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远方来者2017-11-03 20:4812,237

  第十六章

  1

  王电进岛的第二天便起不来了,他上吐下泻,浑身无力。连里的卫生员一连给他打了两个吊瓶都不好使。卫生员担心地说,要不送他回去吧。王电却坚持说这是水土不服的原因,等适应了就好了。展鹏也说,每名第一次上岛的战士都会经历这样的事儿,没事儿,过几天就好了。王电虚弱地说,我这就开始体会到了你们的不容易了。

  王电躺在床上也总感觉不舒服,摸着哪到都是湿糊糊的。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身上像粘住了似的。更让他受不了的是海风一吹满屋子都是咸鱼味儿和海腥味儿。战友们笑着说,我们都闻了好几年了,都闻不出什么味儿来了。王电笑笑,他想这么美丽的地方原来也存在着不足,看来这世间真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所以此心要常看得圆满些。

  这样被折磨了有一个星期,上吐下泻的病渐渐地好了,可是皮肤又开始过敏,起了一些小疙瘩。卫生员又拿来治皮肤的药给他。这时,他的心里已经犯起了膈应,看哪里都潮糊糊的。他想换双鞋穿,穿胶鞋太捂脚了,两只脚都在胶鞋里泡泛烂了。他想到了娘给做的一双布鞋还在后留包里,便去取。当鞋取出来的时候,他傻眼了——鞋上长了一层白毛。他就刷了刷拿到了外面凉衣场上去凉,更没想到的是到了晚上收回来的时候,不但没干反而发霉了,用手一拽鞋面跟鞋绑就撕开了。这可把王电给气坏了,心里开始烦起这个地方来:什么破地方!让人浑身难受。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多长时间。没准这几年的军旅生涯都要在这里过了。

  等王电完全适应岛上环境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这时岛上又冷了起来,海见吹得整岛都处在一种滴水成冰的环境中。可是作为一名军人不管在什么天气条件下都得出去巡逻。偶尔,王电也会见到那位叫璞玉的姑娘。她穿着红色的羽绒服站在村头,看着巡逻队从他们村边上经过。这时,王电就会远远地冲她笑笑。

  2

  石头在农信社办了小额贷款,农场还真让他给办起来了。农场里养了二百只鸡,十几头牛,还盖了几个大棚。这让村长都感到惊奇。村长说:“石头呀,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搞起来了?”石头就笑着说:“我去了好几个地方考察,向人家请教,费了好大劲儿呢?”老村长连连说:“哦。哦。哦。好小子,好小子!没想到这一块荒地还真让你种出钱来了。好好干好好干!有什么事需要村里出面的尽管说。”石头说:“村里能让我负债承包,我已经很感激了,我一定好好干,把村里的承包款抓紧还上。”村长说:“好好好。没想到你爹熊了一辈子倒有你这么个有志向的儿子,唉,他在天之灵也该知足了。”村长背着手儿慢慢腾腾地走了。

  天冷了,石头正要给鸡舍里生炉子,他把一些玉米槌儿放在炉子里点着,然后放了一些煤进去,不一会儿炉子就生着了。袁小玲给石头送饭来了,她看到石头没白天没黑夜的忙活,倒心疼起他来。

  石头被熏得脸上都是灰,他看到小玲也顾不得擦,就接过小玲的饭。小玲赶紧湿了湿一块毛巾给他擦干净。石头边吃饭边看着袁小玲,他感觉他们俩俨然就是两口子。想到这里竟然笑了出来。袁小玲问他笑什么。石头还是笑。袁小玲又问。石头只顾笑,不回答。石头突然不笑了,然后深情地望着她,语重心长地说:“小玲,我们结婚吧?”袁小玲一愣。石头说:“小玲,你看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多像是一对夫妻,我们一起努力,一起奋斗,我就不信凭着一股子干劲儿就混不出个人样儿来。小玲,我这都是为了你,为了你我什么都能做。”袁小玲低下头,她不知道说什么。这件事石头已经不只说了一次。可是她始终没有给他答复。因为在她的心里还有王电的影子,她不能完完全全地摆脱他。当然还有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让她自惭形秽,不敢面对石头的爱。她觉得这对他不公平。

