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貌似纯洁2017-12-08 10:393,225

  时间仿佛停滞下来,三双眼睛,半空中汇聚在了一起。

  夏明明能刺破耳鼓的尖叫声立时想起:“啊……”

  男人反应也是奇快,迅速压在了夏明明身上挡住韩东视线斥道:“你谁啊,滚出去!”

  韩东头部发懵,这什么情况?跟想象中怎么有点不同。

  男人不像是在非礼夏明明,夏明明也完全没被强迫的迹象。男人八成是夏明明经常提起来的男友,叫什么陈斌。

  大脑电闪,他迅速把刚才看到的东西抛出脑海,语无伦次:“误,误会,是个误会。抱歉,抱歉。”

  说罢转身就走。心想完蛋,这下子玩大了。

  他本来是好心,结果估计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身后是细细碎碎的着急穿衣声跟夏明明气急败坏,训斥男友的声音,好像在埋怨陈斌乱来。

  韩东自己知道闯祸了,把行李丢回房间后,坐在电脑桌前,入魔一样,那种让人心脏擂鼓一般的雪白总不自禁闯进脑海。

  蹬蹬蹬的上楼声这时急促响起,韩东从脚步上可以轻而易举分辨出一家人每个人走路的声音,来人确定是夏明明。

  她性格急躁,走路也快。

  下一秒钟,房门被剧烈“砸”响的动静就传了过来,夏明明隔着门道:“给我开门,快开门。”

  除了她,那个叫陈斌的男人应该也在。

  韩东头皮发麻。

  怕倒是不怕的,可万一夏明明乱说,不定给传成什么样子。就算夏龙江再信赖他,如果产生误会,也会石破天惊。

  躲着终究不是办法,他上前隔着门解释:“我以为你遇到了危险,实在是抱歉,我什么也没看到。”

  不解释还好,一听韩东这么解释,夏明明尖锐道:“姓韩的,你少在这装模作样,你分明是故意的。我姐真是瞎了眼睛,竟然看上了你这么一条狼!”

  她嗓门越来越大,韩东怕保姆回来突然听到,只好打开了门。

  就在开门的瞬间,一只脚朝他腹部飞踹而来。

  是突然动手的陈斌,脸色阴沉,密布怒意。

  韩东能躲,却是因为顾虑而迟疑了那么片刻。

  砰的一声,他人被踹出去了两步,腹部隐隐作痛。这个叫陈斌的动手架势很不一般,要么是经常打架,要么是受过散打方面的训练。

  韩东猜想的不错,陈斌的业余爱好确实是散打跟拳击。

  其父是东阳本土一家很有名的商场老板,有权有势。

  陈斌个人性格也较为跋扈火爆,对夏明明爱若癫狂,简直就是窝了一肚子火,恨不能打死对方。

  怒气一来,哪儿还计较韩东到底是不是他未来姐夫。

  一脚落下,陈斌不欲善罢甘休,上前又是几拳组合,有模有样,精准阴狠。

  韩东一退再退,边躲边道:“听我说行不行!”

  夏明明未想到男友陈斌不由分说的动手,稍愣,抱臂靠着门肩冷眼旁观。

  她早就看韩东不顺眼,如今被陈斌给教训一顿,正合她意。

  韩东躲避了几下,看陈斌不依不饶,心下也是恼了。

  找了个间隙,腿部弹簧一般反踢而出,正中对方腿弯。

  砰的闷响,陈斌单膝跪地。

  韩东单手卡住了他颈部,将人直接摁倒。

  陈斌剧烈挣扎,想要夺回主动。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韩东的身手是死亡跟鲜血沉淀出的经验,再来两个陈斌,也一样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

  另一只手抓住了他挥来的手臂,扭带间,陈斌脸部跟地板亲密接触,彻底被制。

  陈斌脸涨得血红,成天在夏明明面前吹嘘自己打架多厉害,没想到今儿栽了个大跟头。

  好面子的他完全失去了理智:“有种放了我……”

  他不等陈斌继续骂,一脚直中他腰腹正中。

  偌大的力道,将陈斌整个人踢的侧滑而出。

  “你……”

  韩东面无表情,看他还不闭嘴,紧接着又是一脚。

  两下,陈斌就虾米一样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团,想叫嚣,已然说不出话来。

  夏明明哪想到形势转变的如此之快,自己这个废物姐夫打人的技巧竟是出奇的驾轻就熟。

  没错,就是驾轻就熟,跟吃饭一般寻常。如果被揍的不是自己男友,夏明明甚至觉得他的动作极具观赏性,让人体内的暴力因子隐隐躁动。

  念头电闪,夏明明忙拦在陈斌面前挡住韩东,虎视眈眈注视着,像是护犊子的母老虎。

  韩东吐了口气,稳了稳情绪:“我并不是让你们俩难堪,是在听到你呼救后,产生了误会。”

