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黑莓和白莲的死亡陷阱
米米拉2017-12-07 14:267,274

  1

  “那个……小黑,我思考再三还是决定跟你讨论一下,下次能不能不要设计这么复杂的死亡过程啊?”

  就在我眼前的“他人生活Happy秀”如火如荼地放送到某1354岁海龟被动物保护协会放归大海,身为海龟的我正徜徉在碧浪中时,耳边响起了一个和画面极不和谐的、如软绵绵的棉花糖一样的画外音。

  软绵绵且不和谐的画外音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又有一个火暴无比还音量超大的声音跳了出来:

  “我设计的死亡路线很复杂吗?很复杂吗?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艺术!”

  “需要让一公里外的火车出轨,然后冲上街道导致街上的大货车翻车,致使货车上的30头猪跑下货车满街疯跑,再致使路人甲为了躲避疯猪冲进路边的居民家,结果机缘巧合撞见正在这个人家里偷东西的小偷,小偷再沿电线杆逃跑导致电线杆倒塌,路人乙为了躲避电线杆推了路人丙,路人丙推了路人丁……”软绵绵显得十分温柔动听的男孩子不遗余力地说着,“最后到路人×推了目标人物一下,导致她被馒头噎死。这样的死法还不算复杂啊?最扯的是火车出轨、大货车翻车等等这么多事故发生,居然只有她一个人死掉,还是噎死……这也……小黑,我说你……”

  嗯!

  此刻的我一边享受着以林依晨身份与小宗接吻的美好瞬间,一边认可地在心里说:的确,用这么复杂的方法让某个倒霉鬼吃馒头噎死,是太扯了点。

  咦……等等!

  这个吃馒头噎死,还是被这么蠢的理由导致吃馒头噎死的人是谁啊?和我熟不?

  “你知不知道艺术是什么?艺术就是精巧到常人无法理解的复杂设计!浑蛋小白!”火暴异常但也低沉动听的声音旋即反驳。

  我听出一些端倪来了,那个蠢到极点的死亡方程式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貌似叫做小黑的家伙设计的。

  什么“艺术就是精巧到常人无法理解的复杂设计”!我看这是他心理扭曲的表现吧。

  “啊哈,连浑蛋这么不优美的词都拿出来用的俗人小黑——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谈艺术。”浑蛋小白,也就是那个柔软声音的主人不紧不慢地反驳道。

  “我没资格谈艺术?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有资格……啊!慢点!小白,哼哼……”不晓得为什么叫小黑的家伙冷笑了起来,听起来还很得意哦。

  马上他就通过语言让我得知了他冷笑的原因。

  “小白,你看她眼睛一直都不肯合上呢!我就说了,用别人的生活片段剪辑的‘美好生活一分钟’是绝对不可能让她甘心死掉的!”

  嗯?仍旧不敢眨眼,直勾勾盯着眼前来自他人人生的美好片段的我,隐隐觉得他们口中的那个“他”,不对,是“她”和我关系非同一般哦。

  “喂!”

  一直脾气很好的小白不知怎么来了脾气,冲小黑吼道:“你也不看看她那个普通的人生,普通得跟忘了放盐的腌萝卜一样乏味的人生。天啦!普通得我都要落泪了好不好?每次考试名次都是25名,每次过马路都是红灯13秒!拜托,这样白纸一样的材料,叫我怎么剪辑‘美好生命一分钟’啊?我想剪出半秒钟的画面都是不可能的好不好?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我都能容忍,唯独对美好事物的追求,我不能妥协!”

  每次考试名次都是25名,每次过马路都是红灯13秒……

  忘了放盐的腌菜萝卜一样乏味的人生……

  这是在说我吧!他们口中的“她”不是别人,就是我吧!

