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林城篇(二)
今又来2017-11-04 14:333,507

  他又转身爬起来,眯眼看着我,指了指他身下铺的草床,诱惑道,“阿琼也困了吧,要不我把这位子谦让给你。”

  我警惕地看着他,天下没有便宜的买卖,你会有这般好心。

  他忽的盘腿而坐,一脸肃容道,“实不相瞒,我,法力尽失,这林子又这般大,不知何时才能出去,所以……”

  我心中一松懈,原是如此,心思微动,接着又不动神色道,“既是如此,你将簪子还我,不然,就扔你在这里,你也知道,这林子很大么,难免出什么野兽之类的,到时候伤着你了就不好了。”

  十方本该考虑一下,没成想他却一脸坚定的拒绝了,“不行,我给你铺了床叫你睡,还给你烤鱼吃,你怎么还得寸进尺。”

  “这多亏司空老师的教导,自然得用到实处了!”

  “不行,簪子不还你。”

  我见他态度如此坚决,只能见好就收,不能把他逼急了。因为我也没了法术,此时当然是唬着他,当然不能叫他知晓,逼急了他可不妙,只能随口笑话他句“守财奴。”至于被十方发现真相,那就是以后的事了。短时间之内,这掌控权还在我手里,能得多少益处,就先占了。

  他又拍头道,神色激动到,“我傻了,我没了法术,你也不一定有。”

  我冷笑道,“你尽管来试试,看看到底是谁没了法术。”

  十方犹豫了一下,似是想到了以前被我按在地上痛揍得画面,迟疑道,“那你施法给我看看。”

  “你叫我施法我就施法,凭什么!”我冷眉而视,他见我这般理直气壮,思索半晌终于是消停了。此番口角到底是消了他蠢蠢欲动的心思。

  理所应当,我就占了他铺的草床。草床很是柔软,一股清新的青草味道混杂着十方身上的气息。我此时没了法力不敢托大,只能撑着醒着,直到靠着树木,抱胸而睡的十方,鼾声微起,我才彻底的睡着了。我不知道的是,十方这就么看着我,直到我快醒了,他才闭目装睡。

  后来十方醉酒时告诉我,那是他几百年来最开心的一天,因为那时候世间似乎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他说他认清这个现实后,高兴地差点把树给锤倒,把天捅破,把地踩裂,恨不得告诉全天下他很开心。

  睡醒之后,我就到那溪边洗脸,正洗着,突然就有水滴落在我头上。

  我正奇怪着呢,想着刚才还晴朗的天空怎的就下起雨了,抬头就要看看天,结果便发现了离我四五步的十方,他许是刚刚醒,也来这边洗脸了。

  若是他只是洗脸还好,偏偏站在了上游,站就站了,还故意拿水泼我身上,彼时我脾气不好,当时就暴躁了,又想着此时不宜内斗,便压下了这股暴气。

  岂料,他却不懂看人脸色,又泼水过来了。我看着在阳光下泛着晶莹光芒的水珠迎面向我扑来,然后就挂满了我脸上,头发上,滴落在我的衣服上。瞬间我就如同被点染了的爆竹,火冒三丈。

  十方还不知道,他泼我身上的不是水,而是油,而我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热火。被火上浇油的我也捧了水就想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不料想被他躲了过去,就再赌气的泼他,他再躲,笑嘻嘻的挑衅道“你泼不到,就是泼不到。”

  丧失理智的我就这么愚蠢的和他泼水泼了许久,直到我筋疲力尽,瘫坐在地上。这时候我也没了生气的力气,怒气消除,理智回炉,回想起自己先前幼稚的举动,狠狠的骂了自己句有病。然后无视十方,四处望了望,挑了处顺眼的方向径直走去。

  十方匆忙边喊边追了上来,“你去哪儿?”

  “当然是回万峰书院,不然还能去哪儿?”

  “你知道怎么回去?”

  “不知道,但是总得先找人问问这是哪里,距离万峰书院多远之类的吧。难不成像个无头苍蝇乱转么?”

  “也是。”十方然后就开始絮絮叨叨的乱语起来,我只觉得聒噪,也没强迫他闭嘴,但也没给他多大的耐心。他说的一切又都和我没关系,我索性只冷着一张脸无视他所说的一切,以示我对他满是废话的不满。之后,他或许是说得无聊了,或者是口干舌燥了,也就安静了下来。

  十方安静下来之后,顿时世界都寂静了。我听到我们极有节奏的脚步声,偶尔或是一只画眉扑楞着翅膀,飞过我们头上,从一棵树上窜到另一棵树上。翠绿的望不到边际的高大茂密的树林,遮天蔽日,间或有碎杂的阳光从树叶间落下,好似指隙散落的沙滩上干净细腻的沙子。林中深处或有一两声清脆的鸟鸣回荡,但是却找不到传来的方向。

  我忽然就想起了邪蓁。和邪蓁相处时候也多半是她在絮絮叨叨,虽然我讨厌吵闹,但那是邪蓁,所以也就能忍了很多,久而久之就习惯了。瞬间我愣了神,原来,邪蓁对我很重要,这个认知使我心中有一股暖意流淌。不知不觉中,脚步也跟着停顿了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似乎是被憋了很久的十方急切问道,“怎么不走了?”