  石头察觉出了袁小玲的顾虑,他肯定地说:“小玲,忘了那些不愉快的过去吧?我们重新开始。你难道一直活在过去的阴影里吗?你必须得走出来,迎接新的生活。小玲,你一直在受苦,你不想拥有自己的幸福吗?”袁小玲难受极了,矛盾极了。石头感觉袁小玲的思想有了变化,于是乘胜追击说:“小玲,你和王电是不会走到一起的。只有我们才能真正的走到一起。我爱你,小玲。”袁小玲听着听着流下了眼睛,她知道石头的良苦用心。可是,她的内心实在是太复杂了,她有些左右不了。她不知道该向哪一方倾斜。

  小玲收拾了收拾碗筷说:“我先回去了!”石头急了站起来说:“你是不是还想着王电?”袁小玲说:“我没有资格想他了,更配不上你。石头哥,我们还是做兄妹吧!”一句话几乎让石头绝望了。

  晚上袁小玲睡不着,她左思右想觉得自己还是得离开,这样对自己和石头都好。她不想再让石头为了她而痛苦。她起来给石头写了一封信,然后轻悄悄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

  当她走上运河大堤的时候,她又回望了一下这个村庄。她从这里走出去,又走了回来,又走了出去。这样来来去去的让袁小玲的内心充满了感慨和伤感,不是为别人,而是为自己。一个还处在花样年华般季节的女孩儿,她的内心承受了多少痛苦和无奈。她的脸色苍白,形容枯槁,在黑夜里显得异常地吓人,当她回过头毅然决然地离开的时候,她感觉肚子特别的痛,痛得让她冒出一脸的虚汗,她强忍着一步一步地迎着微冷的风延着大堤绵延弯曲的道路向着她未知的方向走去。

  石头打开袁小玲留下的信,信上说:石头哥,我走了,不要再找我了。把我忘了吧。我不值得你这么痴情。我现在已经是个不洁之人了。我配不上王电,也配不上你。

  石头看完之后,把信紧紧地贴在胸前。他失望地闭上眼睛,然后舒了一口气带着点怨恨自言自语说:小玲,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3

  王电被海风吹得渐渐适应了海岛上的生活,虽然每天的工作都很单调,但他还是毫无怨言地干着。时间一长,他也就不怎么觉得岛上的景色多么美了。但惟独那个不让他们接近的双蛇泉让他感觉到神秘。他想有机会一定要走过去好好看看。

  好久没有李东刚的消息了,这几天通信中断,也不能和二连联系上。可能是心心相通吧,通信线路刚刚修好,李东刚就打电话来了。李东刚在电话里说:“王电,你怎么去了岛上就没信儿了?我休假回来了。”王电说:“前些日子海底通信电缆维修,电话不通。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李东刚大声地说:“我呀,前天。你在那边还好吧?”王电说:“还好。”李东刚埋怨起领导来,说:“也不知那些领导是怎么考虑的,怎么把你调到那儿去了?把我们哥们儿分得这么远。”王电说:“再远不也是一个团吗?想见面还不容易?”又问:“你的事儿办得怎么样了?”李东刚说:“成了。我舅说等我复员就可以去市公安局上班。”王电说:“恭喜你呀!”李东刚说:“我干完一期就真回去了呀?你还在部队干呀?”王电说:“我想干!”李东刚说:“好青年呀!好战士呀!比不了!我可受不了这样的生活!自由被束缚,思想被禁锢,简直就是第二监狱。”王电一笑说:“我已经适应了!”李东刚说:“我可适应不了,我还想去体验生活呢?”又说:“你知道吗?孙卫国提前复员了。”王电一惊,问:“为什么?一般提前复员是不好申请的。”李东刚“嗨”了一声说:“他犯错误了。”王电更诧异了,问:“什么错误?”李东刚说:“他贪污公款。自从他当了服务中心的出纳,贪污了不少钱,这事儿让人捅出去了,团里给了他处分,还让他提前复员。”王电问:“那他走了吗?”李东刚说:“明天走。”王电说:“我想去看看他。”李东刚说:“看什么!他不值得你看!”王电说:“我得去。我明天就回二连。”晚上王电就去找了连长请假。

