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凝霜不归
大泽天下2017-12-06 12:553,163

  去往南疆的路程还算顺利,只是在半路之上我们路过一个小村子的时候,出了一点小插曲。当时我拗不过凝霜的软磨硬泡,原本只是想在村口里歇歇脚,然后继续赶往南疆,可是这凝霜毕竟是只小狐狸,生性好动。在我坐在一处老庙里打坐的时候,便独自进了村子。

  “这个凝霜,真是不让我省心啊。”我坐在了那古庙之中,望着面前有些荒败的村子,这是典型的山村模样,因为古庙地理位置的缘故,我便可以居高临下看到整个村子的布局。

  此时正值傍晚时分,凝霜已经去了好几个小时了,还没有回来,我心中有些怨气,心想等这个小狐狸回来一定要好好的上一课了。但是我深知这个小狐狸即使进了村子也不会给我惹出什么祸乱来的,因为这凝霜跟了我这么多年,虽然是狐狸幻化但是确实颇有几分道行,而且心地善良,当然有几分顽皮淘气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她是只狐狸。

  所以啊,我也没有多当一回事儿,心想在等等这凝霜肯定是贪玩玩忘了,一会儿应该就能回来了,而后连夜赶路在过三天便能赶到南疆。心中的那些疑惑应该会找到一个答案了。

  可是左等右等直到晚上八点多了,对于乡村的夜晚而言,已然是漆黑一片了 ,隐约看得到村子里有几处油灯的黄色光芒闪闪晃晃,不远处几只与夜色融为一体的斑鸠叫个不停,整个村子显得萧条无比。

  “这个小狐狸怎么还不回来……”我站在庙门口此时心中有些忐忑了起来,这凝霜平日里虽然淘气顽皮,但是还是很有分寸的,现如今这么晚还没回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要知道凝霜不仅仅跟我学道有些年头了,即使没跟我学,他既然能从一只小狐狸幻化为人形也是有几分道行的,一般的邪魔鬼怪恐怕也不是它的对手,因此虽然他年纪很小,但是正常而言,对于他经常出去我还是很放心的,但是此时站在这个庙门口,俯瞰望着底下整个村子,不知为何,此时看着村子的感觉却是与白天里有些不同。

  白日里这村子正面向阳,看得出来阳气充足,尤其叫上村口有这样一间古庙便形成了镇守之势。而现如今在这夜晚俯瞰望着,眼前的情况却让我大吃一惊。这村子的布局在昏黄的油灯的点缀之下,居然成井字之格局。我当即大惊吗,这样的布局乃是聚阴之势,很容易养出山魈鬼怪之类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原本就喜好于这地方,人烟稀少,阴气密布。

  现如今我倒是对凝霜多了几分担忧,如果凝霜是遇到了这山魈的话,那就不妙了,好在此时通过我与凝霜之前的同心决,我并没有感应到凝霜遇到任何危险,这让我稍许放心了不少,但是我决定还是进村子里具体寻找一番,顺便找找凝霜是不是真的遇到什么东西了。如果真是这样,那拖下去可就不妙了。

  进了村子,我便感觉到;了这村子里的氛围有些不对劲,先不说几乎寂静的没有一丝声音发出了,就是走在街道上,仿佛觉得进入了冰窖一般寒冷,我修道数十载自然深知这是阴气作祟,当即念动口诀,点燃阳火,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绕着村子转了一圈,果然验证了我的猜想,这村子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之中具是阴险之位,白天里有阳光照射便能稍微压制一番,但是到了这夜晚却是月光撒摄,加重了几分阴气。

  此时我心中大概已经猜出了凝霜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东西被缠住了,回不来,要是这样下去,恐怕会出问题便当即决定进入一家村民家中详细打探一番。

  先不说和现代文明完全隔绝,但起码也是处于半隔绝的状态。这里的村民自然也是相对而而言思想是比较封闭的,在听到门外有人扣们的时候,屋里里便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在经过我一番解释之后这才把我让进了屋里进去一看原来是一对年轻的夫妻,二人看到我这一身道士打扮,这才完全放心了不少。

  在得知了我的情况之后,这对夫妻便压着嗓子显示出一副很害怕的模样,说道:“我们这里有鬼怪,你那徒儿恐怕活不了了”

