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训练场
僧不戒2017-12-01 22:343,091

  一月倒计时。

  “跟我来吧!”等卡洛斯等人走后,船长招呼一下陈邻,开始向前走去。

  “去哪儿?”陈邻轻声问李郁。李郁摇摇头,示意他不要问,拉起他的手向前走去。陈邻只觉李郁的手冰凉柔软,浑身上下如触电一般,跟着她向前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红墙的颜色越来越淡,路也仿佛越来越窄。陈邻感觉自己的双脚仿佛浸泡在水中一样,他甚至能感觉到有液体在流动,但是低头去看时,却什么也没有。

  船长停下脚步,将手轻轻按在红墙上,墙面仿佛变成了柔软的垫子,慢慢的向内凹陷,然后变成一个狭窄的通道。

  陈邻问道:“这是什么?”

  船长并不说话,率先走了进去。李郁道:“走吧,未来一个月我们就要在这里面度过了。”拉着陈邻走了进去。

  通道并不狭长,四周仍是一片流动的红色,通道的尽头则是一片黑暗。三人穿过了黑暗,迈进一个开阔的大厅。厅中没有任何照明设备,却亮如白昼。而亮光之外,则是黏稠的黑暗。陈邻停下脚步,巨大的压迫感像他袭来,不知怎的,他突然想到了纳特卡尔绑架自己的那个密室。

  陈邻一头雾水,忍不住想要问个究竟,但还没来得及开口,突然眼前一花,船长竟然不见了!李郁大声喊道:“小心!”陈邻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飘了起来,紧接着重重摔在了墙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一直到巨大的痛疼感包裹住全身,陈邻才意识到自己受到了攻击。回过神来,见船长正背着手站在自己的面前,陈邻强忍住疼痛,问道:“船长,刚才是……”话还没说完,船长又一下子从眼前消失掉了,紧接着,陈邻感觉有什么东西扯住了自己的双腿,还来不及挣脱,身体又像纸鸢一样飞了出去,飞到半空,自己的肋骨、肩膀、膝盖接着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连番击打,最后背部受到重重一击,身体便加速落体,砰地一声摔在地上。

  陈邻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感觉浑身跟散了架一样,想要爬起来,可双手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他看到船长正站在自己身边,李郁远远地看着,脸上满是担忧,却没有要过去扶他的意思。

  “这……这……”陈邻想开口问船长,但船长向他的头上猛地踢了一脚,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喊出声来,就昏死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陈邻醒了过来,身上的伤痕和痛感依然清晰,但是吐在地上的血却早已没了踪影。船长正站在不远处抽烟,烟雾并不扩散,而是循着一个特定的轨迹飘向光亮外,然后沉没在黑暗中。

  李郁将他拉起,笑道:“不要紧张,船长刚才只不过在试探你而已。”

  陈邻不明所以:“试探我?怎么……”他这才明白,刚才船长结结实实把他凑了一顿,他惊恐的看着船长,想不明白船长究竟是怎么做到在瞬间把自己打倒的,尤其是刚才,他在空中也受到了击打,难不成船长会飞?

  船长抽完了烟,将烟头扔到黑暗中。陈邻慢慢靠近黑暗和光亮的边缘,想一探究竟,可是他走到哪里,光亮就跟到哪里,好像有意识一样。

  “你可以把这个空间想象成一个气泡,这里本来接近七镜寺的边缘,只有无限流动的黑暗,但是通过特殊处理后嵌入进去了一个气泡,挤出了一块空心。只不过这个空心的空间属性与我们的生物属性相反,所以当你靠近边缘的时候,它会自动后移,以你现在达到的‘纹’阶段,永远也摸不到它……”

  陈邻怒道:“你说的这些我根本听不明白,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打伤我的,又为什么打伤我!”

  李郁厉声道:“陈邻,不得无理!”

  船长做出一个无所谓的手势,笑道:“打伤你是让你认清自己的渺小,我们将要去的‘潮汐世界’无比残酷,你以为牵引石就像沙滩上的乱石堆,随手可得?”船长说完,将自己上衣右边的袖子扯下。陈邻看到,那根本就不是一条完整的胳膊,撕裂的肌肉和血管中间裸露着白骨,诡异的是,伤口看起来明明很新鲜,却没有任何鲜血。

  李郁惊恐道:“船长,你……”

  船长再次点燃一根烟,苦笑道:“都没看清是什么狗屁东西,就伤成这样了……他妈的!真实邪了,伤口不流血不溃烂,不也见一点恢复,倒是没日没夜的痛!”

