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远方来者2017-11-04 08:476,542

  1

  “路很远,生命很近。”W县中学的鲤鱼亭里,袁小玲正坐在亭台上聚精会神地看着一本书。秋日的阳光映照过鲤鱼湖的湖面,柔和地折射到她清秀俊俏的脸上。她反复揣摩着书中这句话的含义,觉着这句话有着深奥的哲理,作者应该是历尽了人生的沧桑之后总结出来的感悟。这句话不禁让袁小玲的心一阵紧缩,好像顷刻间她触摸到了死亡的实体,到达了生命的终点。要不是这一缕秋日的阳光,刹那掠走了眼前幻想的黑暗,她还真疑心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从沉思中醒来,看了看鲤鱼湖里的水,才感觉到一股清凉,忽又对刚才一闪而过的念头心有余悸起来。她没有想到那一句话会有这么大的威力,文字真能让人走火入魔。

  袁小玲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孩儿,这让她与自己的实际年龄很不相符。她忧郁的气质,略显倦怠的神情,给人一种神秘感。袁小玲合上书,深吸了一口气,顿觉心里舒畅了许多。

  鲤鱼湖里有五颜六色的鱼,时不时的聚拢到一块儿,袁小玲默默地看着它们。它们忽然又散开了,她透过清澈的湖水看到湖底有一个黑洞,她的目光再深入些,眼前又只有了黑暗,黑暗中传出了魔咒一样的声音:“路很远,生命很近。”

  袁小玲耽于幻想的癖病突然被针扎了一样一阵疼痛,眼睛最终拔出了黑暗的怪圈。有人喊她。

  来者是W县二中赫赫有名的人物—李东刚,此人一向游手好闲,不务学业,滋扰生事。他崇拜“古惑仔”,还组建了一个帮派叫“腾黄帮”,取飞黄腾达之意。他还经常调逗本校的女同学。他自认为是一个品味比较高的人,一般的庸脂俗粉他都不屑一顾。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袁小玲。袁小玲与众不同的气质,让他眼前一亮。于是,李东刚决定和她接近。

  李东刚可谓费尽心机地寻找机会,通过多方面地打听,他得知袁小玲爱好文学,还是学校文学社的成员,袁小玲写得诗歌和小说曾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高度评价。于是,他就到书店买了一本琼瑶的小说和汪国真的诗集,企图借此来附庸风雅接近袁小玲。

  “你是袁小玲?”李东刚满脸堆笑。

  “我是,你有什么事?”袁小玲认识他。

  “哦……哦……我有一首诗看不懂,特来请教。”李东刚假装诚恳地走到袁小玲跟前。

  袁小玲谦虚地说:“我也不懂诗。”

  “不懂?你不是写了那么多的诗吗?学校里都传开了,说你写得太好了。”李东刚说,“我是慕名而来的。”

  袁小玲说:“那都是随便写写的,不叫诗。”

  李东刚说:“你就别谦虚了,你就给我讲讲吧?”说着打开汪国真的诗集,“哪,你听这首诗:不要问我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应该地勇敢地吐露真诚。这句是什么意思?”

  袁小玲有些不耐烦了,她猜想李东刚肯定别有企图。

  “对不起,我真不知道。”说着就要走出鲤鱼亭。

  李东刚挡在亭口不让她走。

  “你到底想干吗?!”

  “我说袁小玲同学,我可是慕名而来的,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又没有恶意,你可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呀?”

  “李东刚,你是什么人,全校师生都知道。我们从来没有打过交道,也不想和你打交道,你问的问题我也不会,希望你自重!”袁小玲言辞峻厉地说。

  李东刚哑口无言地立在那儿。

  袁小玲杏眼圆瞪,气势凛然。

  李东刚还是头一次挨女生的骂,心里当然来气。可是他表面仍是一副笑脸:“袁小玲,你不能一棒子就把人打死呀,你只是听说我的名声不好,可是你了解我吗?我虽然学习不好,但我也有长处呀,每个人都得有一些长处吧,我的长处就是文学,你不知道我从小语文就好。我看过的书足足有一大摞,我给你说说呀,先说中国的有,《四大名著》、《道德经》、《论语》、还有什么《三字经》,《孙子兵法》、《唐诗三百首》,鲁迅的小说和杂文,沈从文的《边城》,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外国的也有,什么《红与黑》,《荆棘鸟》,《战争与和平》等等多了去了。”李东刚说完连自己都有些不相信。他心虚地嚅动了一下喉结接着说:“我上初中的时候作文还获得过一等奖呢?”

