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以牙还牙
貌似纯洁2017-12-08 10:402,545

  “妈,我就不陪了,领导安排的还有工作。”

  想着,韩东出言拒绝。

  甭管是夏明明还是陈斌,他现在都不想见到。之前有矛盾,硬挤在一起喝酒吃饭,太过无趣。

  龚秋玲不容置疑:“工作先推掉,陪人把酒喝好才是真的。”

  韩东没了拒绝的理由。

  看得出来,龚秋玲对陈斌还挺重视跟了解的。否则她这么讨厌自己,干什么要留他?

  无非是想把陈斌给伺候舒服。

  也难怪,陈斌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公子哥。

  家境比夏家只好不差,其父陈岩本来也是东阳市赫赫有名的人物,手底下连锁商场遍及附近几个城市。

  中午之时。

  陈斌跟夏明明一路说笑进了家门,手中大包小包提满了礼物。

  茶叶,烟酒。

  烟是东阳市最贵的大天叶,私底下的价格每条接近六七千。酒水跟茶叶韩东不认识,想来价值也是不菲。

  此时的陈斌没有任何公子哥的模样,穿着整齐得体,笑容和善讨好。夏明明像是刚从电视台那边回来,身上是一套银灰色的女性职场服装,苗条的身段被勾勒的显露无疑。脚下是高跟鞋,本来接近一米七的身高在高跟鞋衬托下,跟陈斌高矮几乎一致。

  陈斌看到韩东的瞬间,自然的笑容变的不太好看。

  心想这家伙怎么也在,见到人,陈斌就想到自己跟女友夏明明玩制服游戏被韩东踹门撞见。

  近两日,这都是卡在心里的一根刺。

  龚秋玲不知道几人的这些猫腻,还以为韩东跟陈斌不认识,在旁帮着介绍。

  两个男人都配合着,互相握手,客套。

  就是从龚秋玲看不到的角度,陈斌冷冷横了韩东一眼。

  入座后,夏明明上楼去换衣服,龚秋玲一个人跟陈斌交谈了起来。

  不得不说,她交际也是一把好手。

  跟陈斌是第一次见面,却像是认识了很久,待人亲热,言辞有分寸。

  韩东见状百般别扭。

  他进夏家那么久,就没见岳母对自己笑过,还以为她跟夏梦一样性子冷淡,感情她是看人的。这会怕是都把陈斌当成了女婿,大有越聊越高兴,越看越喜欢的样子。

  韩东就跟空气一样,插不进话,也不想插话,独坐在一旁。

  吃饭之时,这状况也没任何改善。

  全程都是岳母在跟陈斌交流,谈家境,谈经济,谈闲话。

  暗地里,韩东被岳母眼神提醒了好几次,让他去找陈斌敬酒,韩东只若未见。

  龚秋玲生恼,索性直言:“小东,把酒帮忙倒上啊!”

  韩东躲不过去,只好起身。

  陈斌不阴不阳,见倒好了,主动拿起了杯子:“姐夫,第一次见面……”

  话一串一串张口就来,意思就是逼着韩东跟他碰一个。

  韩东昨晚饮酒过量,现在是闻到酒就想吐。

  稍抿了抿,腹内翻腾不已。

  连忙说要去洗手间,暂时躲开。

  龚秋玲看他如此不上道,憋了一肚子气:“小斌,别见怪,你这姐夫出身不太好,没见过场面,也不太懂规矩。”

  夏明明脆声接腔:“要我说妈你都不该让他上桌,看到他就饱了。”

  陈斌佯装大度:“阿姨,姐夫不想饮酒。今天就不喝了,没关系。”

  这么一对比,龚秋玲觉得韩东更加不堪,嘴上找了个借口离席,去的方向却是洗手间。

  她一离开,夏明明当即就幸灾乐祸起来,老妈肯定是找韩东麻烦去了。

  ……

  韩东手扶着陶瓷脸盆,镜子里是一张苍白的没任何血色的脸。

  刚才刘明远打电话过来说去公司交账的时候,非但没受到表扬,反而说两人要账的方式坏了公司规矩,影响不好,下不为例。

  并且,因为韩东无端旷工,说下午再不去公司,就要开除他。

  这很反常。

  因为七十万的债务对振威来说不是小数,他辛辛苦苦从乔六子手里追回来,旦凡是个领导,就该高兴才是。

  而唐艳秋表现正好跟逻辑相反。

  特别明摆着的事实,唐艳秋跟夏梦是穿一条裤子的。换句话说,她目的就是赶自己出公司。

  所以,别说要回七十万,要回七百万,他跟刘明远也不可能得到公司的任何奖励。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了起来,龚秋玲的声音打断了他思绪。

  “韩东,饭前是怎么交代你的。让你陪小斌喝酒,把人给陪开心。倒好,躲在洗手间不肯出来……”

  “你再这样不分场合轻重,下个月的生活费别找我,我也不会再给你一分钱。”

  韩东敲了敲脑袋,声音略哑:“妈,我今天真的不能喝酒,昨晚喝太多了……”

  龚秋玲哪听解释:“你就是存心跟我作对。我知道,看我对小斌好,你心里不舒服。没错,我是看他比较顺眼,不管是年龄,家庭,人品,方方面面,他就是比你强。”

  韩东道:“他比我有钱是真的,这也是最重要的。”

  龚秋玲听他还敢顶嘴,更加来劲:“人有个好父亲,本身也是能力的一种,羡慕也羡慕不来。谁让你自己的父亲不争气,连手术费用都要借……”

  韩东如遭雷击。

  他以前觉得,龚秋玲人虽然势力,眼界高,但说话最起码还有分寸。

  可现在,她因为这点小事,连父亲都扯了进来。这就是龚秋玲经常挂在嘴上的高学历,高素质。

  借?

  当初夏龙江拿着钱去他家里,一副不要都不行的样子,怎么能叫借。

  韩东父子真要借钱,何苦无缘无故来借夏家的。

  全都是夏龙江,将这人情半强迫性质的压到了两父子头上。导致,韩岳山同意韩东入赘夏家。

  可能在别人眼里是韩东高攀。

  但在韩东心里,他真的对所谓豪门没有任何兴趣。若非事情赶着,他甚至对钱也没兴趣。

  声音逐渐冷淡,他上前拉开了门,直面龚秋玲:“妈,您这么不待见我,为什么同意我跟小梦结婚?”

  “我同意?我可从来都没同意过,全都是你岳父一手张罗的。他说你人品好,负责任,说知根知底,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么多优点……”

  不要妄图去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所以,韩东认为跟岳母讲不出什么道理来。

  只没再看龚秋玲一眼,径直的往外走。

  龚秋玲气的不行,她训斥韩东习惯了,从没想过这个女婿还有脾气:“你今天要走出这个家门,就别再给我回来。”

  韩东仍旧不答,加快了脚步。

  迎面,夏明明视线朝他看来,眼中笑意犹存,像是特别喜欢他在龚秋玲处吃瘪。

  韩东也笑:“妹子,我昨儿去银河要债,恰好看到你这个完美的男友搂着一个女人去酒店。别问我要证据,我没有。就一个朋友跟我在一块,你或许可以打电话找你姐帮你弄明白。”

  陈斌豁的站了起来:“你少他妈胡言乱语!!”

  同时,恨不得上前宰了韩东。

  夏明明笑容僵住,直觉,韩东不会说谎,也没理由说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门女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门女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