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青年教官
余音缭绕2018-08-15 21:233,226

  一系列的动作完成的干脆利落,扬起的滚滚灰烟呛得安之两人简直睁不开眼,捂着鼻子不停地咳嗽。

  正在这时,靠近安之这边的车窗“刷”的一下落了下来,露出了一张英俊的侧脸。

  那是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青年,戴着墨镜,高挺的鼻子,微薄的嘴唇紧抿着,俊逸的下巴透着清冷的气息,整个人张扬着一股强大的气场,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压力。

  似乎对这突然的行为不满,只见他粗浓的剑眉微微纠起,眼睛却始终直视前方,原先交叉在胸前的双手放了下来,一只手搭在车窗,骨骼分明而又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窗框。

  他的…手……

  安之蹙眉,细细地打量着他。

  这时,坐在驾驶座的另一个人探出脑袋,摘下墨镜,满脸笑容地跟她俩打招呼:“嗨,小妹妹,你们来旅游啊。”

  这人长得英俊潇洒,气度不凡,还带着些谦谦儒雅的气质,阳光下的笑容温暖而灿烂。

  闻言,安之两人面面相觑,微微窘了窘。

  被蹭了一鼻子灰的晓玲顿时火起,撅着嘴,不悦地扬起下巴,“我们干嘛关你什么事,倒是你,把车开成这样,有车了不起吗。”

  那男子倒是毫不在意,依旧微笑着,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着光:“唉哟,小妹妹还挺凶啊。”

  “别乱叫,谁是你妹妹,小心我打你。”晓玲朝他挑衅般地挥了挥拳头,粉嫩的小脸不悦地拧成一团。

  那男子笑得更欢了,狐狸般狡猾的眼眸一闪,摸了摸下巴,假装思索了一下,揶揄道,“哎呀呀,这荒郊野岭的,还碰到了两个这么漂亮的小妹妹,不如……顺便劫个色吧。”说罢,还痞痞地笑了两声。

  晓玲被唬了一跳,顿时羞红了脸,惶恐地瞪大眼睛,双手交叉胸前,“你……你想怎样,我可是……跆拳道黑带,这位就更厉害了,我们两个联手,可是会打得你……满地找牙哦。”

  “哈哈哈,就你这洋娃娃样的,还黑带呢,”男子愈发肆无忌惮,忍不住哈哈大笑,“唉呀,还真是好久没人敢在我面前说,打得我满地找牙了,好怀念呀。”

   “你!……哼!……”晓玲气得脸都红了。

  “青峰,别玩了,等下还要开会。”

  旁边的男子淡淡地开口,低沉的声音中透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青峰赶紧讪讪地噤声。

  正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安之却突然上前一步,“教官,你这样戏弄新学员,不好吧。”

  青峰吃了一惊,敛起笑容:“哦?你为什么叫我们教官呢?”

  墨镜男子显然也被提起了兴趣,雕刻般的脸几不可闻地微转过来。

  感觉到他镜片之下的灼灼视线,安之征了一下。

  这个人,虽然不开口,但他身上散发出的寒洌的气息,仿佛让周遭的温度都瞬间降到了最低点,即使在这样炎热的天气下,全身的寒毛还是嗖嗖地直往上冒。

  此时入耳的潺潺的流水声却更像是一种诱惑。

  那是北望河,是当地孕育了几代人的母亲河,此时的北望河静静地流淌着,在这样炎热的天气,依然静静地流淌着。

  可安之却觉得一股烦躁无声无息地袭上心头。

  本来不想开口的,可又觉得,就这样被无端端的调戏了一把,实在是有些不甘。

  唉,实在是倒霉的一天。

  收回飘远的思绪,安之抬起手背擦了把汗,暗吸口气,“这里很偏僻,人烟稀少,我们一路过来没看到什么车子,来玩的话,应该不会走那么远。还有,你们的坐姿和动作与一般人不同,身姿挺拔魁梧,手臂很健壮,说明平时经过严格的体能训练,特别是你……”

  指了指墨镜男子,“你的手指食指和拇指内侧有一层厚厚的茧,那应该是长期练枪磨的。”

  墨镜男闻言,手上动作一滞,抬起手左右打量了一下,不以为然地嗤笑一声,“就凭这些,你就猜到我们是教官?”

