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别扭
寂小恬2017-12-17 09:004,337

  叶之安直到凌晨三点过都没有回来。平时他都会打个电话回来说一声的。

  莫简宁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睛看着手上的手机发着呆。要不要给叶之安打个电话呢?莫简宁咬着牙,心里很纠结。两人虽说闹了不愉快,可是叶之安一晚上没有消息,莫简宁无法不担心。最后,莫简宁还是拨了叶之安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才被人接起。

  “喂?”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莫简宁心里顿时一紧:“请问,叶之安在吗?”

  “他喝醉了,你是哪位?”莫简宁隐隐约约听得叶之安说话的声音,再联想到男人的话,猜测叶之安应该去了夜店。

  “我是他妹妹。”

  “那就太好了!”陌生男人叫了一声:“你快点来接他,他喝的有些厉害。”然后男人把地址报给了莫简宁,就挂了电话。

  莫简宁给家里的司机打了个电话,十几分钟后,司机开着车到了。

  莫简宁有些歉意的对着司机笑笑:“黎叔,不好意思,这么晚还麻烦你。我哥喝醉了,我们先去接他。”

  “没事,我们还是先去接少爷吧。他一个人喝醉了,在那种地方不安全。”

  这话说的莫简宁心都提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他们到了叶之安所在的夜店。从外面看还挺豪华,里面的布置也很雅致,放着淡淡的轻音乐,里面很安静。

  莫简宁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心里本有些忐忑的。她直接打了叶之安的电话,那边刚才的男人接了起来。莫简宁问了叶之安的位置,和黎叔一起走了过去。

  叶之安确实醉的很厉害,平时冷峻的脸此时在灯光的照射下透出淡淡的柔和,那双冷厉的眼此时带着淡淡的迷惘的看着莫简宁:“宁宁?”因为酒喝的有点多,叶之安的声音有些沙哑。

  “哥,是我。”莫简宁走过去扶住叶之安,有些不满:“你怎么喝这么多?”向那个男人道了谢,莫简宁和黎叔就把叶之安扶着朝外走。

  也不知道是不是人醉了,性情也变得不一样。

  一路上叶之安很温和,完全没有清醒时的冰冷不易接近。直到把人放在了后座上,叶之安才轻轻的哼了一声。

  凤眼半睁,脸上带着酒后的潮红,莫简宁挨着他很近,叶之安嘴里的酒味熏得她有些难受。想把叶之安平放在座椅上,叶之安却伸手紧紧的抱着她的身子不让她动。

  “宁宁,一点也不乖。”叶之安迷迷糊糊的看着莫简宁,声音比平时软了很多:“嫌弃我这个哥哥了……”

  莫简宁无语的看着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嫌弃他了。哪一次两人闹矛盾不是她先低头的啊?

  “哥不是故意的……。。”叶之安扑在莫简宁的肩上嘴里呼出热热的酒气。

  莫简宁叹了口气:“我知道哥不是故意的,我不怪你,是我的错。”反正每次都是她先低头,莫简宁知道自己心软的很,也不计较自己的没骨气。

  肩上的叶之安没再说话,仿佛是睡了过去。

  伺候一个酒鬼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叶之安虽说一直都表现的很配合,可是他那么高大一个人,莫简宁搬都搬不动他。最后还是黎叔和她一起把叶之安扶到了床上。莫简宁拿了毛巾为叶之安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刚想起身离开,不妨叶之安突然一个翻身,仿若不经意地把她压在了身下。带着酒气得呼吸尽数喷洒在她的脸上,莫简宁的心跳突然就加快了。

  她与他挨着极近,莫简宁甚至能够看清楚叶之安眉间的淡淡褶皱。

  “宁宁,你喜欢哥哥吗?”|

  这是叶之安清醒时绝不会说出来的话。莫简宁听着,看着他,突然有了一丝淡淡的心疼。她不紧勾起嘴角,眸中笑意盈盈:“哥,你永远是我最喜欢的哥哥!”

