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林城篇(六)
今又来2017-11-04 14:333,677

  “可是,这林小姐似乎已经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了吧?”

  “娘亲是自愿的,所以,我才从别人身上吸取些微精气而活,来温养娘亲呀?你看,娘亲的气色是不是比娘亲的爹要好得多?”

  我皱眉想,不知道这个长胡子是谁,林家老爷为何要打了这婴儿,还将这婴儿的尸体葬在后院里。可气的是十方絮絮叨叨,总是问不到重点。就在我着急的时候,这十方可算是问道了点儿上。

  “那你的父亲是谁?为何林老爷要打了你,还有,为何将你埋在院子里?你的爹爹又是何人?”

  “你问得好多啊,爹爹就是爹爹啊?”

  “你爹爹叫什么?”

  “林裕安。”

  “为何要打了你?”

  “娘亲的爹不喜欢我的爹,说是他是个穷酸鬼,会害死我娘亲,可娘亲喜欢爹爹,就和爹爹有了我。那个长胡子给他出主意,说埋了我到院子里对他们的风水好。”

  我听完这他的话倒是理清了头绪,无非是林老爷嫌贫爱富,看不上这个林裕安,无奈女儿早和他珠胎暗结,无奈只好打了他,那什么长胡子给林老爷出了馊主意,说是将婴儿埋葬在后院化成婴灵可以护他一世荣华富贵,却不想,这长胡子也是个半调子的,结果培育出来个鬼婴,还险些成了煞。

  “那这个长胡子到底是谁呢?”十方倒是问道我心坎里去了,不过,我忽地心理发毛,后背寒毛直立,想到了一个长胡子的人。

  然后背后一破空的剑声就穿了出来,我赶忙一躲避,那剑蹭着我的衣服划过,这时候,盆子里传出了那婴儿天真无邪的声音,“娘亲的爹叫他王道长——”

  “原来是你!”我呵声骂道,“好个人模狗样的鼠辈!”

  王老道脸上露出阴测测的狞笑,伸手就想打翻这盆清水,我暗道不妙,急忙阻止了他,又将盆子抱了过来,王老道在空中画了一道符咒,直接附身到林小姐身上,林小姐痛哼一声,然后我就听到了盆中婴儿的凄惨叫声。

  “娘亲——”

  这尖叫很是刺耳,连屋外候着的一众人都听到了,赶忙询问我发生了什么,可制服了那妖魔鬼怪。

  那王老道压低声音,恶狠狠道,“你要么杀了那人,要么死得就是你娘亲!”说完他就默念了一道咒语,床上好好躺着的人忽然就痛叫起来。

  屋外的人听到了这叫声,有时一阵喧嚣,无非是王氏痛叫心肝女儿之类的话,说着就要往屋内冲。又是林琛的声音,极力劝阻这王氏,说什么别轻易打搅了二位仙人除魔。

  “你安静下来,我不想伤你!”盆中传来了十方的话语,接着又是一阵打斗的声音,我知晓,此事那鬼婴暴怒,怕是二人缠上了。

  “是不是那王老道拿你娘亲威胁你了?不好,阿琼,小心王老道!”

  早就小心了,不过,你若是在不出来,怕是我们二人都要阴沟里翻船,栽在这个凡人手里了。我心中暗道。

  不等我向来,王老道就提剑向我此来,我抱着盆水,一时左藏右躲,好不狼狈。屋内什么花瓶桌椅全都弄翻了,上好的雕花小床都被他砍了几道,精致的床帏子都有几道剑痕。我叹道,好还这屋子够大,不然铁定没了命。

  我们二人现在都如同凡人一般,拼的只是体力而已。我们外面打得凶险,盆内十方也被缠得不好受,不过是一小煞而已,此事发起狂来也叫十方难以招架,怕是十方存了仁慈之心,不忍伤他。

  我与那提剑的老道对立,那老道毕竟上了年岁,一刻钟就已经气喘吁吁。我也是满头大汗淋漓。此时我们屋内没了动静,屋外众人又问了起来。我没有精力回答他们,此时只能拖延时间,希望十方能赶快出来就命了。

  “你敢对我动手,不怕我师门报复么?”

  王老道将剑插到了地上,满是不怀好意的脸上更是扭曲了,“你没了法力,我怕什么,那个有法力被缠住了,师门?等我灭了你的口,谁告诉你师门?”

  “竖子张狂!”

  “狂,那得有能狂的资格。我给你两条路,一是我现在杀了你,二是你配合我,我让你多活些时日。”

  我想着拖延时间,就和他交谈起来,“哦,该怎么配合你?”

  “自然是你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而我只是为了除暴安良、降妖伏魔而已。”

  我暗骂一声无耻,想着他怎知我没了法力,莫非是偷听了我们谈话!不过,他是如何得知的?“你用什么法子偷听了我们谈话?”

  “这就不是你应该知晓的了。”王老道冷哼。

  “那鬼婴如何?你降服了我们这个‘妖怪’,这林氏父女又该如何?”