  第二天,王电起得很早,他想去看看海边有没有出海的渔船。现在天冷了,又有风,出海的渔船也少了。王电到了海边,看见渔船都固定在了岸上。他上了一只船问船家去不去对岸。船家是一个约有五十岁年纪的中年男人,黑黄黑黄的脸,长着络腮胡子,眼睛挺大,身材魁梧。他说今天不行。这时一个女孩儿从船舱里出来了。王电一看是璞玉。璞玉笑呵呵地说:“是王班长呀?去对岸有事吗?着急吗?”王电说:“着急。我有一个战友马上要复员了,我想去看看他。可是送给养的船明天才能来,所以我来看看你们去不去对岸?”璞玉一听对爸爸说:“爸,要不就送王班长过去吧?”璞玉的父亲想了想说:“好!”璞玉就让王班长上了船。

  在船上,璞玉问:“你们战友复员的时候,是不是像电视上一样哇哇大哭。”王电说:“是呀!每到老兵复员的时候,火车站前就会有一道非常悲壮的景观。战友们相拥而泣,那种感情一般人是体会不到的。”璞玉又问:“王班长,你也哭过吗?”王电说:“哭过呀,我一个班长复员的时候,我就哭了。”璞玉呵呵一笑。上岸的时候,王电掏出了十块钱要给璞玉和也父亲,他们坚决不要。璞玉还说,你这是干吗?你要这样我们以后就不送你了。王电十分感谢。璞玉又留给了王电一个手机号码说回来的时候给她打电话,她可以再来接他。王电更是感动。

  4

  李东刚告诉了孙卫国王电要来看他。孙卫国说我没有脸再见他,告诉他不要来了。明天我拿了档案就走了,一个人走。李东刚说,王电都说要来了,你不能让他白跑一趟吧?孙卫国长舒了一口气,说:“告诉王电,一定要当个好兵!”李东刚没能说服他,看着孙卫国的背影,李东刚觉得这个老兵真得老了。

  孙卫国拿了档案之后,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了部队。他没脸在这里再呆下去,他自知愧对培养了他十几年的军营。当他站在军营大门外望着大门上镶嵌着的军徽,他泪流满面。当了十几年兵争得了那么多的荣誉,现在却背着一个永远抹不掉的处分离开了。没有一个人来送他,他想那些战友可能现在正议论纷纷,他们因为他而感到耻辱。

  孙卫国朝营门上的军徽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然后转身向公路走去。

  孙卫国上火车的一瞬间,王电和李东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含着泪水漠然的望着他们。半天,他说:“谢谢你们,没想到最后送我离开部队的竟是你们。”王电斥问说:“孙班长,你怎么这么糊涂呀?”孙卫国惭愧地说:“我也是一时糊涂,我爸病了,是癌,急需钱用,所以就……,唉——,我是被钱弄得迷了心窍。现在后悔也晚了。”他又嘱咐他们说:“你们千万可别学我!好好当兵!当个好兵!我说过我对部队是没有二心的,可是现在我却违背了自己的誓言,我不是个好兵,虽然我当了十几年兵,却仍没有把兵当明白。你们是有思想的新青年,肯定比我有作为,好好干吧!部队是练人的地方!”王电和李东刚拿出一些钱说:“班长,这些钱虽然不多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收下,给大爷治病。”孙卫国淡然一笑说:“算了,当兵挣不了几个钱,你们还是留着自己用吧,都不小了,正是花钱的时候。”王电硬是往孙卫国的手里塞,还说不收就是不把他们当战友。孙卫国推却不过,就收下了。孙卫国上车的时候,又恋恋不舍地回头望了望天空,看了看他们。他又对他们重复了一句:“好好当兵!”王电和李东刚沉重地点点头。

  送走了孙卫国,王电和李东刚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们去了一家饭馆喝起了酒。李东刚说:“孙卫国也够惨的。当了这么多年兵,却弄了个晚节不保。”王电呷了一口酒说:“他也是情有可原。”李东刚不敢苟同地说:“情有可原?哦,这要是每个当兵的家里都有困难,都这么干的话,那部队还不黄了?钱都成他一个人的了。像他这种情况也就是在部队吧,要是地方贪污那么多钱早坐牢了。”王电说:“他的做法虽然不对,但是他还算是个孝子。”李东刚说:“这就是没文化的人干的,你忘了,咱当新兵那会儿,他给人家陈鹏宇抢新军装,这一看就是个占便宜的人,这回行了吧?占了个小便宜,吃了个大亏。这算是他咎由自取。”王电叹口气说:“孙卫国也不容易。”

