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旧情人
寂小恬2017-12-11 10:204,866

  莫简宁张张嘴,声音有些干涩说:“我是负责给您换药的护士,换药的时间到了。”她苍白着脸做好了一切,平静的离开这个病房,离开那个人的视线。

  直到一个人躲到洗手间里,眼中的泪才忍不住缓缓的掉了下来。

  他怎么能?怎么能用那么陌生的眼睛看着她,怎么能用那么平淡的语气对她说话?她以为他会有一点在意的,即使只是讶异她的出现。可是,他没有,他用完全对待陌生人的方式对待她。

  仿佛从没有见过她,她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世界里。

  沉风宇,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难道正如他说的,他从来没有爱过她;难道他就厌恶她,厌恶到要抹杀她存在的所有痕迹?莫简宁知道她不该怨他,一切都是她自己选择的,是她自己说爱他的。可是,他们明明相处了那么久,为什么呢?

  眼泪流出来后,心似乎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莫简宁这才想起刚才沉风宇的奇怪,那种眼神,似乎是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她。在她的心里,沉风宇一直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他厌恶一个人是绝对不屑去掩饰的。正如两年前,他当着她的面对她说:“我讨厌你,我永远也不想再看见你。”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

  晚上的时候,又到了换药时间。莫简宁拿着托盘来到沉风宇的病房,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说话声传来。

  “沉总,这件事要告诉陆小姐吗?”这是上次那个精英男人的声音。

  “不了。”沉风宇淡淡的拒绝了,“这件事你不许告诉任何人,我在应城的事也不要透露出去。”

  “可是……。夫人和陆小姐问起来怎么告诉他们?”

  沉风宇冷淡的看了他一眼说:“你是我的助理,这些事都处理不好留着有什么用?”

  莫简宁在门口愣了一下,记忆中除了最后一次见面,沉风宇似乎都是温温和和的人,莫简宁很难想象他也会有这种冰冷的声音。自己在门口偷听实在不是好行为,莫简宁敲了敲门,静静的等在门口。

  “什么事?”清冷的声音透过门传进了莫简宁的耳朵,莫简宁的手一颤,差一点就拿不住托盘,她深吸口气说:“换药的时间到了。”

  “进来吧。”

  莫简宁推开门,径直的走到架子旁,认真的开始换药。随着她进来,屋里的两人都住了嘴,偌大的病房很安静。

  换药不过几分钟时间,期间莫简宁没有试着去看沉风宇,只是眼神平淡,镇定的仿佛刚才在厕所里哭泣的人不是她一样。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安静的病房里,沉风宇的声音显得很清澈。直到男人再重复了一遍,莫简宁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和她说话。

  她怔了一下,莫名的心中有些苦涩,见没见过自己不是最清楚的吗?现在他竟然问她这个问题:“沉先生难道自己不知道以前见没见过我?”莫简宁没有直面回答,只是转过头,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平淡的回道。

  沉风宇似乎愣了一下,幽深的眼直直的凝视着面前的小护士,仔仔细细打量了很久,才说:“我觉得你很熟悉,可是现在知道了,我们应该没有见过。”

  被他用那种仿佛眼里只有他一个人的目光看着,莫简宁几乎就要溺毙在那双眼中。可是在听到男人的回答时,心却冷了下来。所有的意乱情迷仿佛一时之间都消失的干干净净。她想自己在这段感情中还是不算太过怯弱,现在她甚至还能维持着脸上完美的笑说:“我和沉先生确实没有见过。”

  “还是沉先生认识和我很像的人?”莫简宁继续说着,似乎心痛着痛着就麻木了,她现在甚至不怕沉风宇再刺她一剑。

  反正,再痛她又死不了。

  “不是,可能是我记错了。”说完这一句,病房里再次安静了下来,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显得尤其清晰。

  莫简宁脸上挂着温婉的笑:“那沉先生没有什么事我就出去了,如果有事可以按呼叫铃。”

  有什么事是比深爱的人不记得她这个事实更让人难受的呢?