  “那你怎么会不懂那句诗的意思?”袁小玲冷冷地反问。

  “不过那两句诗,我还真弄不明白,我真是慕名而来向你请教的,我早就听人说你是文学社里文笔最好的。”李东刚显得谦恭有礼。

  “我不是。你还是找别人吧?”袁小玲仍然不肯就范。她想离开。她已经烦得不得了了。如果李东刚再这么假惺惺地厚颜无耻地说下去,她会吐。“你让开!不然我喊人啦!”袁小玲提高了嗓门儿。

  “别……别……我闪开,好不好?”李东刚看袁小玲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只好妥协。心想:真是油盐不进,不识好歹。不过倒是很有个性,我喜欢。

  袁小玲快速地离开,李东刚仍不肯定罢休,他掏出两张电影票冲她喊:“唉——,我请你看电影呀,有美国大片。”

  袁小玲没有搭理他。

  袁小玲刚走,从湖边的小树林里就蹿出来几个看热闹的,他们都是李东刚的跟班。

  一个说:“老大,我说这妞不好泡吧?”

  一个说:“真不识抬举,老大看上她是她的福份!”

  李东刚笑笑说:“她跟别的女生不一样。”

  一个说:“老大,要不来个霸王硬上弓?”

  李东刚踹他一脚:“你能不能动动脑子?给我想点新招?就会这一招,霸王硬上弓,我先上了你!”

  一个说:“老大,我们‘腾黄帮’还有做不成的事儿吗?不要忘了这W县中学是谁的天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事儿得慢慢来。女生就怕个死缠烂磨,相信只要你有耐心,早晚她是你的。”

  李东刚说:“你们都想到哪儿去了,你以为我李东刚接近她是为了那事儿呀?我李东刚虽然是个顽主,但最起码的仁义道德还是具备的,我绝不会为了一时之欢而做出那种下流苟且之事。我接近她是因为她不俗的气质和才华。”

  几个人都暗暗发笑。一个说:“老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才,我们跟了你这么长时间,怎么没见你露过?”

  李东刚得意地说:“要不我能做老大吗?”

  袁小玲回到宿舍,不由地落下了几滴泪水。她哭惯了,一遇到不顺心的事儿,她就不由自主地落泪,好像她一双眼睛单为了流泪而生,那一滴滴咸涩的泪水,她已经深知其味了。她强撑着使自己坚强,可是脆弱的本能让她无力留住涌出的泪水,上天赋予了她太多的伤感和不公,她感到一种莫名的悲哀。

  “路在延伸,无限地延伸;生命只是一个娇小的影子,借着阳光的威名在时间里移动,最后我们逝去,而时间却留着。”袁小玲轻轻吟着书里的句子,感到空气有一丝的凉。

  2

  王电和石头从教室里出来,看到小玲苍白的脸色,沉郁的表情,便急切地问她怎么了?袁小玲把昨天的事告诉了他们。王电和石头听完一股无名业火顶上头来。

  王电攥紧了拳头说:“这小子也太狂了,谁都欺负!”

  石头也说:“就是,非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王电说:“仗着自己是县城的人,整天飞扬跋扈,耀武扬威,我早就看着他不顺眼了!”

  石头说:“哥,咱们得为小玲报仇呀!不能让小玲受这气!”

  袁小玲忙制止说:“别,王电哥,石头哥,他没把我怎么样,你们就别自找麻烦了。快考试了,还是学习要紧,和这种人致气不值得!”

  王电将拳头擂在墙上,说:“小玲,我们看着你受气不管,还怎么做你哥!再说李东刚也太嚣张了,你看看这个W县二中都快成了他的天下了,连老师都不放在眼里。不教训教训他,他不知道人外有人。”

  石头喘着粗气“哼”了一声说:“小玲,你就别管了,想当初在咱们镇上初中的时候,谁敢欺负咱们?你越是懦弱,他越是得寸进尺,有句说:邪恶横行是因为善良的沉默。我们不能再沉默了,我们得为整个W县二中严正校规。”

  袁小玲顿时后悔告诉他们这件事。她知道他们是为她好,可是李东刚人多势众,又是县城里的人,在人家的地盘上想伸张正义,不是拿鸡蛋碰石头吗!袁小玲又劝阻说:“王电哥,石头哥,你们千万别去找他呀?不能因为这件小事而耽误了学习呀,你们忘了我们的誓言了吗?一起考上大学,一起在城里工作生活。”

