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林城篇(五)
今又来2017-11-04 14:333,575

  “不是嘛?还有好多,你想要那个?只要你别气我骗你就好了……”十方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是底气不足,心虚了。我也闹不清他为什么心虚,只是兵不厌诈,这骗不骗的倒是无所谓,只是他这般婆妈倒叫人生气,我呵斥道,“什么狗屁话,你能联系别人,为何不告诉万峰书院那边儿我们在何处,好叫他们来接我们,白白的费这劳子功夫干甚?”

  “我只能联系上我家中人,并不能联系书院的人。”

  我又指了指他的镜子,问道,“这联系的是何人?”

  “我二哥,以拙。”

  我一愣神,忽然想起开学初那事,似乎那个炯炯有神的就是十方的二哥了。“他叫你灌我酒又是何事?”

  “呵呵,”十方虚心一笑,讪讪道,“这不是好沟通感情么,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酒后问问你为何这般针对我,我好改掉不是。”

  且不论此话真假,他言语中的求和之意使得我心中暗自得意。司空那厮还信誓旦旦地说我赢不了十方,这不,三年不到,他就来求和了,虽然他有些舍不下面子,但到底是显了颓势了。我也就不计较此事了。

  而后我和十方商议了,说将此处的情况以及我们所在的地方告知以拙,再托他告知司空,好叫众人放心下来,又托他查一查我们身在何处,好解决了此处之后以便回去。十方开了镜子,将此话一一告之,以拙也一一应下。

  而后十方和以拙又说了会话,我在远处避嫌。以拙也不知说了什么,逗得十方是脸红脖子粗,十方抬头看了我一眼,我也正盯着他看,他脸色更红了,然后拿着镜子背对了我。我也转了视线,任由思绪放飞,心中对他们这兄弟情谊倒是羡慕的很。

  “按照那道士的说话,我们非得等四十九天法事做完之后才能解决那妖魔吗?没有法子弄他出来,完事了我们好早些回去。”

  清早洗漱完后,在院内遇到了十方,然后就顺口又交谈了这事。许是昨夜的一顿酒,如今看到十方没了那剑弩拔张的气氛。

  这地方我实在是不喜欢,总觉得这氛围诡异的很,虽然是没什么鬼怪,可偏生是憋得我难受。偏生昨夜做了许多纷杂鬼怪的梦,我多次从梦中惊醒,总以为有什么鬼怪在盯着我,可醒来却是什么也没有,所以,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地方了。

  十方在我脸上巡视了一圈,问道,“昨夜可是没有睡好。”我就简单把这事给说给他了,他想了想,摇了摇头,“我是不知道用什么法子好,毕竟,我连这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倒是可以问问我二哥。”

  于是,他就拿出显颜子镜,联系了他哥哥以拙。从背景上来看,以拙此时是在海上,我还能听到海浪拍击船身的声音。二人寒暄几句后,直接切入正题。

  “你这几年是白学了,司空是怎么教你们的,这么简单的都不会?几百年的饭是白吃了?”以拙洋洋得意的嘲讽了几句十方,“这么简单都不会”的我也无辜被中伤了,“唉,我真是深深为你们感到担忧哟!想当初,我在那里呆了一年就学会了……”又是一阵废话连篇。

  十方无情的打断了他的自夸,“行了,别逼我抖你老底,大哥早告诉我了……”

  “他说什么了,那都是造谣我告诉你……”又是噼里啪啦一阵,我悄悄说了一声,“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哥哥话这么多。”

  十方悄悄回了我句,“他就是能吹的时候和心虚的时候话特别多。”

  “行了,你告诉我们吧,别废话了!”十方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自吹自擂。

  以拙撇撇嘴,不情愿道,“听你们形容,这妖魔该是方才成形,一点一点蚕食人的精气而生,既然是那林小姐先行被缠,那源头定是由她而生的。拿她做法就可以,收了她的血,滴入一盆清水之中,施法招魂咒,探其因果,盆外设上转化大阵,以探魂之术,从盆中受了那妖魔即可。不对不对,我忘了你们不是我,这法子虽快,但是不好。”

  十方问道,“为何?”

  “你们肯定连着转化大阵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怎么设阵法?”

  “不巧,”我插了一句,“我们刚学了这阵法,不过,阵法出了意外,我们就到了这儿。所以,没能学会。”

  “什么,你们现在就学上了这阵法,不应该啊?这里来是最难学的,因其变化多端,复杂难料,怎么现在你们就学了呢?”我和十方对视一眼,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以拙就在那里自言自语起来,“估计是司空搞得,他最爱弄什么稀奇古怪的把戏,看样子倒是对你们寄予厚望。”看来司空这想法奇特的印象倒是深入人心。

  “到底该如何是好?”

  以拙来回踱步,思考片刻,“按我说得来,施了招魂咒,要是个小小妖魔,那你施法进去,趁他还未发现,亲自收了他。不过要是碰上了法力高强的,这法子有凶险了。你进去了,其间除了意外,那可就真得出不来了。”

  “什么意外?”

