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重遇
寂小恬2017-12-11 10:193,262

  “简宁,今晚我男朋友约我了,你再帮我代一次班吧。”郝晓晓抱着莫简宁的手,小娃娃脸上挂着可怜兮兮的表情,红唇嘟着,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不行,前天我都给你代过一次了!”莫简宁不为所动。

  “宁宁,我的好宁宁,你就答应我吧!”郝晓晓哭丧着脸:“他好不容易有时间和我约会,你可怜可怜我呗。”

  莫简宁被她缠的没办法,最后只得无奈的点点头,纤细的手指揪住郝晓晓粉嘟嘟的小脸蛋:“我可说好了,这可是最后一次了,下次你男朋友再约你,我可不会心软了。”

  “我就知道宁宁最好了!”郝晓晓一听,脸上立刻就笑出一朵花来,“下次绝对不会了,回头我给你带好吃的。”

  郝晓晓快速的换下护士服,笑的脸上的两个小酒窝都出来了:“宁宁,我真是爱死你了,啊……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拜拜!”话音还没落,人就像一只小兔子一样,飞快的跑出去了。

  莫简宁在后面看着好笑的摇摇头,这小妮子,也不知她那个男朋友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被迷得神魂颠倒的。

  她和郝晓晓都是外科的护士,平时晚上都有两个护士值班的。今天郝晓晓和另一位值班护士都有事,莫简宁一个人待在值班室无聊的厉害。凌晨两点钟才是换班时间,莫简宁打开电视,趴在桌上有些意兴阑珊。值班室安安静静的,不知不觉莫简宁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去了一个很美的地方。

  金色的阳光,绿茵的树林中夹杂着无数淡紫色的小花,清朗的读书声间或着情人间的甜蜜私语。她又看见了那个人,他安安静静的坐在走廊上的长椅上,膝头放着一本书,微偏着头,阳光照在他白皙细致的侧脸上,闪闪的刺痛了她的眼睛。

  她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这个地方了,这个埋葬了她所有的青春,所有的爱情的地方。梦里的这个人却夜夜都在她的梦里,纠纠缠缠,如丝如缕。

  她以为两年的时间足够长,即使再深的爱恋,再浓的想望也会在琐碎的时光中被磨的干干净净。她以为她足够坚强,却每次从梦中醒来时,总会发现枕边全是未干的泪痕。

  梦里的一切还在继续着。

  他抬起了头,隽秀的眉,幽深的眼,俊挺的鼻梁,以及那抿紧的双唇。一切仿佛从未改变,她依旧傻傻的看呆了眼,站在角落,紧张的手足无措。

  莫简宁怔怔的想要落泪,她记起来了,他和她有一个美好的开始,却没有一个美好的结局。曾以为遇见你是我一生最快乐的事,爱上你是我一生最美好的决定。可是现实残酷磨瘁了她所有的幻想。残忍的告诉她,他们的相遇对她真的是一场梦。

  梦是假的,梦会醒。

  莫简宁是被叫铃声弄醒的,匆匆的整理好衣服到了急诊室。急诊室外吵吵闹闹的,几个人围着担架吵吵嚷嚷的。莫简宁皱了皱眉,快速的跑过去,脸色严肃:“请大家安静,这里是医院,病人需要休息。”

  架床很快的被推进了急诊室,随即门就被砰的关上。

  等在外面的是两个男人。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穿着很质朴,面容沧桑带着惶恐,眼中全是未知的不安;另一个是三十岁左右西装革履的男人,一派的精英气势,只是脸色很难看。

  “你给我说清楚到底发生了是什么事?他怎么会被撞上的?”精英男人紧紧的盯着那惶恐的中年男人,语气里全是气急败坏。

  “我……。不关我的事啊……。是他自己撞上来的!”中年男人眼泪都快下来了,“我开着车,他的车突然就从旁边撞了过来,真不关我的事啊!”

  精英男人深吸口气:“现在说这些都是多余的,警方会详细的调查……”他顿了一下,声音终于忍不住加大,“如果他出了什么事,你就等着坐牢吧!”

  “先生,这里是医院,请安静一点。”莫简宁站在一旁,眼神冷静。这类场景在医院见得多了,莫简宁已经可以很冷静的处理这些事。

  “病人正在手术,两位先生可以坐在一边耐心等待。”

  小护士的声音柔柔的,很有些舒缓人心的能力。精英男人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只是眼神依旧冷冷的,然后掏出手机不停地在打电话。

  “是的,沉总出了车祸,现在情况不明。”精英男人走在一旁,语气低沉,“你先不要通知夫人,等到沉总的情况稳定下来,我会亲自汇报的。”

  三个多小时后,手术门开了。

  精英男人立刻上前:“医生,情况怎么样?他有危险吗?”

