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林城篇(一)
今又来2017-11-04 14:333,389

  我是被饿醒的。

  环视四周,入目皆是一片陌生之地,我顾不得自己刚刚拍打干净的衣服,就靠了近处的一棵大树坐下,又沾了一身的泥土。

  这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林子,放眼望去,见不到边际。我面前淌过一条溪流,水岸边的青草参差,水里游着叫人垂涎三尺的鱼。就在一刻钟前,我的肚子饿得作响,虽是被不知传送到了何处,但此时也顾不得了,只能先解决饥饿的问题,我就打起了这水中鱼儿的主意。

  我捏了个诀想将这鱼儿给弄出来,结果却全然无用,我接连试了三番两次,心中暗觉不妙。又捏了火诀想燃些木条,那木条却好端端的带着,连丝烟气都无。至此我确定,我确实是失了法力,只是不知这是被封了还是真得是法力尽失。前者还好,若是后者,想到此我不由幽幽长叹。

  想那半个时辰前,我还呆在万峰山上的校场,想着上完课后去邪蓁那里吃些什么好。大脑门在一旁布阵,诸位同窗在窃窃私语,也不知是交流些什么。起初众人对他还是有所敬畏,不过相处久了,知晓大脑门在做事时候分为认真,不理外物,众人才敢在老虎头上拔毛。

  大脑门刚抬起头来,世界就顿时安静了,然后他又继续埋头布阵起来,窃窃私语的声音又起。

  不多时,有人飘然而来,远远观者像是司空和青檀。等他们离近了,才发觉不止如此,还有青檀怀中的…。。狸猫。我暗自好奇这司空最是厌恶这狸猫不过,今日怎么和它一起来了。

  正想着,这两人一猫落了地。那只狸猫伏在青檀的怀里,青檀捋着它的毛,那死猫一脸享受的模样,看得我是牙痒痒。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狸猫似乎也是感受到了我的注视,懒洋洋地睁眼瞟了我一眼,又往十方哪里瞟着看看,最后不屑的打了个哈欠,又埋头到了青檀的怀里。

  我心中邪火更盛,循着狸猫瞥的方向看了一眼,却见到了十方那张隐忍着怒气的红脸。忽然我的火气就消了大半,因为十方和我都对着狸猫有意见,此时,我们二人正不谋而合的同仇敌忾,想到此,我竟然诡异的觉得十方也不是那么不顺眼。

  我们对这猫有火气是有起因的,因这狸猫曾在我与十方的比试中屡次暗中偷袭,搞得我俩灰头土脸,可气的是,它只是一只略通人性的猫而已,我们两个成型了的人被他斗得团团转,你说气人不气人嘛!

  十方察觉到了我的注视,先是一愣,然后是对一阵我呲牙咧嘴,估计是以为我在挑衅他,顿时我嘴角一抽,裂出个生硬的笑容会赢,结果他脸扭曲得更凶了,刚生去的那股好感顿时烟消云散,我只好转头不去看他。

  继续想午饭吃些什么好,自然就看向了做饭之人,邪蓁。她正和玉砂玉容二人交谈,如果除去玉容那副半死不活的表情,气氛也算得上热络。估摸她是顾不着我了。

  “大功告成。”一声惊的众人安静下来。大脑门抹了把噌亮的脑门上的热汗,转身要说些什么,就看见了司空青檀二人,他便笑道,“青檀来了,你怎么有空大驾光临了?”这个“你”字是对司空说得。

  青檀含笑点头,司空应声,一脸皮笑肉不笑,“怎么说话呢,想来就来了,碍着你事儿了?”

  大脑门也知晓这司空的性子,本是调侃之意,不想他却睚眦必报,摇摇头也不和他计较。对着青檀道,“我叫你带的东西呢?”

  “这呢。”说着便从袖中取出一块石头。

  司空又插了一句,“你自己不会弄么,非得叫别人帮你。”

  大脑门陪笑道,“这不是青檀离着南放山近么,我就讨个巧,正好也叫青檀活动活动筋骨。”

  司空又嚷嚷着说你就是故意的之类,两人说了些乱七八糟的。不过从中我倒是知晓了,原是这时空转化大阵是无需外物的,不过是因我们初学,功力不够,所以才挑个简单的法子,还有就是这大阵原始不该我们学得,不过是司空一时兴起,觉得可以换个新的方案,不然也轮不到大脑门这么费力云云之语。

  旁人要提这个建议,必然会叫人新生古怪,不过,提这个建议的人是司空。不正常的人,提一些不正常的事,反而叫我们觉得正常之极。

  狸猫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他们嚷叫,一副你们真蠢的表情。最后还是青檀做了和事老,劝退了这场火。见青檀劝和了他们,狸猫有些失望的高抬贵眼,不再看他们。