  叫小黑的家伙,给我设计了——

  由于一公里外的火车出轨,冲上街道导致街上的大货车翻车,货车上的30头猪跑下货车满街疯跑,致使路人甲为了躲避疯猪冲进路边的居民家,结果机缘巧合撞见正在这个人家里偷东西的小偷,小偷再沿电线杆逃跑导致电线杆倒塌,路人乙为了躲避电线杆推了路人丙,路人丙推了路人丁……最后到路人×推了我一下,于是我被馒头噎死。

  而叫小白的家伙,因为我“忘了放盐的腌萝卜一样乏味的人生”违背了他对美好事物的追求,而给我剪辑了包括安吉丽娜·朱莉结婚、奥巴马当选、刘翔夺冠、李.小.鹏卫冕、黑虎获得“华夏神犬”、海龟丽娜被放归自然、林依晨片场拥吻小宗的属于我的“美好生活一分钟”!

  由于是临死前最后一次疯狂的缘故,所以我感受到的时间被拉长了许多,但是一分钟也差不多到了吧。

  他们俩的对话也证实了这点。

  “你看!你看!她到现在都还睁着眼睛呢!小白,我看你怎么办!我说过别人的人生组成的美好生活一分钟是绝对不可能让她死而瞑目的吧!呀哈哈哈!”叫小黑的家伙开始放声大笑。

  而此时,我眼前莫名其妙的画面开始纷纷散去,一个一身黑衣、身材还挺好的家伙渐渐在我眼中清晰起来。

  虽然我的眼睛好累好累,但是我一定要鼓起我卜卜最后一口气,把这个给我设计了囧到极点的死亡过程的小黑给看清楚。

  “死不瞑目怎么了?”

  伴随着小白的声音,另一个一身白、身材看上去一点儿都不输给小黑的家伙也在我眼前清晰起来。

  他用温柔却也毫不妥协的声音说:“我是不会违背我的美学观的,任何情况下,哪怕天塌下来也不会!我绝不容许我的剪辑刀去触碰她那个……呃,比没放盐的腌萝卜还要让人乏味的人生!”

  啊哈!我来精神了!

  我卜卜生平第一次生气了!心脏的跳动开始加剧,我……

  刷地一下,我睁大了眼睛!

  2

  一张俊美得让人神魂颠倒的脸出现在离我不到1厘米远的地方,以至于我觉得我稍微不注意就要把我的初吻献给他了。

  “哎呀!天啦!好险!差点就被她亲到了!”激烈的惨绝人寰的叫声不是来自于我,而是来自于那个一身黑衣的家伙,也就是传说中的小黑吧。

  我揉了揉眼睛,突然的变故让我有点不能适应,而且……

  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刚刚那张脸,真是帅到没法形容呢!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帅的脸,鼻子和嘴唇线条完美,脸型清秀又不乏刚毅,拥有一头浓密的黑发和同样黑得纯粹的眉毛,还有一双——湛蓝的大眼睛!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蓝眼睛呢,还是如此蓝如此纯净的蓝眼睛,简直比最最干净的天空和波罗地海的蔚蓝还要美丽,还要明亮。

  如果不是之前听他说了那么久的话,对他的声音已经很熟悉,我真不敢将这样一张脸和那个设计了我离奇死亡的变态画等号。

  可是……

  他们偏偏就是同一个人,那个叫小黑的帅家伙此时还正捂着他的嘴又叫又喊,只差没抱着门大哭了。

  “呜呜呜!我的吻差点就被这个丑女夺走了!天啦!好险!好脏!啊……我要漱口!水呢?水……”

  讨厌鬼!

  就算你有世界上最美丽的蓝眼睛,我也讨厌你!恨你一辈子!对!从今天起,我恨所有蓝眼睛的家伙,我恨蓝色!

  我用力睁开双眼,并且忍住身体的剧痛努力活动了一下四肢,让我惊讶的是,我还能动,虽然我好像是死了,不过身体还能动耶!

  我拼命动了动四肢,坐了起来,于是啪嗒一下,一声无比清脆的、茶杯落地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

  我看到地上有一大摊棕色的茶水,水渍上还有一只碎掉的茶杯,而顺着茶杯望过去,旁边是一个穿了一身合身的白色西装、端坐着的褐发少年。

  他呆呆地望着我,一双漂亮的淡金色桃花眼里闪动着难以描绘的恐惧。

  恐惧?他为什么要恐惧呢?我不明白啊?我很可怕吗?

