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追踪
大泽天下2017-12-10 11:243,379

  师父招手让二人来到身前,从石桌上的包里面取出了一根尺长的缝衣针,轻轻的擦拭了一下。

      “哎哟……”

      未待二人反应过来,师父就已经快速的在二人的中指上面各扎了一针;然后抓住两人的手指在纸鹤的双眼部位各点了一下,两个小伙吃痛急急忙忙缩回了手。

      “扑腾!扑腾!”

      就在二人缩回手指的瞬间,师父左手中的纸鹤却忽然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缓缓的盘旋在众人头顶!直引得院里一群人一阵吁吁。

      “你们两人可以回去了,将这两张符纸贴在自家的桩门上,记得晚上千万不要出门!”

      师父没有理会众人吃惊不已的神情,而是从随身的布包里面拿出来了两张泛黄符纸递给了刚刚回过神来的两个小伙!

      “鸭子、鸭子……”

      师父看着两个小伙悻悻出了门,这才招呼起了李德顺;可是叫了两声却没听见德顺的回应,师父顿时一阵心悸,急忙回头一看,却见德顺怀抱瓷坛,脸贴坛口,两眼紧闭,大口微张,哈喇子直溜溜的掉在了瓷坛口上面的符纸上,流在坛口的口水早已经把符纸浸湿了一大半;而正主此时却睡得正香呢!

      师父一阵苦笑,微微摇头;却是没有再叫醒熟睡中的德顺,而是反手拿起了石桌上的七星剑:

      吾奉威天,

      江河日月山海星辰在吾掌中,

      吾使明即明,暗即暗。

      三十三天神在吾法之下,

      使东即东,使西即西,

      使南即南,使北即北。

      从吾封侯,不从吾令者斩首。

      急急如律令!给我去……

      一阵口诀念完,师父“嗖”的一下将剑尖指向了坛口上方封印的符纸。

  “轰!”

      瓷坛口的符纸火光四射瞬间点燃,随着师父指引的方向飞向了众人头顶飞舞盘旋着的纸鹤,纸鹤也随之燃烧起来;不过,燃烧的纸鹤此时却并未继续盘旋在众人头顶,而像是有目标的飞向了桩门出口……

      “带好马灯跟我走!”

      师父对着剩下的几个青壮年大喝一声随即紧跟前面的纸鹤往外走去……

      反观此时的德顺,面庞发黑、头冒青烟、怀抱瓷坛,愣头愣脑的傻站在石桌前,很明显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看见师父领着一群小伙出了门这才一声猪嚎抱着坛子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留下了村长及王家几兄弟在身后哈哈大笑,也留下了满院的头发烧焦味随风飘散……

      师父带着德顺及几个青壮年跟随着纸鹤,一路走到了山后的树林;此时天已大黑,师父这才示意众人点燃了手里提着的马灯用来照亮。而自己则是从随身携带的布包里面拿出了一只铃铛,取下了铃铛里面用来阻止发出声音的一团棉花。

      铃铛名为惊妖铃,此物亦可用来驱鬼,也可用来招魂;而师父此时必然是要用惊妖铃招引二狗失落在外的三魂之一。而招魂之法,则要以三魂中的其中一魂来引路;陈二狗的三魂,其一魂已附身在王五身上,这才使得王五意识混乱,做出六亲不认大开杀戒之事;而第二魂则是附身在王母身上,正好让师父以魂魄与魂魄之间的联系用来招引第三魂;第三魂一般应在二狗残留的**上,根据王母的诉说,王家母子将二狗肠肚及其他身体部位埋藏的地点正好是在这片树林中,这也正好印证了纸鹤所带的路是正确的;只有集齐了二狗的三魂,才能让二狗现形,继而放归地府、轮回重生!

      “天眼,开!”

      师父一口咬破指尖,顿时一滴精血浮现;师父毫不迟疑将指尖按于自己的额头,一道金光乍现,师父额头处徐徐浮现出一道竖立着的眼睛虚影;只不过这些东西却都是凡俗人所看不到的,所以师父身后的几个青壮年倒也未发现什么异常的事情。

      “叮铃铃……叮铃铃……”

      摇动惊妖铃,顿时让师父身后跟着的几个青壮年心神一凛打起了精神,紧紧跟在师父身后,不知是害怕亦或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燃烧的纸鹤缓缓的停留在树林中的一片区域打起了转,师父也随之加快了惊妖铃的晃动节奏;没过多久,师父的视线里边浮现出一道虚影,看上去是一个女子,披头散发、两眼空洞、手臂前屈,缓缓飘荡在一行人周围却并没有靠近,很显然这不是陈二狗的魂魄。