  夏明明羞恼夹杂。

  其实她自己也大约知道是误会一场,可想到自己穿着护士服的样子被韩东看到,尴尬的咬牙切齿。

  谁要这王八蛋如此好心。

  “你给我等着,回头我就把这件事告诉我姐。”

  “随便。”

  韩东拍了拍衣服上尘土,径直离开。

  他这会已经冷静下来,惹恼小姨子是很确定的,但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事。

  夏家人的通病就是好面子。

  “你个下三滥,姑奶奶不弄死你才怪!”

  夏明明无可奈何,暗自发狠,没好气把陈斌从地上扶了起来。

  “还有没有点出息,平时吹破天,连韩东都打不赢!”

  陈斌本身心里就藏着不爽,又被韩东当着夏明明的面扮了个大丑,听夏梦言辞刻薄尖酸,气急败坏道:“你看着吧,我找人不弄死那孙子算他走运!”

  说着,翻出手机就要拨号。

  夏明明忙去夺:“你脑残啊,他再怎么说也是我姐夫。我爸要知道你敢对付他,你这辈子也别想娶我了。”

  陈斌被说中了软肋,不解道:“你不说他在你们家一点地位都没有吗?”

  夏明明撇了撇嘴:“他是没地位,连我妈的那条宠物犬都比他重要。也不知道我爸搭错了哪根弦,平时他在的话,根本不允许一家人说韩东半点不是。”

  “为什么?”

  “鬼知道,可能是看在韩叔叔的面子上。”

  “那就这么算了?”陈斌憋屈道。

  夏明明眼睛一转就是一个馊主意:“这事你别插手,交给我好了。不整治的他服服帖帖,我就不姓夏。”

  ……

  被夏明明陈斌这么一闹,韩东出门后索性去买了点东西看望父亲,而后又联系了郑文卓,邀请他来家里喝了顿酒。

  等天快黑的节点,韩东才动身回去。

  路上,不免琢磨着跟郑文卓聊天的内容。

  郑文卓眼下在弄侦探社的生意,业务范围目前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偷拍明星隐私转手卖给狗仔,第二种则是负责离婚取证,简而言之也是偷拍,协助雇主获取更高的离婚财产分配。

  韩东个人觉得第二种业务蛮缺德的,不过郑文卓屡次帮他,两人又是兄弟一场。尽管不太喜欢这个行业的性质,口头上还是答应等侦探社正式营业,他会过去一阵子。

  当然,也有前提,那就是不干太出格的事情。

  再缺钱,韩东也不可能有违自己做人的初衷,不然的话纯粹是在给军人这个职业抹黑。

  到夏家,路灯已经点亮,车库内丈母娘跟夏梦还有夏明明的车都在。

  倒是没看到岳父的车,想来是又出差去了。

  夏龙江平时就特别的忙碌,掌控着整个振威集团的他,一个月里至少有半个月是在出差,韩东距今已经至少有十来天没见过岳父的面了。

  他今天故意回来的很晚,往常情况,客厅里多半是没人了。

  可很奇怪,他打开门进客厅后发现,岳母龚秋玲跟夏梦夏明明母女三人全部都在客厅里。

  并且,气氛特别的诡异。

  尤其是岳母,看他的目光简直能将人穿透。

  五十岁整的一个女人,岁月却并没在她脸上身上留下太多痕迹。

  相貌清丽端庄,肌肤雪白,女人味犹存。如果不说年龄,到外头被人误认为三十几岁,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据别人说,龚秋玲年轻的时候在附近也是极有名气的一个美女,追求者众。夏梦跟夏明明两姐妹相貌全都是遗传了她。

  她出身书香门第,高知家庭,本身职业是一重点中学的校长。

  也恰恰因此,造就了龚秋玲自以为是的价值观,有很严重的强迫症。

  如最简单的吃饭,韩东在部队养成的狼吞虎咽吃相就是被龚秋玲硬生生扳回来的。这些事例还有很多,不堪回首。

  跟这家人打交道多了,他也算是把人了解了一遍。

  这种三堂会审的架势,很明显,是要挑事儿。

  韩东犯了嘀咕,难不成下午的纠纷,夏明明告诉龚秋玲了?不应该啊,以他对夏明明的了解,她肯定会守口如瓶。

  任他想破脑袋,也是想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平时韩东恨不能把龚秋玲供起来,就怕找茬,不可能有得罪的地方。再说自己出差刚回,能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让她这么晚还在客厅等着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门女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门女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