  “啊……啊……”

  在我不明白时,他微微张开他淡粉色的唇,发出了卡壳一样的“啊”音,英俊的面孔被恐惧弄得异常扭曲。

  不过,此刻我已经彻底清醒了,于是我发现在小白,也就是那个穿白西装、表情恐惧的家伙露出恐惧表情之前,他——

  正在喝茶!

  也就是说,在我死掉的整个过程中他都悠闲自在地喝着茶。

  我……

  血液温度达到99℃,我马上就要气得沸腾了!

  “啊……啊……”

  小白吞了口口水,看来终于是从极端的恐惧中恢复了点元气,伸手拉了拉旁边用清水不停漱口的小黑说:“小黑,她真的没死透耶!怎么办?我们俩第100次死亡管理员考试又失败了耶!怎么办啊?”

  哈哈,从小白的话里,我获知我还没有死得透彻,哈哈哈,好消息啊,好消息。不过好消息总是伴随着坏消息,只见小黑放下水杯,拿起了一个看上去足足有半个人高的花瓶。

  “还能怎么办?”小黑举着花瓶气势汹汹地走到我面前。我眨了眨眼睛望着他,他也眨巴着蓝眼睛望着我,咬牙切齿地说,“事到如今,只有再做掉她一次!”

  啊?

  我才活动开的身体顿时石化,睁大了双眼、鼻孔和嘴巴呆呆地望着眼前这个长相美好、还有双清澈如洗的蓝眼睛的家伙。

  他的意思是说,要用这个花瓶把我再弄死一次吗?

  喂喂!

  用花瓶砸死人这么简单的杀人方法就符合你“艺术就是精巧到常人无法理解的复杂设计”的人生理念了吗?

  还有那个叫小白的家伙,他不会再把那个他人生活片段剪成的美好生活一分钟在我面前放一次吧!

  最最关键的是——我虽然不可爱、不优秀,还不特别,但我也是一条生命啊!怎么可以说杀就杀呢?

  天啦!

  不过此时我已经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于是只能用全身最后的武器,也就是我的眼睛用力地看着小黑。

  小黑也正用他的蓝眼睛用力地看着我。于是我们对望着……

  一分钟过去了……又一分钟过去了……又十几分钟过去了……

  湛蓝的眼眸中渐渐流露出愤怒、不爽、埋怨交加的表情。虽然,我不明白他有什么好愤怒、不爽、埋怨的,不过瞧着他这个别扭的样子,我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他……应该不会伤害我吧!

  “呜啊!这个花瓶真重!”他突然大吼了一声,把花瓶放到一边,然后潇洒地走到了房间的大门处,对小白点了点头,潇洒地说,“我去喝口水休息一下,她就交给你了哦。”

  “什么?!”

  小白立刻冲到小黑身边将他紧紧抱住,悲惨地大叫:“什么叫就交给我了?交给我了,我要怎么办啊?第100次考试不及格,我们俩要一起玩完耶!你这个罪魁祸首怎么可以这么轻松地就走掉啊?”

  “我哪里是罪魁祸首了?如果不是你对美好的奇怪追求,我们早在第23次考试的时候就应该顺利过关了耶!”小黑反驳说。

  “啊哈!”小白冷笑一声,“不知道是谁给黄狗阿福设计了那个被垃圾桶砸死的奇怪死法,导致我们第99次考试失败的!”

  “你不也没发现会出问题吗?”

  ……

  眼看这两个人吵成一团,我终于有时间好好打量一下我目前所处的地方了。我现在正坐在一个纯白色的小房间里面的一张纯白色的桌子上。桌子的旁边是一个工作台,上面放满了剪辑下来的胶片和好多好多装在盒子里成卷的胶卷,工作台上还有一台类似于笔记本电脑的东西上面贴了一个小标签:“小白专用剪辑器”。

  在小白的工作台边还有一个被涂成黑色,和房间基调特别不搭的工作台。上面放满了地图和画着复杂图形的图纸,我想那应该就是小黑的工作台了吧。

  而在这个房间唯一的大门上还贴了一个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的内容是:“死亡管理局,预备班第1009H组”。

  我忍不住问了出来:“死亡管理局预备班第1009H组是什么啊?”

