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读心者与同性恋
崔丽曈2017-12-27 21:033,295

  大家都说朋友求精不求多,随着时间轮盘不断地转动,我渐渐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认识的朋友越来越多,圈子也越来越大,可真正要好的,真正可以深交的朋友,绕来绕去还是那么几个……

  听说马凯鑫回来了,我打从心底里高兴,因为还真的很久都没有见到过他了。过了好几天,一直到见他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他为什么会回来。马凯鑫作为我们学校新外聘的辅导员来到这里,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我们都要叫他马老师。

  以我的个性,让我叫他老师,除非地球不再自转、生物不再生长、时间不再流逝、万物化为虚无。否则我绝对不会满足这个家伙。

  不过话说回来,马凯鑫的戏码中,除了老师的这个角色,他还有一个,那才是他独具一面的角色-读心者!

  马凯鑫因为读心者的能力占尽了生活中的各种优势,也曾因此失去过自己最难忘的人。话又说回来,他来到学校,给学生上课没见过几回,但帮我们音乐社处理大小事务,却总能看到他的身影。

  2016年,又是新的一年,转眼大一新生们来到这里的第一个学期也即将结束。越是期末之时,社团里的事情也就越多,除了公事偶尔还要处理一些私事。

  说起社团里事最多的人那就一定非米粒莫属了,对于她的多事我早就已经习惯了。米粒的朋友,也是我们社团的成员-舒雅一心喜欢着声乐部部长-高婉琦。她总是死缠烂打的粘着我帮忙撮合,这个丫头对别人事情总是那么热心,无奈之下我也只能答应。

  就在我略显尴尬的出现在舒雅和高婉琦身边的同时,话音未起,便被门外进来的人打断了。舒雅显得有些尴尬,不过更多的还是无奈。她们一见面就在不停地辩论着。慢慢地,我才意识到,门外进来的这个人是舒雅的前对象,不过令我真正关注的点是,舒雅的前对象竟然也是个女生。

  这个女生叫魏雪,留着帅气的背头,打着纯黑色的耳钉,身着男款便装。如果她真是个男生,还真挺帅的。端详了半天,我才发现眼前的这个魏雪是和我同届的大二学生,我见过她。以前的她长发飘飘仪态端庄,很是可爱也惹人怜爱。但如今怎么会变成这番模样?

  之后的几天里,每到音乐社集合排练的时候,魏雪就会出现在排练的教室里。有时默默地坐在一旁看着舒雅,有时依然会上前与舒雅争吵。魏雪的出现对音乐社的正常管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影响的。知道事情来龙去脉以后,马凯鑫决定亲自出马,解决掉这件事情。他按照音乐社平时排练的时间来到了排练室,魏雪果然已经坐在里面等待着舒雅的到来。马凯鑫没有说话,静静地坐在魏雪的对面,目不转睛地盯着魏雪。

  “魏雪的眼睛时而注视着舒雅,时而用力的注视着舒雅。这是一种强制灌输心里思想的做法,她在刻意强调自己对舒雅的喜欢,其实这是一种自我催眠和自我心理暗示的做法。双手会不由自主的握在一起,此时的她心跳应该会加速跳动,这是一种不自信不明确目标的表现。她一定在想,每天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她也很确定舒雅和她已经没可能了。”马凯鑫分析着,他的话说的很大声,似乎就是故意说给魏雪听的。

  “你是什么人?”魏雪问道。

  “我叫马凯鑫,咱们学校的心理老师。”马凯鑫一边说着一边微笑着,他越是露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魏雪心中的疑问就越多。说着说着,马凯鑫这个名副其实的读心者便读进了魏雪的心里……

  2015年初,魏雪考进了这所学校,和她一起考进来的还有她的男朋友-张毅。魏雪的成绩很好,初来乍到就在各种测试中展露头角。而张毅和她恰恰相反,不求上进不思进取似乎已经成为他的标签。在学校里很快就被各种测试淘汰。

  魏雪和张毅两人在学校里,一个名列前茅,一个永远最后。每当魏雪试图改变张毅的时候,看到的总是张毅那张不耐烦的脸。两个人的在一起两年多了,考进了同一所大学,可不知怎么了张毅就像变了个人一样。虽然两人还是男女朋友,但彼此的心似乎离的越来越远了。

