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养尸地
大泽天下2017-12-01 21:223,244

  我见状扬起左手握着的符纸,正要施法,谁知道老黄皮子突然在空中一个转身,而后一股黄烟扑面而来。

  我猝不及防,被熏得眼泪鼻涕直流,胸腔火辣辣地疼,更别提那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死吧!”这时我左侧传来老黄皮子的声音,我急忙向右闪避,但谁知道竟然是声东击西,我的左手被它狠狠抓了一记,顿时鲜血直流,疼痛钻心而入,加上头昏脑涨的感觉,简直生不如死。

  “知道爷爷的厉害了吧!”老黄皮子嚣张的叫道。

  我没时间和他辩驳,急忙向着屋外冲出,忍着眼泪,往花圃边的水井跑去。

  “嘭!”这时突然一道黑影闪到我身前,对着我的胸膛就是狠狠一掌拍下,我直接被大力震飞,摔在青石上,顿时五脏六腑巨颤,整个人都要散架了。

  “呸!”我坐起来吐了一口从胸腔涌上来的鲜血,顿时感觉好受多了,然后又吐了几口口水,抹在眼睛上。

  “快杀了他!”老黄皮子在一旁叫喧道。

  我起身就看到一个穿着清朝服饰的青面僵尸正向我扑来,我一个后仰躲开,然后狠狠朝着它的腿踢了一脚,借力摆脱。

  “青面尸!”我起身右手摸出一把铜钱,然后一口鲜血喷在其上,嘴中念了法咒,顿时铜钱就变成了一柄七寸长的铜钱剑,我左手又摸出红棉线缠了几圈。

  青面尸却看着我一动不动,而是突然转头看向屋内,只见女孩和经纶走了出来,但是身上的人气,吸引了青面尸的注意。

  “快杀了他!”老黄皮子对着青面尸大声怒喝,然后对着孙小兰和经纶吹了一口气,顿时两个孩子都昏倒在地。

  我右手持剑,左手捏符,全神戒备,青面尸转过身,狰狞地向我冲来,我侧身躲过它的爪击,然后用剑身重重往它的后背一拍,青面尸顿时受力摔倒。

  我急忙用剑要刺它的胸口,但是“锵!”一声,铜钱剑竟然从中折断,碎开成一枚枚铜钱洒落满地。我抓住它的衣服用力一撕,将它穿着的衣服撕开,里面竟然穿了一件银片胸甲。

  青面尸此时突然弹起,张开大嘴对着我的脖子咬了过来。

  我急忙后撤,左手的符纸对青面尸抛去,符纸顿时迎风而燃,化为一团火球将青面尸挡了下来。

  我急忙从符包里拿出一面八卦镜,然后又取出一团红线,红线用黑狗血浸过,能破阴邪之气。

  我左手持八卦镜,用牙咬着红线的一端飞快的将红线缠在右手手臂,又从符包里的米罐中含了一口血糯米,随后踏着七星步,向着青面尸扑去。

  青面尸是僵尸的一种,见月光而面青,故而得名。青面尸见我不退反进,猛然从嘴中吐出一团青气,我早有防备,侧身避开,然后张开嘴将嘴中的血糯米喷到他的脸上,青面尸的脸上顿时被血糯米烧出阵阵青烟。

  我急忙上前,用八卦镜对着青面尸一照,青面尸顿时动弹不得,然后右手迅速用红绳将青面尸缠了起来。

  右手红线缠好,又从符包里摸出一张镇尸符贴在青面尸的额头上,锁住它的精气,我的动作很快几乎是眨眼间一气呵成,看着矗立的青面尸,才收起八卦镜,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我来这老宅,就是为它而来。那群黄皮子我本是不打算动手的,我当时追捕青面尸,正巧遇到这群黄皮子正在对妇女行苟且之事,我不想多管,但这群黄皮子却突然发了疯,围攻我不说还把青面尸抢去,泥人尚有三分火气,再加上我这人最讨厌别人占我便宜,就挨个掀了它们的土庙,断了它们子孙根,才逼问出青面尸被带到这里来了。

  我转头正准备对付老黄皮子,谁知道这老东西早已没了踪影。我急忙去看经纶,发现他正躺在地上,呼吸均匀,看来无碍。我摸出铜钱在他身边布下一个驱魔阵,准备料理青面尸。

  但是我当我回头的时候发现,青面尸竟然不翼而飞,我脸色一变,知道定是老黄皮子行的好事,顿时怒火中烧,随后就看到一根红线正在向着花圃里缓缓蠕动。

  我登时醒悟,这花圃里面可能另有玄机,我急忙跟到近前,就发现在花圃的中间,有一个一人多宽的洞口,红线已经被扯了进去。

  我拿出手电,准备下去看看,但是我刚靠近洞口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腥臭,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打消了下去的想法。