  我看着青檀熟稔的模样,就知晓司空定是常与人起口角。司空不再言语,不过,看样子他还是憋了一肚子火。

  我看着暗道,亏得司空是院长,若非如此,得叫多人记恨,明里暗里排挤他。

  我刚以为终于可以开始了,哪想又生变故。

  那时大脑门摆好了阵仗,施法催动了大阵,我脚下白光顿起。狸猫却不知怎么和司空又闹了起来,狸猫在人群中四处乱窜,盯到了大脑门的脑门上,然后狠狠的抓了三道血印,最好朝着这大阵来了,一阵乱搅,气得大脑门脸黑如煤炭。

  我正看着笑话,猝不及防,那猫朝我本来,一头撞到了我丹田之上,冲力之大,竟叫我向后倒去,临了看见了十方奔来的面孔,然后就来到了这里。

  我摸了摸丹田,已是不疼了,最后十方似乎抓住了我的手。他抓我做什么这个想法在我脑海中转过一圈就被我抛到了脑后,也不知道到他是不是也在这里,还是被丢到了别处,还有,他是不是和我一样丢失了法力。

  正想着,就闻到了一股香气,似乎是烤鱼的味道,我便循着味道找去了。行了百余步,就见岸边升了一篝火,火上烤着两条鱼,烧的是外焦里嫩,我环视四周,见每个踪迹,就从袖中去了一只邪蓁给我的银簪放到了地上,写了几个字。取了一条鱼转身就走,然后一人就印入我眼中,吓得我是心脏骤停,然后突突直跳。

  那人正是十方,十方笑眯眯地盯着我转了一圈,然后看到了地上的簪子和几个大字,他便念出声来,“多谢款待”。

  他俯身拾了簪子放入怀中,又起身笑道,“你到是不客气,我同意你用簪子换鱼了吗?”

  我刚想怼他句不换你拿我簪子干什么,但又想着我如今是肉体凡胎,若是他计较起来,真得不肯换我鱼吃,我岂不是要饿着。便咽下了这话,斟酌了一番,道,“你知晓这是何地?如何回去万峰山。”

  十方不打,坐在一叠青草上,看样子也是他刚收割的。他拍了拍身下的青草,笑眯眯的看着我,道,“来,坐下再说。”

  我一不知晓他还有没有法力,二是手里还拿着他烤的鱼。此时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坐在了那堆青草上,没想到他堆的青草倒是宽,坐两个人也绰绰有余。

  “真乖。”十方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听着十方的话,斜视了他一眼,结果却看到了他满目的笑意。我见过得意的笑容,嚣张的笑容,不屑的笑容,温柔的笑容及猥琐的笑容,或是强颜欢笑,或是皮笑肉不笑,但是如今十方这笑我倒是头次见到,我愣了一愣,猛然转过头去,因为这笑,笑得我心慌。

  我故意恶狠狠道了一句“笑得真难看。”,然后十方便敛去笑容,但神色还是有些吊儿郎当,一副难以遮掩的欢喜样,也不知道他再乐个什么劲儿。

  十方装模作样的咳嗽一声,言语都掩不住笑意道,“既是你诚心诚意,那就暂且拿那簪子抵了吧,若是你想取回这簪子,那——”他故意拉长音不说了。

  这簪子是邪蓁给我的,今日我是没别的东西,才暂且抵了,上面印有标记,大不了日后再取回来就是了。没料想被十方拿了,邪蓁虽是不在意这些钗呀簪呀的,但我转手将她送给我的东西交换给别人终究是不好。

  见十方故意卖关子,可偏巧我只能顺着这坑跳,心中不由冷哼一声,口中不辨喜怒地闷声问道“那该如何?”

  十方嘴角噙笑,手臂放在腿上,撑着脸颊,然后故作苦恼问道,“是啊,那又该如何呢?”见他这模样,我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火气旺盛,暗自冷哼了几声。

  “看这东西对你如此重要,那就先欠着吧,不急。对了,我倒是有一疑问,还望阿琼不吝赐教。”

  十方向来都是华胥琼,华胥琼的叫我,冷不丁这么一声,倒叫我好生不自在。所谓事出反常比有妖,我冷眼看他又要弄什么幺蛾子,他笑嘻嘻道,“阿琼,这水里有鱼,为何你不自己考着吃呢?”

  我瞬间警钟大作,感到一股不怀好意的气息,猜测着他是知道了些什么,还是就是他搞得鬼,“我不会做饭,”怕他不信,还特意解释了一句,“我向来都是跟着邪蓁吃的,或是在饭堂里吃,怎么不行?”

  “行,行——你怎样都可以的。”十方语气倒是从未有过的和气。至此,倒是一时无话,十方吃完之后说了句“我离开会而”就不见了踪迹。

  饭足之后,倒是困乏了些许,在万峰山上时,我们常在午后小憩片刻,如今养成了这个习惯,这一时半会儿困意袭来,倒是想找个地安睡一觉。

  正困得打哈欠时候,十方抱着一大叠草回来了,找地儿铺了一地,有将自己外袍脱下铺在上面,倒身就躺下了,舒服的闭着眼睛叹道,“真是舒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