  李东刚又问王电在双蛇岛怎么样。王电说:“能怎么样?站岗、巡逻、训练。只要在部队在哪儿不一样?”李东刚说:“所以我必须得回社会。社会上不一样的地方多了,好玩儿的东西也多了。”王电又喝了一口酒说:“那你回去吧?我还得在这里呆几年。”

  王电回来的时候,璞玉的船已经停在岸边了。璞玉站在船头冲王电乐着说:“我一猜你下午准回来,所以就提前在这儿等了,免得你迟到。快上船吧,下午海上有风,咱得快点走。”王电有些惊讶,这个女孩儿真是太细心了!在船上,王电感谢说:“谢谢你呀璞玉!”璞玉轻轻一笑说:“客气啥?咱们不是一家人吗?你们不是有一首歌儿叫:军队和老百姓,咱们是一家人,……”璞玉一边唱一边乐呵呵摇着船。王电突然想问一问双蛇岛的传说。便说:“璞玉,问你件事儿,你知道双蛇岛的传说吗?”璞玉说当然知道了,不过不能告诉你。王电说:“为什么?”璞玉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对谁都不能说,说了会遭难的。”王电更觉得这个传说神秘了。璞玉说:“王班长,你的那个战友复员了?”王电点点头。璞玉又说:“那你哭了吗?”王电说:“没有。”璞玉说:“怎么没哭呢?”王电说:“脑子里当时在想一件事儿,所以没哭出来。”璞玉一笑说:“想什么事儿呀?比战友复员都重要?”王电说:“我在想我和我的战友还能不能见面。”璞玉肯定地说:“能!一定能!”王电笑着问:“你怎么知道?”璞玉说:“你看过红楼梦吗?上面有一句诗叫:浮萍尚有相逢日,人岂全无见面时。所以你们一定还会见面的。”王电很吃惊地说:“你读过红楼梦?”璞玉说:“我上大学的时候学的是文学。”王电佩服起她来说:“你是大学生?那怎么留在这里?在这里不把你的才华都埋没了吗?”璞玉说:“我喜欢这里,不想离开。再说了谁说上大学就非得建功立业呀?”王电说:“这倒也是。”璞玉说:“我就想做个普通的渔民,无忧无虑地过日子,多好。”王电说:“现在像你这种想法的人真是太少了!现在社会上,每个人都在拼命地挣钱,都想出人头地。”璞玉嗤笑说:“我不想!怎么都是一辈子,我不想活得那么累。”说着说着到了双蛇岛了,王电上了岸。王电说:“我回连了,有空再聊。”璞玉也说:“好的。”璞玉冲王电温柔灿烂地一笑,两个酒窝仿佛盛满了双蛇泉的泉水。

  5

  王电在双蛇岛上呆了三年。由于表现突出,被转为二期士官。王电感觉很幸运,要知道二期士官的名额可是不多的,有许多人想方设法都转不上。岛上的生活虽然枯燥了些,但对他来说也有了一种“悠然南山下”的惬意。在这里,他每天都可以看到大海,听到大海深处的声音,那是一种来自宇宙间浩瀚博大的天籁之音,让他忽然间觉得自己仿佛成为了一个巨人,就屹立在大海之上托举着蓝天白云和日月星辰。

  李东刚复员了,临走的时候,王电去送他。王电拍了拍李东刚的肩膀说;“回去好好干!”李东刚没有掉眼泪,他说:“好哥们儿,兄弟在家等着你!”王电深情地点点头。李东刚说:“休假的时候一定要去找我。”王电说:“当然。我得看看你这个警察是怎么当的!”李东刚说:“到时候,你陪我一块儿去抓罪犯。”王电笑了笑,然后从皮包里拿出一条烟和一块手表送给他。李东刚笑笑说:“这是干吗?”王电说:“收下。我的一点心意。”李东刚看了看,然后显得毫不客气地样子收下了。回来的时候,他还是坐的璞玉的船。璞玉笑笑说:“又送走了一个?”王电说:“我最好的战友,一块儿当得兵。”璞玉安慰他说:“别难过!”又说:“要不,我领你去双蛇泉看看吧?你还没有在近处看过吧?”王电说:“那里不是不能让外人进去吗?”璞玉卖个关子说:“你就说你想不想看吧?”王电说:“想!我还想听双蛇泉的传说。”璞玉顿了一下说:“行!”