  我仔细观察这间老宅,心中猛然一沉,随即俯身,用手轻轻一掀,露出青砖下的泥土,我用手抓了一把,然后放到鼻尖闻了闻,顿时面色一变。

  这下面竟然是“冥土”,想必是挖了不少的坟,然后偷偷运到这里来的,土上还带着些土腥味,我稍稍放了心,显然这些土应该是近期弄过来的。

  我拿起那块青砖,然后双手用力一掰,青砖顿时碎裂,断面上有三层,上下两层都是普通青石,但是中间的竟然是玉石。

  “好大的手笔!”我倒吸一口凉气,玉石属阴,花草属阴,水属阴,房屋的布置除了老黄皮子居住的主屋外,其余全部是坐南朝北,也是暗含阴,再加上此地潮湿腐败,已经成为了上品的阴地。

  “但是这里没有怨魂滋生,那老黄皮子也能控尸,想必是有什么东西镇压,才能让此地阴气不外泄,成为一处‘养尸地’!”我嘴中喃喃,心中的不安顿时升了起来。

  “这样就能解释得通为什么那群黄皮子不要命的青面尸了,不过,它们养尸要干什么?”我看着昙花圃中的洞口,犹豫再三决定先回去再做打算。

  我正想把经纶带走的时候,墙角却突然传来了骚动的声音,我一眼望去,就看到上百只黄皮子从狗洞外涌了进来,但是让我奇怪的是在黄皮子之中还有一个人,被五花大绑,不断地挣扎。

  我将铜钱剑重新穿起,要想出去看来要有一场恶战了,随后想到了黄皮子的“绝技”,扯了袖子,捂在脸上,然后背起经纶,这小子倒是睡得挺香,竟然还打呼噜。

  我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我知道必须要速战速决,此地不祥,而且不知道那老黄皮子有没有其他手段,先走再说。

  我这一动立刻引起了那上百只黄皮子的注意,顿时数百只绿莹莹的小眼睛带着摄人的目光向我扫了过来。我从符包里抓出一把血糯米,抛到黄皮子群里。

  血糯米是用鸡血浸泡过的,上面的鸡血味道对黄皮子有极佳的吸引力,黄皮子群顿时乱成一团,纷纷去争抢散落在地上的血糯米。我则趁着混乱背着经纶在黄皮子群里穿行。

  我又掏了一把血糯米将挡在我身前的黄皮子引开,距离洞口有不到三丈的距离,却是到了那个被绑的人身前,由于光线比较暗,硕大的院门又挡住了月光,我看不清此人的样貌,本着事不关己基不关心的原则,向着门外冲去。

  但是我经过那人的时候,那人却是突然伸出双手,一把抓住我的腿,我顿时由于惯性摔了个七荤八素,爬起来刚想破口大骂,就看到黄皮子已经围了上来,将我们三人包了粽子。

  “你有病吧!”我骂了一声,手伸进米罐,但是却发现里面早已空空如也,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师弟?”这时倒在地上的人突然对我询问性地喊了一声。

  我的心顿时咯噔一下,随后拿出手电一照,果然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国字脸猥琐男人,正一脸讨好的看着我。

  我心中暗骂,怎么到哪都能碰到这个扫把星,这人是我师兄,叫王天龙,但是早就被我师父扫地出门,我由于进门晚,对他也就见过几次,此人不仅好赌而且极其好色,更有令人发指的悚人嗜好,每次碰到他都没好事,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他,真是晦气!

  “什么师弟,你认错人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我打了个哈哈,然后用脚蹬掉他抓着我脚的手,然后想夺路而出。

  “师弟!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这养尸地我要是进去了可就完了!”王天龙声音中都带了哭腔,对我连连喊道。

  我心中暗叹一声,铜钱剑对着绑着他身上的红绳一斩,然后左手准备好的黄符往前面一撒,顿时一道火光冲天而起,将周围的黄皮子吓得四散而逃。我急忙钻了出去,黄符对付僵尸鬼物还行,但是对黄皮子却是没什么用,只能吓吓它们。

  我前脚刚出洞口,就听到身后传来阵阵惨叫,我往前跑了几步,将经纶放下,反身回去救他,心中对他恨的牙痒痒,就会给我找麻烦。

  “天地阴阳,生死无常,一气三清,道法无疆!”我嘴中快速念着咒文,然后抬起右手狠狠对着自己的胸膛拍了我一掌,顿时吐出一大口心血,一团血雾顿时向着百余只黄皮子包裹而去。

  那些黄皮子沾到我的鲜血顿时像被开水烫了一般,身上出现一个个血包,然后不断胀大,最后炸开,化为一滩滩血水,我强忍住脑海中的眩晕,一把拉住躺在地上的王天龙一只手臂,张腿就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