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哥哥给你安排相亲吧
寂小恬2017-12-19 09:003,906

  虽然莫简宁私心里不想与沉风宇再有交集,却没想到沉风宇会主动找上来。

  同学会的第二天,沉风宇便提着礼物登门造访了。理由是为了陆依依,向莫简宁道歉,一同前来的还有陆家姐妹。陆依依是陆家家主的亲侄女,父母早亡,从小养在陆家。而沉风宇又是陆雨欣的未婚夫,所以三人便一同前来了。

  叶之安去公司了,莫简宁今天正好调休,公寓里就只剩莫简宁一人。

  她看着对面的三人,在看到自己这边形单影只,没感觉到歉意,倒是觉得像是来示威的。对面,沉风宇坐在中间,陆雨欣紧紧地靠着他,两人手挽着手,显得无比的亲密。

  她力持着镇定道:“沉先生和陆小姐来有什么事吗?”

  “昨天晚上的事情,依依已经回来给我们说了。莫小姐,很抱歉,依依还小,做事不大妥当。”陆雨欣笑着开口,“今天我们来,就是来和你道歉的。依依,还不快给莫小姐认错。”

  陆依依不情不愿的说了句:“对不起。”

  期间,沉风宇一直没有说话。他表情沉凝,眉间隐隐带着不悦。

  这三人确定是来道歉的?一个比一个的脸色差。

  莫简宁强笑着道:“陆小姐这是什么话,昨晚的事已经过去,便让它过去吧。只希望,陆依依小姐,以后自重点。不好意思,医院正好有一场手术要做,我赶着过去,就不招待你们了。”说罢,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她也不去想自己的行为失礼不失礼了,现在,她只想把人打发出去。昨天晚上,她和叶之安约好了,今天中午一起在家里用饭,看时间,叶之安也快回来了。若是看到这幅场景,指不定会闹成什么样。

  可有些人偏偏不领情,陆依依看只有莫简宁一人在家,胆子大了不少。她冲过来,就猛地推了莫简宁一下,力道极重,莫简宁一个不妨,啪的摔在了地上,霎时掌心和脚踝传来火烧般的疼痛。

  “莫简宁,你真以为自己是叶家大小姐了啊?不过就是你妈带的拖油瓶赔钱货,给你道歉是给你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

  “陆依依,你在干什么!”沉风宇脸色猛地沉了下来,他想要冲过去扶起莫简宁。却忘了脚伤还未好,情急之下一动,便是一阵钻心的疼。一旁的陆雨欣连忙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责怪道:“风宇,你脚还没好,小心一点。”

  此时,陆雨欣扶着沉风宇,陆依依站在莫简宁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而莫简宁狼狈的坐在地板上,鲜红的血迹,染红了木质的地板。

  叶之安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他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沉声怒道:“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怎么,来我的家里闹事?”他说得毫不客气,阴冷的气势骇得陆依依脸色惨白。陆雨欣和沉风宇也微微变了脸色。

  “叶总,您误会了,我……”

  “你别说了,这件事我会和陆总好好谈谈的。”他扶起莫简宁,冷笑道,“现在,请沉总和陆家的大小姐,离开这里!”

  沉风宇一直沉默着,临走时,他目光暗沉的看了一眼被叶之安抱在怀里的莫简宁。她柔柔的倚在身后之人的怀里,表情温顺,眉眼间尽是安心。那一刻,心中竟莫名地泛起疼痛。

  莫简宁的脚踝扭了一下,手掌心也被擦破了,不过都没有什么大碍,擦点药就好了。她本来想要自己动手,叶之安却沉着脸抢过药,要亲自给她上药。

  “哥……我自己来吧。”赤裸的脚踝被男人握在手上,那灼热的感觉透过薄薄的肌肤,一点点的传遍了她的全身,莫简宁心尖一颤,莫名地有些不自在。

  叶之安不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好半响,才开口道:“怎么,现在长大了,你开始嫌弃我这个哥哥了?连擦药也不要我了?”

  “哥,我不是这个意思。”莫简宁瘪瘪嘴,解释道,“我是学医的嘛,做这些肯定更熟练啊。而且,你一会儿还要去公司,这样太耽误时间了。”

  “叶氏离了我要,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倒闭的。而且——”他顿了顿,唇角微微勾起,眸中带了一丝别样的意味,“擦药这种事,你可以教我啊。我不懂,我可以学。”说罢,他低下头,盯着手中那只精致的脚踝,慢慢暗下了神色,“还是说,你只是遗憾,为你擦药的不是你心中的那人?”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莫简宁也不好再拒绝,否则,就是证明,她心中真的是另有其人。依着叶之安着喜怒无常的性子,说不得就要大闹一场。

  她闭了嘴,乖乖的任男人上下其手。

  叶之安说到做到,这一次,亲自去找了陆家家主,亦是陆雨欣两姐妹的爷爷。

  这次,不但陆依依被罚了,就连陆雨欣也免不了被牵连。

  陆依依被送出了国,而陆雨欣,据说,她在公司的职位也降了一级。这样的惩罚,对于她这样心高气傲的大小姐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莫简宁并没有特别去关注陆家姐妹的结局。她不想去想任何与沉风宇有关的事,现在的她,只想认真的学习,争取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

  莫简宁是在三天后,在叶氏医院再次见到沉风宇的。

  他一个人,杵着拐杖,斜倚在楼梯口。莫简宁刚刚跟着主刀医生完成了一个手术,一出了手术室,就看到了他。

  沉风宇亦注意到了她,唇边扬起一抹笑,招呼道:“简宁!”

