跟火柴道别吗?”

  安娜是飘到潇飞身后的,他发誓,走路没有一点声音的,不是飘是什么?

  “你走路能发出,哪怕一点点,点点的声音吗?要我教你?”

  “自己心不在焉没听到。”安娜埋怨。

  “我不去了。戒指物归原主。”

  “又要放弃一次?”

  “失败就还给你,不是你说的嘛!”潇飞一脸无可奈何。

  安娜惊愕,这人居然找借口找到她头上来了。

  “是啊!是我说的。我没有不承认啊。”安娜气急败坏,想即刻冲上去撕了他的脸。

  “安娜,我还能怎样呢?”潇飞的语气落寞极了,安娜不再追问。“放心,我会振作。”

  “切,谁,关心你了。”安娜结巴,清清嗓子,递给他机票。“我送你。”

  潇飞拒绝不了,答应了。一路上,两人简单得聊着风景,聊着八卦,聊着再平常不过的话题。像两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久违的重逢一般,谈天说地,绕开所有不快乐,尽情摆谈。

  “拜了!”安娜没有下车,将潇飞送到进站口就离开了,潇洒的不行。潇飞本想跟她再说几句,车飞得一下过了,让他尴尬的呆站了半天。或许安娜只是不愿道别太过正式。

  不再见了。对这里发生的一切。

  见到父母的那一刻,潇飞没能控住情绪,泪水滚的毫无节制。

  “没事,儿子,我们过得挺好,挺好的。”

  一早欧阳就告诉了他们,他们就说好,儿子来了绝不能哭,结果见到潇飞,就绷不住了。

  “我做好了你喜欢吃的。”妈妈赶紧擦干泪,把儿子迎到桌边。潇飞转过头,用袖子擦干泪。调整好心情。

  别墅靠海,海风拂面而来,夹杂着海腥味。潇飞给爸夹了块红烧肉,他又退给了潇飞。

  “老了,改吃素。”

  “你爸三高,控制饮食,增加了运动,很久没犯了。你多吃些。这两年,瘦的太多了。”妈妈一个劲给潇飞夹菜。

  “爸,对不起!”

  “有话吃完饭再说。”

  “平日吃饭叨叨个没完,现在儿子来了,你装什么酷啊!”

  “哼!”爸爸示意妈妈闭嘴。

  “怎么?一把年纪还害臊。”

  ……

  潇飞高兴地看着眼前斗嘴的老两口,这是否就是他想要的生活。

  饭后,妈妈收拾了碗筷,潇飞跟在老爸后面,沿着海边留下脚印,时不时海水打在脚上,一丝凉意。

  “不必顾虑我们。做你想做的事。需要帮忙的……”

  “爸,你们一切安好就是给我最好的帮助。千万不要觉得亏欠,是我对不住你们。”

  潇飞听妈妈就说了,爸爸因为在对抗安义正时没有帮到潇飞特别失落。现在潇飞要振作,他也无能为力,颇有责怪自己老了不中用的意思。

  “我跟你妈妈从未怪过你。以后,就不提了。”

  “知道了。”

  “既然来了,就多待几天。我带你周边看看。”爸爸知道,这一次的相见可能意味着往后多年的不能相聚。潇飞下的决心,是不会轻易收回的。

  “嗯。”潇飞已经订下了明天的机票。他不敢久留,哪怕只是一两天的时间。他有想过多留几日,或许小柔能回心转意,或许不经意间,小柔就站在他的面前。他实在受不了内心发出的自我安慰,不如早些绝望,早些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找小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找小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