      “叮铃铃……”

      不知道过了多久,师父一行人周围已经环绕了十多个幽魂,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却依然没有发现二狗的魂魄。师父表情肃穆,两眼阴沉,在他的计算中,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此处树林按理来说至少应该聚集不下百多幽魂;但是,直到现在才不紧不慢的出现了十多具,很显然,事情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鸭子,把坛子放下!”师父依然一手执铃,但脸上表情却变得沉寂;身后几人倒是有些不耐,跟着师父到树林里面,什么热闹都没瞧得上,瞎转悠了半天,自然没了耐心;只是要是他们知道自己身边不远处就有十多具阴魂徘徊,是不是还会有此想法……

      “你们几个站远点,被煞气冲了我可不负责!”

      鸭子将坛子放置在地上却忽然对着一边空无一人的地方大声喝道,这一声大喝倒是吓坏了身后的几个青壮年,几人急急忙忙后退几步却见德顺喊的并不是自己;顿时脸色微红、尴尬不已。倒是师父两眼精光一闪,对德顺产生了丝丝好奇;因为别的人看不见他可看得见,德顺呼喊的方向正好是那十多具阴魂聚集的地方,那幽灵女子身前的小男孩被德顺一声大喝吓得直往身边披头散发的女子身后闪躲,空洞的眼睛看不出神色,但稚嫩的小脸上却看得出来尽是恐惧。

      放好了坛子,德顺这才一甩满脸的横肉轻哼一声退居师父身边,对于不远处的十多具阴魂尽是不屑!

      师父一阵思衬,倒也并没有过多的去想德顺为什么能看得见阴魂鬼物;而是收拢了心思继续应对起眼前的事情来。

      师父将惊妖铃交给身边的德顺,嘱咐其不要停止晃动;然后自顾自的附身取出了瓷坛里面的东西。

      “人头骨……”

      身后一群人看见师父将坛子里面的头骨取出,顿时吓个不轻;哪还有一点胆大的样子,倒是一个个的将视线看向了正在晃晃悠悠摇铃铛的德顺,眼里既有钦佩羡慕、又有嘲笑鄙视;他们可是清楚的记得不久之前德顺还怀抱瓷坛在上面呼呼大睡来着。

      师父用七星剑轻挑出头骨上面的一丝血肉,然后继续将头骨放于坛内。

      “我是天目,与天相逐。睛如雷电,光耀八极。彻见表里,无物不伏。急急如律令。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所在之处,万神奉迎。急急如律令……”

      一段招魂咒念毕,师父挥舞七星剑,剑尖直指头顶盘旋的纸鹤;“蹭”的一声,从头骨中取下的一丝血肉直射而去,隐于纸鹤中;随即,纸鹤上面燃烧着的火焰瞬间喷薄汹涌;而纸鹤自身也是飞快的转移了方向,面向正北。

      “嘭!”

      忽然,凌空的纸鹤毫无征兆的爆炸,一声嘭响化为漫天灰烬散落地面。

      “不好!”

      就在纸鹤爆炸的同一时间,师父就已经发现了其中的异状;脸色微微泛白,很显然事情并不像他想像的那么简单,师父急急忙忙翻起了自己身上的布包;终于在漫天纸屑落地之前从布包里面取出一物,却是一方罗盘;只见罗盘中的指针正在急速的抖动,但依稀还能看的出所指的大概方向,正是正北方。

      “跟我走!”

      师父此时铁青的脸告诉身后几人事态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身后几人自是不敢多言,急急忙忙提了马灯紧跟师父身后往正北方疾驰而去。至于那十多具阴魂,早在纸鹤爆开的一瞬间就已经被吓得各自逃离了此处。

      罗盘抖动的越来越快,很显然师父选择的路是正确的;但是师父脸上的表情却并没有轻松下来,反而是越发的凝重。罗盘抖动的越快,说明前面未知的变数就越大。

  “凌子!停下,前面是悬崖!”

      德顺的提醒让师父硬生生的停住了疾驰的脚步,看着脚下的万丈深渊,师父吓出了一声的冷汗。但是此时的罗盘却抖动的越发的厉害了,这就表明陈二狗的魂魄亦或者是某个强大的未知存在就在前方;感受着深渊下缓缓升腾的浓浓阴气,师父终于确定了自己心里一直以来的想法:

      “养尸地!”

  只有养尸地这一种可能才能证明前面发生的种种异常迹象,养尸地聚集了大量的阴气,吸引了大量阴魂鬼物到此处;这也是师父在树林中招魂时却只聚集了十多具阴魂的原因,也是久久招不到陈二狗魂魄的原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