  “比如,那盆子水翻到在地上什么的。唉,算了,你别用了,要是出什么意外,爹娘还不得骂死我,我亲自去找你一趟吧?”

  “你,亲自来找我?”

  “对,看见了没,”说着他就把镜面一转,“满是蔚蓝的海洋!我现在就在百川海上,一会儿靠了岸就去寻你。你镜子打开着,我到时候联系你,还有,你在林城是吧。等我上岸。”

  “对,不过,为何要乘船而来?”

  “傻弟弟,你可不知,这世上只有一百川海,此海是轻水,有法力的都飞不过去,非得像人类一样撑船而行,不然,掉入海水,你可得硬生生游去不说,那海水还会蚕食你法力,甚是凶险。所以,此处就是天道之地,而你所在之地,就是被这片海水包裹的一处岛屿,也是魔界与天人妖三界分割之处,但是此处却不属于任何地方的管辖,独成一处。”

  “原是这样。那你为何而来?”

  “是大哥有要务在身,我是跟着他来游玩的。我还从未到此处呢,据说此地有许多特产,比如各式抹额,甚是漂亮,还有海鲜肥美,还有一个什么欢喜阁之类的很有名气,说什么有求必应,尤其是这儿的人儿,听说美得很呢……”

  不待他说完,十方一下子就切断了和他的联系。

  “走,现在知晓了法子,我们这就收了他去。”

  我犹豫一下,迟疑道,“毕竟那法子有些危险,我此时又没了法力不能为你护法,还是等以拙来吧!”

  “他坐船而来,不知几时才能到,你又被此处折磨的睡不好,我们早些解决完这事好早些上路,正好二哥也要来了这地,我们回程岂不方便些?再说,我是何人,能出什么意外。”

  听他这么一说倒也有几分道理,不过听到他最后一句,我倒是担忧全无,赏给了他个白眼。

  “毕竟都是凡人,和他们说明了又不会故意捣乱,到时候将人清干净也就罢了,应该出不了什么意外。”我补充说道。可未曾料想,还是出了差错。

  我们商量完就和林琛等人说了此事,王氏是忙不迭的称好,王道长则是自告奋勇说为我们护法,考虑到他确实是有几分本事,也就答应了。

  在林小姐的闺房内,十方拿针扎了林小姐的手指,取了几滴血,滴入了那盆清水之中,凝里于指尖,施法招魂咒,然后清澈的水面就出现了一幅画面,那是林家的后院,聚集了一股邪气,是一一岁左右的小小婴孩模样。

  十方笑道,“不过是个小煞而已,还未成型,制服它应该只是小事一桩。等我去去就来。”我也松了一口气,不是个大妖魔就好。

  说着十方轻轻一跳就进去了,王老道看得是啧啧称奇,又是一番奉承的话语。我看着他不喜,就遣他去外间守着去了。

  我看着盆中情况,十方已经到了那小煞跟前,且见他抬手要收了那婴孩时候,那婴孩忽的睁开了眼,见了十方,露出了一副灿烂的笑颜,就像普通的孩童一样,张开手臂,笑着要求抱抱。

  十方忽然停顿下来,显然是被他这副可爱的模样给打动了,伸手就要抱他。我皱眉,骂了他句蠢货,这么简单的迷惑之术都回上当,就喊了他几句,不过我忘了,我能听到里面的动静,他是听不到的。到时外面的道士听到了询问了两声,我心中着急,只能搪塞了他几句。

  想着怎么才能给十方提个醒,慌忙之间,计上心来,就用十方给我防身的匕首敲了敲水盆,毕竟,这匕首也是把法器,希望他能够有所感应。

  十方听到我敲击的声音,他停顿了几秒,然后立马后退几步,远离了那婴儿。那婴儿瘪瘪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他很快的干嚎起来。

  十方倒是生出了不忍之心,和那个婴儿交谈起来。我是很想打他一顿的,收复了他直接出来就好,因为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总感觉会出事,虽然现在一切太平无恙。我是这般想的,可却独挡不住里面这两个大小孩儿聊天的举止,交谈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你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

  “我做错什么了?”

  “那林家父女不是你害的?”

  “我才没有害我娘亲呢?”

  “娘亲?”十方大为震惊,“林小姐是你娘亲,可是,她还尚未成亲呢!”

  “她没成亲又怎样,不是照样有了我吗?”

  十方脸色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好,先不谈这个,你是为何成了这副样子?”

  “哼,还不是娘亲的爹,那个臭人非要娘亲打掉我。娘亲不肯,我也不肯离开娘亲啦,他就叫来那个长胡子施法害了我,不过他没学到位,没办法,我只能依仗娘亲的灵气而活,可娘亲没了我已经体弱了,为了不叫娘亲受到更大的伤害,只能先叫她陷入长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