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你的天赋是“瞳纹”
僧不戒2017-11-23 23:593,131

  陈邻被一盆冷水浇醒了。

  惊呼声中,他渐渐恢复了意识,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偌大的厅堂里,周围闪烁着暗灰色的重金属光泽,却看不到任何门窗,天花板上密密麻麻排布着日光灯,灯光交叠,仿佛无数根芒刺,让他的眼睛反复挣扎了很多次才勉强睁开。

  眼前走过来一个人,慈祥而熟悉的面孔,闪着金属光泽的窄框眼镜,纤尘不染的着装,似有深意的笑容……陈邻觉得他应该是自己熟识的人,或者说他像极了他所有熟识的人,他开始觉得头痛,仿佛被重棒击打了一样。疼痛唤醒了他所有的意识:我之前明明在睡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你到底是谁?”面对这怪异的密室,陈邻显然无法保持冷静。

  “你不用知道太多”那个人推了推眼镜,笑容突然消失了“这里只不过是一个入口而已,而你也并不是唯一的选择,只不过是我最后的选择。”

  陈邻有些茫然,但眼前这个人的反常语言仍是让他警觉起来:入口?什么入口?选择?我有什么值得他选择?他仿佛掉进了一个思维黑洞,却又不能开口问个明白,因为胸口突然传来一阵绞痛。

  “哼……”眼镜男冷笑了一声“看来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如果你能抵住潮涌般的痛苦,就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

  痛苦使得陈邻的嘴唇如钳住一般无法活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时候,一声沉重而缓慢的闷响突然在这个厅堂里弥漫开来,他吃了一惊,才发现原来眼镜男背后那面墙是可以移动的。伴着一股热风,墙慢慢升起,仿佛一个生锈已久的水闸。他心跳加快,仿佛等待被猛兽吞噬的猎物,惊恐万分。

  墙全部升了起来,伴着一阵浅浅的脚步声,墙后面突然亮起两行日光灯,诧异的白色灯光下,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通道一览无余的出现在陈邻的视线中。

  陈邻死死地摁着胸口,颤抖着站起身来,努力睁大双眼看去,只见通道两旁整齐码放着无数个冰棺,每个冰棺里面都躺着一个人,或男或女——大概是死掉了,但是双眼全部都蒙着一块白布,不知何故。

  而通道中央,正有一个纤瘦的身影缓缓走进这个厅堂。

  那是一个身材婀娜的女人,发红如血,长长的垂在腰际,身穿一袭扎腰暗裙,没有多余的装饰品,脚下穿着琥珀纹的粗皮筒靴,硬朗而精致,只不过……脸上罩着一个纯白的面具,看不到任何相貌细节。

  陈邻心痛稍缓,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大声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那些冰棺是怎么回事?不要装神弄鬼!”

  眼镜男冷笑一声,指着他对女人道:“一瞳,告诉我,他体内的药消化到什么程度了?”

  女人点点头,往他身上看了一眼,冷然说道:“他的胃蠕动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剧烈了,应该已经度过了催化危险期,但是血液流速过高,可能承受不住下一阶段的测试。”

  “哦?这么大的剂量仍然可以承受,看来对你应该保持期待,嘿嘿……”眼镜男看着他,发出一阵得意的怪笑。

  陈邻大惊失色,“难道,难道……这个名字叫一瞳的女人可以看到我的胃液和血液流动,透视?这怎么可能?!”他紧盯着女人的面具,感觉被一股巨大的恐惧笼罩开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不知不觉已经退到了墙边。

  “看来你已经发觉了”眼镜男走到他身边,“一瞳的双眼拥有透视的能力,这是她的第四阶段,也是她的最后阶段,你不必羡慕,这种层次的能力你很快也会拥有,不过……”他推了推眼镜,“不过你要付出更多的代价,稍有不慎,就会像他们那样,变成我的标本。”说着,他指向那些沉寂的冰棺,“当然,如果你顺利的通过了各个阶段,你将获得一双神的双眼。”

  陈邻心中稍安,指着红发女人问道:“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把我弄到这里的,也不知道你们所说的什么测试或者狗屁阶段,既然落到你们手里,我已是任人宰割,你们也不必装神弄鬼,索性给我个痛快!”

