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冰云
貌似纯洁2017-12-08 10:402,307

  刘明远说着回头:“我说哥们,你不是认真的吧。这债根本就不可能追的回来,过去也自讨没趣,运气不好说不定还挨顿揍。”

  韩东不语,看他抓着牌不放,借口吃午饭,先行一步离开。

  刘明远终究是在工作期间,忙跟了上去笑道:“你就听我的准没错,左右都是被开除。不如好好再放松几天,还能混点工资。”

  说话间,两人找了家简单餐厅。

  下午,刘明远因韩东的态度,不好继续在茶馆耗着。略带抱怨的跟韩东一块在乔六子的物流公司前盯梢。

  天气很热,便是呆着不动,也如置身蒸笼。

  刘明远等的不耐烦,上公司门口打听了一下,回来之时边走边摇头:“走吧,走吧。人今天压根没来公司。”

  韩东买了两瓶矿泉水,丢给他一瓶:“你不说他喜欢去银河KTV么,天也快黑了,等会再去看看。”

  追债专员工作并没有时间限制,晚上不用回公司报道。

  这规矩还是唐艳秋给定的,不怕员工消极混日子,因为规定时间内一笔债追不到的话,工资会有所调整,甚至开除。并且,追回的债务有提成。

  韩东从刘明远嘴里知道,一个前辈,月工资最高破了三万。

  所以除非是追不到的债,否则没人会如刘明远一般,天天在任务期混着打牌。

  刘明远被韩东这种认真的工作态度弄的郁闷不堪。

  但两人是搭档,他总不好自己回家睡觉。

  无奈下,只好拦公交,跟韩东一起赶往银河KTV。

  韩东跟刘明远一天接触下来,倒是起了些好感。

  这人心思很细,看得出来,也属于比较讲义气的类型。

  否则,韩东一个新人,这么掌控工作主导。换大多数人,早就恼了。

  ……

  银河KTV,共六层的统一建筑,占地面积大约三千多平。

  距离极远便能看到楼身上到处闪烁着的走马灯,银河二字若隐若现,星星点点,气势不俗。

  门口是一个极大的停车场,这会天刚黑,停车场已然快停了五六十辆车,宝马奔驰等车标都在其中毫不显眼,特别是几辆敞篷超跑,看上去十分张扬。

  韩东跟刘明远步行而来,在银河停车场外的门口一旁等候。

  才刚刚上夜班,属白夜交替的时间。许许多多穿着光鲜,相貌靓丽的女孩挎着名牌包姿态妖娆,或往外走,或往里走。

  乱花渐欲迷人眼,刘明远的眼睛就锁定住那些女人,若有毫光。

  “东子,这些都是银河里的包厢公主。瞧那双腿,渍渍,真他娘的长……”

  不到一些地方,体会不到另外一种人生。

  韩东在部队之时,训练,出任务两点一线。在东阳之时,上班,回家,两点一线。

  从来都没有想象过,别人的生活该是如何?

  而这里,让他一颗静如止水的心脏,波澜无端而起。

  豪车,美女,挥金如土。

  “那个,那个!”

  韩东脑中正念头纷杂,听到刘明远见了新大陆般嚷嚷起来。

  他顺着去看,就见到一个穿着黑色包臀裙,身高约在一米七左右的女人刚在路边停车下来。

  车子标志是奥迪,跑车样式。

  当然,吸引人的并不是车子,而是女人。

  随着走动,像是自带光彩一般,牢牢将所有男性的视线吸引到他的身上。

  路过韩东跟刘明远之时,女人侧目看了两人一眼,然后就当成了空气。

  而她身上那股子让人嗅之难眠的味道,却仍旧残存。

  刘明远道:“卧槽,这娘们真是极品。老子要是有钱,不惜代价也得上她一次。”

  韩东同样惊讶女人的姿容气质,但毕竟经常见到夏梦姐妹,抵抗力高了许多。

  听刘明远话里有话,不禁问道:“她也是工作人员?”

  “嗯,银河的台柱子沈冰云,听说从不出台,喝酒只喝价位在两千以上的……麻痹的,这辈子要能跟她一块喝顿酒睡一觉,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沈冰云?

  韩东念了下这个名字,而后就抛在脑后。

  来这里是工作,不是为了看女人。

  这点,韩东在心里能掂量的清楚。

  四顾看了眼:“你说乔六子今天会不会来?”

  刘明远哼哼两声:“肯定来。”

  “有依据?”

  “乔六子见到沈冰云就跟狗见到屎一样,逢沈冰云上班,他肯定到。”

  “草他大爷,不知道沈冰云有没有被乔六子弄上床……”

  果然,他话音落下不久,一辆黑色奔驰商务从远处行驶而来,进了停车场。

  车门拉开,一个穿着花T恤,肥胖七分裤,手腕戴着一串粗如鸽蛋念珠的男人先走了下来,身后还跟着两名穿着正式的年轻人,像是手下。

  韩东没见过乔六子,但从刘明远反应来看,那个戴着鸽蛋念珠的男人就是。

  对这个传闻已久的人物,他不免多打量了几眼。

  四十来岁左右,稀稀疏疏的几根头发,体型肥胖,脸盘方正而大。

  整个看上去就是混混头子。

  百人百相,这个乔六子去演电影反派,估计都用不着化妆。

  韩东当即就想跟着过去把人拦下来,被刘明远死死拽住了:“我说你胆子到底有多大,他这会正要消费,你过去岂不是扫他心情。等等,等他玩好,喝足,咱们再说钱的事情。”

  “那得多久?”

  “欠债的是大爷,要债的是孙子,等呗!左右哥们光棍一条,今儿就认真工作一次。”

  韩东掏出手机看了看,刚晚上八点,估计这一等又得四五个小时。

  电话恰好响了起来,韩东忙走到一旁接起,是夏龙江打来的。

  估计是夏梦想离婚的事情被龚秋玲捅到了夏龙江那里。

  对这个岳父,韩东是发自肺腑的尊重。

  大气不乏精明,看人眼光堪称毒辣。

  他记忆最深的是跟岳父一起陪客户喝酒,第一次见面,夏龙江便从许许多多微小细节判断出了对方性格,爱好。

  以至于聊天之时,韩东像听了一场课,关于人际交往的课。

  当然,更重要的是夏龙江对他极好。

  是那种真正毫不作伪的友善,每次夏龙江在,饭桌上只要稍有言辞针对韩东,他必然开口帮韩东说话。跟夏梦闹矛盾,夏龙江从来都把夏梦训斥的眼泪闪烁,丝毫不留情面,不问对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门女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门女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