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续命草
大泽天下2017-12-02 12:243,184

  “哎呦,师弟你慢点,我皮都要被蹭掉了。”王天龙兴许是被我拖得疼了,嘴中不断哀嚎。

  “师兄,你要想喂黄皮子,我不介意把你放下。”我没好气的呛了他一句,拼命跑了起来。

  “师父!我在这呢!你上哪去了?我好怕!”王经伦已经醒了,见了我立刻带着哭腔喊了出来。

  “经纶!快跑!”我急忙对他喊道,我能感到身后黄皮子已经快追上来了。

  “唉呀妈呀!师父!我的脚麻了!”经纶看到我们身后一群追上来的黄皮子,顿时吓得不敢动弹,在原地哭嚷。

  “师弟,你先把我解开!”王天龙被我拖得后背皮开肉绽,痛呼道。

  “也好,看这情形是走不了了,师兄,你替我护法,我布‘烈阳阵’。”我说着快速将王天龙身上的绳子解开,然后打开符包,将布置‘烈阳阵’的材料迅速掏了出来。

  “师弟你傻啊!晚上布什么‘烈阳阵’?王天龙一爬起来急忙嚷嚷。

  “我自有办法,你替我挡一刻钟!”我说完便一把将经纶拉了起来,然后在他身上贴了一道‘驱邪符’,防止他出意外。

  ‘烈阳阵’顾名思义,需要借助太阳方能发挥最大威力。这里不得不夸赞我师父是个鬼才,想到用人的阳火代替,虽然威力略差,但是晚上也可使用。

  布置‘烈阳阵’需要八卦镜一面,火石若干,火符一打,再加上一口阳火即可。

  王天龙虽然被逐出师门,但是却颇受师父疼爱,一些秘书禁法更是倾囊相授,甚至在师父死的时候念念不忘的都是他的名字。

  “天地阴阳,宇宙茫苍,生死轮转,幽冥无方。鬼将!出列!赦!”王天龙嘴中念叨,一脸的怒气,看样子是被黄皮子咬急了,动了真火,手中一把黑色的小幡突然涌现出一股浓烈无比的煞气,随后迎风暴涨,一个两人多高的恶鬼,踏空而出,一出现便卷起一阵阴风,带飞一片黄皮子。

  我倒是第一次见御鬼之术,我们一共师兄弟四人,大师兄学的是易经八卦,算天命无常,缥缈无踪;二师兄也就是王天龙学的是养鬼御鬼之术,千里神行,无法无天;三师兄学的是养尸炼尸之术,千面阴阳,纵横四方;我学的是封妖捉鬼之术,但是师父去世的早,又没传下来典籍,我刻苦修炼,也只能算是小成,却是四人中最不争气的。

  这鬼将凶戾异常,身上更有煞气护体,一众小黄皮子根本不是对手,但是胜在数量多,又会放烟,却是纠缠在一起,战的难舍难分。

  “师弟!你快点!我快撑不住了!”王天龙此时突然后撤三丈对着我喊道。

  我顿时暗叫不好,这坑货怕是又喝了酒,不然也不会被这群小黄皮子擒住。我们这一脉有一个禁忌,就是不能饮酒,饮酒后法力便会减退。

  我的动作加快了些,果然看到鬼将身上的鬼雾黯淡下来,身上的煞气也淡薄不少,消散只是时间问题。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他,他学的是养鬼御鬼之术,对付黄皮子这样的小妖,非他所长。

  “好了!”我轻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对着王天龙喊了一声,王天龙一听顿时手上的小黑幡一卷,鬼将就化作一阵黑烟钻了进去。

  “开窍!”我双手做印,然后分别点到自己的双肩和额头上的穴位,顿时三团阳火浮现在了我双肩和头顶。

  “小师弟你疯了!当心阴风……”没等他的话说完,我双手一托,顿时三道阳火便跃到了我的手心,然后三道阳火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合。

  王天龙知道我阳火离体,此时受不得打扰,嘴中念叨了两句,然后猛然张开嘴,顿时一团团黑气从他的嘴中飚射而出,落地变成一个个小鬼。

  这些小鬼紧紧地将我们三人包了起来,我正处在施法的关键时刻,王天龙面色苍白,看起来也是强弩之末,经纶倒是从惊吓中清醒过来,持着桃木剑站在我的身边替我护法,让我颇为欣慰。

  周围的小鬼此时已被黄皮子冲散,然后化为一团团黑气凝聚在王天龙身上,我此时终于完成了阳火的融合,大喝一声,“火!”,随后对着布置好的火符一指,顿时火符燃烧起来,周围的火石被火符牵引,顿时也燃烧起来,发出“啪啪”的爆裂声。

