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来自女人的嫉妒
林霡霂2018-07-13 11:512,340

  “小爱,你刚刚怎么了?在梦里看见什么了吗?”费琼紧张地问道。

  凌天爱正想开口回答又打住了。古彦行摇头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在梦里会受到袭击?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梦里看见的“幻象”是真的吗?踢打陈浩的人又是谁?一连串的疑问让凌天爱觉得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说出来也许会让他们所有人都招致不幸。

  “我……还是做了那个黑暗世界的梦,梦里……除了那把声音以外,什么都没有。”

  费琼竖起着两只耳朵,还期待着凌天爱的回答会有什么惊喜,不料竟是这样的答案,实在是失望。凌天爱说完以后,神色凝重,顿了顿,突然起身跑离了季芹的休闲餐吧,留下了一脸错愕的费琼和季芹,还有沉默深思的古彦行。

  繁华的商业大道上人来人往,车辆缓慢地行驶着,烦躁的喇叭声此起彼伏。凌天爱在路边站了一小会儿,没有打到出租车,着急地踱了几步,便向着陈浩家的方向果断地跑去了。

  “叮咚……叮咚……”、“啪啪啪啪啪……”

  规律的门铃声响和急速的门铃拍打声显得极不协调,按着按着,凌天爱干脆拍打起大门来,声音大得连隔壁屋的梁阿姨都惊到了。

  从微开的门缝中,梁阿姨认出了凌天爱,她打开门问道:“你不是小爱吗?来找陈浩?”

  “嗯,梁阿姨好,陈浩在家吗?”凌天爱喘着气问道,刚刚一路跑来,气还没喘顺呢。

  “陈浩?他最近都很晚才回来,你还是别等在这儿了,你一个女孩子家太晚回家危险,等他回来的时候我给你转告一声吧。”梁阿姨关爱的言语中略带些烦躁。为了避免继续干扰到邻居,谢过梁阿姨以后,凌天爱只好离开了陈浩家。

  这前脚才刚离开不久,门外就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梁阿姨纳闷道:“陈浩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她赶紧打开门一看,又是一阵惊呆。

  “阿姨好。”一位与陈浩年龄相仿的女孩子亲切地跟梁阿姨打起了招呼。

  “你是?”梁阿姨瞄了一眼女孩手中的钥匙纳闷道。

  “我是陈浩的同班同学,我叫沈馥君。”

  梁阿姨这才从记忆中搜索着,最近这段时间,确实有见过陈浩跟这个女孩子待在一起。陈浩的父母已经移民国外,梁阿姨是知道的,在陈浩被经济封锁和没收手机以后,他的父母也是通过梁阿姨来了解陈浩每天的情况的。梁阿姨偷偷一笑,也许陈浩就是为了这个女孩子才没有答应跟他爸妈出国的吧,没想到他们已经熟络到连家里的钥匙都有了。

  梁阿姨笑着对沈馥君说:“你好,我是住隔壁的梁阿姨,这段时间辛苦你照顾陈浩了。”

  “哪里的事,都是陈浩在照顾我呢。”沈馥君腼腆一笑。

  梁阿姨就像一个大家长似的上下扫视着沈馥君,觉得这女孩子斯文乖巧,很是满意。此时,她才突然想起了自己出门的用意,说道:“对了,今天晚上,陈浩的好朋友小爱来找过他,你帮忙转告一下陈浩吧。”

  沈馥君一听,脸色沉了一下,马上又微笑道:“好的,我会告诉他的。”

  沈馥君一直保持着僵硬微笑的嘴角直到进屋以后才耷拉下来,她狠狠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咬得都要出血了。她跟陈浩好端端地相处着,怎么凌天爱又要跑出来打扰了呢。还有那个多事的梁阿姨,无缘无故出门干嘛呢。沈馥君手中的钥匙是她背着陈浩偷偷配的,陈浩并不知道,要是梁阿姨把这事告诉了陈浩,以后不就不能随时来陈浩家里了吗?都怪凌天爱,要不是她来找陈浩,梁阿姨也不会为了说这事儿而出门,沈馥君越想就越生气。

  第二天,沈馥君拐着“疼痛”的脚(其实已经好了),一大早就等在陈浩家楼下。

  “馥君!”陈浩刚一下楼就看见了沈馥君,“你的脚受伤了,就不用特地给我送早餐过来了,这样会影响康复的,还很容易有后遗症。”

  “没关系,我都习惯了,而且这脚伤都已经两天了,也快好了。”说罢,沈馥君一瘸一拐地缓慢走了起来。

  “别走了,今天我载你回去吧。”陈浩走向车库,推出了他的自行车。自从外出打工以后,他就没再骑过他的自行车了,放在车库都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曾经多少次他想用这台酷炫的变速自行车载凌天爱,都被活泼好动的凌天爱拒绝了,没想到这台爱车第一次载的人,竟然会是沈馥君。

  陈浩把前后的座位擦干净,骑上了自行车。沈馥君极力按耐着兴奋不已的心,跟随其后坐在了自行车的后座,双手抖动着缓缓伸向前方,紧紧地抱住了陈浩。

  一路回校,沈馥君都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那些花痴小妹岂是一个“羡慕嫉妒恨”可以形容。这一刻的喜悦,简直让沈馥君飘上了云端。隔壁班的秦小雅看着沈馥君一路风骚地经过校道,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自然沈馥君这一天也不会好过了,承受了无数次的言语辱骂,躲过了好几回的阴谋暗算,沈馥君终于熬到了下午的体育课。跟往常一样,她换上了运动服以后便来到操场上集合。

  跑圈是不可或缺的热身项目,在老师的一声哨响之后,大家便陆陆续续地慢跑起来。对于脚踝上还捆绑着纱布的沈馥君,老师也关爱地问了一句是否需要休息,但沈馥君却坚持跑圈训练,老师也就随她去了。

  刚开始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可是跑着跑着,沈馥君便开始觉得裤头有些松动,再跑两下,“嘣”的一下,裤头便一下子撑开了。沈馥君立马一手提起裤头,才免遭了裤子的突然滑落。身边的同学看见了沈馥君的异样也没一个人过来帮忙,还在一旁小声说大声笑。

  同样也在操场边上做着热身运动的陈浩,被女生们的笑声吸引了注意力,望向了跑道的方向。而从刚刚裤头松开的时候就已经时刻关注着陈浩的沈馥君,此时也注意到了陈浩的视线。就在她与陈浩视线交汇的一刹那,沈馥君突然松开了提着裤头的手。裤子瞬间就顺着她的臀部滑落到了小腿处,并且把她绊倒在胶粒跑道上。沈馥君光溜溜的大腿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大家的视线之下,膝盖上的伤口也开始渗出了鲜红的血液。

  陈浩见状马上跑到了沈馥君的身边,用身体遮挡着大家的视线。沈馥君也趁机赶紧提上了裤子,尴尬地在陈浩的护送之下回到了课室。

继续阅读:第19章 要反击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平行绝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