  “我们分手吧!”魏雪因为受不了张毅现在的样子而提出分手,不管张毅怎么无赖都没能阻止这次分手。

  分手之后的几天里,张毅每天都会准时在舞蹈队排练的时候来到舞蹈室,坐在某个角落静静地看着魏雪的排练。他看魏雪的时候时而注视着,时而用力的注视着,双手会不由自主的握在一起,心跳的很快。张毅每天的等待,让魏雪一下子想到了和张毅过去的那些年,她既想和张毅复合又不想复合。魏雪忘不了和张毅的过去,又担心他现在的堕落。她决定再观察一段时间。

  “魏雪,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把你追回来。我张毅这辈子最喜欢的人是你,最想守护的人也是你,给我个机会好吗?”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度过,舞蹈室里很少再看到张毅的身影,当魏雪开始寻找张毅的时候,她的眼前出现了她意想之外的画面。张毅和他的女朋友手挽着手走在学校的路上,两个人有说有笑很甜蜜的样子。

  “为什么?”

  “我一直在等你,想把你追回来,可你一直看不到我的努力,对我不理不睬的。”

  “我没有!”

  “不管你有没有,我现在有女朋友了。”

  “你说过不管怎么样。你都会把我追回去。这辈子你最喜欢的人只有我,最想守护的人也是我,这些你都忘了吗?”

  “那些话我以前是说过,那你就当以前的我不在了吧。”张毅说完这些话,删掉了和魏雪的所有联系。那天晚上,魏雪哭了很久,直到第二天。

  走进校园,当朋友们再次看到魏雪的时候。那个长发飘飘仪表端庄的魏雪,剪去了长发,灿烂的笑容变成了冷酷的神情。那个美丽大方的女孩变成了帅气炫酷的女孩。

  马凯鑫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她因为内心太过脆弱从而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她把自己当成了张毅,把舒雅当成了曾经的自己。

  “魏雪之所以每天都来音乐社等待舒雅正是因为这种关系的错乱。她就像当初的张毅一样每天等待着自己回心转意。舒雅则是像当初的自己一样不理不睬。魏雪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效仿张毅,为什么张毅不能坚持下去?另一方面是从舒雅的身上质问自己当初为什么不能早点回头。魏雪现在的这样是想让自己坚持下去,也是想让舒雅回心转意。与其说是魏雪追回舒雅,不如说是为了魏雪心中放不下的那一段记忆。”当马凯鑫向我说出这些的时候,我似乎也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

  “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话虽如此,但你对你和舒雅的爱情有信心吗?”我问魏雪这个问题的时候很严肃,在我的记忆中似乎从来都没有如此严肃过。

  “当然,有信心了。你都说了,爱情,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同性恋又怎么了?照样可以很幸福的在一起。”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本人对同性恋没有争议,你说你对自己和舒雅的爱情有信心。那你对魏雪和张毅的爱情有信心吗?”

  听了我的话,魏雪沉默了,她低着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朴童社长,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两个人在一起,爱到最后总是会得到回报的,但是在那之前,我们仅需要做的就是学会舍得。也许你真的可以追回舒雅,但你有没有想过你们的未来?”

  “我明白朴童社长的意思,就算我和舒雅重归于好,就算我们非常相爱。我想将来我父母也不会答应我这样的,那时候耽误的还是我们两个人。”

  “至于张毅的那段事情,他如果真的在乎你,是不会放任你不管的。”

  那天之后音乐社的排练室里,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魏雪的身影。几个月后的一天,我和马凯鑫走在学校的路上,迎面走来的女孩长发飘飘仪态端庄,看了半天我们才反应过来,这个女孩不正是魏雪吗?走在她身边的男生叫张毅,两人有说有笑的很是甜蜜。

  马凯鑫不愧是读心者,几个月之前的那天,就在我与魏雪交谈的同时,马凯鑫找到了张毅,两人交谈不到十分钟,张毅的心就被马凯鑫读的一清二楚了。当他得知魏雪的情况以后,整个人都变得惊慌失措,那个曾经走在张毅身边的女生就是舒雅,删除好友的当天,张毅就把自己和魏雪的事情告诉了舒雅,舒雅表示理解。为了帮助追回魏雪,舒雅接近了魏雪,这种误打误撞的接近让魏雪以为自己就是一个纯粹的同性恋,事情变成这样舒雅也一直没有告诉张毅。直到读心者读开了他们所有人的心,才能把他们重新合在一起。

  不管怎么说,马凯鑫能在我的身边。我打从心底里高兴,这个厉害的读心者,在未来的道路上将会一直陪伴着我,走完这场人生旅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当局者到旁观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当局者到旁观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