  “死亡管理局预备班1009H组,当然就是死亡管理局的未来之星,由最优秀的我——黑莓!”

  “和我,白莲,组成的梦幻组合啦!”

  正在争吵的小黑和小白听到我的问话,立刻同时摆出了一组极帅的造型对我得意地说。

  嗯……

  这两个家伙,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

  他们是永远不会毕业的!

  3

  “那个,卜卜小姐,你要不要喝杯茶啊?我这里有上好的大吉岭哦。”

  经过了之前的死不瞑目事件、小黑力举花瓶事件、面对问题同时摆Pose事件后,我们三个人也算是认识了。于是绅士一样一身礼服的小白转身倒了一杯香浓可口的红茶送到了我的面前,想要讨好我。

  不过奇怪的是,一向对新鲜的食品很有兴趣的我对他的茶一点儿兴趣都没有耶。我摸着自己的肚子,好像从今天起就不会有饿的感觉了一样。

  “啊哈。你感觉没有食欲是正常的,因为你现在的状态是半死状态,虽然还没有死得完全,不过肉体的欲望你已经完全不会感觉到了。”

  小白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我发现他漂亮的桃花眼在笑的时候,会显得有些无奈,但是也非常温柔。不过,他只能排到我所见过的帅哥排行榜的第二位。至于第一位——

  那个叫黑莓的臭小子,正酷酷地坐在房间的另一边,摸着自己的嘴唇,用很不爽的表情盯着我。

  浑蛋!差点被你吻到的我才是最可怜的人好吧!

  相比之下小白不但长得帅,身材好,而且态度还非常亲切温柔,所以我选择暂时原谅了他,心平气和地问道:“也就是说,我现在已经死了吗?”

  “不不不!你没有死,如果死了的话,你就不会看到我们了。”小白立刻说,“能看到死亡管理局的人都没有完全死,因为你的死亡过程不合格,也就是说你的死亡过程不完整。你明白吗?就像……”

  小白望着天,开始思考要怎么打比方来给我说明。

  过了一会儿,他眼睛一亮,说:“就像用从商场买回来的电视机。如果是一台合格的电视机,插上电源,就可以用了对不对?”

  “嗯。”我点头认可,他像得到鼓励一般继续说,“但是如果是不合格的电视机,插上电源也还是不能播放,对不对?”

  “嗯。”我又点了点头,刹那间脑海里想起了他那个恶毒至极的比喻:忘了放盐的腌菜萝卜一样乏味的人生……

  于是我试探性地问小白:“你的意思是说,死亡管理局就是电源,一般情况下,普通人就像质量合格的电视机,插上电源就可以顺利死掉;但是由于我的人生太过平凡,所以我是不合格的电视机,于是插上电源也不能……”

  “啊!卜卜,你好聪明啊!”

  我的双手一热,低头看见小白正激动地握紧了我的双手,两只眸子里隐隐闪着泪光。

  我……

  真是被石头砸到,昏头了,我怎么能轻易原谅这样的家伙呢?他说我的人生是没放盐的腌萝卜,在我死掉的过程中品茶,现在居然还把我比作不合格的电视机!

  “噗……”

  更不和谐的声音传来,在小白将我顺利比做不合格的电视机的同时,一直在一边酷酷地翘着二郎腿、没事人一样的小黑扑哧一下笑了起来。

  “哈哈哈!好贴切的比喻啊!哈哈哈……哈哈哈……”

  小白固然可恨,但这个叫小黑的家伙才是最最应该人道毁灭的!

  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卜卜一生没有对任何人动过怒,即便是小学时吃掉了我的盒饭的小胖子、初中时用墨水给我的运动服改颜色的中胖子,还是高一开学那天把我的英语书踩了一个大脚印的大胖子,我都没有对他们生气过。

  但是……今天,这个叫黑莓的家伙让我彻底愤怒了!