  “何出此言……烦请二位告知一二。”我特别理解他们的害怕,但是此时也印证了我之前的猜想,这个村子里却是有不干净的东西。

  “我们这里有山魈……”那男人低声害怕的说道。

  “哦……这……”我故意露出几分疑惑的神色。

  但听那妇人继续说道:“道爷有所不知,我们这个村子里闹鬼啊,一到晚上没有人敢出门了。”

  “原来如此,烦请二位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此时也想搞清楚这村里到底是为何会有这鬼怪出现,在我白天里观察这村子风水虽然算不上绝佳,但是也是上乘了,况且村口有古庙镇守,即使村子布局有一些问题,但是也不至于让这个村子阴气如此之重。

  话必,那夫妇二人便脸色神秘的回想对看了一眼而后关好了门窗,凑过来对着我娓娓道来,首先那妇人便对我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有天晚上,只有我和母亲2个人在家,吃完晚饭后,我们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电视。但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打扰了,等到母亲去开门后,母亲一脸严肃地叫我马上帮忙去后边的大山上找人。我心里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问母亲来龙去脉,母亲告诉我附近居住的邻居张大爷傍晚去山上牵牛后便突然不见了。等到我火急火燎地赶往后山,发现全村人都拿着火把在山上寻人。我们找了好几个小时,几乎都要跑到离我们相隔很远的其他山上去找了,可就是没有发现张大爷的影子。我们的眼睛极力地在微弱的火把下搜寻,可除了阴森森的树影什么也看不到。就在我们不知所措的时候,张大爷家养的一条狗的吠叫声打破了宁静。我们循着狗叫的地方找去,终于在刺窠里找到了张大爷,只不过此时的张大爷已经呈半昏迷的状态,最重要的是他的衣服居然被刺什么的都划破了,而且手上和脚上都擦破了皮,上面还留着淡淡的鲜血。我们来不及多问便将张大爷抬回去好好安顿了。    

  第二天,张大爷醒来后,他告诉大家,说昨天傍晚他去牵完牛正准备回家,却不知道被什么给迷住了,一下子失去了意识,等到微微醒来时,发现自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而且头晕乎乎的,不久便昏睡过去了。听他说完,除了我以外的其他人恍然大悟——张大爷被山魈给引去了。在随后的聊天中,我得知原来世界上真的有山魈,它们是游荡在山林里的孤魂野鬼,平时有机会会迷惑人,它们会让被迷惑的人翻上平时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爬上的山坡,还会将被迷惑的人引到刺窼里,不过结果这些人会受很多皮外伤,它们甚至会“请”人吃“面”和“大饼”,只不过“面”是松针或树叶做的,而“大饼”是牛的粑粑做的。山魈一般并不会将人祸害死,但被山魈迷惑过也并不是没有害处的,据说被山魈迷惑过的人会短寿。后来,张大爷也的确在一年后就过世了,只是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和被山魈迷惑有关

  ”

  我听罢便心中有数了,看来正让我猜中了,在根据这妇人的说法,这村子里应该是有山魈的,也就在此时忽然沃明瑞的觉察到了屋外传来了一阵强烈的阴气,而后等到我抬眼在瞧看,一个黑影便急速的跑了过去,那夫妇二人连忙吓得躲在了桌子下面。

  我一跃而出,便追了出去。

  山魈是华夏神话传说中是山里的独脚鬼怪。出自《山海经·海内经卷》里提到的:“南方有赣巨人,人面长臂,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亦笑,脣蔽其面,因即逃也。《国语·鲁语》里有:“夔一足,越人谓之山臊。”然而夔一般为水神,不吃人。

  也有聊斋志异中年记载孙太白曾说过这么件事,他的曾祖父以前在南山柳沟寺读书,麦秋时节回家,过了十天又返回寺里。孙公打开他住的房门,见桌案上满是尘土,窗户上也有了蜘蛛网,便命仆人打扫清除。到了晚上才觉得清爽些,可以休息休息了。于是他扫扫床,铺开被褥,关门睡觉。

  这时,月光照满窗,他躺在床上翻来复去多时,没睡着,觉得万籁俱寂。忽然间听到风声呼啸,山门被风刮得咣当咣当直响,孙公心想可能是和尚没关好门。他正寻思间,风声逐渐接近住房,一霎时,房门也被刮开了。他更心疑了,还设想过来是怎么回事,风声已入屋内,并伴有铿铿的靴声,逐渐靠近卧室门口。这时他心里才害怕起来。霎时门开了,他急忙一看,一个大鬼弓着身子塞了进来,矗立在床前,头几乎触着梁,面似老瓜皮色,目光闪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