  王电和石头沉默。他们知道小玲的顾虑,可是他们就是不能忍受别人欺负小玲;但为了让小玲放心,他们表面上还是答应了她。

  袁小玲对他们的保证将信将疑。他们仨从小玩到大,袁小玲非常了解他们。她知道他们两个兄弟一旦认准了的事绝对不会轻易更改。袁小玲走后,王电问石头:“石头,你看这事儿怎么办?”石头狠狠地说:“怎么办?找李东刚算账!不要以为只有他才会揍人!”王电应道:“嗯!刚才答应小玲是为了让她放心,但是这口气我咽不下。”

  王电和石头商量要在李东刚回家的路上伏击他。可是,李东刚每次回家身边都有很多随从,他们不好下手。他们犯起难来。后来,他们经过一天的跟踪踩点,发现李东刚经常去青河路上的一家网吧,在那里他玩到很晚。

  那天晚上,李东刚好像醉了一样,在公路上晃晃荡荡地骑着自行车,嘴里还哼着模糊的流行歌曲。王电和石头截住了他。李东刚立刻愣住了,他用一只脚支在地上,一双眼睛惊诧地瞅着他们,过了一会儿,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精神从萎顿中振作了起来。

  李东刚不愧是久经沙场的人物,这样的场面恐怕经历了不少。他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是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他冷静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着,吐出一口烟气。王电说:“李东刚,你也太狂了吧,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李东刚弹了弹烟灰,镇静却又有些疑惑地问:“我什么时候欺负到你们头上去了?我和你们昨日无怨,今日无仇咱们根本他妈的没犯过事儿,也不是一条道儿上的人,我什么时候欺负到你们头上了?”石头提醒他说:“是吗?我看你是忒健忘了,我问你,你是不是找过袁小玲?”李东刚恍然大悟:“噢,噢,噢,我知道了,你们是一个村儿的,对吧?不过,我可声明呀,我可没有打那小女生的主意,我只不过想请教她一个问题,谁知她不识抬举。”王电沉沉地故意拉长声调说:“那是我妹妹。”李东刚阴阳怪气地说:“是吗?这个我可不清楚,我要是知道她是你妹,给我一百个胆也不敢呀?”石头对王电说:“哥,跟他废那么多话干吗?”李东刚才发现事情不妙,“你们想干吗?我警告你们,这可是我的地盘。我要是出了事儿,你们俩谁也跑不了。”王电狠狠地瞪着他说:“李东刚,不要以为我们好欺负,我们打架的时候你还他娘的还吃奶呢!”王电刚说完,石头从袖子里甩出事先准备好的一根木棍以迅雷之势向李东刚挥去。

  李东刚本能地躲闪,而且想迅速地调转车头。但是为时已晚,石头的棍子正中他的脑门儿。血很快就流出来了。李东刚捂着头在地上打滚儿。石头又朝他的自行车踹了一脚。王电一看不妙拽着石头跑了。

  其实,王电和石头也不是什么善主儿。不过他们打架归打架,学习从不耽误,不像一些学生混子,天天寻衅滋事。他们还能分清主次。他们一直遵循一个原则,这个原则起初还是王电他爸王鹏烈告诉他的,他说这是毛主席的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王鹏烈说他当年打仗的时候经常说这句话。这回是人先犯的他们,他们才犯的人,完全符合这个原则。

  3

  袁小玲非常担心王电和石头去找李东刚。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考试,一个在学校里很霸道的男同学让袁小玲给他传纸条,袁小玲没有做,他就对袁小玲耿耿于怀,甚至还威言恐吓。袁小玲也给王电和石头说了。两人就去找那个男生算账,把人家打的鼻青脸肿。后来那个男生又纠集本村的学生来报复,王电和石头又挨了一顿打。王电和石头又不甘心,又暗算了那个男生,就这样打来打去打了好几回,最后被学校里逮住了,给了个处分。袁小玲越是这么想,心越跳地厉害。

  4

  王电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打李东刚的一幕。他没想下手那么狠,可是石头先下手了。王电不禁埋怨起石头来:“石头,你那一棍子也太重了,谁让你那么用劲儿!”石头推卸说:“我也没用多大劲儿呀?”王电责怪他说:“还没用劲儿,你当我们还是小孩儿呀?就你现在的体格,你那一棍子能打死一头牛!”石头害怕了:“那……那怎么办?不会出人命吧?我就是想吓唬吓唬他,还以为他能躲过去呢?谁知他应变能力那么差,就这样的还当老大呢?”王电想想说:“行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当时送他上医院就好了。”石头说:“拉倒吧,哦,我们打了他再把他送医院,有病呀?”王电哼了一声:“你懂个啥,要是出了人命,我们都得进局子。”石头不语。王电又说:“李东刚早晚得报复,此地不宜久留。不行,我们得马上离开。”石头说:“跑吧?”“跑?”“对,这学咱不上了,我早就不想上了,学费要那么多,反正也上不起,叫上小玲,咱们回家。”王电说:“胡说,不管怎么样,这学得上。”石头问:“那我们也不能束手待毙呀?他们人多势众,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王电犹豫说:“我再想想”

