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毒舌哥哥
寂小恬2017-12-13 09:003,522

  莫简宁拨通了叶之安的电话,电话响了一声,就被人接起。那头的人没有说话,淡淡的呼吸声从话筒的那边传过来。

  莫简宁的心突然就有些紧张,这两年来,这是她第一次给叶之安打电话。无可否认,叶之安其实是一个称职的哥哥,从她到叶家来,这个比她大了四岁的哥哥即使冷言冷语,却会在她被欺负的时候保护她。

  “哥……”莫简宁忍不住叫了一声。

  “嗯……。。”那边叶之安淡淡的应了一声,声音带着一如既往的冷淡说,“原来你还记得有我这个哥哥啊。”这句带着嘲讽的话让莫简宁心中的愧意更深。

  “哥,我回来了。”深吸一口气,莫简宁没有在意叶之安的冷漠,“你今晚有空吗?妈叫你回家吃饭。”

  叶之安沉默了一下,然后说:“你告诉云姨,我今晚会回来。”

  顿了一会儿,叶之安就又继续说:“还有,莫简宁你最好想好怎么给我解释你无故休学离家出走的事儿。”‘离家出走’这四个字叶之安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莫简宁的心瑟缩了一下,想到叶之安那张冷脸,她的心凉了一下。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明白叶之安其实很宠她,可是莫简宁依然害怕看到叶之安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以及那仿佛永远都充满压迫的眼。

  叶之安说完这一句就挂了。莫简宁拿着手机,在沙发上呆坐了一会儿。

  “给你哥打电话了吗?”这时,莫云容从厨房里出来问道,“他怎么说?今晚回来吗?”

  莫简宁回过神来,脸上带笑说:“嗯,哥他说今晚会回来吃饭的,妈多做些好吃的,我好久没吃到妈妈做的饭了,想死我了!”

  莫云容哼了一声说:“你这小妮子,想吃妈做的饭怎么会两年都不回来?”

  莫简宁识相的闭嘴了。在心里叹息,看来这离家出走这件事不好过啊。

  下午六点半的时候,叶之安就回来了。莫简宁和莫云容正在厨房里忙活,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莫云容要出去上班挣钱,平时在家都是莫简宁做饭的,所以她的厨艺很不错。直到莫云容和叶震在一起了,他们才好过了很多。

  端着刚做好的糖醋鲤鱼出去,莫简宁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冷着脸看着她的叶之安。

  两年没见,叶之安没怎么变。深邃的五官仿若雕刻,脸色依旧冷冷的,凤眼里仿佛时时刻刻都带着凌厉,高大的身子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莫简宁愣了一下,下一刻就笑开了:“哥,你回来了都不说一声啊。”

  叶之安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脸上表情不变的说:“比不上有人无缘无故离家出走。”

  莫简宁被噎了一下,没想到两年不见,叶之安的嘴也变的这么毒了。莫简宁有心想走开,进厨房和莫云容在一起,这时,叶之安再次开口了。

  “坐下!”声音冷的像寒冬的风一般,刺骨刺骨的。

  “哥……”

  莫简宁嗫嚅着开了口,犹犹豫豫的坐到了叶之安对面,忐忑不安的看着对面从始至终都冰冷着一张脸的男人。

  “现在知道怕了?”叶之安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说,“有胆子离家出走还怕人骂你吗?”

  莫简宁低着头,有些受不了叶之安的冷言冷语,眼眶忍不住就红了:“我以后不会了……”

  看着她这幅小媳妇儿的样子,叶之安心都没软一下,怒气反而更深了:“你还有脸哭?你知道这两年云姨和爸有多担心你吗?莫简宁,你不小了,做事能不能考虑考虑别人的感受?!”他的声音冷硬的如坚冰。

  “对不起,我不会在这样了……。对不起……。。”

  眼中的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顺着白皙的脸一滴滴的落在清澈的地板上,映出了一块块清晰的痕迹。

  叶之安叹了口气,看着对面的女孩的眼泪,心疼就不可抑制的泛滥开来,他疲惫的揉了揉眉,语气软了下来说,“这一次你好好想想,若是还敢再犯,莫简宁你知道后果!”最后一句话里的威胁意味不言而喻。

  “不会了……。。”莫简宁抬起头,清秀的脸泪痕未干,柔弱中却带着一股坚定,“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

  叶之安有些恍然,恍惚的发现曾经跟在他身后的那个小女孩已经长的这么大了。明明是那么柔柔弱弱的小女孩,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都敢离家出走了?!越想越气,叶之安的脸色越发的僵冷了。

  “这一次回来,就给我好好待着俞城。”叶之安冷声说着,顿了一下又说,“医大是你自己选择的学校,既然上了就给我读完,我叶之安可不需要一个大学都没有毕业的妹妹!”