  叶之安像是终于安了心,这才放开了对莫简宁的禁锢。

  莫简宁出了房间,已是凌晨了。大半晚没睡,莫简宁有些疲惫。向医院请了一天假,莫简宁又去厨房煮了清淡的白粥,这才去休息。

  一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离开房间的莫简宁没有看见,床上的叶之安睁开了眼睛,那双眼中哪有一点喝醉的迷茫。感受到身体的清爽,叶之安微微的玩起了嘴角,心里那股郁气终于消散了许多。

  他无法在清醒的时候开口,只有选择这种愚蠢幼稚的方式,不过现在看来效果不错。作为一个商人,叶之安很懂得利用对方的弱点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酒确实喝的有点多,叶之安揉了揉酸痛的头,放任自己倒在床上睡了过去。这一睡就到了早上十点过。莫简宁已经出去了,饭桌上放着一张便利贴。叶之安拿起来看了一下,上面的字迹很清秀写着:锅里有白粥,热一热就可以了。我已经帮你给叶叔叔请了假,你今天可以在家好好休息。我有事出去了,晚上才会回来。还有,哥,不要再喝那么多酒了,对身体不好。我以后也不惹你生气了,都听你的话。所以啊,别再闹别扭了。

  ——莫简宁留。

  叶之安的脸黑了黑,什么叫不要再闹别扭了?难道他这是在闹别扭吗?!叶哥哥坚决否认这个结论。

  莫简宁本来想在家里好好休息一天,早上七点的时候却接到大学时班上班长的电话。

  “喂,是莫简宁吗?我是秦欢。”那头传来轻柔的女声。

  莫简宁愣了一下说:“是的,我是莫简宁,你找我有事吗?”

  “就是问一下今天开同学会,你要来吗?我在qq上给你留了言,你没给我回复。还好你的手机号没变,不然就联系不到你了。”

  她的大学时期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除了夏清雪。想到那个温柔开朗的女孩,莫简宁的心顿时复杂的很,带着自责伤痛和无法言说的惋惜,还有那不为人知的嫉妒。是的嫉妒,她嫉妒夏清雪得到了沉风宇的爱,她嫉妒她是她深爱的男生心里的人。可是这些,夏清雪全部都不知道了,因为早在三年前她就消失了,完完全全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喂,莫简宁,你在吗?”

  秦欢的声音打断了莫简宁的回忆,莫简宁回过神想了一下说:“我还是不去了吧。”

  那头秦欢顿了一下,然后说:“都三年没见了,我知道夏清雪的事对你打击很大,可是聚个会也耽误不了什么事儿,你来吧……”秦欢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声音轻轻柔柔不疾不徐,莫简宁被她说的没法,想了想去聚个会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便答应了。

  听到她肯定的回答,秦欢这才住了嘴:“那好啊,聚会地点在尘轩阁,十二点准时开始,记得不要迟到哦!”说完,终于挂了电话。

  莫简宁愣愣的看着白色的手机很久,终是慢慢的叹了口气。

  夏清雪,夏清雪……

  这个两年没有被人提起的名字再听到耳中,终于还是打破了她自以为建筑的很牢的心防。在不知道她就是沉风宇心里爱的人之前,她们是最好的朋友。只是一场意外让她们阴阳相隔,夏清雪死了,在人生中最美好的年纪自杀了。

  刚开始她很自责,如果她能多陪陪她,或许夏清雪就不会自杀了,她明明是那么开朗乐观的女孩啊。可是后来,她成为了沉风宇和她分手的原因,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看待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

  她们从大一开始就住同一个寝室,她性子静,夏清雪活泼,这样不同的两个人她们却成了最好的姐妹。她暗恋了沉风宇三年,所有的心事都对夏清雪说。夏清雪知道她喜欢沉风宇,却从没说过她认识沉风宇,也没有对她说沉风宇爱的是她夏清雪。她任她的暗恋发芽生长,直到终于被沉风宇狠狠一刀亲手砍断。

  她想夏清雪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自己是不是她眼里的小丑,在别人的爱人面前诉说自己的爱恋?她到底有没有把她当做朋友,那三年的友情是假的吗?可是夏清雪已经死了,所以她永远也得不到答案。