  王电传出了绯闻。就在璞玉领他参观了双蛇泉之后的第二天。那天是休息日,王电一人穿梭着来到了离双蛇泉不远的地方,遥望着璞玉的出现。是璞玉让他来的,璞玉说过要破例领他到双蛇泉参观。璞玉每天都要来这里挑水,当她看到王电站在不远处向她招手的时候,她乐呵呵地冲他喊:过来呀!王电胆怯地向四周看看。璞玉也环视了一下周围,然后说:过来吧!没事!王电就灵活地跃过几块石头来到了璞玉面前。王电说:“没事儿吧?不会让人发现吧?”璞玉说:“没事儿。有我呢,怕什么?”璞玉就领着王电参观了起来。当王电转向流着泉水的小山的背面的时候吓了他一大跳:那背面立着两个巨大的蛇头,电目血口,栩栩如生,令人毛骨悚然。王电“唉呀”叫了一声。璞玉却笑了说:“吓着你了吧?”王电说:“这两条蛇真是太吓人了!”璞玉说:“现在我告诉你双蛇泉的传说。传说在秦朝的时候,我们的祖先为了躲避战乱,千里跋涉来到这个小岛,可是岛上没有淡水,没法生活。我们的祖先就在这个小岛上找水源,最后终于发现了这里,他们欣喜若狂。可是,当他们试图走近这里取水的时候,突然有两条大蛇蹿了出来盘桓在小山上,张牙舞爪地就要吃人。所有人都吓跑了,以后的好几天里再也没有人敢来。后来,人们想把那两条蛇给弄死,把泉水据为己有。可是有一人反对,他说这两条蛇可能就是这岛的镇岛之神,我们要想在这里长久地居住下去就不能杀了它们。那怎么办呢?那人说抓住它们,然后把他们囚在小山里。这个办法赢得了大家的赞同。于是,他们就把两条蛇给网住了,囚禁在了这座小山底下。他们为了不让外人知道这个岛上能活人,于是就对天发誓保守这个秘密,对谁都不能说。假使外人来到了这个岛上也不能让他喝这个泉里的水。就这样,我们的祖先世世代代在这里生存了下来。后人也一直信守着这个誓言。”王电疑惑不解地问:“那你怎么给我说了。”璞玉一笑说:“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我没那么迷信。”王电说:“不过这个传说倒是挺神秘的。”又一惊说:“这底下不会真有蛇吧?”璞玉“噗哧”一笑说:“哪有呀?要是真有这么大的蛇,谁还敢来这里取水?”

  这时,在王电刚刚过来的地方,排长张晓轩正藏在一棵大树后面。他也经常来这里,不过他不是来巡逻也不是来探索双蛇泉的神秘,而是为了看璞玉。当张晓轩看到王电跟璞玉有说有笑的时候,他狠狠地捶了一下树杆,然后蹑手蹑脚地离开了。

  绯闻一传出便引起了连长刘腾的注意――刘腾接展鹏的班儿,展鹏现在已是三营的副营长。刘腾想:无风不起浪。这事儿肯定不是凭空传出来的。他把王电叫来向他证实情况的真实性。王电承认有这么回事儿。刘腾又进一步探寻似地问道:“你们……不会是在谈朋友吧?”王电一听愣了,忙说:“连长,你这是想哪里去了?我只是对双蛇泉感到好奇。对璞玉姑娘没有半点儿那方面的心思。”刘腾背过手去,说:“哦。这就好。这就好。”又嘱咐道;“王电呀,你是个老兵了,知道部队的条令条例。部队不允许在驻地找对象,不管你对这个规定持有什么态度,我们是军人,是军人就得服从,知道吗?”王电说:“连长,我知道。”刘腾犹豫了一下就让他走了。

  6

  一连十几天的大风把双蛇岛与世隔绝了。给养物资送不上来,全岛的官兵都面临着一场严峻的考验。刘腾就怕这样的大风,这回他可犯起愁来。又过了一天,淡水也快没有了。刘腾想不能这么等下去,必须想办法。

  王电此时已经带领班里的人提着桶来到了双蛇泉。他们站在离双蛇泉不远的地方,风吹得他们瑟瑟发抖。一个兵说:班长,咱们过去吧,没人!王电说再等等。他是在等璞玉。没有璞玉的同意,他是不敢轻举妄动的。过了一会儿,璞玉出现了,大风吹得她的衣服紧紧地贴在了身上。璞玉向他们招手,王电便带领着人大胆地走了过去。璞玉说:“你们赶紧装水吧?别让我们村里人看见!快!”王电马上命令装水。璞玉在一旁放风,她也有点害怕,因为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了肯定不会轻易饶过她。

