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万峰篇(一)
今又来2017-11-04 14:333,136

  我是鲛人族最后的皇,可年幼时候我不知道。

  在我尚未出生之际,族里最有权威的鲛人婆婆便对我的父王母后说,此胎不凡,生必为皇。鲛人婆婆是鲛人族最古老的存在,鲛人一族的守护神,她的预言从未出过错。我的外祖母小的时候,鲛人婆婆就是这么老,我出生了,外祖母去世了,鲛人婆婆还是这么老。

  父皇高兴极了,他认定我必是皇子,哪想我却是个皇女。因为鲛人族从未有女子当皇的记载,也不许女子当皇,可想而知,父皇是多么的失望,伴随而来的是羞恼,因为他早广发喜帖于天界,毕方一族和九尾一族,邀他们来和我鲛人族未来太子的满月酒,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父皇失了脸面,取消了满月酒,连带着对鲛人婆婆也不如从前般尊敬。

  我自幼不讨人喜。我听鲛人婆婆说,我那皇伯在我满月时候,领着两个我的堂兄来看望我,说了些什么话,导致父皇很受刺激,连带着我更是被他厌恶。

  也不知是何缘故,我的外祖母向父皇讨了个恩典,说是想亲自教养我,父皇不喜欢我,不作思索就答应了,母后沉默着不语。后来我想,父皇是不是讨厌我到连自己的名声都不顾了,皇女出生,过完满月就扔给了娘家,这是多么狠心,旁人又该如何看他。

  自小我便是跟着外祖母长大的,她对我很是宠爱,那份宠爱连她的亲孙子孙女都没有分得几分。我记得外祖母温暖的怀抱,我记得她慈祥怜爱的神色,记得她不辨是非的包容,很久没人这般待我了,那是我很怀念的曾经。

  等我六岁大的时候,外祖母去世了。我抱着外祖母不再温暖的身体,问他们,外祖母怎么不理我?表姐大力扯着我的胳膊把我拉开了。那时我懵懂无知,当鲛人婆婆把我领走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然后就心被扎了一下,因为我知道他们不要我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心疼,可是我不知道的是,那只是一个开始。那时,我知道了,外祖母再也不能用温暖的怀抱抱着我了。

  然后,一直都是鲛人婆婆在教养着我,我本以为会一直如此的。

  鲛人婆婆不似外祖母,对我很是严厉。她曾问过我,可是怨恨她?那时我年岁尚幼,只记得鲛人婆婆是对我的好,我就搂着她的松弛的脖颈反问她,为什么要怨恨婆婆。婆婆干枯的像树皮的手摸着我的脸,我感到一阵扎扎的疼,她对我说了一句话,我没听清。

  当时我笑嘻嘻道,婆婆,只有你对我好。我现在只有你,你现在也只有我,将来也是这样,不是很好吗?

  我现今知道,那时候我说错了,鲛人婆婆和我没有将来,在我十岁那年,我脖颈上带着鲛人婆婆留给我的珍珠项链,婆婆最后的遗物,回了那个没有记忆又陌生的皇宫。

  那个皇宫,教会我了许多东西,比如偏心,比如痛苦,比如孤独。在我一次次因为那个迟来的弱小的皇子被打之后,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偏心,从此,我不在亲近那个小小的一团东西。我也知道了那个教唆我去抱皇子的所谓堂兄的不安好心,他就是想看我好戏——我忽的顿悟。

  我发现冷漠是一层很好的保护膜,它能帮我挡住那些胆小之人浑水摸鱼的欺凌。在日复一日的过程中,我渐渐地失去了笑容,变成了叫一些人害怕的样子。虽然我失去了笑容,但是我觉得很值得,因为得到什么必定会失去什么,天底下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我或许应该感谢他们,这都是他们教会我的。

  凶恶的眼神只能抵挡一些胆小怕事人的欺凌,遇到无法无天的人,我只能忍受。所以,我渐渐开始学习法术来,鲛人婆婆将她的看家本领全都注入了那个小小的项链中,亏得婆婆教我习字,渐渐的,书中本事我也领悟了一二,然后开始暗中用法术逐一对付他们。

  每当他们欺负完我之后,都会出现些倒霉之事。他们以为是我做的,可是又没有证据,所以下次便会欺负的我越狠,相应的,我的报复也越深,而我又做得隐秘,没被他们抓住马脚。久而久之,他们都觉得很怪异,疏离了我也不再欺辱我,且到处乱传我是煞星,谁靠近谁倒霉。

