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万峰篇(六)
今又来2018-03-27 17:543,500

  我盯着正在讲课的司空满是不解,昨晚我被他发现了,而他却没有丝毫问责的迹象,这是为何,不怕我乱说什么吗?不过,昨夜我到的时候,听到的也就他和青檀的两三句话,又不知其内幕,就算有所推测,也只是我的臆想,况且我也就和邪蓁算的上亲近,与别人不熟,我且又不是话多的人,这样算来的话,这司空真是高明,知晓我什么都不能透露,也就懒得与我废话了。

  思绪纷飞,我不由再次想起昨夜。

  那月色清明正好,竹林沙沙摇曳着,原是风起了,吹落一片片叶子,落到了我的肩上,头上,我摘下了头上的竹叶,视而不见司空凶恶的眼光,只在手中故作轻松地把玩着,缓解由于紧张而提到嗓子眼儿,一阵砰砰狂跳的心脏。

  脖颈一松,我的脚落了地,心也落地了。我妆模作样的整理整理衣服,余光瞥向身旁,那青檀和狸猫早已不见踪迹,我心中惊讶,没想到这青檀的本事也挺好,如此悄无声息。在转头看司空之时,他也不见了踪迹。我看看司空站的地方,然后又看了看青檀站的地方,来回数次,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这把我抓了出来,又什么话都不问,这是何意?我暗骂了句有病就郁闷地离开了。

  “华胥琼。”

  有人在叫我,我抬头一看,不知何时,前方正口若悬河的司空来到了我跟前,我不自然的眨了眨眼,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也不知此事是何状况,只好缓缓应了一声老师。司空在我身侧来回踱步,负着的那支手拿着细竹条在空中一点一点,用他那上课特有的故意压低了的音调,一字一句问道,“还记得我刚才讲到哪里了?”

  “不记得了。”

  “哼,亏你还诚实。”司空一阵阴阳怪气地调调。

  “我既然这般诚实,老师可否原谅我?”

  人群中传来一两声嗤笑声,司空一扫,立马安静下来,“你倒是很有脸面,你还记得前些头,你的某同窗在我课上睡觉了,后果如何?”我扫了一眼人群中的某同窗,某同窗正一脸愤愤不甘,被司空眼神一扫,老鼠似的低下了头。

  记忆陡转,某日,在司空的课上,某同学以手撑脸睡了过去,司空很温柔的叫醒了他,然后问他为何会睡着,那同窗说司空讲得课太无聊了,司空然后不着痕迹的羞辱了他一番,那同窗看样子自小也是家里宠大的,岂能受得了这饭羞辱?然后火气冲天,痛骂了司空一顿,司空也不恼,反而笑眯眯的看着他,等他骂完了,正好赶上下课,司空又十分和蔼的说下课了。

  下课后有些看不惯司空的同窗便凑到这人跟前,叽叽喳喳地奉承着,说他真是了不起,捅破了司空这个纸老虎。于是他便洋洋自得,一时鼻孔朝天,说什么我早就看出来司空是个纸老虎之类的话。

  然后,第二天,这人的父亲来了,父子俩被请到了司空的空山院中。一群好事者熙攘在空山院的外头,听着院里传来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一阵惊慌,正猜测是不是司空和某同学父亲打起来了。他们正捉摸着,这人就鼻青脸肿的出来了。

  众人簇拥上去询问怎么了?他不语,低着头,灰头土脸的离去。未几,他那一脸胡须的父亲和司空笑着出来,不仅与白面无须司空兄弟相称,还连连称赞司空是个懂得因材施教的好夫子。两人兄友弟恭的画面,看得好事者们一脸迷茫——这又是唱得哪处?

  后来,我听邪蓁说,司空将那人骂他的话一字不拉的录在了清音石上,又附信一封八百里加急送到了他家中,他父亲便来了司空院内亲自收拾了他。至于两人在屋内密谈了些什么,我大概已经猜测到司空那三寸不烂之舌,是如何泼妇都自愧不如的颠倒黑白。

  “还敢再走神?”司空满是威胁的语气打断了我的回忆,“这想起什么来了,嗯?”

  “你。”我想起了你惩罚某同学的事了,话出口却仅仅剩下了一个你,不过我想了半天的确是关于司空的,无论是昨夜之事,还是那个谈笑间叫某同学悔不当初之事。这么一想我也就剩下了后面的话。

  “哦,哟哟——”诸位同窗间传来了类似此类的暧昧不明的声音,我向后看去,果不其然,是以十方为首的几个少年在起哄。我抬头在看看司空眯起的眼睛,勾起的嘴角,不由同情起了十方,十方显然是还不知道司空老师的鼎鼎大名,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被有心人当靶子使了。

  “十方,”司空慢慢向十方走去,显然十方还没反应过来,司空到了他跟前,他还是一副迷茫的表情望着司空,司空很柔和道,“站起来。”

  十方便缓缓地站了起来,我见十方神色恍然,知晓了这是被司空用了迷惑术。十方站了起来之后,使劲睁了睁眼睛,然后反应了过来,又一屁股坐下了,嚣张道,“你叫我站就站起来吗?”

