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悔恨,爱已成殇
百变小妖2018-08-08 09:302,325

  风止、雪停、雷消,太阳从云层中挤出来,光线依旧强烈,但没有之前那种被炙烤的感觉。时不时一阵微风拂过,终于恢复正常,似乎之前的事从未发生过,一切仿佛只是人们的一个错觉。

  布墙变成冷沫儿和婴儿临时的被子盖在她身上时,那股看不见的神秘力量亦消失。从发生异象到现在结束,一共持续了两刻钟的时间。

  皇甫琰云在过去的两刻钟时间几乎用光了所有力气,以至于他再也没有气力提起真气,最后只能用走的,不,是爬到绞刑架上。

  他看到她毫无生气躺在那儿,紧瞌着的眼角还残留有泪花。失去灵魂的身体只能称之为尸体吧!尸体旁躺着刚刚才出世的婴孩,孩子哇哇哇地哭个不停,四肢朝天像个无法翻身的小乌龟,无力踢腾着盖住他(她)的布幔。

  皇甫琰云顿时感觉心都被掏空,他挪动犹如千斤重的脚步,他想快点上前,又不敢上前。一阵风吹过,掀起布幔把冷沫儿的头也盖住,这下她成了实实在在的尸体。

  “啊……”皇甫琰云发疯地扯开盖着冷沫儿身体的布幔,连同孩子的布幔一起扯开,孩子哇哇哭得更凶了。然后他看到了孩子光着的手臂,惊得一屁股坐倒,“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啊!?”

  他呕出一大口血来,之前冲撞布墙都没受太大的伤,而现在只是看到孩子竟然吐血。

  冷沫儿的江湖朋友纷纷上前想把孩子抱走,不料皇甫琰云动作迅捷把孩子再次裹住,紧紧抱在怀里,生怕别人抢了去。

  “不……沫儿……我错了……我错了……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皇甫琰云把冷沫儿也揽进怀中,哽咽着无法言语。

  他的发髻早已散落,一头的青丝凌乱地披在肩上。他的泪毫无顾忌滑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伪装了那么久的狠心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管孩子是谁的,他只要她好好活着。哪怕只能看着她幸福他也愿意,就是不要变成尸体。

  冷沫儿的江湖朋友围在旁边,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刚才皇甫琰云那么卖力地去撞布墙,他们都看在眼里。他与她的感情,他们有目共睹。

  皇甫琰云和冷沫儿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不知道。他们是爱慕冷沫儿的,看着她能幸福,他们情愿选择放手。八个月前的那场婚礼过后……一切都变了。没想到,时至今日,他亲自站在监斩台,她成为受绞刑的死囚犯。

  ……

  “不会吧!你是月老?”冷沫儿像看怪物一样看向玄衣男子。

  无论是从书上还是从电视上,冷沫儿印象中的月老无不是一头银发,眉毛胡须都是白的,给人以仙风道骨感觉的老头。可是眼前这位,仙气的确不少,但如论如何,她不能把他和和月老老头联想在一起。

  “那是你们凡人胡乱猜测的好不好,没有见过非得把我这么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想像成老头。月老,月老,就一定是老头?”月老一说到这个就来气,他的年龄是不小了,呃!也不知有多少个千岁了。神仙大部分有修炼驻颜之术,哪会变老。

  月老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对冷沫儿的少见识嗤之以鼻。都说月老童心未泯,这个看来不假,谁会看到活了几千上万岁的人,还会露出这种表情啊!

  冷沫儿嘴角抽搐,想不到传说中的月老不是一个白发白须的老头,是天下少有的美男子,而且是个爱臭美的美男子。她今天算是大开眼界,就算真的死了也可以瞑目了。

  “本尊听到你的心声,你想回到原来的世界生活?”月老认真地看向冷沫儿。东镜国的冷沫儿阳寿已尽,他不送她回去都不行。

  关于冷沫儿离奇怀孕的事,月老不打算说了,那都是他的错。事情已经发生,他今天所做的只是挽回一些事。她诞下的孩子是谁的,皇甫琰云他们很快就会知道。

  用法术让刑场的人产生幻觉,已经违背天理。说不定被玉皇大帝那小子知道了,还要找他的麻烦。他不是不敢说,而是觉得没必要让冷沫儿留太多的牵挂在这边。

  “真的可以回去?”冷沫儿有些不敢相信,她还有两个疑问,当初她的灵魂来到这边是不是也与月老有关,她离奇怀孕是不是出自他的手笔,想到此她问了出来,“我为什么会来这儿?我为什么会怀孕?”

  来到东镜国整整两年,她和皇甫琰云发生太多的过往,可是八个月前她和他成亲时,她晕倒在喜堂,竟然是因为怀孕后贫血。她没有除了皇甫琰云之外的任何男人,如今想想只有眼前的神仙,月老可以解开她心中的疑惑。

  “如果你想回去,本尊马上施法送你回去。”月老拐弯抹角,只回答了冷沫儿一个问题。

  他的死婆娘在21世纪占着冷沫儿的身体,一天到晚“调戏”帅哥,把他这个正牌老公丢在一边,他的老脸丢到了爪洼国。

  八个月前那件事就别提了,月老汗颜,身为一个神仙,竟犯下那么低级的错误。

  “亲爱的月老先生,回去的事不着急,我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儿?还有我怀孕是怎么回事?”冷沫儿看似很有礼貌,其实她有些生气了。她看到月老的表情分明是在打马虎眼。

  “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吧!”月老一副怕怕地样子,配上那俊美的容颜,要多怪异,有多怪异。

  “可我想知道,我有权利知道。”冷沫儿心里有种被愚弄的感觉,但是,对方是神,她只能乞求他能告诉她。

  “可是本尊不想告诉你哎!”月老干脆耍赖。告诉她还了得,等她以后回归本位,还不得找他算账。都怪那死婆娘,非得让他帮忙,结果惹出这么多事来。

  “我一定要知道呢!”冷沫儿发现月老竟然有些虚自己,她叉着腰威胁,“不说,我就向你们的上头反应。”冷沫儿想当然,既然月老存在,玉皇大帝应该也有。

  “时间到了,你该走了。你的孩子不会有事,你回去后会忘了东镜国的事,所以不用担心会痛苦。”月老的声音飘渺着似从天边传来。冷沫儿只感觉一股漩涡般的力量把她卷入其中,然后她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她还来不及跟月老说她看到皇甫琰云那么悲痛欲绝,她舍不得离开,也舍不得那个怀胎十月、骨肉相连的孩子,她甚至都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虚霓幻境之无极门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虚霓幻境之无极门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