  鲛人的生长年岁和别族不同,成年以前,大抵和人类一样。等到成年之后,鲛人长得缓慢起来,极慢极慢,所以鲛人能活上万年。十三岁那年,我被送去了万峰山的万峰书院,在这里开始了我不一样的人生,遇到了一个很特别的鸟人。

  那鸟人是毕方一族的,本体是一只很大很大的单腿的火红色的鸟,很漂亮。我那时年幼无知,虽是皇女,但也没人告诉我鲛人族外的世界,只以为那是谁的坐骑。我第一次见这么特别又好看的鸟,当时又没有别人在,我终于不再装成一副我自己都讨厌的模样,很不客气的在毕方鸟尚未反应过来时抓着它的尾巴就跳到了他的背上。

  至今,我也不是很理解,为什么当时我会莫名其妙地爬上他的背。可能,这如同大人永远理解不了孩童的想法一般,如今的我也忘记了那时候的我的行为动机。

  可想而知,毕方鸟被我抓痛了,大叫着,我一下子慌了,骑到他脖子上就合住了他的嘴巴,嘘嘘地告诉它别叫,它果然安静下来。我心想这鸟儿应该有灵性,便道歉到,“你安静些,我不是故意弄疼你的,你别吵别吵,我有珍珠雪花糕,你可要吃?”这糕点是我临走时候从厨房中顺手拿来的,这是给我那皇弟的食物,自然是精品,我尝过一口,十分美味。

  我话说完,毕方鸟安静了下来,我又把糕点送道他嘴边,他斜视我一眼,轻啄我手心,那糕点就被他不紧不慢的吃着。

  我见它承了我的情,便和他好言相劝,“鸟儿,你——”忽的我被一股略带稚气的声音人打断,那人说了“毕方”二字。我吓了一跳,不由出声询问,又环视四周,见并无人身影,想起了人们口中西方魔界不见踪影的吃人鬼怪,一时有些惊慌。就在我惊慌之际,那声音又出现了,“眼瞎么?我就在你身下,我不是什么随便的鸟,我可是高贵的毕方鸟一族,名字叫十方。”

  虽心中也想着这叫十方的毕方鸟实在是有些高傲自大,但我被新奇的情绪占据了心房,也不甚在意,便道,“我没想你会说话。”

  十方轻哼一声,“果然如此,女人就是见识短浅。”

  我心中略微不快,我请你吃糕点你还说我,于是坏念头就这么窜上了心。我不知道自己那时年幼无知又自大,只觉得自己不过是恶作剧了一番,如今看来,我实在是有些不知轻重了。

  我用胳膊勒住了他的修长的脖子,他一下子挣扎起来,艰难的叫着放手。我用力勒着了他一下,他瞬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我继续自以为商量道,“你收回那句,我就放过你。”

  岂料,这鸟儿还挺有脾气,回了我一句你做梦。见他不服软,我也和他较上了劲,就毫不客气的加大了力气,但我没想到他还是不肯服软。我心中有些挫败感,因为我知道这很疼,因为,我曾经差点被这样掐死,想着他还有几分骨气,不服软就不服软吧。就松了他的脖子,他一下子就瘫倒在地上。

  看他半死不活的眯瞪着一双乌黑的眼睛,我心下又是害怕又是自责,要是我弄死他了该怎么办?我毕竟年少,也知晓夺了一条人命是罪大恶极的,一着急,没忍住就哭了出来,没等眼泪落地,身旁本快没了声息的毕方鸟疏忽跳了起来,一脚把我掀翻在地,用他那唯一的一只脚踩在了我心口,我心口一堵,顿时一阵抽痛,没哭完的眼泪彻底的掉到了地上,我听到一阵清脆的响声。

  没等我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头顶就传来了那高傲的声音,“哼,跟我服个软,我就放过你。”这下好了,风水轮流转,我在计较着要不要服个软的时候,忽的扫到他泛着流光溢彩的眼睛,里面有着一股子骄傲与不可一世,本来有些软怯的心思一下子消失了,我骨气上来、咬着牙齿道,“想叫我服软,做你个春秋大梦!”

  然后,我心口一轻,那毕方鸟就飞起来,我还好奇他怎么这般轻易放过了我,就见他重重的落了下来,我顿时睁大了眼睛,连躲都来不及,想着,这鸟儿真是凶残,这是想要弄死我。

  我没有害怕的闭上眼睛,反而是死死的盯着他,记着他的模样,因为我曾听说过,等我们死后若是心有怨气,可去往西方魔界,我想,等我成了魔之后,一定回来复仇!

  不过,这个计划终是胎死腹中,多亏我福大命大,一脚把毕方鸟踢飞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