  “开!”我将阳火对着法阵上的八卦镜一指,顿时阳火便钻入了八卦镜中,一道耀眼的白光从八卦镜中奔涌而出,扫射到围上来的黄皮子身上。

  黄皮子群顿时像炸开了锅,惨叫声不绝于耳,更有的被火石崩到,全身烧了起来,散发出难闻的焦味。

  “我来助你!”王天龙此时猛然一拍胸口,顿时一口鲜血喷到了八卦镜上,白光更盛,火光滔天,大片的黄皮子顿时都被点燃,惨叫着四处逃窜打滚。

  但是毫无用处,这就是‘烈焰阵’的霸道之处,这火遇水等阴秽之物反而烧的更凶。

  “你这个小畜生!”这时突然从远处卷过来一阵黄色狂风,随后就见老黄皮子嘶吼着冲了过来。

  “诛灭!”我见他来势汹汹却也不慌,对着八卦镜一指,八卦镜随即飞到我手中,我拿起八卦镜对着老黄皮子一照,顿时一道强烈无比的白光从八卦镜中射出,击中了老黄皮子。

  “你找死!”老黄皮也是凶戾,全然不顾身上烧着的火焰,一对利爪冒出两抹惨绿,向着我抓了过来,老黄皮子愤怒出手,速度也是奇快无比,我因为凭借‘烈阳阵’,心中有些大意,它却已到了近前。

  “死来!”双爪便抓为撕,狠狠对着我抓下。

  “师父!”经纶见我遇险,一把丢掉手中的桃木剑,扑了过来,将我扑到在地,但是那一双绿爪却是抓到了经纶的背上,他惨呼一声,便陷入了昏迷。

  我站起来,慌忙查看经纶的伤势,呼吸不稳,全身发绿,显然中了剧毒,而且这毒催发的速度极快,不消一炷香的时间便会流入心脉。“把解药拿出来!”,我胸中顿时一股火热升腾,双目怒睁,对着老黄皮子喝道。

  “呸!你死了一个小徒弟就心疼,我那么多子孙怎么说!解药就在我手上,你想要,自己过来拿!”老黄皮子说完手上就多了一个白瓷瓶然后卷起一阵黄风向着宅子飞去。

  “师弟冷静!莫要上了他的当!”王天龙一把抓住我,将我按到在地大声吼道。

  “滚开!”我怒吼一声,狠狠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我是真怒了,这老黄皮子,我必杀之!

  “我能救他!你现在进那养尸地,不是自寻死路吗?”王天龙仍旧死死按住我,嘴上急忙说。

  我听他有办法,怒气顿时消散了不少,他见我冷静下来,从他的符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匣子,将一株赤色的无根草拿了出来。

  “有五毒丹没?”王天龙脸上露出一丝不舍问。

  “有!”我急忙去翻符包,这五毒丹采集五毒的精华,是一种剧毒之物,我交到他手里,就看到他和着那株赤色小草一同塞入经纶的口中。

  “你!”我见状顿时大急,就要阻止,王天龙也不看我,黯然说了一句,“这是续命草。”

  “师兄大恩,我记下了!”我一听是续命草,顿时放下心来,随后想到了什么,对王天龙抱拳作揖,深深鞠了一躬。

  “客气什么,不过这续命草年份不够,你这五毒丹想必是自己练的,毒性也不强,他中的毒很强,怕是只能保住他性命。”王天龙说完对着经纶的胸口狠狠拍了一掌。

  “哇!”经纶被他大力一拍,随即转醒,然后猛然吐出一口腥黑的鲜血。

  “经纶你怎么样?”我急忙去扶他,心中自是心疼无比,这孩子跟在我身边的年数最长,宛如我自己的孩子一般,如今这般遭罪,心中顿时犹如千刀万剐。

  “师父!我好难受……”经纶看着我吐出一句然后就再次昏死过去。

  “他现在身体中的毒素尚有,需要休息,我们先回去,再做打算吧。”王天龙对着我轻声道,声音中饱含劝慰之意。

  “哼!此仇不报,我林寒冬誓不为人!”我站起身来,怒视古宅,恨声道。

  “五鬼搬运之术我尚能用一次,你将家中地址告诉我。”王天龙说完,取出小黑幡,咬破中指,往上滴了五滴鲜血,随后五道黑影缓缓出现。

  “唉,此时怪我,若不是我饮酒误事……”王天龙叹息道。

  “师兄言重,还要多谢师兄帮忙,那老黄皮子被‘烈阳阵’所伤,若是找不到极寒之物消去身上的火毒,也活不过三天。”我说完,心中对王天龙却是由衷感谢,若不是他的续命草,经纶怕是撑不过今晚。

  “起!”王天龙念了咒。五鬼顿时合成一股黑气,托着我们三人向着我的住处赶去,这五鬼搬运之术是御鬼之术,速度极快,倒是颇为方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