  莫简宁本想装作没有看见,可沉风宇既然已经叫了她,她便不得不硬着头皮印上去。莫简宁扯了扯唇角,道:“沉先生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沉风宇像是没有看出她的不自在,淡笑着扔出了这句引人遐想的话。

  “找我?”

  “上次依依的事情,对不起了。我没有想到,她会那么做。她自小便被宠地有点任性,让你受伤了,真的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你不用对我道歉。”莫简宁打断他的话,面色平静,“沉先生,做错事的是陆依依,需要道歉的也是她。我本来也不想追究了,是她先缠着不放。现在,你来找我又是什么意思呢?又是像上次一样来兴师问罪的吗?”

  她不想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可只要一想到,沉风宇做这些是为了别的女人,心里到底是有些不甘心。

  沉风宇没料到她会这样说,眉头渐渐皱了起来。眼看莫简宁转身欲走,他想也没想,突然扔下拐杖,扑上去,一把抱住了她。

  久违的熟悉怀抱,让莫简宁蓦地怔住。

  可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他们此时的动作和姿势有多么的不合时宜。脑海中突然闪现出叶之安的模样,莫简宁心里一慌,伸手就想把沉风宇推开。

  “简宁,我的脚还没好,你如果推开我,我肯定会摔倒了,说不定,脚伤还会加重……”这句话,成功的让莫简宁所有的动作顿住。她僵硬的被沉风宇抱着,一时间,竟说不清是喜悦多些,还是烦躁多些。

  “简宁,你听我说。我来找你,并不是……”

  “沉风宇,你放开她!”沉风宇话未说完,身体就被人猛地推开。他不受控制的朝一边倒去,还好走廊上正好有人经过,恰好扶住他。

  “沉风宇……”

  莫简宁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声,眼中还含着丝担忧。脚步上前,本想要冲上去,可手腕却突地被人狠狠地拽住。

  “莫简宁。”

  是叶之安。他只是淡淡的看着她,可那眸中所含的意味,却让莫简宁收回了所有的动作。她收回脚,安静的站在叶之安身边。

  沉默了几秒。说道:“沉先生,我要下班了,以后你还是不要这样来找我了,免得被人误会。”说罢,她反握住叶之安的手,感受着掌心里传来的温暖,心里边多生了几分勇气。

  沉风宇欲言又止的看了她一眼,最终什么也没说,杵着拐杖,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她仰起头,定定地看着叶之安,眉眼弯弯道:“哥,你是特意来接我的吗?”

  自从上次冷战,叶之安就再也没有来接她了。虽然后来两人和好了,可叶之安也没有提这件事,最近几天,都是她自己坐公交车。

  现在,叶之安主动来接她,她的心里不由得生出几分开心。

  被人重视的感觉,真的很好,亦让人着迷。

  “你还想着他?”

  耳边突然春来男人低沉的声音,莫简宁转过头,就看见叶之安不爽地皱眉,明显对她刚才的表现而不满。

  “哥,你想多了,你看我不都已经拒绝他了吗?”莫简宁皱眉,不爽地反驳。

  叶之安挑挑眉,不置可否。

  “下次如果他再缠着你,你就告诉我。不要想着骗我,或是阳奉阴违啊,若是被我发现,你就死定了。”

  轻轻地捏了捏莫简宁鼓起来的脸颊,叶之安淡淡的扔下这句颇有些威胁以为的话。

  “恩,我知道的。”

  莫简宁低下头,心中莫名多了些怅惘。她本以为,叶之安给了她这句威胁,已经够了。没想到,晚上的时候,他又给了她一个重磅炸弹。

  是夜,莫简宁躺在床上,刚睡下不久,突然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摸得她痒痒的。她受不住的伸手想挥开,不妨手腕被蓦地握住,抽也抽不回来。

  这下,莫简宁就是再浓的睡意,也睡不下去了。

  她睁开眼,不想看见的竟是叶之安近在咫尺的那张俊脸。

  “哥?”她狐疑的唤了一声,屋里没开灯,黑暗中,她只能模模糊糊看清楚叶之安的轮廓,“你怎么来我房间?”边说着,莫简宁边想要坐起身子,把灯开开。可甫一动,叶之安便突然按住她的身体,力道重的让她动弹不得。

  叶之安俯下身子,柔和的月光透过玻璃窗照了进来,若隐若现中,男人那双清亮的眼眸更加的清晰。他灼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她的脸上,两人凑得极近,近到莫简宁似是能够感受到叶之安越来越重的呼吸声。

  “哥……”她颤抖着声音唤了一声,莫名地觉得此时的叶之安特别的危险。

  “莫简宁,你长大了啊。”男人的声音中带着叹息,又像是含着遗憾,似是不舍。莫简宁还没从叶之安这突来的感伤中回过神来,就被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吓得个魂飞魄散。

  “长大了,所以开始想男人了。”

  莫简宁:“……”

  像是觉得刺激还不够,叶之安突然伸手捧起莫简宁的脸蛋。微微有些粗糙的指腹在那白嫩的皮肤上细细地摩挲着,好半响,才说:“既然如此,哥哥给你安排相亲吧。”

  说完这句,他便突然直起了身体,大步朝门外走去。待到叶之安已经走出了卧室,莫简宁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随即不可置信的大吼一声:“叶之安,你这是在开玩笑吧!”

继续阅读:第11章:无法说出口的在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安宁寄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