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看来“病”得不轻
林霡霂2018-07-13 11:472,392

  凌天爱本来只是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打算听听也就算了。不过,毕竟不是很舒心的答案,难免让心情一直悬着,加上费琼的添油加醋,这下心情可就更加低落了。

  为了能够彻底摆脱这个噩梦,凌天爱让妈妈特别加重了安神中药的分量,还在费琼的极力怂恿之下,向季芹借来了一个“驱魔”的法器——一个类似于香薰盒的小盒子。虽然无论怎么看,这都只像是一个有安眠作用的香薰盒,但凌天爱还是乖乖地按照季芹的吩咐,在零点的时候点燃了香薰盒,在睡床的四周以及枕头的上面洒下了“圣水”,并用“圣水”在额头上画了一个符咒,念念有词地叨了几句也不知道有没有说准确的咒语,以驱赶恶魔。

  随后,凌天爱喝下了妈妈准备的安神中药,吸了一口大气,便躺上床了。

  “砰砰、砰砰”,随着两声强烈的心跳,凌天爱像越过了一扇隐形的黑暗大门似的,又一次来到了这个黑暗的世界。

  “果然是不能把费琼的话当真啊,这个噩梦看来是无法摆脱了。”凌天爱无奈地自言自语道,睡前所做的一切就像是个傻子一样。

  与其在这儿无助地沮丧,还不如积极地面对,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一定有它的原因,不把这个原因揪出来,始终都无法真正解决问题。

  于是,凌天爱决定要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迈出自己的步伐。她双脚紧贴着“地面”,开始慢慢向前挪动,双手不停地四处摸索着,嘴里还时不时地喊道:“有人吗?”

  只是,黑暗的世界里,静悄悄的一片,没有一丝回应,安静得吓人。毫无触感的地面犹如在太空漫步,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一整个晚上,无论凌天爱走多久,走多远,还是没有触碰到任何的东西,没有看见到一丝的光亮。

  直到……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铃铃铃”——闹钟响了。

  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带着无奈和疑惑,拖着疲惫的身躯,凌天爱又上学去了。

  这天是星期五,学校有体育课。凌天爱在课间的时候,跟费琼一起上了洗手间,换上了运动服,便来到操场上集合。

  今天的体育课刚好安排在了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夏日的太阳已经接近最高空,晒得相当猛烈,早餐只吃了一点点面包的凌天爱脸色看上去有点儿苍白。远处也同样在男生队伍里集合的张祁看见了,没顾上老师的喊话就往女生队伍跑去。

  “小爱,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我陪你去医务室啊?”张祁关心地问着凌天爱,背后马上响起了同学们的起哄声。

  “我没事。”听到老师的哨子声,凌天爱尴尬地敷衍了张祁一句便匆匆把他推走了。

  老师的哨子声对张祁来说并没有多大的震慑力,但惹恼了凌天爱,张祁也得不到什么好处。虽然很不想离开,但张祁还是识趣地溜到了一边,临走之前还千叮万嘱费琼,要好好照顾凌天爱。

  今天是800米长跑测验的日子,凌天爱喝了一口水,做了一会儿热身运动,便来到了跑道上。在老师的一声哨响之下,长跑测验计时开始。

  平时长跑特别出众的同学已经迅速跑在了最前面,跟其他人拉开了一段距离,凌天爱和费琼匀速地跑在了队伍中间靠后的位置,几个体能特别差也不太在乎体育成绩的女同学祝斐儿、孙晓岚,还有张念慈则一如既往地跑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今天虽然温度并不是很高,但是太阳特别刺眼,紫外线强度特别大,本来身体状态就不太好的凌天爱一路跑来显得特别安静。

  一身肥脂的费琼没一会儿就已经落在了凌天爱的后面。她气喘呼呼、大汗淋漓的,被太阳晒得满头大汗,活像一个快要溶化的大雪糕,跑着跑着就落下了更大一段距离,几乎与祝斐儿、孙晓岚、张念慈齐平。

  她们三个平常总喜欢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围绕在“班草”冯乐曦的身边,对于体重可以抵得过她们三人的费琼,还有整天被男生们取笑“大胎记”的凌天爱,一向是冷冰冰的。

  费琼瞅了一眼她们自以为是的三张脸,也提不起跟她们聊天的兴致,自顾自地跑着。

  她们三人也完全把费琼当作是透明的,边跑边聊着天。

  “热死人了,怎么挑这种天气长跑测验啊?”祝斐儿抱怨道。

  “再过一、两个月天气不是更热吗,到时候更加跑不动,不及格还得补考呢。” 孙晓岚喘着气说。

  张念慈接话说:“还是别想跑步的事了,我听说饭堂新来了一个供应商,今天就入驻,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咱们饭堂的饭菜不是一向都不怎么样吗?” 祝斐儿质疑道。

  “听说这个不一样,是来自大集团的供应商。” 张念慈说道。

  一听见吃的,费琼突然就来劲儿了,拼了命地往前跑,把祝斐儿她们甩开了九条大街,不一会儿就追上了凌天爱。凌天爱依旧跑在队伍的中间位置,默不作声,只是机械性地不停地迈着步伐。在她耳边响起的只有呼呼的风声,眼前看到的也只有红红绿绿的操场跑道。

  眼看终点快要到了,凌天爱深深吸了一口气,尽最后的力气往前一冲,刺眼的阳光闪得四处白亮亮的一片。

  “终点到了吗?”凌天爱被突如其来的白光闪得止住了步伐,一只手不自觉地挡在了眼前,当她挪开手臂的一刻,在她眼前出现的竟然是陈浩和他的妈妈。

  凌天爱一眼就看出这里是陈浩的家,她远远地站在一个角落,陈浩正在跟他妈妈吵架。

  “我不要去AM国,要去你们自己去,我一个人也可以生活。”陈浩激动地跟妈妈说着。

  “开什么玩笑,移民的手续都办好了,AM国的学校也给你找好了,一年多以前就已经跟你说好了移民的事情,这岂是你一个小孩子说不去就可以不去的。”陈浩妈妈也特别生气地责骂着他。

  “我说了不去就不去,爱去你们自己去,我要留在这里,一辈子留在这里!”

  “你这孩子脾气怎么这么倔呢?一个人,一个人,说得倒是轻松,你有钱吗,你会做饭吗,你一个人在这里能生存吗?”

  “我可以!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说罢,陈浩拿起书包和篮球就甩门离开了。

  凌天爱想追出去,却发现自己双腿怎么都动不了,想去安慰一下陈浩妈妈,却发现自己怎么都说不出话。凌天爱使尽全身力气叫喊着,似乎身在此地,又不在此地。

  突然,一口暖暖的清水灌进了她那喊得干涸的喉咙,凌天爱呛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继续阅读:第9章 能不能消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平行绝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