  正在这时,璞玉的爷爷突然出现了。璞玉的爷爷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大惊失色,像是自家的祖坟被挖了一样。他大吼道:“你们给我住手!”“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是在亵渎这双蛇泉,你们知道吗?”璞玉马上过去扶住爷爷。爷爷又冲着她发起了火,他质问道:“是你让他们进来的?”璞玉点点头。爷爷大哭起来:“真是造孽呀!”王电他们也停住了。王电没有想到只是装点水竟然让一位老人这么怒不可遏。他这才意识到这一眼泉水对于这个村子来说是多么的神圣。他忙跑过去赔礼道歉说:“爷爷,对不起!我们不装了,不装了!您别生气!我们错了!”王电转身又命令大家伙儿回去。璞玉猛地跪在了爷爷面前,恳求说:“爷爷,您就救救他们吧?这么大的风,他们的给养物资送不上来,他们都没有水喝了。爷爷,咱不能见死不救呀?”爷爷一听脸色稍稍有些好转,他说:“孩子,这是祖训呀,外人是不能喝这泉水的,只有咱们村子里的人才能喝。外人要是喝了这泉水,那就是对咱祖先的大不敬呀!”璞玉继续恳求说:“爷爷,他们是解放军,不是外人。爷爷你就破一次例吧?”爷爷说:“孩子,你就不怕受到蛇神的惩罚?”璞玉哭着说:“爷爷,我不怕。我没有做亏心事,我怕什么?爷爷,那个流传了千百年的传说早该打破了。”爷爷想了想说:“好吧,你们装吧!”然后又自言自语说:“祖先呀,救人要紧呀!”璞玉高兴极了,她转身让王电他们继续装水。

  当刘腾得知王电他们是在双蛇泉弄的水时,顿时火冒三丈。他训斥王电道:“王电,你还是不是名军人?没有命令擅自行动,无组织无纪律!你知不知道双蛇泉我们不能接近!我们作为一名军人就必须尊重老乡们的风俗习惯,你擅自去装水,这不是挑起军民纠纷吗?一个老兵,做事不考虑后果!”王电被训得无地自容。他承认错误说:“我错了!我这就把水还回去!”王电又把水装回桶里准备再倒回双蛇泉,刚走出营门的时候,就被一帮人堵在了门口。来者正是双蛇村的村民,他们知道了外人喝了双蛇泉的泉水后,怒不可遏。有的说:解放军怎么了?解放军也得尊重我们的风俗。有的说:绝不能开这个先例。泉水有限,如果此例一开,双蛇泉就会很快枯竭。他们吼嚷着强烈要求部队道歉并归还泉水。刘腾闻声赶了出来,他向众村民表示一定把泉水一滴不差的还回去,并严肃处理王电,村民的情绪才稍有些平息。这时,璞玉突然冲出人群劝说他们帮助帮助解放军,还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不能再固守着那些死板的祖训不放。这引起了村民强烈地攻讦。这倒让刘腾和王电他们开了眼界,他们没有想到现在仍然还有这么迷信的人。

  7

  好容易熬到了海风停息的一天,全连人都望眼欲穿地等待着给养船的到来。刘腾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了团长办公室向他说明了这里的情况,言辞稍犀利却也中肯。他向团长请求给岛上装配一台淡水处理器,并强调说如果再不采取措施的话一旦再遇到恶劣的天气给养船不能及时补给,那么岛上的战士们会饿死、渴死。杜长缨听后马上答复了他说明天就给他们装上淡水处理器。杜长缨还代表团党委向岛上官兵表示慰问并告诉他改日去看望他们。

  刘腾放下电话长长地舒了口气。之后,他又想到了王电。王电这次犯了一个大错误,差点挑起军民纠纷,必须严肃处理以儆效尤。另外他跟那个叫璞玉的姑娘确实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关系,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可能会产生不良的后果。刘腾想到这里心里不安起来。这时,张晓轩又进来了报告说王电又去找那个璞玉去了。刘腾说了一句:明天让他上岸回营里呆着去吧!