  “那你刚才是干什么了?”司空反问道,众人很应景的笑了。

  “我,”十方显然被这笑声惹恼了,“这是你使诈,用法术迫使我站起来的,又非我本意。”

  “你的意愿,有那么重要么?”

  司空满是不屑的话语刚落,十方就忽然站了起来,显然,这又是司空搞得鬼,十方脸色一下子难堪起来,偏偏还嘴硬,“哼,我还偏偏就站起来了怎么样!”

  当时我被十方这一副倔强的嘴脸给逗笑了,险些笑出声来,他还真是傻的可爱,明明已经被制服了,还嘴上不服输。

  可是,当我后来被重重困难压得丧失了斗志之后,差点儿堕落之后,我才知道,当时他的那份倔强是多么难能可贵,可是当时我意识不到,只觉得他的举止稚气未脱,简直就是个脑子完全未发育的小孩子。

  “行呀,那我说你站着吧。”司空满眼笑意道。

  十方用力想要坐下,结果憋红了脸。司空大笑,“怎么,这就听话了?”十方很是哀怨地瞪着司空,司空又叹道,“别瞪着我,你这样子,会激发我的兽性,叫我更凶残地对待你。如此,念在你是初犯,就惩罚你和华胥琼扫微山篁竹林三天吧。”

  我有些惆怅地叹了口气,已经这般降低存在感了,结果还是没被司空给忘记了,这又刷新了我对司空小气的认知,加深了我对他公报私仇的怀疑——莫不是要秋后算账,我说昨夜怎不罚我呢,原来等在这儿呢。

  “怎么,华胥同学不服气?那就半个月吧,不许一片叶子掉地上!”司空嘴角噙着笑看着我,明明是一副温柔的君子图画,我却从他眼里看出残忍的意味,忍不住头皮发麻,回答着心口不一的话,“没有,您的处罚很合理。”

  “我很欣赏你的识时务,那竹林你与十方就四六分吧!”

  “我不服?”十方反驳道,“凭什么罚我。”我看了眼十方,表示对他的不识时务很佩服。

  “啪——”

  吓得众人肩头一缩,我也心跳骤停,原是司空用竹条抽到了桌子上,十方显然也被吓到了,“为何?亏你还有脸问!老师叫你姓名,为何不站起来回应?这是其一,你不尊师。我叫你回答问题,你竟然敢顶嘴,这是其二,你不重道。你如此不尊师重道,但我心地善良,且念你是初犯,略施薄惩,以作后诫。怎么,不感激我,还敢质疑我?”

  我再次被司空这厚颜无耻的程度给震惊到了,他这般说辞,不怕风大闪了腰吗?事实证明,他是不怕的。

  那十方也是没想到他会把鸡毛蒜皮的小事掰扯的这般无耻,但是却也是事实,他还没法反驳,终是一脸憋屈的屈服于司空的淫威。我不由无声轻笑,对于这个结果,我乐意极了,即使我受罚了,但看到自己的仇人十方这般,也不由幸灾乐祸起来。

  十方见我笑了,眸中怒火更盛,似乎想化成火焰烧死我,指着我的鼻子质问司空,“扫就扫了,为何不是五五分?”

  “哎哟,你还好意思说,你看看你的身板,你再看看华胥琼。”众人齐刷刷的看了我一会儿,又齐刷刷地望向了十方,些许人还不自觉的点头,十方还是争辩,“别人也就算了,我才不愿意帮她,五五分!”

  “哦,你是在质疑我的决断么?好,那就七三分,你七她三。”

  十方指着司空你了半天什么也说不出来,司空又变本加厉,说他讨厌别人指着他,不然二八分吧之类威胁的话,十方终是消停下来,只是将仇恨转移到了我身上,我只好无辜地朝他眨了眨眼,他的脸一下子气得更红了。

  又是啪的一声,司空抽了抽桌子,窃窃私语的声音消失了,司空巡视一番,见众人都望着他,便满意的点点头,“前些日子我叫了你们折中法,现在我帮你们复习一下,折中法就是假装变本加厉,故意将你想要的东西添多些,他自是不肯的,如此,你在与他讲价,将你真正想要的告知他,相比之下,他就觉得容易接受多了。此法前提是,你确保他一定会与你交易,不然,阴沟里翻船了可别说是万峰院里出来的,丢我的颜面。”

  “今日我便叫你们的便是变本加厉,至于实例,有刚才十方同学的实例,其意么,就是趁他病,要他命,你既然捏住了他的七寸,他便只好任你拿捏,若是不同意,那就随便将条件开大些,但也别触犯了他的底线,不然狗急了会咬人,可记住了?”

  “受教了——”众人齐声回答,然后司空随手将竹条甩到了他的书桌上,道声下课,便分外满意地负着手从后门离开了。我听着司空这番指桑骂槐之言,不由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十方,果然,他被气得脸色有白变红又变黑的,这真是一处精彩的变脸戏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鲛人乱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