  莫简宁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打车去了尘轩阁,到的时候刚好十一点五十。尘轩阁是俞城最好的餐厅,一共五楼,楼层越高代表着人的身份越高。她进了秦欢说的包厢,是在第五层。

  她进去的时候被耀眼的灯光刺了一下,耳膜也被震了一下。都是二十四五岁的年纪,骨子里的跳脱还没有完全褪去。包间里已经来了很多人,音响开得很大,中间一男一女两个同学正在深情的唱着情歌。莫简宁认出来了,是大学期间早就有暧昧的一对。

  她开门的声音很浅,只有少数人注意到了她。

  秦欢坐在最靠门的位置,莫简宁一进来自然就看见了。

  “莫简宁,这里!”她站起来,微笑着对莫简宁招着手。

  莫简宁也对她笑了笑,做到了她的身边。

  “哎,三年没见,你还是没怎么变啊。”秦欢在一旁仔细的看了看莫简宁,笑着说,“读书的时候,我们系就数你和夏清雪最漂亮了,现在一看,美人还是美人啊!”

  莫简宁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实话,大学的时候她一般不怎么关注这些的,当时的眼里除了学习就是沉风宇。

  已经有好几个人注意到莫简宁了,有几个过来打了招呼。莫简宁也客气的笑应着。

  “莫简宁,好久不见。”说话的是一个打扮的很时尚的女生,瓜子脸,看上去挺清秀的,莫简宁记着她似乎是叫陆依依。陆依依继续说,“对了,最后一年你怎么没来学校了?”这个问题一出,旁边很多同学都看了过来。

  莫简宁其实在学校的时候也算一个有名的人。长得漂亮,成绩好,平时的穿着都是名牌。只不过她不怎么爱说话,看上去不易亲近。

  莫简宁早就想到了有人或许会问这个问题,笑着回说:“也没什么,就是发生了一些事儿休学了两年。”

  “哦,是什么事儿,严重到你要休学?”陆依依继续问着,颇有些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气势。

  “抱歉,这些是我的私事,不方便说。”

  “那你好沉风宇还在一起吗?”陆依依继续缠着她,“沉风宇学长那么优秀,当时好多人都羡慕你来着。”

  “对了,好像报纸上似乎报道了沉风宇学长已经订婚了哦。未婚妻是叫陆雨欣来着。也是,一个是沉氏的继承人,一个是陆氏的千金,确实是郎才女貌,不是我们这些平常人能比的。莫简宁,你说是吧?”

  莫简宁有些不耐烦,上学的时候陆依依也没见的和她有多好,两人说话都不超过十句。现在一直揪着她不放,是个什么意思啊?

  秦欢在旁边听的有些尴尬,正好时间到了,便站起来说:“好了,大家先吃饭,吃了我们再继续玩啊!”

  来的人也不是特别多,两张大圆桌刚好坐满。

  莫简宁有些后悔来了,她坐在秦欢旁边,虽然秦欢偶尔会和她聊两句,照顾她,可她总觉得自己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的。

  “啊,对不起,对不起!”陆依依突然叫了起来,两桌的人都看向她一边:“莫简宁,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刚才陆依依正从她身旁过去,似乎被绊了一下,红酒洒在了莫简宁的背上。

  莫简宁今天穿的是一条纯白色的裙子,此时被红酒沁湿,里面的胸衣若隐若现。莫简宁生生忍住心里的怒气,就算她知道陆依依是故意的,可别人现在这么‘诚恳’的道了歉,她也只能生生忍了。

  深吸口气,莫简宁站起来尴尬的对众人笑了一下:“抱歉,我先去洗手间一下。”

  “我陪你吧。”陆依依在旁边无辜的看着她,那表情仿佛是莫简宁欺负了她似的。

  “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就好。”说完,莫简宁飞快的出了包间,去了洗手间。

  她去了洗手间,此时白色的裙子已经完全沁湿了,里面粉色的蕾丝胸衣一览无遗。这个样子是不能出去了,想了一下,莫简宁还是给叶之安打了个电话,叫他来接她。

  挂了电话,莫简宁靠在墙上,身心都感到了疲惫。

继续阅读:第9章:她的哥哥,让她骄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安宁寄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