  眼镜男愣了一下,冷笑道:“你是指一瞳的面具,嘿嘿,她之所以戴着面具,是因为在第四阶段的时候承受了极大的损伤……”转而吩咐女人,“一瞳,把面具摘下来让他瞧一瞧。”

  女人点一点头,缓缓地抬起左手,小心翼翼的去摘脸上的面具,动作里充满试探和犹豫,仿佛那面具并非身外之物,而是长在身上的一枚鳞片。

  面具摘下来了。

  日光灯下,一个糜烂不堪的脸庞绽放开来。这张脸与其说是丑陋,倒不如惊悚来得贴切,看不到肌肉,更没有任何骨骼,仿佛是一堆碳化的珊瑚,凹凸纠结,骇人至极,但两个眸子却异常明亮,透着一种冰凉的专注。陈邻吓得面如土色,直到女人又将面具戴了起来,他才恍如噩梦初醒,不由自主的大口喘气。

  “这就是代价”眼镜男说话了,“从第三阶段到第四阶段必须要承受这样的痛苦,她的脸本来非常的漂亮,但为了进入第四阶段,却不得不牺牲这份天然的妩媚。”

  陈邻双腿早已发软,双臂艰难的撑着地,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请……请给我讲清楚……”此刻,他惊吓过度,所有的愤怒早已经消失殆尽了。

  “那你好好听着……”眼镜男又推了推眼镜,“人的眼睛是个神奇的东西,它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一种非常规的、毫无迹象的能量,但是这种能量总是在沉睡着,这么说你是否听得明白?”

  他联想着红发女人刚才的“透视能力”,似有所悟道:“你是指眼睛的透视能力?”

  眼镜男大笑道:“你想的太简单了,如果只有简单的透视,以当下的科技,完全可以借助机器实现,我还用大费周章做这些事情吗?”他走到女人身边,脸上突然浮现出失望的神色,喃喃道:“可是我还是没有成功,目前的成果也只有一瞳的透视而已。”

  陈邻看着那些冰棺,恨恨说道:“原来你们把我掳来是要拿我当试验品,你休想我会坐以待毙!”说着猛然向前冲去,但刚跑了十几步,就被那个红发女人扯住胳膊,重重摔到了墙根。他挣扎着爬起来,感觉浑身的筋骨都已经快散掉了,惊恐的盯着眼前这个女人——或者怪物,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样纤瘦的身躯竟然蕴藏着如此巨大的力量。

  眼镜男笑道:“所有的试验品一开始都会反抗,这只不过是无知所产生的排斥反应,根本可笑至极。我保证,如果你听完我下面的介绍仍然决定拒绝,我会还你自由。”

  他愕然。

  “其实”,眼镜男语气变得平和,“每个人的眼睛都有一定的潜质,除了我们已知的光学功能外,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他咳嗽了一下,“虹膜用来过滤光线,晶状体用来调节所有光素,视网膜延伸视觉冲动,建立视觉图像感受……人类发展了这么多年,竟然只有这些白痴的结论!”

  他突然变得异常激动,唾沫横飞、手舞足蹈,“你知不知道,人的眼睛除了这些介质以外,还有一种特别的东西,这件东西并非任何显微设备能看到,但是却独一无二,我把它称作‘瞳纹’!”

  “瞳纹?哪里有这种东西,你简直疯了!”陈邻实在不能相信,但却又忍不住要听下去。

  “你没有我这么伟大,当然以为我疯了,但是‘瞳纹’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你可以把他想象成一种类似于记忆的东西,你的记忆也是看不到的,但毫无疑问是存在的,因为你可以经常回味它,难道不是吗?”

  陈邻无言以对。

  他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接着说道:“一般人的瞳纹非常脆弱,眼睛的成像会产生一种逆向的吞噬力,逐渐蚕食掉瞳纹,而一旦瞳纹被全部毁掉,眼睛就会失去它固有的能力,变成单纯的人体器官,接踵而至的就是无聊的病变,比如近视眼。当然,也有一些人的瞳纹非常坚固,可以承受不断而来的吞噬力,这样的瞳纹往往匿藏着强大的能力,就像一个等待孵化的蛋,你永远不知道它会诞生出怎样的神奇!”

  陈邻突然明白了什么,问道:“所以你把我掳来,是因为我的瞳纹还没有被蚕食?”

  “孺子可教!”他笑道,“我暗中观察你很久了,你从小到大的所有生活习惯无一不在产生逆向的吞噬力,但是你的眼睛一直保持着极佳的状态,不但没有近视,甚至远高于常人,这说明你的瞳纹非常适合我的研究,它蕴含的潜力简直让人心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