  陈邻张开嘴巴,惊问:“这是在‘潮汐世界’弄的?”

  “没错!”船长将抽了半截的香烟一把丢开,“当时掌舵者虽然已经掌握了压缩空间进入未知世界的方法,但却并不知道不同的空间对生物的承受能力有严苛的要求,就盲目的组织人员前往未知世界探索,结果一连派去了十几组人都没有回来……”

  “后来呢?”陈邻问道。

  “后来?后来,掌舵者之一比思申发现了空间的‘零点’,意识到人类可能根本没有办法适应未知世界的环境,其他掌舵者们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紧急终止了探索行动。又过了几年,另外一个掌舵者纳特卡尔在综合前人笔记和自己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发现了‘纹’的奥秘,进而找到了生物强化的方法,探索行为才又开始展开……”

  陈邻打断道:“什么是‘零点’?”

  李郁解释道:“‘零点’具体是什么,只有比思申知道,通俗一点说,可以把“零点”看作是一种独一无二的属性,它决定了生存在其中的生物结构。也正是因为它的存在,空间能够同化和破坏外来空间的闯入者。”

  陈邻若有所悟,默默地看了眼船长那条诡异的臂膀。

  船长摇摇头,似乎陷入极为痛苦的回忆中,隔了片刻,继续说道:“但是,‘纹’的能力强化非常困难,很多天赋突出的人穷尽所有方法也只能到第三、第四的程度。掌舵者们将完成强化的人再次派往未知世界,然而他们没料到,未知世界对于生物素质的要求实在太高,即便是达到了第三阶段的超能力者,也根本无法适应,所以那一次探索,我们几乎全军覆没。”

  “我们?你也参与了那次探索?”陈邻问道。

  船长点点头:“没错,当时我是唯一一个将‘纹’强化到了第四阶段的人,也是唯一的幸存者……说起来真是邪门,我们到了那边,脚下是一望无际的黑海,头顶也是一望无际的黑海。海面上有的地方毫无波浪,水面就像镜子一样,可立在上面立刻便会沉没,而有的地方则是波涛汹涌,站在上面却不下沉,只需要保持平衡就可以。海上飘着很多黑色的像大树一样的东西,起初我们以为是船,走近才发现是岛礁,也就是在那里,我们发现了‘牵引石’,可正当我们准备进行更深层次的探索时,却突然遭到了袭击,很多队员的身体突然变形……我们甚至都没看到对方是什么东西,就已经死伤大半,李郁的父母就是牺牲在这次探索中,他们两个是罕见的‘纹’能力者……”

  “船长,不要再说了!”李郁哽咽道。

  陈邻感觉自己像是在听神话故事,但船长的语气和李郁的悲伤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他本来想劝慰一下李郁,但李郁很快就将悲伤的情绪收了起来,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船长收起悲伤的表情,走到陈邻面前,肃然说道:“故事就讲到这里,听着,我不需要废物,你既然走到这里,想回头也不可能,接下来的一个月,将决定你能否从潮汐世界活着回来,你要完全听我的安排……当然,李郁也是一样。”

  陈邻转脸去看李郁,见她坚定的点了点头,心头一热,大声道:“反正我早就是那个什么纳特卡尔的实验品了,再当一回实验品又有什么关系!”

  船长道:“那好,从这一刻开始,你们要在七天内将‘纹’强化到第三阶段。”说着,双手从黑暗中取出一个黑色的球——跟他们进入七镜寺时的那个黑球一模一样,只不过尺寸略小了些。

  陈邻看到船长将一枚‘反物质炸弹’丢入黑球,刚要发声,忽然眼前一黑。

  片刻过后,陈邻只觉得全身上下被一股强大的压迫感所笼罩,明明什么都没有,却感觉自己被一条无形的绳子紧紧地绑住,想要动弹一下都要用上吃奶的劲儿。旁边的李郁也是一样,明明安然无恙的站着,却是满头大汗,仿佛非常的疲惫。四下望去,才知道自己正置身于一个狭小的空间,四周被一团团蠕动的灰色包裹着,就像染上了尘土的棉花糖,用手去碰,却像触电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