  莫简宁不知道沉风宇是真的不记得她,还是不想记住她。她知道沉风宇是真的忘了她这个人,因为她知道沉风宇不会骗人,而且她从他的那双曾让她深爱的眼睛中也得到了答案。或许真的是习惯了,晚上莫简宁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即使她还要花更长的时间来消磨这段伤痛,修复心中的伤口。可是,她知道,终有一天沉风宇真的会成为她的过去,带着那段她付出了所有真心的爱情。他们相遇在最好的年华,有着最美好的相遇。莫简宁曾经以为这是上天给她最珍贵的赐予,可是现在才明白,不过是让她更能体会生活的残忍。一个人坚守的爱情永远也到不了终点,所以,这一次她选择亲手把它埋葬。

  沉风宇的腿似乎很严重,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还不能下床。莫简宁没去关注车祸的后续事宜是怎么处理的,她每天像平常的护士一般,做着护士该做的工作。给沉风宇换药,给他送饭,偶尔推他出去放放风。

  他们的相处很平静,莫简宁的心也很平静。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下定决心放弃她会变的这么轻松。她本来是想转到其他病房的,可是护士长说沉风宇指定要她。莫简宁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能够让沉风宇选择她。

  说她漂亮吧,以沉风宇的身份肯定见过很多比她好看的女人。她年轻进医院也才三年的时间,专业知识也不算是最好的。只要沉风宇一开口,有的是比她漂亮比她好的护士赶着来伺候他。

  毕竟像他这种又帅又有钱的男人可不好遇到,年轻女孩自然都想从灰姑娘变成公主,麻雀变成凤凰。

  “推我到湖边看看。”莫简宁依言推着他到了湖边。湖水很清澈,里面种着很多荷花,现在正值荷花开放的季节,挨着近了,能闻到那股淡淡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沉风宇闭着眼,深深的吸了口气,看得出来他很享受这种安宁的环境。

  “莫小姐是应城人吗?”这是这一周来,沉风宇第一次主动询问莫简宁的事情。

  莫简宁也有些讶异,记忆中沉风宇不是一个好奇心重的人,她想了想回道:“不是,不过我来应城有好几年了。”

  “哦,莫小姐没有想过回家吗?”沉风宇睁开了眼睛,声音清淡中透着一丝温和,是他以前和她说话时常用的语气。

  “我在这待着挺好,应城很适合我。”

  “是这样啊。”沉风宇淡淡的叹了一声:“莫小姐去过俞城吗?”

  “我大学是在医大读的。”不过,直到现在她也没有拿到医大的毕业证。后面的话莫简宁自然不会说,而且也没有必要。

  “医大是不错的学校。”沉风宇的眼神有些追忆,“我以前也是医大的,临床学专业的,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个医生,可惜…………”他苦笑了一下说,“没想到最后竟做了一个商人。”

  莫简宁抿了抿唇说:“沉先生做商人也是一个很优秀的商人。”话一出口,莫简宁就有些后悔。她说过,直到现在她也放不下对他的心疼,所以安慰的话就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

  “谢谢。”沉风宇似乎笑了一下,眉眼稍稍的柔和了一点。

  “时间不早了,我推沉先生回去吧。”沉风宇似乎有些累了,没有再开口,莫简宁也没有说话,两人间的气氛透着淡淡的柔和安宁。这两年里,莫简宁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和沉风宇这么平静的相处。她幻想过许多种他们的再见,可从来没有想到是现在这般的平淡。

  到了病房时,病房里多了一个人,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身材高挑,五官精致,带着些美艳,眉眼间蕴着一股矜贵的气质。

  “哥!”女人对着沉风宇叫了一声,看到沉风宇的样子,急冲冲的跑过来接过了手中的轮椅说,“哥,你受伤了怎么也不告诉我?!”她的语气中带着责怪却不乏担心。

  “我没事,也不想你和妈担心。”沉风宇拍拍她的头,眼神温柔。让沉风柔推着到了床边,沉风宇问,“妈知道我受伤了吗?”

  沉风柔皱了皱眉,眼中全是不赞成,嘟嘴道:“我哪敢告诉妈知道啊。”她顿了顿,又说:“如果不是我我看你这么多天没有去公司,还不知道你竟然出车祸了。”

  沉风柔皱着眉看了一下病房,眼中有些不满意说:“哥,你干嘛不转回俞城,这里的条件太差了。”

  莫简宁站在一边沉默的看着两人,她仿佛是被隔绝在他们的世界之外,即使在同一个房间。她从来不知道沉风宇竟然有一个妹妹,莫简宁现在才发现除了那相守的一年,她竟然完全不了解沉风宇的世界。

  或许从一开始沉风宇就从没想过和她走下去。

  “哥,你出车祸这事,雨欣姐知道吗?”沉风柔坐在旁边,随后拿起一个苹果边削皮边说着:“你这么久没去看雨欣姐,她肯定该伤心了。”

  “我没告诉她,你也不要说。”听到沉风柔提起陆雨欣,沉风宇的眼中暗了一下,“我出车祸这件事要绝对保密,知道吗?”