  刘腾马上去王电的情况向三营营长和教导员做了汇报。营长和教导员听了汇报之后同意让王电回营里,然后再派一名骨干前去接替他。

  王电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被遣回营部。他据理力争说自己又没有犯什么大错!刘腾不容他辩驳,还说这是命令。王电没有转圜的余地。王电灰心丧气却心有不甘。王电临走时再次向刘腾解释:连长,我和璞玉姑娘真得没有什么,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请你相信我。刘腾解释说:让你去营部不是因为这件事,而只是正常的兵员调配。你也知道每年的老兵复员之后,团里都会重新调整各单位的骨干配备以确保各项训练的正常进行。你不要胡乱猜测。

  王电离开了双蛇岛。当他站在给养船上望着渐渐从视线中远去的双蛇岛时,心里起伏难平。他一侧脸,看到了璞玉的渔船,船上璞玉的影子在缓缓地移动。王电低语说:再见了!璞玉。

  璞玉在船上看到了张晓轩带领着队伍巡逻,便跑过去问王电去哪儿了。张晓轩把王电调走的事告诉了她。她的脸立时变了颜色。张晓轩从璞玉的表情上看出她很在乎王电。璞玉说:他还会回来吗?张晓轩说:不知道。或许不会来了。璞玉低下头很失落的样子。

  王电被分到了九连,九连连长盖春华一听是从岛上下来的便给刘腾打了个电话了解一下这个兵的情况。盖春华和刘腾是同一年在地方大学入的伍。刘腾把王电的情况告诉了盖春华,言辞中对王电很是不满意。盖春华听完之后冥冥中对王电也产生了一种不屑的感觉。盖春华便让王电去喂猪。王电说想去战斗班排。盖春华说九连的规矩刚来都得上后勤煅练一段时间。王电想:去就去吧,不就是喂猪吗,又不是没喂过。

  喂了一段时间猪,王电感觉心情特别郁闷,他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到这个地步。要是早知道有现在,当初他就不会去双蛇岛了。一天,他去找连长,申请休假。连长回应说刚调到连里不到半年的不准休假。王电急了,真想揍他一顿。他想,一个地方大学入伍的学生兵,当兵时间还没有自己长呢,却能这么对待自己。王电现在真有点后悔当初没有考学。王电憋不住了,他说:连长,我跟你没仇吧?连长说:你什么意思?王电马上反问说:你什么意思?我刚来你让我去喂猪,现在我想休假你又不让,还用一大堆的理由来搪塞我。连长,你要是对我有意见你就明说?何必这样!盖春华拍案而起吼道:王电!你这是对我说话吗?你敢公然顶撞领导?王电反讥道:领导?有你这样的领导吗?居高临下,滥用职权!王电说完甩门而去。盖春华冲着他的背影吼道:你给我站住!王电没有搭理他。他现在什么都不在乎了,爱咋咋地。

  之后的一个多月,王电默默地干着自己的活儿,什么事儿也不关心。这倒让他觉得轻松了不少。盖春华基本上不怎么管他,在王电面前他没有了一点领导的威信。

  8

  当战友周冲跑到猪圈告诉王电有一个叫张润秋的姑娘来看他时,他愣怔住了。周冲还眉飞色舞地描述着张润秋的模样,说:真漂亮呀!我还以为仙女下凡呢!王电你小子真艳福不浅呀!王电却说:麻烦你去告诉他,没有我这个人。周冲有点蒙了,问:你小子怎么了?人家姑娘大老远的来看你,你怎么不见人家?你小子也太不知好歹了?王电说:你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你就照我说得去做!周冲瞪了一眼王电说:你小子真是有福不会享,我要是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死了也愿意。

  王电杵在那里想了半天。她怎么会来?难道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她还不死心?其实自从王电走了之后,张润秋就一直在他姐姐那里打听他的消息。后来她知道了王电部队的地址和电话,就给王电写信或打电话联系,可王电对她却很冷淡。王电本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张润秋对自己死心,谁知现在她居然亲自来了。

  “王电!”

  王电猛然抬起头从刚才的思绪中拔了出来,他看到张润秋正笑呵呵地站在面前。王电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站在张润秋旁边的周冲。张润秋替周冲解释说:“你不要怪周班长,是我非让他带我进来的。”周冲说:“王电,你不见张姑娘可是一生的遗憾呀!你们聊吧!”

