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出家
孤独的行者2019-07-24 10:571,150

  他立志要出家,看破红尘,所有家中之事。都是王员外办理。

  李修缘自己到了坟上,烧了一些纸钱,给王员外留下一纸书字,竟自去了。

  王员外两日不见外甥派人各处寻找,不见外甥。自己拆开字来一看。上写的是:修缘去了,不必寻找。他年相见,便知分晓。

  王员外知道外甥素近释道,在临近庵观寺院,各处派人寻找,并不见下落。派家人贴白帖,在各处寻找:“如有人把李修缘送来,谢白银百两。如有人知道实信,人在何处,送信来,谢银五十两。”一连三个月并无下落。

  李修缘自从家中分手之后,“信步游行,到了杭州城,把银钱用尽了,到了庙中要出家,人家也不干留他。”

  他自己到西湖飞来峰上灵隐寺庙中见了老方丈,要出家。

  当家和尚方丈,乃是九世比丘僧,名元空长老,号远瞎堂。一见李修缘,知道他是西天金身降龙罗汉降世,奉佛法旨为度世而来,园他执迷不醒,用手击了他三掌,把天门打开。

  他才知道自己根本源流,拜元空长老为师,起名道济。他坐禅坐颠,还有一些疯。

  庙里独叫他颠和尚,外面又叫他疯和尚,讹言传说济颠僧。

  他本是奉佛法旨,所为度世而来,自己在外面济困扶危,劝化众生,在庙内不论那个和尚有钱就偷,有衣服偷出去就当了,吃酒,最爱吃肉。

  常有人说和尚例应吃斋,为什么吃酒?

  济颠说:“佛祖留下诗、一首,我人修心他修口,他人修口不修心,为我修心不修口。”自己就是与庙中的监寺僧广亮不对。

  庙中除去了方丈,就属监寺僧为尊。广亮新作了一件僧衣,值钱四十吊。

  他偷了去当在当铺之中,把当票贴在山门之上。

  监寺广亮一见僧袍没有了,就派人各处——去找,把当票找着。

  和尚挂失票不行,把山门摘下来,‘四人抬着去赎。’

  广亮回禀老方丈说:“庙中疯和尚不守清规,常偷众僧的银钱衣服等物,理应按清规治罪于他。”

  元空长老说:“道济无赃,不能治他。你等去暗中访察,如要有赃证,把他带来见我就是了。”

  广亮派两个徒弟在暗中访拿济颠。济颠在大雄宝殿供桌头睡觉。

  两个小和尚志清、志明,每日留神。这天见济颠在大殿里探头出来,往各处偷瞧了多时,后又进去一看,蹑足潜踪出来,怀中古棚棚的。方到南道当中,只见志清、志明由屋中出来,说:“好你个济颠,你又偷什么物件?休想逃走!”过去一伸手,把那济颠和尚抓住,一直竞到方丈房中口话。

  监寺的先见长老说:“禀方丈知道,咱们庙中济颠不守清规,偷盗庙中物件,按清规戒律之例治罪。”

  元空长老一听,心中说:“道济,你偷庙中物件,不该叫他等拿住。我虽然护庇你,也无话可说。”吩咐人:“把他带上来就是。”

  济公来到方丈前屋内说:“含和尚你在哪里?我在这里问心。”

  见了方丈永远是这样,元空也不教他磕头,说:“道济不守清规,偷盗庙中物件,应得何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佛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