  “为什么?”沉风柔不赞同的看着他:“你出车祸这么大的事,能不告诉雨欣姐吗?我说,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沉风柔放下手中的苹果,皱着眉说:“你和雨欣姐都订婚两年了,雨欣姐都等了这么久了,还不结婚吗?”

  沉风宇的脸色沉了一下来,声音也冷淡不少说:“我的事你不要来管,一切照我说的做。如果泄露了消息,你知道后果。”

  沉风柔一下就不敢说话了,闷闷的坐在床边,拿起苹果开始啃了起来。

  “沉先生,我换班的时间到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离开了。”旁边一直沉默的莫简宁终于说话了,只是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沉风柔这才发现病房里还有第三个人在,眉不仅皱了起来,不满的说:“你怎么还在房里啊,我和我哥说话的时候你不知道回避吗?”

  “好了,小柔。”沉风宇打断了沉风柔的话,看向莫简宁说,“我没什么事了,莫小姐先回去吧。”

  直到出了房间,莫简宁才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原来他竟然已经订了婚,有了未婚妻了。即使告诉自己要放弃,可是乍然听到这个残忍的事实,莫简宁还是受不了。她一个人压抑着自己的感情,苦苦支撑了两年。而现在才知道,她爱的那个男人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有了未婚妻。

  莫简宁趴在床上,终于忍不住呜咽着哭了出来。

  郝晓晓刚进公寓就听到断断续续压抑的哭声传来,担忧的快速跑到莫简宁的房间,就看见好友趴在床上,脸色苍白,满脸都是泪痕。

  “宁宁,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教训他!”郝晓晓心疼的抱住莫简宁的头,这样的莫简宁又让她想到了两人刚刚认识那会儿。明明是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女孩子,鲜活的年纪,浑身却带着不符年龄的沧桑和悲伤。

  莫简宁反手抱住郝晓晓,头深深的埋在她的怀里:“晓晓,他订婚了,我现在才知道他订婚了!”

  “你说什么?”郝晓晓一惊,忙抬起莫简宁的身子,“宁宁,你说的是真的?”她一直知道在莫简宁的心中有一个深深爱着的男人,在两人相识的那一年里,她经常看到莫简宁为那人流的眼泪。她曾经很不能理解莫简宁为什么这么执着一个不爱她的人,现在却有些明白了她的感觉。

  有时候爱情真的是一件让人无奈的事,你想控制它,却又不知不觉被它所控制。

  郝晓晓深吸口气说:“宁宁,你不是要放弃他吗?那你现在为什么还要这么伤心?他既然已经订婚了,那你就选择忘了他,重新开始不好吗?”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控制不住…………”莫简宁抬眼深深的看着郝晓晓,说,“我真的决定忘了他,可是,晓晓,你知道吗?听到他已经订婚两年了,我的心真的很痛。”

  “宁宁,听我说,你应该坚强一点。”郝晓晓认真的看着莫简宁,眼中带着一种鼓励说,“爱情不是全部,它代表不了你的生活。你才二十三岁,你身边还有很多人爱你,你难道忍心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让其他所有爱你的人伤心吗?”

  “宁宁,这不值得,所以放弃吧。”

  莫简宁怔怔的愣住了,她突然想到了两年不见的家人,这到底值不值得?莫简宁不知道,只知道这一刻自己真的懦弱的让她厌弃。

  “宁宁相信我,你一定能够走出他的阴影的。我会陪着你,不管有多困难,我们都不要放弃好吗?”

  冰冷的心暖了暖,莫简宁慢慢止住了哭泣,深深的点点头说:“是的,我能够走出他的阴影,一定能够的。”

  眼泪并不能解决问题,在很多时候它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莫简宁明白这个道理,一年前她对自己说:自己不能再为那个男人流一滴眼泪。可是再次遇见他,她又哭了,她突然就觉得自己懦弱的可怕。

  既然真的要彻彻底底的放开,莫简宁并不准备再去照顾沉风宇。她知道现在的她还不够强,还做不到对他视而不见。那么就不要再见他,既然两年她都可以走过来,没道理不能再走一辈子。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莫简宁,别再任性了。为了这份爱情,你放弃的已足够多,做错的也足够多。何必再去为一个不爱你的人弄得伤痕累累呢?

继续阅读:第3章:回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安宁寄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