  男人的淫威之下,莫简宁像个小鹌鹑似的点点头,她本来就有这个想法。她读的是临床学和沉风宇一个专业,五年制的,她还有一年才能毕业。若不是休学了两年,说不定现在她已经成了一名医生,而不是一名小医院里的护士。

  当时她一个人到了应城,没有文凭,就连应聘护士人家也不想要。如果不是她表现出的专业能力,她连护士都做不成。

  做医生是她的梦想,即使曾经因为沉风宇的原因休学了两年,她也从来也没有放弃过。现在她想通了,就更不会放弃了。

  一家人安安静静的吃了饭,饭桌上就算叶之安一直冷着脸,但温馨的气氛还是让莫简宁的心酸涩难当。叶之安一直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若说家里有谁最宠她,非叶之安莫属。小时候每次她被人欺负的时候,第一个冲出来的永远都是叶之安。

  她现在还记得那一次,有一个小孩骂了她一句:小野种,没爸爸的野孩子。她还没有说话,叶之安就冲上去狠狠的把那个孩子给揍了一顿。嘴里还一直念着:宁宁不是小野种,是我叶之安的妹妹。她在一旁吓呆了,一直哭一直哭。叶之安打完人,染着血迹的手就拉过她,一步步朝家里走了去。

  那时的叶之安虽然才十一岁,可是眼底已经有了初具的冷厉,他冷着一张带血的脸说:“莫简宁,你是傻子啊?我叶之安的妹妹被人骂了也不知道还手吗?”

  最后那孩子被揍得很严重,家长告到了叶震面前,叶震脾气不好,拿起粗粗的藤条几乎打掉了叶之安半条命。可是从始至终叶之安都没有求饶,也没有哭,他朝叶震吼:“他欺负我妹妹,我打他没错!”

  随着叶之安慢慢长大,他暴戾的脾气逐渐被掩藏在了冰冷的外表下。可莫简宁一直很感激他,从七岁到二十一岁,一路上都是叶之安护着她,从来没有放弃她。

  莫简宁碗里已经堆满了菜,叶之安还在往她碗里塞。莫云容在一边都看不下去了说:“之安,你自己快吃,别一直顾着宁宁。她自己知道吃。”

  叶之安嗯了一声,筷子一如既往的朝莫简宁碗里去,凌厉的凤眼上下打量了莫简宁一眼,冷冷说:“她这么瘦,难看死了。我叶之安的妹妹可不能这么丑。”

  莫简宁顿时被噎住了,不爽的瞅了叶之安一眼,她有这么难看吗?看来,叶之安真的气的不轻。莫简宁完全不敢反驳,虽然叶之安很宠她,可是却不会任由她胡来。该生气的时候,那怒气可以吓掉莫简宁半条命。

  莫云容也噎了一下,不过眼中却带着一丝欣慰。

  晚上的时候,叶之安就住在了家里。他大学毕业就从家里搬了出去,也不经常回来。叶之安打开了莫简宁的门,没进去,就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莫简宁被叶之安看的心里发毛,有些不自在的别开眼:“哥,有什么事吗?”

  “五分钟后到我书房来。”扔下这一句,叶之安就径直离开了。

  莫简宁在房间里纠结了一会儿,知道躲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去了叶之安书房。叶之安已经在了,坐在书桌前看着桌子上的文件。莫简宁进来,他连头都没抬一下,淡淡的说了声坐下,就又自顾自的低下头看文件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莫简宁如坐针毡的坐在椅子上。瞅瞅叶之安的冷脸,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先开口。

  算了吧,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叶之安再生气,也不会真的伤害她。这么一想,莫简宁顿时放松了。

  半个小时过去,叶之安终于抬起了头:“知道我叫你干什么吗?”

  “认错。”莫简宁乖乖的回道。

  叶之安冷笑了一声说:“你还知道自己错了啊。”

  “哥……”莫简宁张张口,半天冒出一句:“你骂我吧。”

  “不,我不骂你。”叶之安冷声说着,眼里全是寒冰,“莫简宁你老实告诉我你休学离家出走的原因,别想敷衍我。”

  “哥……。。”莫简宁深吸口气,清亮的眼直直的看着叶之安说,“对不起,我知道自己很任性,很不负责任。可是,你相信我,以后不会了,永远也不会了。”

  “至于我休学的原因,哥,你不要逼我,我不想说,真的没有必要了。”莫简宁是真的不想让家人知道沉风宇的事,特别是叶之安。她太清楚叶之安的固执,她不想也不愿让自己的家人为自己心疼,也不想叶之安去为难沉风宇。

  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选择的,没有人逼她,只是她自己想不通罢了。

  或许是她的语气太过沉重,叶之安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说:“你回去吧。”莫简宁愣了一下,然后平静的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

  这时,她听到叶之安再次开口了:“宁宁,你要记着,不管你做了什么选择,不要忘了你身后还有你的亲人。”

  莫简宁强忍住脱眶而出的泪,狠狠的点点头说:“哥,我知道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妈和叶叔叔的。”

  有些错一辈子犯一次就够了。

继续阅读:第5章:他的前女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安宁寄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