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闪亮登场!
撸多了2017-11-07 22:042,928

  “大哥,你现在既然得空,不如教教我那偷心之术吧?”

  田伯光似乎有些急不可耐,舔着脸对楚原说道:“实不相瞒,小弟我着实心急的很呢,刚才跟令狐兄弟喝酒,都觉得没滋味了!”

  楚原淡淡一笑:“田兄,想要窥知采花一道的至高境界,着急是没有用的!你首先要做的,就是明白女人心里在想些什么……”

  当即,楚原就一本正经的说教起来,听的田伯光一愣一愣的,连连点头,“是是是,我就是搞不明白女人的心思啊,才不得不当了一个没品位的低级采花贼啊!”

  我靠!

  短短时间,田伯光对自己的认识很深刻啊!

  小样儿!论无耻,老子有可能比不过你,但论理论,老子绝对甩你八条大马路啊!

  两人一个当老师一个当学生,推杯换盏间,时间过的飞快,而楚原在田伯光心里的地位,简直如坐火箭般直线上升啊。

  这酒楼的老板也是倒霉透顶,客人跑光了不说,酒楼也几乎被拆了,好在田伯光直接扔给了他一大锭银子,算是弥补了他的损失,还殷勤的给二人上酒上菜。

  “哎呀大哥,认识你短短一天,小弟竟觉得以往数十年的日子,全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能当你的小弟,真是我田伯光此生修来的福分啊!”

  到最后,田伯光简直把楚原当神人一般,举起酒杯就道:“来,小弟敬大哥一杯,从今往后,大哥有什么事情,田伯光任凭差遣,绝无二话!”

  楚原心中狂笑,田伯光这就死心塌地的给老子当小弟了?

  老子还有很多手段,要是都说出来,你岂不是要拜老子为师?!

  …………

  这一夜,衡阳城中发生了好几件大事。

  在剧情的强大惯性之下,令狐冲还是遇到了青城派的人,并且失手杀死了余沧海的儿子余人彦,贾人达侥幸逃走。

  与此同时,林平之带着木高峰,前去找余沧海的麻烦,想要救出自己的老爹老娘,却失败了,最后被岳不群所救,暂时托庇于华山派。

  但就在这一切发生的同一时间,一件与原剧情完全不同的事情发生了。

  林平之的外公,金刀王家家主王元霸,不知道为何出现在衡阳城,还救走了林震南夫妇,当时,青城派只有几个小喽啰看守林震南夫妇,完全挡不住王元霸的金刀。

  于是,就在这种风雨欲来的气氛之下。

  第二日,衡山派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正式开始了。

  刘家宅院之内,众多门派高手齐聚一堂。

  “各位前辈同道远道而来,刘正风心里,实在是感激不敬!”

  刘正风先是说了一大堆场面话,无非是金盆洗手的理由,最后才总结道,“所以从今天开始,刘正风正式退出江湖!从今往后,这江湖上的恩恩怨怨,恕刘某,就不再过问了!”

  在场众人,大多面露惋惜之色,却是没有人阻止。

  然而不多时,就在刘正风的双手,堪堪落入金盆之中,就要完成这最后一道仪式之时,嵩山派的人大嵩阳手费彬,终于出现了。

  “刘师兄,小弟受左盟主之命,请刘师兄,暂时将金盆洗手大典压后!”

  表面上客客气气的话语,却丝毫也掩饰不住嵩山派的霸道和跋扈,而这,也标志着此次金盆洗手大会,第一个高潮的到来。

  哇嘎嘎……老子都有些期待了呢!

  楚原和练霓裳,带着仪琳,早已来到了刘家,只不过他们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嵩山派的丁勉,带着一队人马,悄悄潜入了刘家后院。

  “大师兄!”练霓裳似乎特别喜欢称呼楚原为“大师兄”,尤其是两人颠鸾倒凤的时候,“这些嵩山派的人鬼鬼祟祟,难不成想对刘府的家眷动手?”