  5

  袁小玲的担心应验了。他们果真去找了李东刚。袁小玲越想越难过,愧疚之感涌上心头。现在,王电和石头来找她,让她跟他们一起离开这里。袁小玲不答应。她说:“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化解这件事情,毕竟这件事因我而起。”王电说:“小玲,你别傻了,李东刚是谁呀?他跟社会上的地痞流氓都有来往。这次我们打了他,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你在这里我们不放心,你还是跟我们走吧?如果你出了什么事,那我们的良苦用心不白费了吗?”袁小玲突然哗哗地流泪。她不知何去何从。

  “小玲,王电哥说得对,咱们先躲一躲。”石头说。“我去告诉老师吧?”袁小玲天真地以为学校能解决这件事情。石头哼了一声:“小玲,学校是不会管这些闲事儿的,相反他们会以为这是败坏校风,还有可能把我们开除,到时候更丢人了。”王电说:“二中就是一个流氓学校,老师们胆小怕事,学生倒横行霸道。唉——,真让人寒心!”袁小玲说:“可是我们得上学呀,上学是我们惟一的出路呀?我可不想再回家了,那个家我是一刻也不愿呆了。”王电说:“学当然得上,等这件事情过去了,我们再回来。”

  6

  李东刚头上缠着纱布带着一帮人骑着自行车浩浩荡荡地向二中赶来。李东刚歇斯底里地高喊着:“把男生宿舍给我围起来!”他又冲着宿舍喊:“王电,石磊,你们他妈的给我滚出来!”“我知道你们在里面,快给我滚出来——,今天我要让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整个学校都震动了。

  校长、老师都迅速地赶到现场。

  校长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他不相信在他的学校竟然会发生这种事。“太不像话了!”他过来制止李东刚,“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学校,快给我滚出去——”李东刚回头指着校长的鼻子说:“你个老学究,再说话,我把你的嘴缝上!”老校长气得气喘起来,他对一位年轻的教师说:“快去报警!”“你敢?”李东刚威胁道。

  老校长教了一辈子的书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学生。他突然晕倒了,一些老师把他扶住。半天,他缓了过来,捶胸顿足说:“我一辈子教学育人,没想到竟然教出这种学生,真是枉为师表,枉为师表呀!”

  李东刚派了两个人上去查看,两人下来说没有人。

  有人说可能跑了。

  李东刚一愣,说:追——

  7

  王电骑着自行车驮着小玲。石头紧跟其后。

  石头不停地催促王电快点。

  王电说:“放心,他们不会追上来的。”

  石头警惕说:“可不能掉以轻心。”

  王电问袁小玲:“怕吗?”

  袁小玲说:“不怕。”

  王电使出全身的力气蹬着车子。两旁的田地嗖嗖地往后跑。天空升起了月亮,月亮很大很圆。

  前面的路变成了银白色,像是家门口的灯光照的。

  石头说:“王电,过了大堤,咱们就到家了。”

  “什么?到家了?”他一惊。

  “不,不能回家。”他告诉自己。

  他突然停住了。

  “怎么了,快到家了怎么停了?”石头不解。

  “不,不能回去。”王电改变了主意。

  “为什么?”石头问。

  “你是怕你爸?”石头猜对了。

  “这个世界上我谁都不怕,惟独怕我爸。他要是知道我在外面打了人,非打死我不可,绝不能回去。”

  “对不起,王电哥,都是我不好。”袁小玲更感到内疚。

  王电说:“小玲,别这么说。”

  “那,我们不回家去哪里?”石头问。

  王电想了想,说:“去D州。”

  “好,我也去,我也不想让我娘知道,我怕她会伤心。”石头又问小玲,“小玲,你呢,想和我们一块去吗?”

  “当然,你们也知道我那个爸,和那个后妈,那个家我也不想回了。”

  “可是我们去D州干吗呢?我们又能干吗呢?”石头又担心起来。

  “去找我大姐!”王电果断地说。

继续阅读:第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命是一颗子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