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唯一的线索
林霡霂2018-07-13 11:512,148

  “陈浩!”凌天爱立马站了起来,毕竟多天没见,见面还是欣喜的。

  “你在这里做什么?”陈浩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

  凌天爱话还没说,沈馥君就从陈浩的身后冒了出来,说:“小爱,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凌天爱的笑容突然被打住了,顿了顿,才又转向陈浩吞吞吐吐地说,“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此刻,沈馥君在,秦小雅也在,如果现在就把自己遇到的怪事跟陈浩说出,似乎并不合适。

  “我没事,挺好的。”陈浩还是那副表情说道,喜怒哀乐全然看不出来。

  “那就好,我们今晚一起吃个饭好不好?”凌天爱尝试制造出与陈浩单独相处的机会。

  可是陈浩却拒绝道:“我今晚有事儿。”

  沈馥君在一旁装出懂事的姿态故意插把嘴说:“或许我们可以先一起吃个饭?”

  陈浩一直不想让凌天爱知道自己的近况以及家人出国移民的事情,生怕她担心,此刻毫无疑问,就是遮遮掩掩地再次拒绝道:“我们没有这个时间。”

  沈馥君乖巧地笑了笑说:“也是。”

  看着两人的默契,凌天爱突然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外人。

  陈浩又瞄了一眼凌天爱身旁的秦小雅说:“你怎么跟她在一起?”

  没等凌天爱开口,秦小雅已经嬉笑着勾肩搭背说:“out了吧,我们现在可是好姐妹呢。”

  “好姐妹?”陈浩有些讽刺地说道。

  “对啊,你看,小爱还请我喝可乐呢。不妨碍你们叙旧了,我先撤啦。”说罢,秦小雅摇了摇手中的一百块钱,边走还边对凌天爱说:“谢啦。”

  凌天爱莫名其妙地看着秦小雅离去的身影,回过头的时候已经看见了陈浩冷冰冰的一张脸,说:“这种人以后就不要跟她再有什么来往了,毕竟她今天对馥君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

  凌天爱从未看过陈浩如此严肃认真的一张脸,也被吓到了,咽了口口水,应答了一声。

  “还有别的事情吗?”陈浩问。

  “没有了……”凌天爱回答。

  “那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沈馥君礼貌地搭上了一嘴。

  “哦……”难得看见了陈浩,凌天爱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就这样看着陈浩离去了。

  呆站了一会儿,凌天爱才从沮丧中回过神来。对哦!不是还有“小白鞋”这个线索吗?跟陈浩说这事儿,估计他也是云里雾里,还不一定会相信呢。若是能找出那个穿“小白鞋”的人,说不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于是,凌天爱又坐在了小士多前,定定地盯着路过的每一个人,搜寻着记忆中的那双小白鞋。然而,白鞋众多,却偏偏没有那一双。

  奇了怪了,她闭上眼睛,努力回想着“幻觉”中的每一个细节。那双小白鞋设计简约时尚,没有任何多余的花纹和颜色,纯白无瑕,撇开血迹来说,真的没有丝毫的划痕和污迹,看得出来小白鞋的主人是个极其讲究甚至于有“洁癖”的人。此外,从小腿以下的部位以及踢打的动作和力度来看,小白鞋的主人应该是个身材高挑匀称的年轻男子。笔直的、卡其色的休闲裤脚正正把小白鞋的品牌标志给遮挡住,让人无从在品牌上入手,但鞋型还是看得非常清晰的。

  凌天爱从书包里掏出了一本小本子,把记忆中的小白鞋画了下来,然后骑上自行车,飞速来到了品牌最为齐全的商业大道上。

  拿着手上的小本子,凌天爱一家一家店铺地寻找,连人家压箱底的旧货都翻出来看了个遍,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任何一个品牌现在或者曾经出过这一款样式的小白鞋,店员们听了凌天爱的描述也是连连摇头。

  凌天爱不禁在想,在林荫大道上,自己还未骑至大坑的位置便已预见了危险;陈浩并未提及出国的事情,但自己却已预见了他即将要出国的信息……假设这些“幻觉”都是真的,那么我就是在事情发生以前就能够提前预知,那么“小白鞋”的事情自然也是“提前”的。但这一个“提前”却没有一个定数,再假设“小白鞋”的事情是提前了很多知晓,甚至提前到这个鞋款还没有出现……那么,陈浩遇险的事情就不会马上发生,也就是说,这件事情还有扭转的余地。

  凌天爱突然想起了那天古彦行的反应,没准他已经知道了什么,但在当时的情况之下不便说明。没有犹豫,凌天爱一动身,又来到了季芹的休闲餐吧。

  “小爱!”凌天爱刚一推开门,便传来了季芹亲切热情的叫唤声,“今天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啊?”

  “嗯。”凌天爱环顾一下四周,餐吧里安静得连一个顾客都没有。她挑了离吧台最近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问道:“你也一个人?”

  “是啊。”季芹端来了一杯饮料,也坐在了凌天爱的旁边,反正此时也没有其他客人,聊聊天也是不错的。

  “你男朋友呢?”凌天爱顺势问道。

  “他出差了。”

  “出差了?怎么之前没听你提起过?”

  “嗯,他的工作就是这样,总是突然说出差就出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有一次,一走就是半年。”季芹微笑着淡然地回答。

  凌天爱显得有些惊讶,继续问道:“他是做什么工作的呀?”

  季芹笑了笑,说:“我也不知道。”显然这个问题季芹也不是第一次被问到了,回答得淡定自如,没有一丝尴尬。

  相反的,凌天爱却显得一点儿都不淡定,说:“你作为他的女朋友竟然会不知道?你都不好奇?不担心的吗?”

  “我相信他,他不说一定有他的原因,等到合适的时候,他就会告诉我了。”

  从季芹的眼神里,凌天爱看见了满满的信任,这大概就是“爱”吧。这种感情,真让人羡慕。只是,这遥遥无期的归期,也断了“古彦行”这条路,让凌天爱一下子又没有了头绪。

继续阅读:第21章 生日快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平行绝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