  楚原暗自一笑,他自然知道这些人意欲何为,当即对练霓裳说道:“霓裳,你悄悄跟着他们,等我指示再出手。”

  练霓裳点点头,快速的跟了上去。

  玉罗刹练霓裳的武功,稳居武当派第三位,仅在冲虚老道和楚原之下,区区一个‘托塔手’丁勉,比岳不群这样的二流高手,还差上一点,根本不被她放在眼里。

  楚原则带着小尼姑,暗中继续观察着。

  费彬说完之后,恒山派的定逸师太就走了出来,劝说刘正风放弃金盆洗手。

  然而刘正风却依然坚持,一番威B不成之后,费彬终于怒了,脚下重重一踩,踏出一道真气波浪,将刘正风的面前的金盆轰然震飞,溅出满地水波。

  “费彬,你欺人太甚!!”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刘正风满脸怒容,刚要厉声大喝,却见一群嵩山派弟子,押着他的老婆走了出来。

  见此一幕,刘正风终于不再忍让了,目光直视费彬,杀意狂燃:“今日你若是敢动我家人一根头发,你们嵩山派所有弟子,皆身为肉泥!你们嵩山派虽然强大,但想要对付这里的众多英雄豪杰,未免尚嫌不足!”

  定逸师太等人很是诧异,却也没有说话。

  费彬缓缓上前,淡然说道:“我们嵩山派,绝对不敢得罪此间的众多英雄豪杰,我们只是为武林中千百万同道的性命,前来相求刘师兄,不要金盆洗手!”

  此言一出,厅内众人大讶,而楚原更是又一次深受打击。

  格老子的!

  嵩山派区区一个长老,说出来的话,竟然也敢比老子还要无耻,真是欺人太甚啊!

  明明是要杀了刘正风一家,削弱衡山派的实力,却说得跟拯救世界一样,不虐死你这样的无耻之徒,老子以后还怎么混?

  接下来的事情,几乎和原剧情一样了,在定逸师太的询问之下,费彬毫不留情的将一顶勾结魔教的大帽子,扣在了刘正风的头上。

  “魔教诡计多端,千方百计的想要挑拨我五岳剑派,或用以财帛、或用以美色,而对付刘师兄你,就是派出曲洋这个精通音律之人,投其所好!”

  费彬一脸正气,好像真的是一个为了武林正义而鞠躬尽瘁之人:“刘师兄,你中了人家的诡计,还尚不自知吗?”

  这番话说出,厅内众人纷纷点头。

  就连岳不群也劝说着,说出了一番经典‘君子’之言:“刘贤弟,倘若是朋友,那么为了朋友两肋插刀,也不该皱一皱眉头,但那魔教曲洋,分明是不怀好意,旨在害得你家破人亡!”

  “这种人,如果也能当朋友的话,那‘朋友’二字,岂不是被侮辱了吗?古人云大义灭亲,亲尚可灭,更何况是这种做不得朋友的大魔头、大奸贼呢?”

  楚原在外面听的一愣一愣的,这岳不群不愧是笑傲世界里最著名的伪君子,说起场面话来,比老子顺溜多了啊!

  他更是注意到,厅内很多人都大点其头,尤其是林平之,满脸崇拜之色,看那样子,几乎恨不得立马磕头拜师了。

  靠!果然,这俩人天生基情四射,是当师徒的命啊!

  另一边,刘正风终究还是不愿出手杀曲洋,终于,费彬面色一寒,眼中杀机狂燃:“刘正风,你若不在一个月内杀死曲洋,那么我五岳剑派,将会立即清理门户!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接下来,就是一场悲剧,刘正风的倒霉徒弟,一出场就被费彬直接戳死。

  而当刘正风含怒出手,瞬间制住费彬之时,丁勉却突然冒了出来,而他怀中,还抱着刘正风的儿子。

  一番交涉之后,刘正风坚持不放费彬,而丁勉狂怒:“那你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说着,他手中长剑倒持,就要朝着刘夫人一剑刺去!

  而正在此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响起,听在丁勉的耳中,犹如寒风过境,心中陡然暴寒:

  “有本事,你这一剑刺下去试试?!”

  楚原带着仪琳,闪亮登场了。

  他目光悄无痕迹的看了一眼刘正风,心中暗道,果然,这刘正风一招就能制住费彬,分明是五岳剑派之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也不枉老子辛辛苦苦等了这么久。

  唉,东方姐姐,徒弟我为了日月神教,真是操碎了心啊!

  你可一定要好好补偿老子!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写轮眼之武侠世界大反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写轮眼之武侠世界大反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