  “浑蛋!丑八怪!”我随手操起一个东西,大约是小白给我的茶杯吧,就朝小黑丢了过去。

  然后,茶杯华丽地落下,深红色的茶水顺着小黑洁白的面颊流淌下去,染红了他黑色西装内洁白的衬衣领子。

  而且,由于茶是小白刚倒的,所以……

  “好烫!好烫!你疯了吗?死女人!”小黑大叫着跳了起来,冲到我面前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领。

  哎呀呀!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没风度的男人,即便他帅我也不会再多看他一眼。他居然揪住我的衣领,扬起了一只拳头,他要干什么?打我吗?我死都不怕了,还怕打?

  来吧!浑蛋蓝眼睛!

  我仰着头,生平第一次这么不畏强权,大声冲他说:“你打啊!大不了再死一次!丑八怪!恶心的蓝眼睛!心理变态!对设计一点儿天赋都没有的心理变态!”

  “什么……”小黑光滑的面颊上出现了愤怒的折皱,湛蓝的蓝眼睛里释放出血红色愤怒的火光。

  “看来不给你吃点苦头是不行了,对你稍微仁慈都不可以!”小黑捏紧的拳头上青筋爆出,他盯着我狠狠地说,“不要以为我下不了手哦!本来我就打算干掉你的,只有干掉你,我的考试才能通过!哼……不要以为我真的下不了手哦!你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会手软吗?你不要……”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我才不怕你呢!”我大声地说,也许是真的没有了身体的牵绊吧,我的胆量比以往大了好多的样子,“你有种就动手啊!打女人的丑八怪!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我要告诉你的同行,你是一个没种的、打女人的变态!”

  “啊!我受不了了!我要杀了你!”小黑激动得红了双眼,捏紧拳头朝我打过来,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不过他的拳头并没有打到我的身上。

  “小黑,你冷静点!她虽然很普通,但是我们也要遵守管理员条例啊!”小白用力抱住小黑大声地说,“管理员条例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亲手参与杀死对象的过程,否则是最大的违规,永远都不能再补考的!”

  “啊!”小黑似乎受到了很大的震动,惊讶地向后退了一步,低声对小白说,“那怎么办呢?”

  “哎呀,我的茶里本来是下了毒的啊!如果你不笑的话,我早就得手了……”

  ……

  小白,你这个大浑蛋!伪善的笑脸下是卑鄙的心。再说了,你下毒杀掉我,不也违反了条例吗?你这个卑鄙小人加头号白痴!

  至此,我再也忍受不了眼前这两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了。联想到我普通得“没放盐的腌萝卜”一样的人生、我复杂得无可匹敌的死亡过程和我死后还不得安宁的此时此刻——

  胸中一股难以释怀的郁闷气体升到了脑门处,压迫着我的鼻子……

  “唔……哇哇哇!”我当着这两个讨厌的陌生人,号啕大哭起来。

  “哎呀!不要哭!”没想到我一哭,他们两个立刻紧张地向我扑了过来,同时房间的大门外也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而我的脑袋不晓得被什么东西狠狠地砸了一下,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最后映在我眼里的是两张漂亮且极度失望的脸。

  小白伸出手似乎要拉住我,嘴里还在喊着些什么。而小黑淡淡地看着我,没有要伸手拉我的意思,嘴角紧绷着,表情失望无比,但奇怪的是他的眼中似乎有隐隐的高兴。

  好像很高兴我再一次失去意识一样,他那么高兴,是因为这一次我真的死掉了吗?

  过了好久好久,我努力睁开双眼。眼前是淡米色的天花板,我挣扎了一下,从软绵绵的大床上跌了下去。

  “啊!好痛!”我揉了揉屁股站起来,看到穿衣镜里的我正穿着我最喜欢的维尼熊睡衣,手里还抱着软绵绵的被子。

  咦……

  我现在是在自己的卧室里吗?我……还活着吗?

  我用力地捏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哎呀,好痛!

  “卜卜,起来了。快点吃早餐去上学。”门外响起了妈妈在菜市场吆喝一样的喊声,我连忙拾起床边的手表一看:2009年5月12日,7点21分!

  也就是说,现在是我死掉后的第二天,而现在我还活着!

  也就是说……

  “哦耶!我还活着,我卜卜还活着!都是梦!都是一场梦!”

继续阅读:第二章被帅哥们夺走的人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爱,倒数100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