  “方向不知道对不对,”我沉吟片刻,继续道,“我不大会辨别方位,且不说我们不知这林中有无野兽,若是我们迷了路,也够我们头疼的了。”

  “要是来个本地人就好了,或许可以一问。”

  “这林子这么深,谁没事会来这里。”

  “也是,要不——”十方眼神犹豫的看向我,我眼神询问他如何,他顿了顿,一字一句道,“我们顺从天意吧!”

  我目光更是不解了,怎么个顺从天意法?他解释道,“我们随意抛个簪子,看簪子指向哪里,我们走哪里,怎样?”

  我沉默片刻,嘲讽道,“簪子插在地上了,我们难不成还得挖地走吗?这还真是个‘好主意’!”

  十方垂头丧气,“那又该怎样?”

  我虽嘲讽了他,但也没能想出个有脑子的法子。毕竟,他要是说教我飞上去看看方向,我不救暴露了没法力这事了。不由暗自庆幸,还好他没提这个办法,至于原因,许是怕我抛下他一个人跑了,或许他就是蠢没想到而已。

  最后,我们一起拍板定案,顺从天意。

  就在十方从怀里掏出银簪,要扔的时刻,不远处一群鸟儿忽被惊起,叫着飞向了辽阔的天空,我们神色一警惕,然后就听到了一阵马蹄声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急。

  接着,我们就看到了一群骑马的向我们飞奔而来,领头的是个公子哥,细皮嫩肉的,后面尾随着几个黑衣护院,皆是壮实的汉子,还跟着几个小厮,在后面喊着“琛二爷,慢点儿,慢点儿!”。

  那个“琛二爷”发现了我们,一副眼冒精光的模样,叫我想起了我曾投喂的山下一条花狗的眼光,此时,他们眼中神色是一般无二。

  “真得有,真得有!”,琛二爷喊了起来,一时忽视了周围的一切。我想着这人还真是癫狂,林中纵马,不怕摔着么,尤其是这林子树木枝丫刚好有不高的。正想着,那人就撞在了一枯木枝上,咯嘣清脆一声,木枝落地,接着一声闷响,最后琛二爷口中哎呀哎呀的叫起来了,这人果真被林中枝条撞了眼睛,摔地上了。

  众小厮口中看着琛二爷,赶忙拥着扶他起来。我看这琛二爷被摔得不轻,不想他竟然还能站起来,反而将众小厮呵开,我想这琛二爷还真是个身强体壮的,哪想却另有玄机。

  在人群中,我看清了这人的样子,心中一乐,这人这般模样实在是有些滑稽。只见他右眼肿胖着,青中泛紫,紫中带黑,眯缝着的眼黑与眼白早已分不明确,眼睛被肿着的眼皮快挤到耳后根边儿了。

  有人是心中好笑,比如他身边随从,皆是强忍笑意,憋红了脸;有人却不给他面子的直接笑出了声,那就是在琛二爷骑马冲过来时候,一直挡在我前面,害我现在看人还得侧头的十方。

  十方笑得捂住肚子弯下了腰,“哎哟,你真逗,呵呵哈哈哈……”

  不过,叫我意外的是,那看着就是一个纨绔子弟的人,竟然半分恼意都不露,只是面带敬色,抱拳道,“请二位仙人发发慈悲,救救在下的家父家姐吧!”

  十方笑声歇了,和我对视一眼,我们眼中皆是警惕的神色,这很不对,深山老林里,怎会有人,尤其是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出现,他似乎还知晓我们就在此处,真真是分外可疑。

  不过,我们正好需要出这个林子。如今这个地步,我们也别无选择,只好跟着他离去。

  这人待我们不错,竟然让给了我们两匹马。路上反而走得也不匆忙了,到像是野外踏春一般随意,气氛很和谐。十方开了话头后,自然而然的,他和那琛二爷就细谈了起来。

  我们也就知晓了,这琛二爷今年十五岁,姓林名琛,而林家是这方圆十里有名的大户人家。他在家中排行老二,有一个十七岁的待嫁长姐,一个庶出的十二岁妹妹和一个八岁的庶出弟弟。

  可一个月前,这长姐却忽然陷入昏迷之中,十天后,他的父亲也昏迷了。还好有她母亲王氏掌家,而妾室又恭顺,所以家族没乱了。虽然请边了名医,但却还是诊断不出个所以然,大夫只说最好找个人来看看。

  至于这人么,自然是指那些修行之人了。然后就有一个王氏就寻上了一个瞎眼老道,那道人姓王,尊敬他的人称一声王道长,不屑他的就是这林琛口中的瞎眼老道,王瞎眼之类的了。

  王老道说是沾染了鬼怪,他需要做法七七四十九天,焚香诵经才可请走他们,不然这林家家主和林家长姐是再也回不来了。他这么一说,这王氏自是惊恐,这王老道说什么便应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