  安之清了清干燥的嗓子,又接着说道,“你们戴着相同款式的墨镜,还有腕表,一般人,特别是男人不会这样做,既然猜到你们是基地人员,那么这些应该是基地统一发放的,而且,我细看了一下,这腕表不是普通表,是一种军用表,比较厚,有许多奇怪的按键,配备这样装备的不会是普通学员。”

  “而且,你刚刚说了开会,今天是新生报到的日子,教职员工会在今天开会,一般特工则会迟几天才会到。我说的……对吗?” 安之停下来,抬眸看着面前的男子,清亮的双眸在阳光下璨璨发光。

  “理由牵强,看来,你不过是瞎蒙罢了。”墨镜男不以为然地嗤了一声。

  被他看出来了。安之弯起嘴角微微一笑,“好吧,这理由的确有点牵强,不过嘛,知道你们是教官,我也不是乱蒙的,我是看到了你放在变速档旁边的名牌。”

  青峰低头一看,果然一块写着“宋青峰教官”的名牌放在那里,但被东西掩住,也只露出了一个角,要在那么远的距离注意到这个名牌,眼力实在是不错的。

  他赞赏地点点头,笑了几声,“小姑娘,你的眼力不错啊,你说得对,我们确实是学院教官,可是,你们既然是学院新生,怎么不搭车啊?”

  看着两人满脸通红,局促不安的样子,青峰了然于胸地笑了笑,“看你们的样子,我猜猜,大概是犯了什么错被黑风罚了吧。”

  安之顿时羞愧得面红耳赤,心虚地跟晓玲对视了一眼。晓玲扭捏着身子,支支吾吾地辩解:“只是跟人起了些小争执,哈哈,小争执。”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比划了一下。

  扭捏的姿态让青峰扑哧一下笑出声:“唉呀,这黑风也太不会怜香惜玉了,两个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罚走那么远的路,这样吧,上车,一起吧。”说完,无视墨镜男子的眼神警告,豁达地用手指了指后座,示意上车。

  “太好了!”

  晓玲高兴得两眼发光,拉着行李就准备上车,安之却用手制止了她,对着她轻轻摇了摇头。

  特工队和军队一样,都是极注重纪律的地方,不管什么原因,她们都是犯了错,犯了错接受处罚那是应该的,这样半途而废,不等于跟教官对着干吗?

  抬眸看向青峰:“不用了,我们自己走吧,再怎么说我们也是犯了错,受罚是应该的。谢谢你了,我们先走了。”说完,拉起晓玲就往前走。

  “等等!”

  可没走出几步,墨镜男却突然叫住她们,

  “我还有一个问题。”

  安之两人停下脚步,转过身子,疑惑地看着他,只见他慢条斯里地问道:“你刚刚说,我们俩戴着同样的墨镜和手表,一般人不会这么做,我就想问问,为什么?”

  平静的语调却蕴含着沉沉的压迫感,安之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没想到他竟会对她的话如此深究,怎么办?可千万不能得罪他俩,毕竟,他俩可是教官啊。

  反复在脑子里斟酌了好久,红着脸,以尽量委婉的语气,说:“那个……在我们那边,看见这样的两个男人,会很容易被误会成……那种关系的。”说完,原先绯红的脸又红了一层。

  “那种关系……是哪种关系?”

  听出她意有所指,墨镜男子不悦地拧紧眉头,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寒气,让人心头一滞。

  糟了!

  安之暗觉不妙,正想着怎么圆回来,却听见晓玲清脆的声音响起:“教官,这你都不知道吗,就是传说中的男男恋啊,呵呵,耽美小说里的小攻和小受啊。”

  “……”

  这下好了。安之悲戚地用手掩面,从指缝中偷偷瞄了一下那个墨镜男子。

  果然一张俊脸此时正黑青得可怕,隐隐有种山雨欲来之势,而旁边那个叫青峰的却早已笑到内伤,趴在方向盘上半天起不来。

  完了完了,还没开学就得罪了三个教官,看来不用等一个学期,直接就可以回家了。想想那么多年,她在学校由于勤奋乖巧,成绩又好,所以极受老师们的喜爱,看来好日子今天是到头了……

  安之心里忐忑不安,头上涔涔地冒着冷汗。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看来你们那里的民风有点奇怪。”墨镜男子挑了挑眉,语气平缓听不出什么情绪,“青峰,走吧,要迟了。”

  安之心里大喜,暗暗松了口气。

  看来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人家怎么会那么计较呢。

  却只见他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起修长的手指停在半空,说:“哦,我想了想,黑风还是罚得轻了些,还没报到就犯了纪律,按理说应该写个检讨的,你们回去写一份三千字的检讨交上来吧。”说完示意青峰开车走了。

  安之和晓玲瞠目结舌,满脸黑线地望着扬长而去的车子,大声哀嚎:

  三千字的检讨?!

  写论文呢!

  妈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