  “病人已经度过了危险期,暂时没有危险了,不过……”医生顿了一下,似乎有些遗憾,“病人的右腿受伤严重,需要进一步治疗……。。”

  “你是说他的腿有问题?”精英男人眉皱的极深,眼中有些不可置信。

  “这也说不准,痊愈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护士推着病床出来,莫简宁上去接了过来。她抬起头,在看清病人的脸时,沉寂的心狠狠的颤了一下,有些疼,有些酸。在听到医生的话时,那股疼痛似乎加深了,她的眼睛酸酸涩涩的,涨涨的难受。

  莫简宁几乎是木然的把病床推进了安排好的高级病房,她的心里掀起了巨大的波涛,却不得不努力的克制住颤抖平静的做完了一切的工作。

  莫简宁站在一旁,目光深深的看着床上那人苍白的脸,紧皱的眉。她记得他的唇曾经带着淡淡的粉色,像女孩子的唇一般诱人采撷。她曾经还笑话过他,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在偷偷的暗恋他。可现在唇白的几乎没有了颜色,在那张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显得尤其的衰弱。

  原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的人,有一天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以这种让她心疼的方式。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她依然学不会放下对他的心疼。她不敢再待在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

  一到点,莫简宁就和人换了班,快速的回了和郝晓晓合租的公寓。

  客厅的灯亮着,饭桌上放着各种各样的小吃。听到开门声,在沙发上上睡着了的郝晓晓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

  “宁宁,回来啦?”郝晓晓揉揉惺忪的眼睛,张着嘴打了个长长的呵欠,“饿了吧,快来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

  莫简宁胡乱的点着头,值了大半夜的班她确实挺饿的,可是看着桌上平时喜欢的食物时,她却没有了兴致。让郝晓晓先回房休息,莫简宁坐在沙发上,胡乱的朝嘴里塞了些东西,她也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吃了什么。

  直到肚子实在撑不下,桌上的东西都被吃光了,这才住了手。

  莫简宁的心里烦乱的厉害。

  明明不过是一次再简单不过的再见,可是她的心却乱了。莫简宁知道自己不够坚强,也不够决绝,可是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不堪一击。

  一个人离了所有的亲人朋友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工作,生活。整整两年,她碰过壁,受过伤,也艰难过,虽然有时候她会有些寂寞孤单,可是她都一个人挺了过来。她以为自己就算不足够坚强,也不会像现在一般溃不成军。

  她甚至不敢想象明天去了医院,再见到那人她应该有什么表情,应该如何处理这泛滥的相思。如果那人醒了,看见她,会怎么样呢?

  是惊喜,还是厌恶,亦或是如旧朋友般的平淡?

  第二天的时候,莫简宁很早就醒了,明明今天她是下午的班,可是躺在床上,一晚上脑里出现的都是那个人苍白的脸。莫简宁索性直接起床了,郝晓晓应该还在睡。她起来做了早餐,把脏衣服洗了,地也拖了,郝晓晓终于起床了。

  “宁宁,你这么早就起来啦?”看到干净的客厅,热腾腾香喷喷的早餐,郝晓晓讶异的叫了起来,不过很快就扑到饭桌前眼馋的盯着上面的鸡蛋煎饼。莫简宁平时不怎么下厨,可这不代表她不会做饭。相反,郝晓晓觉得莫简宁做的吃的简直可以媲美酒店里的了!

  不过,很难吃到就是了。

  “先去把脸洗了,脸上全是口水。”莫简宁在一旁说。

  “好嘞!马上就去。你可要给我留着啊!”说着,忙慌慌的就去洗手间了。

  莫简宁叹了口气,突然就有些羡慕郝晓晓。认识几年的时间,郝晓晓似乎从来都是这么开心,不管是遇到多么难熬的事情,她似乎都能微笑的面对。表面上看是她照顾着生活白痴的郝晓晓,可实际上却是郝晓晓给了她站起来的能力。

  痛的时候有一个人陪着你,哭的时候有一个人安慰你。

  下午到了医院的时候,莫简宁被分到了那人的病房,走进病房的时候,屋里没有其他人。床上的人已经醒了,此时正靠在床上,静静的望着窗外。听到开门声,那人转过了头。平淡的看着走进来的护士,幽深的眼中是莫简宁从来没有想到的陌生。

  “你是谁?”

  她怔怔的站在原地,失去了所有力气。

继续阅读:第2章:旧情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安宁寄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