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梁二博大呼一声惨了
丽宝2017-12-19 20:161,684

  那天晚上到家已经十点多了,谢叶红还没有回来,说是带着彭小惠一家在吃夜宵。他坐在黑暗的客厅里没有开灯,脑子里一直盘旋着那个女人的一生。

  她叫唐宁,很普通的名字,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从小无比叛逆,不爱上学爱上了谈恋爱,17岁的花样年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天真的想要结婚生子,当个最酷的妈妈。

  结果那个比她大三岁的男生吓得连夜逃跑了,只好回家保持最后一丝倔强,如果不让生,她就死。爸爸气得扬手给了一巴掌,妈妈哭得差点背过气,高傲的姐姐对着她轻蔑的哼了一声,弟弟浑然不知家中的风暴,抬头问:肚子里的是男生还是女生?

  如果她安安心心在家养胎生下孩子,一切也就顺其自然,可她偏偏在五个月大肚的时候,偷偷跑出去参加音乐节,在疯狂的人群中摔倒了,她死死护住肚子,哭得撕心裂肺,可远远盖不过台上更加疯狂的音乐声。

  孩子没了,命保住了,她觉得自己已经过完了前半生,休养之后她回了学校,妈妈说不求学业多好,只要好好呆在学校,就安心。可她却突然开了窃,以前的学渣变得异常努力,19岁那年她考上了数一数二的重点大学。

  进了大学后,她觉得证明自己不是傻子就够了,于是开始逃课,和男生们去酒吧喝酒跳舞,和各种人谈恋爱、上床,生活如何颓废就如何来,每天浓妆艳抹,像个交际花,可她却从来置之不理,反而认为自己活得精彩,自由自在,敢于做自己。

  四年过去了,毕业证也拿不到,因为太多挂科,她不在乎,认识了一群驴友,全国各地去穷游,瘦了黑了也无所谓,她称这才叫肆意的青春。

  等她26岁时,爸爸患了癌症突然去世,她没有见到最后一面,因为那时她不知道在爬哪座山,手机根本没有信号。只记得才诊断出来病情时,爸爸用苍白的手拉着她说:宁宁,想去干什么就去吧,不要被我绑住,爸这一生过得就是太束缚了,遗憾太多,而你一直敢想敢做,活得像个战士,爸爸爱你,可是不知道如何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阻止你去追求自己想过的生活。

  她真信了这句话,背着登山包就上了绿皮车,回来发现爸没了,只有一座小小的墓碑立在众多的碑之间,毫不起眼,妈已经头发花白,老了十几岁,那一刻她丢了登山鞋,走进了写字楼。

  那一年姐姐去了国外,打算在那边成家立业,弟弟去了首都北漂说那里的房价真贵。她没日没夜的工作,从职员到主管,到经理,最后到总监,花了七年的时间,钱都给了弟弟买房买车,妈终于露出笑容,去了首都带孙子。

  这时她憋着的那一口真气突然就散了,一下子生活茫然失去了方向,34岁的单身女高管,或许缺的就一份爱情吧,而对于男人她总觉得自己有着与身俱来的魅力,很快身边就出现了一位绅士帅气的男人。

  拍的婚纱照,女的美男的帅就像偶像剧一样,她每天醒来觉得自己的一生太够折腾,之后一定小心翼翼守候平淡,没想到婚礼还没有举行,她却查出患了癌症。

  梁二博记得她指着幕布上,她站在医院门口的那张照片说:那天特意在医院门口拍了照,孤单单一个人,那个男人一听我的病无力回天,就渐渐消失了,看,这就是我的一生,够精彩吧。

  投影仪的余光扫过她的脸,眼睛里的泪光闪闪,脸上却挂着笑,那一刻梁二博突然很心疼眼前这个女人,不由地伸出手将她抱进了怀里,她哭了,一开始只是小声,后来越来越大,直到嚎啕大哭,最后哭到筋疲力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梁二博胸前感觉到被泪水泡得湿漉漉的一片,茫然间他就被唐宁推出了房间,脑袋昏昏的回了家,坐在黑暗的客厅里良久,直到谢叶红回家开灯,才清醒。

  老公,你怎么了,大半夜的坐在客厅也不开灯。谢叶红靠近伸手想摸摸他的额头,有没有生病。

  没事,没事,回来时天还没黑,想等你回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对了,轩轩呢。梁二博起身避开了谢叶红伸过来的手,径直向浴室走出。

  他在妈妈那边,彭小惠这一家太难伺候了,谁要是嫁给那个谢元斌,遇到彭小惠这么个婆婆,真是倒了大霉……

  门外谢叶红还在那里说,梁二博拧开了花洒,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脑中又浮现了唐宁,这个即将要离世的女人,一生有过荒唐也有过快乐,不断寻找生命的意义,最后却败给了癌症,想到这里心突然疼了一下,梁二博大呼一声惨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哭过,伤过,生活继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哭过,伤过,生活继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