  半天,王电说:你怎么来了?张润秋笑着说:想来就来了呗?你以为你躲得了我呀?说着就向王电走过来。王电制止说:别过来!我满身都是粪臭味儿,小心粘到你身上。张润秋却不在乎:我不怕!王电说:你别过来了,你去外面等我一会儿,我换身衣服。张润秋仍然乐着说:好。

  王电把衣服换下,陪张润秋在营区里转了转。张润秋高挑的身材,穿着入时的打扮在营区里一转便引得战友们纷纷侧目。大家都羡慕起王电来。

  王电请了假陪张润秋出去吃饭。在吃饭的时候,王电说,真没想到你会来。张润秋听到话有些沉重,她不高兴了。她放下筷子,目光滞重。她往后撩了一下头发,优美的姿势带着些许少女的羞涩。过了一会儿,她说:“有时候,爱情就产生在一瞬间。而这一瞬间,能让人不顾一切。”王电没想到张润秋能说出这么深刻的话来。他仔细地品咂着这句话,犹如轻轻地嗅着从她身上传过来的香气。她接着说:“每当我回味那一瞬间的时候,我就会忘记我自己。”说着眼里开始涌起泪水。王电一看马上劝慰说:“在我眼里,你一直都是一个爱笑的女孩儿,没想到你也哭啊?”张润秋马上拿出纸巾擦了擦眼睛说:“谁哭了!”王电笑笑说:“我现在只是一个在部队喂猪的,不值得你这么惦记。”张润秋说:“我惦记的是你的人,又不是你的猪。”说完,两人都笑了起来。王电的内心开始发生了转变,他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反正这个女孩儿让他从人生的低谷中体味到了快乐和感动。而从这个女孩儿身上散发出来的青春的朝气和对幸福不懈追求的动力也提醒了他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不能气馁,不能妥协,只有勇敢的向前冲,才能成功。

  王电面对着张润秋有些不知所措。他突然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女孩子,他以前的那股子冲劲儿现在上哪儿去了,他感到很惭愧。

  张润秋说:“你怎么看上去这么落魄?”王电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她听,张润秋听了也为王电抱不平,说:“这不是整人吗?你们的领导怎么能这样?”王电又说:“我想休假回家也不让。”张润秋说:“要不你再去争取一下,要是能休假的话,咱俩正好一块走。”王电摇摇头说:“没用的。连长说刚调来的要想休假得等到半年以后。”张润秋想了想说:“像你这个年龄部队允许结婚吗?”王电说:“我都二十五周岁了,可以了。”张润秋眼前一亮说:“我有办法了。”王电不相信地说:“你能有什么办法?”张润秋说:“你就说我们要回家结婚。”王电一惊说:“什么?结婚?”张润秋说:“对呀?你就这么说!”王电想了想觉得这还真是个理由。他想明天去试试。

  第二天,王电又来请假还说明了理由。连长这回语气倒是很平和,他说:王电,你根本没有对象,你跟谁结婚呀?你可不要欺瞒我呀?王电支支吾吾地说,昨天来的那个女孩儿就是我的对象。盖春华不信,不怀好意似地笑笑说:王电你没有说实话。除非我亲口听到那个女孩儿说是你对象。王电纳了闷了,心想:盖春华怎么猜到张润秋不是自己的对象。王电一时语塞,这更让盖春华感觉占了上风。他又说:王电不是我让你休假,是现在团里有事儿,控制休假的比例。王电问:团里能有什么事儿?盖春华说:是大事儿。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们。

  王电从连部出来,把经过对张润秋说了。张润秋一乐说:那我就去给你证明一下呗?王电回过脸来一本正经地看着她,半天,他说:“你真得喜欢我吗?”张润秋点点头。王电又认真地说:“你真愿意跟我结婚吗?”张润秋又点点头。王电说:“你不觉得我们有点快吗?”张润秋说:“现在流行闪婚。”一瞬间,王电的脑海像倒胶片似的往记忆的深处回转。他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是种种的际遇让他对人生的不可预测产生了一种宿命的看法。他想这可能是天意。有些人注定要在你的生命里消失,而有些人却注定要走进来。小玲现在也不需要自己了,她有石头,这样也好,这或许已经是最圆满的结局了。

  盖春华无话可说了。他给王电打了休假报告。不过他郑重地声明团里将有大事儿,如果要召回,一定要及时赶回来。这让王电大惑不解:到底能有什么大事儿呢?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命是一颗子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