  “鬼婴死了,林氏父女自会慢慢醒来,这不就结了?”王老道说得这般冷酷,叫我头顶都生了股寒气。

  沉默片刻,王老道的气喘匀了,露出了冷酷的笑容,“好了,玩够了没有?该结束了。鬼婴,我数三声,你自爆了,要么,死得就是你母亲。”

  “啊——坏蛋,别动我娘亲,不然杀了你!”盆内传出了鬼婴的喊声。

  王老道直接用动作回答了他,他掐着决,林小姐面露痛色,脸色一点一点涨红,然后变得青紫。鬼婴也显然是感应到了什么,变得越发狂暴,一阵暴风大作,吹得十方睁不开眼,盆中的后院的风景变得一片狼藉,屋子都被他给拆了。

  “三——”

  “十方你快出来——”我看着盆中一片狼藉,急忙喊道,连他不能听到我的声音都忘记了。

  “你住手——”鬼婴凄切的声音传了出来。王老道笑得越发狰狞了,他的那张脸都变了形状,和鬼怪没了两样“二——”

  “十方,出来啊——”我用匕首急忙敲着盆子,可是于事无补。

  “我自爆我自爆,你放了娘亲。”

  “一”王老道还是没停下,继续数到,同时,盆子内也传出了绝望的爆炸声音。

  “膨——”

  我瞬间脑袋嗡嗡作响,低头望着清澈见底的水面,想着十方就这么死了?

  紧接着,尖锐的一声女子的叫声刺痛了我的脑袋,是林小姐。屋外,迟迟得不到回应的林琛及王氏众人终于按耐不住冲了进来。

  王氏无视屋内杂乱的一切,径直扑到了她女儿身上,林小姐不断的尖叫着,王氏苦苦的安慰着,做着无用功。倒是后进来的林琛发现了这满屋狼藉,倒是想我询问道,“这是如何?可除了那妖魔?”

  “自是除了他!”王老道从抽出插在后腰上的拂尘,轻轻一甩,装起了仙风道骨的模样,“夫人莫怕,且待贫道安抚了林小姐。”

  说着他是掐了个决,望林小姐身上一施,她才彻底的安静下来。王氏见此,泪眼婆娑的抚摩了自己女儿的干瘪的脸庞,然后扑倒到了王道长脚下,苦苦道谢。王道长扶起了他,又是一阵安抚,好一派知恩图报,和乐融融的景象!看得我是忍不住拍手叫好,从此他荣登我心中天下无耻榜的榜首——成功的打败了前任榜首司空。

  “无量天尊,林夫人过誉了。不过,老道我也有些失误,是老道的过错。这女子也是鬼怪所化,幸亏有哪位真仙人相助,他为了救下贫道与林家父女,降服了那鬼婴,还封住了她的妖法,现在,只需明日后的午时三刻,用火刑烧死这没了法力的妖人即可!”谁敢怪他,毕竟他可是“拯救”了林家父女。

  我抱着那盆水,冷眼看着他装腔作势,颠倒是非黑白的模样。看着那王氏及其众人从一脸震惊到深信不疑,然后深深拜服这王老道,然后对我投以畏惧又憎恶的不善目光的模样。

  林琛半信半疑问道,“你,真得是妖怪。”

  我不答他,只冷笑一声,他吓得倒退半步,然后脸色忽然变得难看起来。显然是相信了。真是好一张能言善辩又无耻下流的嘴,就硬生生的将死的说成活得,漂亮的很。我嫌弃这屋内的众人会脏了我的眼,只好盯着那盆清澈的水,愧疚之意顿生。十方,我此时也没了法子帮你报仇,怕是不久就会来与你做伴了。

  “王道长,不能今日就烧死她么?”说话之人是王氏,然后一些妾室丫鬟连忙应声称是,说是留着这么个吓人的东西,怪怕人的云云。

  那王老道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不可,这是那仙人说得,明日才是那女妖的忌日,不然是弄不死她的,她若是死不了,还会找你们来报仇。”他这话吓得众人是连忙抖了抖肩头,连反驳都不能够。

  他的目的达到了,于是又安抚了众人,说是别怕,如今她没了这法力,和普通人没个两样,在柴房里关押一夜,明日解决了她就行了。众人俯首称是,对王老道是一顿奉承吹捧。他笑得开怀,又看了我一眼,摆出一副胜利者洋洋得意的模样。

  我看明白了,这是他在对我说,这是因为我配合而赏给我多活几个时辰的恩赐,他守信吧,说叫我多活段时间就多活段时间。

  然后王氏就叫人来,要将我押到了柴房。说着就有两个护院来要压着我的肩膀,我不客气的拿出匕首对着他们道,“这把匕首,被割的话伤口是愈合不了的,你们会流血而死,不怕死的尽管来试一试。”

  我说完他们就倒退几步,一脸难色的看着王氏和王老道,王老道眯缝着小眼,威胁的看着我,我冷然道,“我自己走,你们别动我。前面带路!”然后我单手抱着盆子,一手拿着匕首跟着他们来到了柴房,被锁到了里面。后面是王老道对王氏等人的安慰,说是不要怕,就算她拿着刀也伤不了人的,毕竟有他在。

  柴房堆积着乱柴,空气中漂浮着尘土,味道有些难为,我就向想了窗口。窗户已经上了些年岁,可见其斑驳破碎的痕迹,因为破烂,所以透风些。从窗缝中看向屋外,前院子一副歌舞升平的景象,隐隐欢声笑语传来,可见是他们在庆祝一件乐事。这乐事我用鼻子想也知道,自然是降服了我这妖怪,以及王道长救了林氏父女两条性命而已。

  我抬头看到了夜空,月明星稀,看起来很是静谧。想着昨夜也是这般景色,我和十方还饮酒作乐,今日,他就这般消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